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大秦纨绔高手最新章节 > 大秦纨绔高手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八十九章 龙争虎斗(6)
    比起肉体的伤痛,更加让人无法忍受的是挫败的侮辱感。龙啸天从小顺风顺水,除了王玉凤外,没有人让他吃过这么大亏。他的指甲陷入到了木板中,在木板上抓住了一道又一道狰狞的爪痕。

    他缓缓从地上站起,裂开嘴,露出了沾满鲜血的牙齿道:“你该感到荣幸,你是我们出关后,第一个能逼我们全力以赴的人。”

    “狼吃肉,狗吃屎,弱者即使手握宝刃,亦只会给自己招来灾难,本少爷劝你们乖乖跳下擂台,不要垂死挣扎了。”

    徐君背着手,遥望天际,风度一时无两,像是一位历经红尘,武功冠绝天下的大侠。台下的弟子顿时集体傻眼,直愣愣的望着徐君,一时之间实在无法把那个卑污无耻的下..流杂役,同现在这个风度翩翩的大侠联系在一起。

    龙啸天咬了咬牙道:“你不要得意,虽然我们以多胜少胜之不武,但这是你逼我们的..”

    徐君微微一笑道:“倘若你还是不服气,那来吧..”

    徐君要制造一种假象,一种蔑视众生,无敌于天下的假象。只有这样,他才能从气势上压倒王玉凤,令王玉凤未战先败。不过,他心里隐隐有些不安,这五人既然能成为排名榜上的高手,绝不可能是浪得虚名之辈。

    龙啸天给吴凤儿、陈烨、马鱼儿使了个眼色,四人猛然同时出手,把徐君围在中央,手中的武器插入了擂台上的地板当中。四周突然狂风大作,火云滔天,龙啸天四人和徐君同时瘫倒在擂台上,陷入了昏迷。

    惊恐的尖叫声此起彼伏,台下众弟子睁大了眼睛,下巴差点掉地上,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而此时的徐君,则置身于一处鸟语花香的山林中。

    “我草,难道你们四人也是幻术师?”

    徐君左右张望,却没人回答他的话。淡淡的香气扑鼻,远方瀑布下,一位眉梢如烟,皮肤晰白,双眼含春,说不出抚媚动人的女子,正端坐在一块大石头上,对着地面的一潭清水,梳理自己乌黑亮丽的长发。

    徐君皱了皱眉头,冷笑着走上前道:“姑娘,你为何在此,这是什么地方?”

    “这位相公,你我乃是三世宿缘,命中注定要在一起,奴家在这里等候你多年了。”

    “哦,还有这种事,那本少爷要怎么才能和你在一起呢?”

    “只要相公留在这里,就可以和奴家长相厮守了,难道相公不想在这世外桃源中居住吗?”

    徐君撇了撇嘴,突然哈哈大笑道:“四个小娃娃,蛮懂事的吗,还知道先礼后兵啊。不过,这种低俗的招数对本少爷没用,你们的幻术实在太差了。”

    少女噗嗤一笑道:“你这人有点意思,不过你真以为我们会用这种方法把你留下吗?你太小看我们了,这不是什么幻术,而是阵法。你本有机会离开,却偏偏因为好奇心走了过来,现在你想走也走不了了..”

    少女的身体突然炸裂,变成漫天火焰。脚下的清潭诡异的变成了火海,身后的瀑布则突然散发着蒸蒸热气,流下了冲天的岩浆。

    徐君的面色变了,这是想让他尸骨无存啊。他忙连连向后退去,不料,八根火柱平地而起,每根高有三丈余长,圆有丈余,按八卦方位出现,每一根火柱内,均有四十九条火龙在狰狞的翻滚咆哮。

    此阵名为焚天大阵,专门焚人魂魄,歹毒异常。一旦不幸落入阵中,极难逃脱。徐君一时险象环生,无数条火龙,狰狞的张牙舞爪,冲向了他的身体。龙乃万物之灵,拥有通天法力,三百九十二条火龙,同时攻击,壮观无比。可惜,徐君实在无心欣赏,因为美丽的事物通常都是有毒的,他还不想死。

    但想要逃出生天,就要破阵而出,他没有选择。他狞笑道:“本少爷可不可以问一句,我们进入了这阵法中,那阵法外的人能不能救我们出去。”

    “哈哈哈,你怕了吗,可惜已经晚了,不管阵中发生了什么,外面的人也不会知道,安心的去死吧..”

