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大秦纨绔高手最新章节 > 大秦纨绔高手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一十二章 血战天庭(5)
    震天的巨响,尘土飞扬,徐君刚才站立的地方,夸张的出现了一条长数米的深沟。⊙頂頂點小說,www.徐君倒吸了一口冷气,这长棍的力量也太大了,别说普通人,即使他有万灵血体护身,若挨上这么一棍,八成也要受内伤吐血。

    他眯缝着眼睛,心中快速寻思对策,猛然目露凶光,一个箭步冲上前,想要和破军近身缠斗。一寸短一寸险,倘若让他近身成功,那受到兵器压制的就不是徐君,而是破军了。

    不过,破军早料到徐君会来这招,他连连向后退去,想要和徐君保持距离。每种兵器都有它的优点和弱点,像长棍这种兵器,一旦被人近身,不单毫无用处,还会成为负累,处处受到遏制。但只要保持长棍最佳的攻击距离,那敌人就会陷入到狂风骤雨当中,稍有不慎即命丧黄泉。

    但这个道理破军懂,徐君同样明白。他不依不挠,铁了心想要和破军近战,破军突然诡异的一笑,不再向后退去,反而迎上了徐君的吸血妖剑,徐君皱了皱眉头,本能的感到一丝不妥。反常即为妖,世间任何事都有其一定的发展规律,倘若规律不同,那肯定另有玄机。

    “你以为和我近战就能克制我的兵器吗,你太天真了,就让我作为杀死你的那个人,和玉帝一起长生不老吧..”破军冷笑连连,手中的长棍突然变成了三截,狂风暴雨般袭向了徐君。

    徐君遂不及防,手中的吸血妖剑差点被磕飞,他瞳孔抽搐道:“三节棍?长生不老..”

    徐君隐隐明白了,这些杀手为什么没有一拥而上,把他乱刀砍死。因为只有杀死他的那个人才能和玉帝一起享用长生不老丹,永久的活着,倘若是多人合作把他杀死,那估计徐君尚未咽气。他们自己人就会打起来,玉帝肯定防着这招,不允许他们自相残杀,所以他们才会采用这种策略,一个个的上。

    至于三节棍,这属于一种软硬兼施的奇门兵器,可近可远,可当软兵器使,亦可当棍用,相当难缠。普通兵器甚至都无法靠近。不过,三节棍的使用难度远超二节棍,若没有相当的天分和苦功,根本无法使用。

    棍影翻飞,徐君本能的举起吸血妖剑,想要挡住漫天棍影,不料三节棍的锁链突然缠住了吸血妖剑,轻轻一绞,徐君只感到虎口一震。手中的长剑飞了出去。

    “混蛋..”徐君破口大骂,他不是兵器专家,不知道但凡双节棍或三节棍等类似兵器,只要缠住敌人的兵器。只需轻轻一绞,即可轻易夺下对方兵器。倘若缠到人脖子上,那即使一个十来岁的男童,都能把成年人绞杀。

    “你已经失去了手中的兵器。乖乖受死吧..”破军狞笑着一步步向徐君逼近,徐君咬了咬牙齿,猛然仰天长啸。化为一条长数十丈的烛龙,凶恶的睁开了烛龙那竖立在面部中央的独眼。一道紫色的毁灭之光,瞬间射向了破军。

    凄厉的惨叫,破军的衣服,诡异的化为灰飞,皮肉一点点消融,瞬息之间变成了令人作呕的油脂,一滴滴跌落。但破军毕竟是天庭最顶级的高手,反应极快,他双脚一蹬地,整个人凌空飞起,宛如箭矢一般射向天空,从毁灭之光的笼罩中逃了出去。而他身后的房屋,则在一片颤栗中土崩瓦解,灰飞烟灭。

    “你的毁灭之瞳,需要消耗大量的灵力,不到万不得已,绝不可以使用。可惜,你没能杀得死我,现在该我了。我要剥了你的皮,把你的肉一片片切下来,让你痛苦的哀嚎,还要当着你的面玩弄你的娘子,让你生不如死..”

    破军恶狠狠的盯着徐君,恨不得把徐君千刀万剐。他的金色面具已经化为汁液,洒落在地上,露出了自己本来的面目。他的面庞,赫然竟是一半漆黑,一半惨白,宛如恶鬼。

    徐君喘着粗气,瘫倒在地上,恢复了自己的本来面貌。他望着破军那阴森诡异的面孔,原想反唇相讥,突然看到破军那与众不同的面孔,哈哈大笑道:“你这个阴阳二皮脸,怪不得会戴面具,原来是太丑,怕吓到人。本少爷现在灵力是所剩无几,但你又能好到哪去,你怎么不瞧瞧你的胳膊和腿。”

    打人不打脸,揭人不揭短,徐君的嘴巴太毒,差点把破军气吐血。他红着双眼,冷冷的扫了一眼自己的胳膊和腿,突然惊恐的大声尖叫起来。他的左胳膊和左腿上的皮肉,赫然已经消失不见,只剩下皑皑白骨。他一阵惊慌,身体下意识的颤抖,不料左腿骨由于承受不住这种摇晃,啪的一声断为两截。

    “小贼,我要杀了你..”破军摔倒在地上,挥舞着三节棍,不顾一切的朝徐君爬去。徐君站起身,弹了弹身上的灰土道:“行了,消停会吧,都他娘的二等残废了,还当自己是不可一世的天庭杀手呢,你就算杀了我又能怎样,还不是要被扫地出门..”

