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大秦纨绔高手最新章节 > 大秦纨绔高手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九十三章 谁是大英雄(1)

第一百九十三章 谁是大英雄(1)

作品:大秦纨绔高手 作者:炎楠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天气炎热,烤的人嗓子快要冒出火来。两名萨满教的弟子,骑着骏马,风尘仆仆的来到了一处极其简陋,只有四面土墙,靠几根柱子做支撑,顶着一个茅盖子,形似凉棚的酒家。

    这酒家是沙漠中唯一一处补充食水的地方,名为飘香居,离开这里大约向西五百里就是萨满教的总舵。

    “师兄,教主这次点燃七色花召唤徒众,也不知有何要事。”说话的汉子面目凶恶,脸上有一道长长的刀疤。而他口中的师兄则长得贼眉鼠眼,又矮又胖。

    各门各派都有召集门徒的方式,像萨满教就是派出大量弟子,在各地燃放七色花,一种能绽放出七种颜色,在夜空中格外美丽夺目的烟花。凡是看到的弟子,会立马启程赶回总舵。这两位师兄弟就是看到了七色花,在半路上相遇。

    “师弟,你这大半年都跑哪去了,这么大的消息都不知道,掌教准备收海清为子嗣,特召集帮众回门派举行大典。”

    “不是吧,连这种怪物都能成为我们教派的少主,那萨满教的颜面何存啊。”

    “嘘师弟小点声,小心祸从口出,万一让那怪物听到了,你我师兄弟二人必死无疑。”

    “师兄,有什么好怕的,你我都是从江湖中摸爬滚打过来/ 的,什么大场面没见过,还真怕了那怪物不成。师傅收那怪物为子嗣,到底是准备收做干儿子呢?还是收做干女儿呢?”

    “哈哈哈”胖师兄轰然大笑道:“师弟,我想掌教也正为这个问题头疼不已吧,估计只能收做干女儿了。”

    “为什么?”刀疤师弟不解?

    “那怪物一向浓妆艳抹,令人作呕,正好趁这个机会把那根柴切了,可以做个女人。否则,难不成还能把那里填上。当男人啊”

    刀疤师弟眨了眨眼,随即同样开怀大笑道:“师兄,你太坏了,若真是那样,你就娶了那怪物吧。”

    “我呸,师弟休要吓我,即使那怪物强暴师兄,师兄也会宁死不从,拼命反抗”

    “师兄,这就是你的不是了。蒙着头还不是一样,哈哈哈”

    两人拴好马,走入酒家,赫然发现酒家空空荡荡没有一个人,连掌柜和店小二都不在,刀疤师弟一拍桌子道:“小二人呢?死哪去了,都不知道过来牵马吗?还要老子亲自动手,不想活了啊,快点上两坛子冰镇好酒”

    “冰镇好酒。师弟,这鬼地方啥时候有这好玩意了?”

    “师兄,你一向滴酒不沾,自然不知道这里的状况。去年这里的掌柜雇人在地底挖了个地窖。里边寒气逼人,最适合储存好酒,喝起来那叫一个爽快。今天你我师兄弟重逢,你可要破例陪师弟喝两杯”

    店小二的表情极为呆板。宛如木头人般出现,他提着两坛子酒放到桌上,刀疤师弟掏出一块碎银道:“切上两斤上好的卤牛肉。再来盘花生米,四个羊蹄。”

    小二点了点头,不多时端上一个巨大的盘子,盘子上放了一个罩子,让人看不清盘子里的东西。胖子师兄皱了皱眉头道:“师弟,我怎么感觉有点不对劲,这里太冷清点了吧?这店小二也有点奇怪,突然间变哑巴了,你和他说话,他都不知道答应一声的。”

    “师兄,你太多疑了,这里离萨满教总舵不过才五百里,谁吃了雄心豹子胆,敢在这里撒野。”

    刀疤师弟拿起酒坛,给胖子师兄倒酒,却不料酒坛里倒出的全是血液,他大惊失色,手中的酒坛落地,碎成满地落红。他慌忙起身,拿起了盘子上的罩子,赫然看到盘子里盛着一个人头。这人头的模样极其熟悉,竟是萨满教的一个同门。他顿时面色煞白道:“什么人,竟敢杀害萨满教的弟子,给我滚出来”

    店小二依然面无表情的缓缓从柜台后走出,刀疤师兄声色俱厉道:“你是何人,竟敢跑萨满教的地盘撒野,难道你不怕遭到萨满教的追杀吗?”

