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大秦纨绔高手最新章节 > 大秦纨绔高手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二十四章 各怀鬼胎(9)
    遭人背叛的滋味,犹如胸口让人插了一把钢刀,然后拔出再插入,再拔出再插,直到插得血肉模糊,直到插的支离破碎。倘若二狗子的话是真的,那一切都说的通了。

    鬼谷子分明是想利用徐君,吸引住朝廷和武林人的目光,把江湖这潭水搅浑,然后浑水摸鱼,保住天道仙宫。否则,若没有徐君上演这一场全天下争夺长生不老丹的大戏,不管是朝廷还是武林中人,都会因为蛮荒四部攻入大秦,把引狼入室的罪名强加在天道仙宫头上,趁机发难,逼天道仙宫交出长生不老丹的配方。

    到时,天道仙宫若不交出长生不老丹配方,势必会迎来毁灭性的灾难,后果不堪设想,天道仙宫很有可能会因此毁掉上千年的基业。但天道仙宫若是乖乖服软,那以后还怎么号令群雄,在江湖上立足,还有什么面子威信可言。所以,最好的方法就是把长生不老丹的配方交给徐君,然后放出消息,让江湖中人和朝廷抢夺。

    倘若徐君保住了长生不老丹配方,那只会吸引更多仇恨的目光,而徐君把江湖这潭水搅得越混,天道仙宫就越安全。若徐君不幸死亡,那也是他自己学艺不精,而不是天道仙宫实力太弱。

    总之,不管怎么样,牺牲小我保住大我,牺牲一人而能保住一个门派,鬼谷子觉得值了。

    只是鬼谷子没有想过徐君的感受,亦没有问过徐君的意见,或许在鬼谷子心里,做儿子的就该为父亲尽忠,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父要儿忠儿就必须尽忠。

    “原来是这样啊,本少爷就说嘛,怎么可能本少爷一离开天道仙宫,江湖中人就知道本少爷身上带有长生不老丹的配方。”

    徐君的语气平静,面容似笑非笑,令人捉摸不透他在想什么。他有气无力的弯下腰,提起一坛子尚未开封的美酒,一巴掌拍掉封口,仰头咕噜噜的喝下了半坛子酒。

    “好酒,好酒…”徐君抹了一把嘴角上的酒水,猛然把酒坛摔在地上,放声大笑,一副玩世不恭的吊郎当表情。二狗子冷笑连连道:“哼,没用的废物,连你老爹都利用你,活着也是浪费粮食。你现在把长生不老丹的配方交给我,再乖乖跪地上求我,说不定我会善心大发,饶你一命。”

    “有回旋的余地吗?能不能只要一双眼,留一命?”徐君问道。

    二狗子和泥猴,以及店小二,放声大笑,泥猴冲二狗子说道:“这白痴,还真以为我们会饶了他,蠢到这份上,真不知怎么能在江湖上活那么久。”

    店小二也忍俊不止道:“二哥,我的演技不错吧,连那冷天鹰都让我骗过了..”

    泥猴哈哈一笑道:“三弟的演技没的说,改行唱戏一定是名角。当然,这次我们兄弟三个能立下如此大功,主要还是大哥的功劳,若不是大哥找到了那西域妖花,提炼出古怪的药液,令人闻上一闻体内就会留下残余的药素,这些人还真不好对付。”

    二狗子摆了摆手道:“二弟过谦了,西域妖花提炼出的药液,本身并无毒,在体内停留几天即会自动消散,随屎尿排出。但西域妖花的药液,一旦遇上了断魂香,即会成为天下最歹毒的毒药之一,若不是二弟在这酒铺四周,洒满了断魂香磨成的药粉,仅凭大哥的西域妖花,根本制不住这些武林人。”

    “你们三个互相吹捧完了没有,这是在颁发奥斯卡最佳男演员吗?本少爷还没死呢,你们不感觉高兴地太早了点…”

    不管怎样,活着就没有不幸,徐君很快从悲伤中醒来,恢复了清醒。他心中清楚,二狗子的话八成是真的,但他更清楚,二狗子告诉他这番话,绝对没有安什么好心。这分明是想扰乱他的心智,令他不能专心对敌。

    “徐君,死到临头还嘴硬,什么年轻一辈第一高手,不过如此而已。学了几天的功夫,就真以为自己很厉害了?告诉你徐君,靠刀剑说话的年代早过去了,想要在江湖上立足,靠的是这里..”