    徐君的话宛如一道惊雷般击中了破军,他突然双眸呆滞,似是想起了什么事情。当年,他哥哥七杀就是由于身负重伤,成为了废物,惨被天庭扫地出门,莫名其妙的死了。当时他还小,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现在他心里隐隐清楚,哥哥八成是让天庭的人杀了。因为世上只有死人才会保守秘密,天庭决不会让一个知道太多的杀手活着退出。

    “桀桀桀桀..”破军的身体一阵乱颤,凄厉的大笑,他完了,徐君说的没错,不管徐君死不死,他都不会有好下场。扫地出门那是不可能的,扫尸体出门还差不多。

    他突然抬起头,红着眼睛盯着徐君道:“都是你,这一切都要怪你,我就算死,也要拉上你垫背..”

    破军的右掌狠狠一拍地面,整个人凌空飞起,不顾一切的朝徐君扑来,他明知必死。所以毫无顾虑,压根不防守,铁了心要和徐君同归于尽。

    徐君面色一变道:“妈的,古人云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你倒好,临死前还想拉上本少爷垫背,你是坏到家没救了..”

    困兽之斗,尤其凶残。徐君灵力所剩无几,完全没有必要和破军拼命。反正不管他动不动手,破军都完了。就算流血都流死他,既然如此,那他还冒什么险。

    他运起最后的灵力,凌空向后飞去。不料,破军三节棍两边的棍头,突然射出两蓬幽蓝的毒针,铺天盖地的把徐君笼罩在其中。徐君面色巨变,他灵气不足,万灵血体大打折扣。而且这些牛毛般的毒针专破外家横练功夫。歹毒异常,他可没把握能抗住。

    他咬了咬牙,猛然一掌击出,凌厉的掌风。瞬间吹飞了一片毒针。但仍有不少毒针插在了他身上,他一时奇痒难耐。这毒针上不知抹得什么毒,虽然毒不死他,却让他无比痛苦。而射出毒针的破军。由于毒针倒飞回来,插到了他自己身上,面部瞬间酱紫。当场毙命。

    徐君砸了咂舌,这毒针上的毒液可真够歹毒的,见血封侯,连使用者自己都来不及吃解药。或许,这就是所谓的因果报应,破军一生杀人无数,不知有多少高手死在他的毒针下,结果最后他自己也落得一个不得好死的下场,可谓是善恶到头终有报,害人终害己。

    “真他娘的,牛皮吹得震天响,结果才这么几个回合就死翘翘了。吹嘘了半天,还不是要老子出手..”

    一个铁塔般的大汉,凶神恶煞的从阴暗角落里走出,手中提着两把夸张到极点的巨斧,徐君望着壮汉那魁伟的身体,倒吸了一口冷气,这尼妹的哪里是人啊,整个一个披着人皮的人形巨兽。

    他眯缝着眼睛,徐君衡量了一下敌我的优势,发现自己压根就没啥优势,能不能保住小命都不知道。为今之计,只有想办法恢复灵力,拖住这壮汉,等金焕凤三人逼毒成功,他就可以放手反击了。

    他伸手摸了摸口袋,嗜天给的那瓶九天玉露还在,这装九天玉露的瓶子也不知是什么材质打造,这么剧烈的打斗,竟然还完好无损。他忙把手伸进口袋,拔下瓶塞,用宽大的衣袖掩嘴,装作擦拭嘴角的鲜血,实则把大半瓶九天玉露灌进了肚子里。

    一股灼热瞬间冲向他的四肢百骸,令他浑身一阵清爽,这九天玉露不愧为罕见的灵药,不但解了毒针上的毒,还让他的灵力恢复了一些。他半躺在地上,装作灵力不支的样子道:“你这傻大个又是哪个?你们天庭是动物园还是马戏团,怎么专门收留一些奇形怪样的怪物..”

    “怪物..”壮汉的脑袋明显不太灵光,但他随即反应过来,徐君是在拐着弯骂他。

    他暴跳如雷道:“小王八羔子,竟敢骂老子是怪物,信不信老子把你剁成肉酱喂狗..”

    壮汉粗鄙不堪,不像是杀手,倒有些像肉铺的屠夫。徐君一阵哑然道:“你这傻大个有点意思,说话还挺合本少爷口味,可惜你这傻大个不学好,不去杀猪,偏偏做什么杀手,不然本少爷还真要和你喝两杯..”

    壮汉眨了眨眼睛,杀猪和做杀手有什么关系,他眨了眨眼,突然咬牙切齿道:“可恶,竟敢说老子像屠夫,你这小王八羔子太可恨,老子要杀了你..”

    “慢着..”徐君突然扬起手,壮汉本能的停止攻击道:“怎么了,怕了,那你跪地上,乖乖叫老子三声爷爷,老子饶了你..”

    徐君揉了揉耳朵道:“叫你什么,我没听清..”

    “爷爷…”

    “哦,我还是没听清,再大声点..”

    阴暗的角落里突然传出忍俊不止的笑声,壮汉虽愚笨,但这时也知道自己上了徐君的当,顿时恼羞成怒,面部都变黑了。他咬牙切齿道:“你这个小白脸好生可恶,老子今天不杀了你,就不是文曲星..”

    “我草,你这模样都是文曲星,不怕遭雷劈啊..”徐君彻底崩溃,苍天啊,这德行都能当文曲星,那武曲星要长成什么样子啊?(未完待续。。)r527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