    店小二冷哼一声道:“你不是刚才还提起过我吗,怎么这么快就忘了。”

    店小二伸手一撕,撕掉了脸上的面具,赫然竟是海清,刀疤师弟一个趔趄,差点瘫倒在地上,他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道:“你你怎么会在这?”

    “哼,我无处不在,你们两个刚才笑的很开心吗?”

    长相猥琐的胖子师兄一反常态,目露凶光的盯着海清,刀疤师弟则惊惧道:“那个,少主,刚才我们两人开玩笑呢,你大人有大量,不要和我们一般见识,放我们一马。”

    胖师兄眯缝着眼睛道:“师弟,他的手段你又不是不知道,何苦求他。今天算我们栽了,与其等死,不如放手一搏。只要你我联手,或许还能有一线生机,待我们逃回师门,他就拿我们没办法了。”

    海清阴森森的一笑道:“有点意思,你们师兄弟二人的性格还真特别,一个长得贼眉鼠眼,满脸猥琐龌蹉,但见到我后,表现的还挺勇敢。另一个长相凶恶,看似天不怕地不怕,没见到我的时候口出狂言,看到我后吓得话都说不清楚,有意思”

    胖子师兄冷哼一声道:“海清,我太了解你的手段了,你拿杀人当游戏,连同门都不放过,不怕遭天谴吗。”

    “天谴?”海清哈哈大笑,突然狰狞的咆哮道:“我的出生就是老天对我最大的惩罚,我给你们一个机会,杀死对方,活着的人离开”

    胖师兄和刀疤师弟的面色变了,胖师兄面色煞白道:“师弟,你不要相信他的话,即使你杀了我,他也不会放过你。我们一起联手,还有机会逃跑”

    “逃跑?哈哈哈我海清融合了上古金翅大鹏鸟的血液,瞬息之间腾空万里。普天之下,还没有人敢在我面前说能跑得掉,趁我没改变主意前。你们最好快点做出决定”

    冷汗从胖师兄额头钻出,刀疤师弟猛然抽出了腰中的长刀,一刀砍向了他的脖子,他慌忙闪向一旁道:“师弟,你不要听他挑拨离间,你说了他那么多坏话,他绝不会让你活着的”

    胖师兄苦口婆心的劝自己师弟停手,但刀疤师弟为了自己的性命,铁了心的一意孤行,刀刀不离要害。胖师兄叹了口气。突然停止了反抗,不闪不避,任由刀疤师弟一刀刺穿了他的胸口。

    “师兄,你你这是为何”

    “师弟,凭你我的武功,虽然不是他的对手,但尚有一线生机。可你自掘坟墓,为兄宁可死在你手里,都不想落一个生不如死的下场。你若是相信师兄,自裁吧”

    刀疤师弟一个颤抖,随即疯狂的咆哮道:“我为什么要自裁,你死都死了。还想拉上我垫背!”

    刀疤师弟猛然抽出了长刀,带出一片猩红,海清的鼻子,用力嗅了嗅空气中的血腥味。舔了舔嘴唇道:“新鲜的血液味道就是香甜,你放心,我说话一向算话。说饶你一命,一定不会反悔,你把他的尸体扛到后院来,然后就可以走了”

    刀疤师弟咬了咬牙,扛起胖子的师兄就往后院走,刚走进后院,浑身上下就剧烈颤抖个不停,扶着一旁的墙壁,呕吐起来。

    后院中,竟然堆满了残肢断臂,肠子流的满地都是。这哪里是什么酒家后院,整个一个阎罗地狱。

    “把尸体丢在那边,你就可以走了”

    刀疤师弟强作镇定,慌忙把胖师兄的尸体丢到小山高的尸骸上,撒腿就想快点离开这个阴森恐怖的地方。不料,海清突然出手,一掌击在他背后。

    他口吐鲜血,惊恐的转身道:“你你阴我,你不是说绕我一命吗?”