    二狗子指了指自己的脑袋,狞笑着一步步向徐君走去,徐君苦笑了两下,猛然一咬舌尖,使出了血魔解体大法。事到如今,活下来才是最重要的。至于以后的事,多活一天是一天,大不了躲在深山老林中,直至灵力恢复再出山。

    空气开始颤抖,大量的灵力狂风暴雨般涌入徐君的体内。他的身体因承受不住这滔天的灵力,耳孔眼睛开始流血。二狗子瞳孔抽搐道:“兄弟们快退开,别和他硬拼,他坚持不了多长时间。”

    刘少红和柳凤竹,见有机可趁,挥舞着长剑就刺向二狗子。不料,二狗子往旁边一闪,猛然掏出一包药粉洒向了空中,两人瞬间面部变成酱紫色,惨嚎一声倒在地上,五官喷血。

    徐君大惊失色道:“你们快掩住口鼻,不要呼吸,离开这里到密林中去,不要管本少爷,对付这三个下三滥,本少爷还富裕。”

    徐君明显是在硬撑,不过他已经知道破解这死局的方法。其实任何复杂的事,说白了就那么回事,只是人把问题想复杂了,仅此而已。困在酒铺中的人,只要屏住呼吸,彻底离开这一带后再呼吸,即不会出现任何问题。而留在体内的西域妖花药液,大可不必去管它,几天后它自会排出。

    公主眯缝着眼睛,恨得咬牙切齿,却又无可奈何,她贵为大秦的公主,却遭人如此愚弄于鼓掌之间,还死了那么多随从,即使她是圣人,也难免会生气。但她是欲成大事的女人,杀伐果断,心肠歹毒,她二话不说,给了武侍女一个眼神,捂着嘴鼻就第一个冲了出去。摩尼教的圣女,眨了眨眼,马上紧随其后。小黑、完颜宗天、金焕凤三人,则面面相觑,不知该如何是好。

    此时走,未免太不仗义。虽说性命无价,但总不能把道义放两旁啊,人若是没有了原则,还怎么立足,即使活着也只是苟延残喘。徐君心如火焚道:“混蛋,你们三个聋了,本少爷让你们快点离开没听到啊,你们在这,只会拖累本少爷,让本少爷为你们分心。”

    金焕凤跺了跺脚,忙和小黑、完颜宗天一起离开,三人屏住呼吸,直至钻入了远处的密林中后,才敢呼吸说话。小黑喘着粗气道:“江湖实在太险恶了,俺有些想回家种田了。”

    完颜宗天瞪了他一眼道:“一入江湖深似海,你以为想退就能退出去啊。现在所有人都知道你是和徐君在一起的,你要擅自离开回到家里,肯定会给你的家人带来灭顶之灾,你不想一觉醒来,全家死光吧。”

    小黑一个冷战,面色变得死灰,完颜宗天虽说不学无术,毕竟是驭兽斋的少主,江湖远见还是有的。他说的没错,倘若小黑离开了,那些疯狂的武林人,为了长生不老丹配方,一定会找上小黑,逼小黑说出徐君的下落。甚至利用小黑的家人,威胁小黑做出一些违背道义的事,比如说逼小黑帮忙盗取长生不老丹配方,或干脆趁徐君不备,偷袭徐君,把徐君杀了。

    小黑越想越害怕,忙打消了回家的打算。虽说他二哥二嫂,还有他那孩子一大堆的大哥,都视他为眼中钉,巴不得他能快点离开,好多分家里的一块田,但那毕竟都是他的家人,他不想看到他们有事。人多多少少都有点私心,不满归不满,无需记恨。