    “哦,原来不管阵中发生了什么,外面的人都不会知道,那本少爷就放心了。”

    徐君的衣服猛然炸裂,化为漫天蝴蝶,翩翩起舞,无数道狰狞的黑气,爬上了他的身体,他仰天咆哮,扬手就是七十二掌,狠狠击在八根火柱上。龙啸天大惊失色道:“你究竟是什么人,竟然修炼这种丧尽天良的魔门功法。”

    徐君冷哼一声道:“本少爷是谁你还不配知道..”

    徐君猛然抱住一根火柱,身体横在空中,疯狂旋转,凄厉的惨叫声响起,两个火柱轰然炸裂,变成了龙啸天的模样,瘫倒在地上。徐君的修罗锁魂绞一出,天下谁与争锋。

    “你,你是怎么看破此阵的..”

    徐君撇了撇嘴道:“白痴,我压根就没看破。不管什么阵法,毁掉自然就破了,这都不知道,没文化真可怕..”

    徐君故意气龙啸天,实则是刚才龙啸天虽然故意自己的声音漂浮不定,可徐君还是听出,声音来自这八根火柱。他顿时明白,这八根火柱八成是这四人幻化出的。

    龙啸天浑身剧烈的颤抖,气得差点一口血吐出来,徐君竟然用这种方法破了他的阵势,简直是对他的侮辱。

    漫天的火龙消失无踪,剩下的六根火柱同时爆裂,陈烨等人现出了身形。龙啸天叹了口气道:“愿赌服输,从此我们听你的。不过,你不用得意,这焚天阵法,我们压根还没练成,只能用自己的魂魄弥补阵法上的不足,破绽太多。但若再给我们三年,待我们搜集了四十万怨魂后,此阵即使天下第一高手宇文浩进入,都未必能活着出去。”

    “真有这么神奇..”徐君皱了皱眉头,心中不断寻思,以鬼谷子的为人,花了那么多心血培养这四个弟子,绝不会是出于行善,肯定有原因。龙啸天说的极有可能是真的。四十万怨魂,想一想都让人毛骨悚然,说不定真能把宇文浩杀死在阵内呢。

    不过,若不杀死这四人,一旦这四人把他在阵里用的武功告诉别人,那势必会给他惹来一堆麻烦。他犹豫不决道:“你们四个很走运,我本想杀了你们灭口,但既然你们愿意唯我马首是瞻,我就放你们一马。但我想你们保证,倘若你们敢骗我,天涯海角,我也会取你们性命。”

    “你放心,我们修道中人说话算话,绝不会违背自己的誓言。我们发誓,今生今世都会认你做老大,你让我们杀谁,我们就杀谁。若违背此誓言,天打五雷轰不得好死。”

    修道中人最重誓言,这一点徐君非常了解,他满意的点了点头道:“很好,阵里发生的事,只有我们五人知道,跟谁都不能说,现在我们怎么出去..”

    徐君突然发现,这龙啸天并非笨到不吃食,刚才他放过了龙啸天四人,其实也等于放过了自己。否则这焚天大阵虽然远未炼成,但龙啸天有办法把徐君的魂魄困在这十天半个月,到时比武大会早结束了,徐君只能等到明年才有机会进入天道阁了。

    徐君缓缓睁开双眼,从擂台上站起,龙啸天抱了抱拳道:“师兄武功盖世,我们四人佩服。从此后,但凡师兄有所吩咐,我们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龙啸天说完,带着他的师弟师妹跳下了擂台。台下的众弟子顿时一片哗然,连高阁上那些长老都满脸的疑问,不知道在五人昏迷的这段时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不过,事情越来越有意思了。本是一场毫无悬念的排名战,却由于徐君的出现,增添了无数变数,他们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结果了。

    “好,你这个杂役还真是出乎本少主的预料啊...”