    海清阴凄凄的狞笑道:“我说话一向算话,你放心,我绝不会杀你”

    刺眼的刀光,海清手中突然多了一把杀猪刀,一刀砍掉了刀疤师弟的一条胳膊。

    “今天你是第二十四个在背后说我坏话的人了,我倒要看看,究竟有多少人敢在背后诋毁我”

    海清边说边砍掉了刀疤师弟的四肢,每砍下一条肢体来,还不忘点穴止血,外加糊上金疮药。刀疤师弟痛的几次晕过去,想要咬舌自尽,奈何牙齿都被海清敲掉,根本咬不断。而且咬掉舌头也不可能致死,所谓的咬舌自尽,往往是因为没有及时止血,失血过多才造成的死亡。

    “我说话算话,你可以走了,我不杀你,但你自己死了可不能怪我”海清满意的甩了甩杀猪刀上的血迹,歇斯底里的大笑不已。

    他陶醉的站在满地尸骸中央,感觉无比舒畅。只有在杀人的时候,他才能感觉自己的存。那凄厉的尖叫,那绽放的嫣红,无不让他心醉。他的武道就是杀之道,既然天地不仁,那他就杀尽这天下苍生,以万物为刍狗。

    刀疤师弟麻木的瞪着天空,两行热泪从眼眶中涌出,顺着面颊流淌了下来。他终于明白,为什么胖子师兄会让他自裁。他好后悔,他本有机会像个男人一样决战,堂堂正正的死去,却因为一时的懦弱,落了一个生不如死的下场。可惜,这世上没有后悔药。

    十天,整整十天,王玉凤都把自己泡在酒缸里,醉生梦死。他前面的二十年加在一起,都没有这十天喝的酒多。他不想做个懦夫,可天道仙宫的绝学是剑术,失去了右臂,他已经等同于一个废人,除了喝酒还能做什么?

    前二十年,他风风光光,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可荣华富贵不过一场云烟,转眼即逝。他好恨,徐君为什么要出现,倘若没有徐君出现,他还是那个天道仙宫的少主,那个天下人敬仰的大秦年轻一辈第一高手。

    可不管他怎么不服气,都毫无用处,世间人只会陪着成功者一起笑,哪里有人在乎失败者的哭泣声。他的自尊,他的骄傲,全部被徐君碾的粉碎,连父母都被徐君抢走,他活着只不过是自取其辱。还有什么意思。

    他望向了丢弃在墙角,陪伴他多年的上古软剑,一时竟然起了轻生的念头。他摇摇晃晃的从酒坛子中爬起,蹒跚的走到墙角处,拾起了落在地上的宝剑。

    “剑啊剑,你陪伴我那么多年,饱尝了敌人的鲜血,没想到最后杀掉的人,竟然会是我”

    他举剑就想要自杀,却不料一名弟子突然走入道:“少主。天野丹派少掌教来访,掌教让你去一趟”

    他放下了手中的软剑,苦笑了一笑,天野丹派的少掌教,难不成是那个私生子吗?十二大门派互相都没少刺探对方的隐私,玉阳子有个杂种儿子,这几乎是各大门派核心人物,人尽皆知的事。他不知道玉阳子怎么会突然死亡,亦不知道柳无双是怎么成为少掌教的。但这一切都与他何干。

    他面无表情道:“你去和掌教说,我重伤在身,不方便前去。”

    报信的弟子答应了一声,刚转过身就露出了鄙夷的神情。不屑的呸了一口道:“还当自己是少主呢,不过一个假货,真命天子一出现,立马就歇菜了。”

    王玉凤虽然失去了一条手臂。灵力尚在,他耳朵上下跳动,听到了这名送信弟子的话。急怒攻心,一口血从口中喷了出来。但他并没有追杀这名弟子,虽然以他的武功,杀死这名弟子还富裕,可杀死这名弟子也堵不住悠悠之口,除非他能杀死徐君,登上掌教的位置,才能一雪前耻。

    轻微的叹息声响起,王玉凤面色大变道:“谁,躲躲藏藏的想做什么?”

    血腥味传来,一具尸体从屋门口丢了进来,赫然竟然那名报信的弟子,王玉凤瞳孔抽搐道:“什么人这么大胆,竟敢杀我天道仙宫的弟子。”

    叹息声再次响起,一个非常有磁性的声音传入王玉凤耳中道:“我只是为你不值,一个下贱的弟子都敢侮辱你,你不愿出手,我替你杀了他。”

    一个长相玉树临风,眼圈有些发青,给人一种阴毒感觉的年轻人,缓缓走入了屋子,手中还提着一个包裹。王玉凤皱了皱眉头道:“天野丹派少主柳无双,你不是拜访掌教去了吗,为什么会来我这里,难不成你是来看笑话的。”

    王玉凤以前眼高于顶,目中无人,像柳无双这种不受人尊重的杂种,他极为鄙夷。可他没想到,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笑少年穷,当初受人排挤的杂种,如今摇身一变,成为了正道第二大教派的掌教。而那个天之骄子,却沦落成了一个酒鬼。

    “王兄此言差矣,我从一出生开始,受尽了侮辱打骂,为了活下去,连狗的饭菜都抢过,哪里有资格嘲笑你呢?”