    徐君见所有人都离开,大大咧咧的拖过一张板凳,一屁..股坐下道:“你们真的以为自己天衣无缝吗?告诉你们,今天本少爷一定会活着从这里走出去,而你们只能死在这,成为黄土一胚。”

    二狗子狰狞的大笑道:“白痴,你用了解体大法,强行掠夺天地间的灵力为你所用,不趁机赶快想办法把我们杀了,还有心思在这拖延时间,你还真是个傻子。”

    徐君叹了口气道:“为什么这个天下的人,总喜欢自以为是,自作聪明呢?你们到底是谁,为什么要抢夺长生不老丹配方..”

    二狗子眯缝着眼睛,心中暗暗盘算,徐君使用了血魔解体大法,现在和徐君硬拼,以他们三兄弟的武功,基本只能缠斗,否则必死无疑。既然徐君废话连篇,他正好借此拖延时间,只要时间一到,徐君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废人,到时一个庄稼汉都能把徐君杀了。

    二狗子阴森森的笑道:“既然你想知道我们的身份,那就让你临死前做个明白鬼,你得到了长生不老丹的配方,不知道交给我们皇上,却心甘情愿为那个杀父弑兄的昏君卖命,枉我家皇上,一直对你礼遇有加。”

    徐君面色一变道:“你们是秦沉天手下的人?”

    “大胆,竟敢直呼皇上的名字,我家皇上对你有礼遇之恩,不单没有杀你,还放走了手下玄空子和玄机子两元大将,随你一起出生入死,保护你的安全,可你不但不知道感恩,还忘恩负义,竟然替那个昏君卖命,死有余辜。”

    徐君皱了皱眉头,叹了口气道:“本少爷有自己的苦衷,你们若是想要杀本少爷,那只需向本少爷一个人动手就好,何必要连累无辜,杀死这么多的武林人,连自己跟随多年的捕头都不放过。”

    二狗子仰天大笑道:“皇上说过,欲成大事者至亲亦可杀。这些人心有贪念,都该死。至于冷捕头,怪就怪他自己不会做人,当初我跟随他,本想让我的两个兄弟也加入,安心辅佐他成为天下第一神捕,可谁知他得罪了皇室,不但自己当不成神捕,还害我们兄弟跟着他遭殃。”

    “这还不说,他到处搜刮银子,却把这些银子全换成米粮,散发给那些穷人。他不需要银子,我们这些兄弟要养家糊口的,没银子我们喝风去,他有今天的下场,完全是自找的,若不是他害我们发不了财,我们兄弟三个也不会投靠皇上。”

    “我靠,这么说还是老子的错了..”

    一个绝不应该再出现的声音突然响起,二狗子面色巨变,他缓缓的转过头,赫然看到冷天鹰那钢铁般的鹰爪,放在装扮成店小二的老三脖子上,用力一抓一扯,把老三的舌头都扯了出来。大量的血液喷出,老三连惨叫的机会都没有,倒地身亡。

    “你,你竟然没死…”

    冷汗从二狗子的额头钻出,他惊恐的望着冷天鹰,浑身剧烈的颤抖个不停。冷天鹰不屑的冷哼一声道:“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或者是你心有惭愧,在老子死后,没有动手检查老子的尸体,这是你的失误,也是必然的结果。知道你为什么你会败吗?因为自古邪不胜正,不管你有多么通天的本领,你都不可能战胜正义。”

    二狗子身体一阵剧烈的颤抖,猛然咆哮道:“你杀了我三弟,我要你去死…”

    二狗子掏出一包药粉洒向冷天鹰,但冷天鹰武功极高,即使屏住呼吸一天一夜,亦不会受到任何影响。当然,他毕竟受了伤,这些药粉若洒在伤口上,或眼睛里嘴里,还是会要他命。

    他忙向一旁躲开,不顾一切的袭向了泥猴,二狗子忙想再掏出一包药粉,却没有机会了。因为徐君已经出手,一剑缓缓刺向了他双眼。他忙闪向,却无论如何都避不开这缓慢的一剑。

    他惊恐的吼道:“怎..怎么可能?这是什么剑法,为什么我无法避开..”

