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大秦纨绔高手最新章节 > 大秦纨绔高手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七十六章 谁是大英雄(4)

第一百七十六章 谁是大英雄(4)

作品:大秦纨绔高手 作者:炎楠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刺眼的阳光,映射到徐君手中的那把破烂宝剑上。这让徐君有些尴尬,因为这把破剑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更加残破不堪,还散发出一阵阵令人作呕的怪味。徐君好歹也算是个高手,拿着这么一把破剑,实在有损形象。

    台下的魔门中人再次轰然大笑,天道仙宫的弟子则一阵脸红脖子粗。这样一把破剑,别说是高手,即使在普通人的眼里,恐怕砍材都嫌钝。但海清的瞳孔却在收缩,因为这种味道他并不陌生,那是鲜血干枯的腐臭味。他隐隐感觉,徐君的这把宝剑有问题,并非表面那么破烂不堪。

    其实,海清的感觉没错。徐君剑上的红色斑点并非锈迹,而是血斑,只有斩杀过上万人,煞气极重的兵器,才可能形成这种血斑。任何一把普通的宝剑,杀过上万人后,都会变成极度邪恶的凶器。或许,徐君手中的剑远不如那些上古名刃出身高贵,但它用另一种方式,一样成为了通灵宝物。

    “你这把剑从什么地方找到的?”

    徐君诧异的眨了眨眼睛,不明白海清为什么会突然关心这把剑,他微微一笑道:“为了杀你,我特意从地里捡了把剑上擂台。你想要,那送你..”

    徐君嘴巴一向极损,海清面色巨变。他不在乎别人侮辱他,但他最痛恨别人可怜他。他浑身剧烈的颤抖,猛然暴怒道:“我不需要别人的施舍..”

    徐君无语,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他只不过说了一句再普通不过的话,至于这么恼怒吗?再说,他什么时候可怜这个怪物了,莫名其妙。

    生..理有缺陷的人,往往容易演变成心理疾病,他撇了撇嘴,边躲避海清的攻击边说道:“那个怪物同志,心理疾病可是大病,咱有病就要治,别不当回事,要不本少爷给你做个心理辅导?”

    海清压根不知道徐君在嘀嘀咕咕说些什么,但他知道徐君说的肯定不是什么好话,八成在讽刺他是个疯子,他一声暴怒,再次变身为金翅大鹏鸟,狰狞的冲向了徐君。

    泥人尚有三分火性,别说徐君本身就是个暴徒。他嗷嗷怪叫道:“大爷的,别以为就你会变身,老子一样会。”

    徐君同样仰天长啸,瞬间变成了一条烛龙,狰狞的睁开了自己脸上那只巨大的独眼。一道紫色的光芒,瞬间笼罩在了海清身上。

    烛龙的这只独眼,在上古时期被誉为毁灭之瞳,而毁灭之瞳散发出的光芒,则被称为毁灭之光。烛龙因为有着这样与众不同的一只独眼,以至于一睁开眼就会有灾难发生,所以一直被当做不祥的妖兽,即使龙族都不愿接纳这个同类。

    但天生一物降一物,金翅大鹏鸟乃是龙的克星,传说金翅大鹏鸟每日以龙为食物,最喜欢吃龙肉。海清只是晃了晃身体,即挣脱了毁灭之光的束缚。

    一缕黑发断为两截,随风飘散。海清的翅膀宛如世间最锋利的武器,尚未触碰徐君的皮肤,凌厉的杀气已经割的徐君皮肤快要裂开。极道武者,返璞归真,任何花哨的招式,都只会增加自己的破绽,影响自己的攻击速度。而当速度达到极限的时候,根本不需要什么所谓的招式,举手投足之间,都是杀技。

    海清的招式,非常简单,简单到有些幼稚,只有劈、切、刺、挑,几种最普通的攻击方式,连防守的招式都没有。因为当海清变身后,体肤变硬,力大无穷,普通刀剑根本伤不到他。加上杀之道,要的就是一往无前的勇气,置之死地而后生。

    徐君一声惨叫,从空中跌落,惨变回人形。不过,暂时的失利不代表最终的结果。徐君的骨骼猛然发出一阵刺耳的摩擦声,变成了一个两米多高的巨人。

    “万灵血体,叱咤风云。无坚不摧,所向披靡..”

