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大秦纨绔高手最新章节 > 大秦纨绔高手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七十五章 嚣张杂役(2)
    黄总管嘴上在笑,心里却在犯嘀咕,徐君让他很没面子,令他非常不爽。『≤頂『≤点『≤小『≤说,www.倘若徐君有家世背景也就罢了,他不能得罪。但若没有,那就别怪他心狠手辣了。他给徐君安排了一间屋子后,立马去查看了徐君登记的资料。

    徐君登记的名字是徐福,家世一栏则填的父母过世,黄总管看完徐君的资料后狞笑不已。一个没有背景的杂役,却敢跟他叫板,还身怀巨款,这不是引..诱他动手吗。他忙叫来手下,合计了一番,商量着怎么能谋财害命。

    徐君无聊的打着哈气,倒头就睡。连日赶路,都没好好休息过,他颇感疲累。

    他住的屋子很干净,而且只要他一个人,算是这里比较好的房间了。这主要归功于他的银子,普通杂役可没这待遇。正常杂役居多住的地方多是大通铺,十多个人挤在一个房间,想要住单间就要和他一样掏钱。

    徐君睡得正香,突然闻到了一股特殊的香味。他下意识的揉了揉鼻子,转了个身,继续睡觉。他的警惕意识不是不高,而是压根没把一群杂役放在眼里。

    一把牛耳尖刀悄悄从门缝里伸进来,挑开了关门的横木,两名杂役蒙着脸,拿着湿手巾捂着嘴鼻,快速溜进屋子里来。

    徐君眼皮跳动,忙想醒来,奈何浑身发软,一点力气都没有。他暗叫一声不妙,刚才那阵特殊的香味,八成是迷香。他虽然百毒不侵,血液都是解毒良药,但迷香不属于毒..药,他还是着了道。

    “我草,本少爷太衰了,简直阴沟翻船。皇宫供奉都没要了本少爷的命,没想到竟然会着了这几个下三滥的道。”

    徐君心中叫苦不已。他闻的迷香名为夜来香,属于江湖上最常见的一种迷香,普通人闻了后会昏迷一天一夜,灵力深厚者则需要几个时辰才会醒来。徐君走火入魔后灵力消散,和普通人无异,全靠着体质异于常人,才勉强保持了清醒。

    个子较高的蒙面人,一手捂着口鼻,一手拿着牛耳尖刀,刚想把徐君捅个透心凉。个子较矮的蒙面人拦住了他,冲他摇了摇头道:“别在这里杀人,万一被人发现,传到那些长老耳朵里,会给总管惹麻烦的。”

    “那怎么办?”

    “把他扛到后山,从悬崖上丢下去。对外就说他不愿意做杂役,自己下山去了。”

    高个蒙面人点了点头,两人忙在徐君的行李中一阵翻找,赫然看到厚厚的一叠银票。高个蒙面人兴奋的呲牙咧嘴道:“发财了,这下可发财了,这小子竟然这么有钱。”

    “你小声点,怕别人听不到吗。这么多银子。我们真的要全部交给总管吗..”

    两名蒙面人会意的奸笑不已,扛起徐君就往后山的悬崖上走去。徐君闻到了新鲜的空气,感觉舒服了许多,他用力的想要狠咬自己舌尖。逼自己醒来。奈何吸入的迷香太多,嘴巴没有一点力气。

    天道仙宫建在昆仑山上,悬崖处离地面。差不多有六千多米高,徐君若是掉了下去,断无生还的道理。

    高个蒙面人把牛耳尖刀放到一旁,刚想和矮个蒙面人一起把徐君抛下去,矮个蒙面人突然捂着肚子道:“哎呦,我不舒服,你把他丢下去,我先方便一下。”

    高个蒙面人皱了皱眉头道:“你晚上不是去过茅厕了吗,屎尿怎么这么多。”

    高个蒙面人转过身,抓住徐君的头发道:“小子,不是我兄弟二人心狠手辣,怪就怪你得罪了黄总管,你变成鬼后,可别找我们兄弟报仇。”

    高个蒙面人嘀嘀咕咕,却不料矮个蒙面人突然掏出匕首,一刀捅在他背后,大量的血液喷出,他惊恐的转过头道:“为什么?”