    徐君微微一笑道:“这是本少爷最近才有所感悟,领悟到的一式剑法,它既是沧海落日决的第三式心剑,又可以说不是,本少爷尚未将它彻底练成,但用来杀你这种臭鱼乱虾,还轻松的很。”

    二狗子面色惨白,猛然咆哮一声,挥舞着手中的长刀,不顾一切的一刀劈向了徐君,想要和徐君同归于尽。徐君不闪不避,手中的剑突然连刺两下,刺瞎了二狗子的双眼。

    “本少爷刚才问你,只要一对眼睛行不行,你非说不行。那本少爷只能先要了你的眼睛,再要你的性命。就你这智商,还敢骂本少爷白痴,也不看看自己什么条件。你不知道本少爷刀枪不入吗,拿这么一把破刀就想和本少爷同归于尽,i服了you。”

    徐君一剑刺入了二狗子的心口,一脚把二狗子的尸体踹向一旁,突然像泄了气的皮球般瘫倒在地上,手足不停抽搐。此时冷天鹰已经解决了泥猴,忙跑过来扛起他的尸体就走,直跑到密林处和金焕凤等人汇合后才大口呼吸。

    金焕凤掏出一瓶药丸,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塞入徐君口中,徐君吞下药丸,身体总算舒服了一点,他盯着冷天鹰道:“为什么不杀本少爷?难道你不想长生不老?”

    冷天鹰哈哈一笑道:“想,当然想,老子若能再活五百年,那可以喝多少美酒,玩多少女人啊。可老子是谁?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长生不老丹的配方,老子当然想要,但老子会正大光明的从你手中抢,不会趁人之危。”

    “好,果然不愧为天下第一神捕,你这个朋友,本少爷交定了,倘若长生不老丹真能炼制,本少爷一定多炼制几颗,给你留一颗..”

    完颜宗天听到可以长生不老,眼珠子立马冒光道:“真假的徐哥,本少主也想长生不老啊..”

    徐君鄙夷的瞪了他一眼道:“你这死胖子,活着不知要糟蹋多少黄花大闺女的清白,还是早死早托生,别祸害人间了。”

    “切..”完颜宗天颇为不忿,却又毫无办法。公主冷冰冰的站在一旁道:“冷天鹰,既然你没死,那就快点过来,护送本公主离开,本公主回去后,会给你记上一大功,让你官复原职。不过,你要先替本公主做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冷天鹰不解。

    “杀了徐君那小贼,和他身边这几个讨厌的人,把徐君身上携带的长生不老丹配方,交给本公主。只要你听本公主的话,本公主保你一辈子荣华富贵,享之不尽。更可以让你父亲的鹰爪门,成为天下第一大派。至于长生不老丹,本公主炼制成功后,也会给你留上一颗..”

    冷天鹰眼睛一亮,明显有些动心,他握了握刀柄道:“公主开出的条件,还真是让人无法拒绝。不过,老子信不过你..”

    新月公主气结,她堂堂的大秦公主,竟然还没徐君这个小贼可信,这不是侮辱她的人格吗。不过,她现在身负重伤,武丫头又一点江湖经验都没有,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银子呢,若离开冷天鹰的保护,她还真是凶多吉少。

    新月公主咬了咬牙,厚着脸皮道:“本公主和你们一起上路,彼此路上也好有个照应。待进入城里,本公主联系上保龙一族的人,自会和你们离开。”

    徐君对新月公主一向没有好感,他直接拒绝道:“不必了,我们暂时不打算进城,我们要进入深山老林中休养一番,待本少爷伤势痊愈,再另做打算。”r1152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