    淡淡的血气弥漫,把徐君团团包裹起来,既然速度上无法取得优势,那他只能反其道而行。海清速度快,讲究最好的防守就是进攻。那他则慢到极致,以慢打快,以不变应万变,等待时机,一击制胜。

    一道道耀眼的金光,遮天蔽月,海清猛然痛苦的嚎叫,万朵羽毛同时射出,瞬间把徐君射成了刺猬。大量的鲜血从徐君体内涌出,他疼的差点蹦高,却偏偏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表情,挑衅的冲海清笑了笑道:“你就这么点本领了吗,太让本少爷失望了..”

    海清的双眼,由于极度的愤怒,已经红的快要滴血了。他不顾一切的再次冲向了徐君,双翅招招不离徐君的咽喉等要害部位。在海清凶狠霸道的攻击下,徐君根本没有还手的机会。

    不过,海清想要杀死徐君也没那么容易,徐君有万灵血体护身,即使海清的招式快、狠、准,招出必见血,但一时半会,仍无法把他杀死。

    “你打够了没有,本少爷好歹也是富二代,你竟然敢拿我当猪打..”徐君突然伸出双手,匪夷所思的夹住了海清的翅膀。鲜血,一滴滴从他的手上滴落,可他毫不在乎。他狞笑着看着海清,双眸中燃起了无限战意。

    “修罗锁魂绞…”恐怖至极的声音响起,徐君突然横在空中,疯狂向右旋转,但令徐君颇为无语的是不管他往哪个方向旋转,海清都会跟着他一起旋转,两人不像是比斗,倒像是在玩游戏,一个不断发难,一个有学有样。

    世间本就没有什么秘密,两人在对战前,都详细了解过对方精通的武功。徐君知道海清不单是兽魂萨满,还是一名血炼萨满,精通邪术诅咒。同样,海清也知道徐君武功的特点,早就想出了对策。

    徐君暗叫一声不妙,他的速度没有海清快,所以不管他往哪个方向旋转,海清都能不慌不忙的和他一起旋转。即使他做出一些假动作,也无法伤到海清半分。因为变化成金翅大鹏鸟的海清,忽而快如闪电,忽而轻如鸿毛,根本就不是在学徐君旋转,而是借助徐君的力量,随徐君一起旋转。徐君的修罗锁魂绞能拧碎钢铁巨偶,但拧不碎一根头发。

    “你的本领也不怎么样吗..”海清心胸狭窄,眦睚必报,刚才徐君侮辱了他,现在他立马反击。徐君目露凶光道:“你急什么,去死吧..”

    漫天掌影,一只巨大的黑色手掌浮现在空中。狠狠击中了海清的胸口,把海清打飞了出去。徐君万般无奈下,使出了三阴绝尸手,想要一掌把海清击毙。

    血液和花瓣一样,随风飘洒,海清冷哼一声,从空中跌落,连连后退了五步才停住身形。他的胸口处,多了一个黑色的掌印,正在泊泊冒着黑血。而徐君全身上下都是狰狞的伤口,血流不止。但这些都是皮外伤,杀不死徐君。他刚练成金关玉锁诀第五层,灵力再度暴涨,这些伤口虽然看起来狰狞,可并未伤到筋骨。

    “桀桀桀桀..有点意思,已经好久没有人能打伤我了..”海清兴奋的伸着舌头,轻舔嘴唇。悲剧的人生,让人生不如死。他的一生,已经只剩下杀戮,唯有杀戮才能让他感觉到存在的价值。

    他舔了一口翅膀上沾染的鲜血,阴森森道:“好戏才刚刚开始,我要你跪下来求我..”

    海清挥舞着翅膀,猛然一翅膀刺入了自己的小腹,徐君诧异的低头望向自己小腹,茫然道:“你这是在做什么,打不过本少爷,也不用想不开自杀啊。”

    “怎么可能…”海清的面色,一点点变得惨白,鲜血从他的小腹溢出,他凄厉的一声惨叫,恢复了人形,半跪在擂台上。

    “哈哈哈..”徐君得意的大笑道:“白痴,同样的招数第一次用是精明,第二次用那就是蠢材了,你以为本少爷不知道你不单是兽魂萨满,同时还是血炼萨满吗?早防着你这招了。”