    冷笑声从四面八方传来,回荡在空中,久久不能消散。大秦年轻一辈第一高手,心比天高、狂妄至极的天道仙宫少主王玉凤,终于要出手了。

    徐君眯缝着眼睛,冷冷打量着四周。不料王玉凤突然阴森森的出现在他背后道:“你的实力很强,但你真的以为,一个杂役能赢得了本少主吗?”

    徐君面色巨变,这王玉凤的速度太快了,而且似乎精通某种隐匿身形的术法,竟然能无声无息的绕到他背后,倘若刚才王玉凤给他来上一击,他一个颤抖,不敢往下想了...

    他自嘲的笑了笑道:“大秦年轻一辈中的第一高手,果然名不虚传。但当我打败你的时候,谁还会在乎我是一个杂役呢?”

    徐君猛然回头,一拳砸向了王玉凤的面门,但拳到半途,突然化拳为刁手,一连使出了双蛇夺珠、青蛇抱树、银蛇缠喉等蛇形拳中的杀招,招招不离王玉凤的双眼和喉咙,似是想要一击制胜。

    王玉凤的身体诡异的一阵抖动,宛如一片落叶,随风飘动,尽管徐君步步紧逼,可就是连他的衣角都碰不到。他阴森森的笑道:“你真的以为蛇能化龙吗,蛇就是蛇,永远也变不成龙...”

    “未必..”徐君恼羞成怒,突然变招,使出了龙形拳中的翻江倒海,身体诡异的上下叠起,翻转连击,宛如一团龙卷风般袭向了王玉凤。

    王玉凤连连冷笑道:“实力的差距,不是用招式就能弥补的,就让你见识一下本少主的真实本领吧..”

    滔天的杀气,几乎凝为实质,徐君瞳孔一阵抽搐,不甘示弱的仰天长啸。枫叶飘落,瞬间变为两半。徐君和王玉凤的杀气,纵横交错,剧烈的碰撞。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过后,两人的脚下皆出现了一片裂痕,并不断向外扩张。

    大约半盏茶的时间后,整座擂台一阵摇晃,轰然倒塌。漫天尘土中,徐君披头散发,再也顾不得隐藏自己的实力,不顾一切的冲到了王玉凤面前,抓住了王玉凤的手腕。

    事到如今,他只能赌一次,各大门派都有自己的擒拿手,像雷音寺的分筋错骨手,虽然远没有他的修罗锁魂绞歹毒霸道,但同样也是用来毁坏敌人关节肢体的一种武功。徐君情急之下,只能冒险一试,先获胜后再想办法解释。

    漫天的火龙消失无踪,剩下的六根火柱同时爆裂,陈烨等人现出了身形。龙啸天叹了口气道:“愿赌服输,从此我们听你的。不过,你不用得意,这焚天阵法,我们压根还没练成,只能用自己的魂魄弥补阵法上的不足,破绽太多。但若再给我们三年,待我们搜集了四十万怨魂后,此阵即使天下第一高手宇文浩进入,都未必能活着出去。”

    “真有这么神奇..”徐君皱了皱眉头,心中不断寻思,以鬼谷子的为人,花了那么多心血培养这四个弟子,绝不会是出于行善,肯定有原因。龙啸天说的极有可能是真的。四十万怨魂,想一想都让人毛骨悚然,说不定真能把宇文浩杀死在阵内呢。

    不过,若不杀死这四人,一旦这四人把他在阵里用的武功告诉别人,那势必会给他惹来一堆麻烦。他犹豫不决道:“你们四个很走运,我本想杀了你们灭口,但既然你们愿意唯我马首是瞻,我就放你们一马。但我想你们保证,倘若你们敢骗我,天涯海角,我也会取你们性命。”

    “你放心,我们修道中人说话算话,绝不会违背自己的誓言。我们发誓,今生今世都会认你做老大,你让我们杀谁,我们就杀谁。若违背此誓言,天打五雷轰不得好死。”

    修道中人最重誓言,这一点徐君非常了解,他满意的点了点头道:“很好,阵里发生的事,只有我们五人知道,跟谁都不能说,现在我们怎么出去..”