    “那你来这里想做什么?”

    无事不登三宝殿,王玉凤人残了,脑子还没废掉,天道仙宫和天野丹派水火不容,他可不相信柳无双会有那么好心,特意跑过来探望他。

    柳无双嘿嘿一笑,丝毫不以为意道:“我来这里只是给王兄送一样东西,想必王兄也知道,我父亲玉阳子被徐君废了一条手臂,为了让自己恢复战斗力,他不惜寻遍了大江南北,终于被他找到了一条麒麟臂。只要接上这麒麟臂,不但可以重新有用臂膀,而且战斗力也会更胜从前。”

    “麒麟臂”王玉凤的双眼,瞬间燃起了熊熊烈火,他刚断掉手臂的时候,不是没想过找一条麒麟臂。可上古麒麟早就绝种,上哪里找这种珍贵的宝贝。不过,天上没有掉馅饼的事,他眯缝着眼睛道:“你想要什么?”

    “王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我好心送麒麟臂给你,怎么会贪图你的东西,你还有什么值得我索要的?”

    王玉凤的心,狠狠的疼了一下,他知道柳无双说的没错,现在的他一无所有,又有什么可害怕的。他虽然明知这柳无双绝不会安什么好心,可为了拿回自己的荣耀、自尊,即使刀山火海,他也在所不惜。

    他咬了咬牙道:“既然如此,那恭敬不如从命了,以后只要柳兄有需要,兄弟我宁死相陪。”

    柳无双哈哈大笑道:“死就不用了,我只是想和王兄联手,共享富贵?”

    “什么意思?”王玉凤问道。

    “我现在已经成为了天野丹派的掌教,只要王兄成为天道仙宫的掌教,凭你我二人的实力,大可联手,吞并正魔两道其余十大门派,然后联合武林中人,推翻这个朝廷,自立为帝。”

    王玉凤面色大变,吃惊的望着柳无双道:“好大的野心,但这怎么可能呢?即使我接上了麒麟臂,天道仙宫掌教的位置也未必会落到我头上。”

    柳无双目光坚定道:“这世上没什么不可能的事,我一个被人侮辱了二十年的杂种,都能成为天野丹派的掌教,难道你还不如我?”

    王玉凤瞳孔一阵抽搐,心中瞬间点燃了斗志。他天纵奇才,难道还赶不上一个杂种?不过,柳无双是怎么当上天野丹派掌教的?

    柳无双似是看透了王玉凤的想法,他双眸冒出阴毒的光芒道:“你是不是想问,我怎么登上掌教宝座的。其实很简单,我杀了最疼爱自己的叔叔,又杀了自己的亲生妹妹和父亲,然后用武力杀死了一切敢于反对我的长老护法,终于拿回了属于我的一切,哈哈哈哈”

    柳无双明明在歇斯底里的大笑,听到耳朵中却让人感觉想哭。王玉凤震惊的望着柳无双,浑身颤抖。他不明白,柳无双为什么要告诉自己这些,难不成是想他身体一阵摇晃,一屁股坐在地上。

    “无毒不丈夫,量小非君子,你说的没错,即使你接上了麒麟臂,掌教之位也轮不到你。可这世上没有暴力解决不了的问题,一人反抗,你就杀光他全家,百人反抗,你就让血染红昆仑山的山顶。只要你我联手,这天下都会落入我们掌心。不过,倘若你甘心失去应得的一切,那我也不会勉强你,你自己考虑。”

    柳无双把麒麟臂放在桌上,悄然离去,他相信王玉凤一定会走上和他一样的道路。他抬头望了望天空,心里说道:“老东西,你放心,我答应你的事一定做到,我一定会吞并天道仙宫,杀死徐君”

    王玉凤坐在地上,表情越来越狰狞,他突然咬牙切齿道:“这是你们逼我的,掌教之位是我的徐君,我要杀了你”

    他狰狞的望向麒麟臂,双眸同样变得阴毒无比。引狼入室,后患无穷,但那又如何,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管别人死活呢。柳无双想要利用他,让他造成天道仙宫内杠,趁机浑水摸鱼。可只要他恢复了战斗力,区区一个杂种算什么。

    只是王玉凤不曾料到,现在的柳无双可不是当年的吴下阿蒙了。柳无双一直暗中苦练武功,又继承了玉阳子一身的灵力,武功高到了一个令人难以想象的地步,即使鬼谷子亲自出手,都未必有把握能赢他。(未完待续……)r1292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