    徐君一把撕掉上衣,露出了身上密密麻麻的纹身。他身上的这些图案,正是金刚不坏神功上面记载的图形咒语。金刚不坏神功上面记载的图形咒语以及阵法,拥有辟邪破万法的奇效,徐君虽然因为条件不符合,无法修炼金刚不坏神功,但这些源于上古大巫之手的古怪符箓,拥有难以想象的诡异魔力,即使普通人纹上这些图案咒语,也会百邪莫侵。

    “原来如此..”海清瞳孔抽搐,他快速点了自己腹部的穴道,止住了鲜血,然后气运丹田,胸口黑色掌印处的肌肉,猛然收缩,然后一弹,一股黑色的污血喷了出去。

    他咬牙切齿的从地上站起道:“真正的战斗,现在才刚刚开始..你是第一个能见到我真实实力的人,你应该感到荣幸..”

    海清的手缓缓伸向背后,抽出了一柄只有两指宽的弯刀。这柄弯刀散发着阴冷的寒气,一看就绝非凡品。徐君皱了皱眉头,擂台下的人也是一阵诧异。海清成名许久,但从没有人听说过他会用刀。

    徐君苦笑了一笑道:“没想到你真正的绝技,竟然是刀法。不过这样也好,正合我意,让我见识下你的真本领吧。”

    徐君再次凝练起了万灵血体,但这次他的体型、肌肉,并没有任何变化,取而代之的是九条红色的真龙,缠绕着他的身体,疯狂盘旋嘶吼,张牙舞爪。万灵护体,破尽世间万法,当徐君练成金关玉锁诀第五层的时候,他的万灵血体也终于修炼到了最高境界,不会再有任何变化。九条红龙,不但会替他阻挡一切外来的攻击,还可以借助外力,反震对手的攻击,阴险无比。

    台下的惊呼声此起彼伏,谁都想不到这两名风头最盛的年轻高手,各自都藏有压箱底的绝活。王玉凤躲在阴暗的角落,双拳紧握,青筋暴突,他突然有一种自卑感,同海清和徐君相比,他就像是一个丑陋的小丑。这让他极度愤怒,又有些惊慌失措。

    他想不通,仅仅才隔了一个月的时间,徐君怎么会变得那么可怕。倘若一月前徐君有这个战斗力,那他连伤到徐君的机会都没有。他暗暗下定决心,接上麒麟臂后,他会到深山中闭关,不顾一切的疯狂练武,不练成沧海落日诀的最后一式,绝不出山。

    海清单手轻轻抚摸刀把,猛然一刀斜砍向了徐君的右肩,速度丝毫不弱于他变身后的效果。徐君暗叫一声不好,这把刀一看就是绝世宝刃,他的万灵血体未必挡的住。他毫不犹豫的举起了手中的破烂宝剑,希望能稍微阻拦一下海清的攻击,争取一点时间躲闪。

    但他未想到,海清连人带刀,竟然被弹飞了出去。他诧异的打量一番手中的宝剑,赫然发现这破铜烂铁没有半点损坏之处。而且,他的血液顺着手臂,缓缓的流向了手中的宝剑上,这宝剑竟然一阵嗡鸣,散发出淡淡的微弱红光,诡异的把他血液吸入了剑体内,似是在吞噬他的血液,他顿时大惊失色。

    他心中暗骂道:“我靠,风耀阳这是从哪里弄来这么一把妖剑,还会吸人血,这也太夸张了点吧。”

    海清亦是暗暗心惊,他隐约感觉到徐君手中的宝剑不同凡响,但没想到会这么强。不过,这世上除了额秃根,根本没有人知道他厉害的武功竟然是刀法。他隐藏实力那么久,为的就是在遇上顶级高手的时候,出其不意获胜。

    黑气缭绕,阴森恐怖的骷髅头,若隐若现。海清大喝一声,猛然凭空消失,天地间只剩下一把杀气滔天的长刀,随风而涨,霎那间化为参天巨刃,狠狠的劈向了徐君。

    “人刀合一,杀神一刀斩…”不怕千招狠,就怕一招毒。海清并非使用了秘法躲藏起来,而是附身于刀上,人即是刀,刀即是人,这才是真正的人刀合一,而非精神层面的遐想。

    恐怖的杀气,笼罩着徐君,他瞳孔收缩,青筋暴凸,手中的宝剑猛然在空中画出无数方圆,使出了沧海落日诀的第一式气剑。

    刺眼的红光,直冲云霄。海清借助下压之力,刀势威力增加数倍,颇有一刀开山的架势。而徐君则将方圆之力不断叠加,猛然发作,威力更是毁天灭地。双方都是年轻一辈中的顶级高手,一招一式均飞沙走石,石破天惊。

    血雾飞扬,徐君鲜血狂喷,满头黑发根根炸立,形似恶鬼。海清同样凄惨无比,他单手握刀,半跪在地上,五官喷血。一招之内,两败俱伤。

    “你最好能杀了我,因为我活的太痛苦,早就巴不得有人能杀死我..”