    徐君突然发现,这龙啸天并非笨到不吃食,刚才他放过了龙啸天四人,其实也等于放过了自己。否则这焚天大阵虽然远未炼成,但龙啸天有办法把徐君的魂魄困在这十天半个月,到时比武大会早结束了,徐君只能等到明年才有机会进入天道阁了。

    徐君缓缓睁开双眼,从擂台上站起,龙啸天抱了抱拳道:“师兄武功盖世,我们四人佩服。从此后,但凡师兄有所吩咐,我们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龙啸天说完,带着他的师弟师妹跳下了擂台。台下的众弟子顿时一片哗然,连高阁上那些长老都满脸的疑问,不知道在五人昏迷的这段时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不过,事情越来越有意思了。本是一场毫无悬念的排名战,却由于徐君的出现,增添了无数变数,他们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结果了。

    “好,你这个杂役还真是出乎本少主的预料啊...”

    冷笑声从四面八方传来,回荡在空中,久久不能消散。大秦年轻一辈第一高手,心比天高、狂妄至极的天道仙宫少主王玉凤,终于要出手了。

    徐君眯缝着眼睛,冷冷打量着四周。不料王玉凤突然阴森森的出现在他背后道:“你的实力很强,但你真的以为,一个杂役能赢得了本少主吗?”

    徐君面色巨变,这王玉凤的速度太快了,而且似乎精通某种隐匿身形的术法,竟然能无声无息的绕到他背后,倘若刚才王玉凤给他来上一击,他一个颤抖,不敢往下想了...

    他自嘲的笑了笑道:“大秦年轻一辈中的第一高手,果然名不虚传。但当我打败你的时候,谁还会在乎我是一个杂役呢?”

    徐君猛然回头,一拳砸向了王玉凤的面门,但拳到半途,突然化拳为刁手,一连使出了双蛇夺珠、青蛇抱树、银蛇缠喉等蛇形拳中的杀招,招招不离王玉凤的双眼和喉咙,似是想要一击制胜。

    王玉凤的身体诡异的一阵抖动,宛如一片落叶,随风飘动,尽管徐君步步紧逼,可就是连他的衣角都碰不到。他阴森森的笑道:“你真的以为蛇能化龙吗,蛇就是蛇,永远也变不成龙...”

    “未必..”徐君恼羞成怒,突然变招,使出了龙形拳中的翻江倒海,身体诡异的上下叠起,翻转连击,宛如一团龙卷风般袭向了王玉凤。

    王玉凤连连冷笑道:“实力的差距,不是用招式就能弥补的,就让你见识一下本少主的真实本领吧..”

    滔天的杀气,几乎凝为实质,徐君瞳孔一阵抽搐,不甘示弱的仰天长啸。枫叶飘落,瞬间变为两半。徐君和王玉凤的杀气,纵横交错,剧烈的碰撞。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过后,两人的脚下皆出现了一片裂痕,并不断向外扩张。

    大约半盏茶的时间后,整座擂台一阵摇晃,轰然倒塌。漫天尘土中,徐君披头散发,再也顾不得隐藏自己的实力,不顾一切的冲到了王玉凤面前,抓住了王玉凤的手腕。

    事到如今,他只能赌一次,各大门派都有自己的擒拿手,像雷音寺的分筋错骨手,虽然远没有他的修罗锁魂绞歹毒霸道,但同样也是用来毁坏敌人关节肢体的一种武功。徐君情急之下,只能冒险一试,先获胜后再想办法解释。(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中文网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qdread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qdread微信公众号!)r1152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