    海清仰天大笑,疯子和正常人的想法是不同的。受了如此重的伤害,他不但没有气恼疼痛,反而兴奋无比,因为他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杀死自己的对手。

    “神经病…”徐君忍不住破口大骂,他最讨厌和这些不正常的疯子打交道,完全就没有道理可言。两人瞬间再次战到一起,各施平生所学,一时战的昏天暗地,日月无光。

    一道巨大的剑影从徐君头顶升起,徐君使出了沧海落日诀第二式魂剑,而海清则使出了杀神十三连击,双方再次狠狠碰撞在一起,口吐鲜血倒飞了出去。

    血液不断溅在徐君手中的宝剑上,他手中的宝剑嗡嗡颤抖个不停,猛然绽放出万丈红光,褪去了剑体表面纷杂的锈斑,诡异的修补着自己的身体,不过转瞬之间,竟然变成了一把散发着血光,妖异无比的上古宝刃。

    “吸血妖剑..”鬼谷子和坐在高阁上的各大门派掌教,大惊失色,惊恐的站起身来。这把宝剑可谓是名声极大,它的第一个主人,本是一喜好收藏宝剑的君子。谁知,自从拥有了这吸血妖剑后,性情大变,变得嗜血残忍,心狠手辣,最后惨被正道武林围杀。

    它的第二个主人,本是一名江湖侠客,以侠义闻名江湖。谁知拥有了这把剑后,同样变得不可理喻,最后惨死于同道中人的围杀。从此后,这把宝剑一连又换了六位主人,皆是同样下场。每次这把宝剑出现的时候,都会掀起一场腥风血雨。后来,当时的武林盟主,把这把宝剑绑上巨石沉入海底,从此后这把妖剑终于消失,可没想到,三百年过后,这把妖剑竟然又重见天日,而且落到了徐君手中。

    徐君抚摸剑身,宝剑竟微微颤抖个不停,似是在向他撒娇,这让他有一种特别的感觉。他怜惜道:“好剑,好剑…你先乖乖自己呆会,待我收拾了敌人,再来陪你。”

    宝剑似乎听得懂人话,颤抖了两下,不再出声。徐君把宝剑重新插入腰间,突然以一化五,使出了五位一体,幻影封魔,把海清围在中央,同时出拳,袭向了海清。

    海清面色端详,双手握刀,随意的站在原地,不闻不问,宛如老僧入定。真正的武者,越到生死关头,越为平心静气。血腥安详的气息,从海清的身上淡淡发出,一层金色的光氲,慢慢覆盖他的全身。

    佛家讲究,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海清的刀虽然未放下,却有了一丝佛的气息。让人忍不住怀疑,他是如何把两种完全相反的气息,完美融合在一起的。

    眼看徐君的拳头就要落到海清身上,他突然动了,他轻轻的、随意的、缓慢的、无声无息的,如同年逾花甲的老人一样,平平的挥出了一刀。时间仿佛停止,万丈刀华犹如冲天瀑布般平地而起,徐君的招式,彻底被湮灭在这无边无际的刀海中,徐君的面色第一次变得惨白。

    他身体四周,宛如发生了一场恐怖的龙卷风。转瞬之间,数百道狰狞的伤口,张牙舞爪的出现在他体表之外。一刀之威,竟至如此,徐君肝胆欲裂,却无法从海清的刀阵中逃脱。

    更可怕的是,凶狠凌厉的刀气,竟然钻入了他的身体,顺着他的经脉,涌向他的头部,想要伤害他的三魂七魄。不过,徐君身经百战,经验何其丰富。他的身体猛然抖动,绷直,犹如一条响尾蛇般,发出了噼里啪啦的骨节声响。所有刀气,全部震碎,消失无踪,他愤怒的盯着海清,忽然笑了。因为没有对手的人生是无聊的。r1152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