    “白痴,这些银票三个人分太多了。回去我就说你和这小子扭打在一起,同归于尽落下山崖,然后把银票给黄总管两张,其余都是我的。我早不想在这个破地方干杂役了,有了这些银子,足够我下辈子逍遥快活了。”

    矮个蒙面人从高个蒙面人怀中掏出银票,放到自己怀里,一脚把高个蒙面人的尸体踹下了山崖,然后抓着徐君的衣服,把徐君也丢了下去。

    凌厉的寒风吹舞着徐君的头发,千钧一发之际,他突然恢复了一丝气力,不顾一切的伸出手抓向了山壁上的树藤。

    普通人在这种情况下,由于高空的惯性,不可能抓住山壁上的枝杈树藤,但徐君的两条胳膊,乃是上古修罗的臂膀,拥有难以想象的坚韧度和力量,火辣辣的感觉从他手上传入体内,他的双手血肉翻滚,一片模糊。

    可同性命相比,手上的疼痛实在算不上什么,他的身体数次在空中停顿,减缓了下落的冲撞力,大约过了几个呼吸的功夫,他结结实实的摔在地上。

    无尽的晕眩冲击着他的大脑,他艰难的想要爬起,却徒劳无功。虽然他保住了一条性命,但修罗道的武功只能伤人,却无法疗伤,远不如灵气的用处多。他悲哀的躺在地上,希望自己能恢复一点气力,或天亮有人路过,会救下他。

    “雪儿,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既然不喜欢我,干嘛还答应和我一起出去游玩?”

    “我和你一起出来,就是想要和你商量,我们取消婚约吧。”

    徐君眨了眨眼,这二人的声音有些耳熟啊,男的声音里透着一股子狂傲,女的声音则冷冰冰的,好像在哪听过。

    “雪儿,你可知为了医好你的脸,我不惜求我爹爹亲自上天野丹派,求得无价之宝养颜丹给你服用,总算让你恢复了容颜,而且比你容貌未毁之前还美上了几分,你现在竟然和我说要取消婚约!”

    “擦..”徐君一个颤抖,吃惊的张大了嘴巴。真是冤家路窄,这二人赫然竟是王玉凤和白慕雪,乖乖隆地咚啊,这要是让二人发现了他。还不把他生撕活剥啊。不过,他随即想到自己容颜大变,连熟识的人都未必能认出,怕个毛线啊。

    “你不要在苦苦追着我纠缠不休了,你都追了我一晚上了,到底想做什么。我根本不想和你在一起,勉强成婚不会有幸福的。”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岂由你想退婚就退婚。你知不知道,派中有多少女弟子想投怀送抱,都被我拒绝了。”

    “笨蛋..“徐君忍不住一阵无语。这情商实在太低了,都这时候了,还扯那些没用的干嘛。女人一旦下定决心,八匹马都拉不回。说的越多越难挽回,这时候最好的方法只有两种,第一种彬彬有礼,先把对方晾一阵子,等对方心情好点了,慢慢挽回。

    第二种直接用强。赌上一次,让这女人要么恨你一辈子,要么委屈和你在一起,日久了也就生情了。

    “谁。谁在那里?”王玉凤武功极高,他本能的望向徐君的方向。徐君暗叫一声坏事了,这王玉凤心狠手辣,一看就绝非善类。若是让他知道有人看到了他的丑态,一定会杀人灭口。

    “哪里有人,你不要岔开话题。我是不会和你在一起的。”

    白慕雪说完就往天道仙宫飞去,王玉凤顿时顾不上徐君,忙紧紧跟在后面。两人都是一袭白衣,在黑夜中格外刺眼,颇有神仙眷侣的感觉。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白慕雪从小就对王玉凤没感觉,她一直把王玉凤当成了哥哥,妹妹怎么能嫁给哥哥呢?

    徐君松了一口气,这一夜过得,可谓是一夜风..流,寒风不停的吹,鼻涕使劲的流啊。

    “咕咕..咕咕..”

    “什么声音?”徐君惊奇的睁大了眼睛,赫然看到一只肥嘟嘟的三腿蛤蟆朝他蹦了过来,顿时厌恶的大惊失色。

    他忙威胁道:“你这只癞蛤蟆,离本少爷远点,不然小心本少爷吃了你.”

    “咕咕..咕咕..”三腿蛤蟆眨着一双大眼睛,似乎听懂了徐君的话,跳到了徐君脸上。徐君感觉自己头皮都炸立了,他刚想一口气把蛤蟆吹下去,不料蛤蟆竟然钻入他口中,从他嗓子眼挤了进去。

    “我草,本少爷想吃你只是一个想法,不用当真吧..”徐君欲哭无泪,虽然他偶尔也会吃个烤田鸡腿啥的,可那是青蛙,没听说癞蛤蟆也能吃啊。

    他悲哀的望着天空,欲哭无泪,老天还真是带他不薄,竟然给他送了顿夜宵,关键是太难吃了点吧,味道那么差,想毒死他啊。

    阵阵绞痛从他腹内传出,他的身体突然变得滚烫,额头冒出一片冷汗。他痛苦的浑身抽搐,不料身体猛然又变得冰冷无比,宛如坠入了万丈冰窖中。

    “草,早知道还不如直接摔死,这是想让本少爷生不如死吗?”

    徐君昏昏浩浩,直到天亮才逐渐恢复了清醒。他挥舞了下手臂,赫然发现自己的伤势好的差不多了,连血肉翻滚的手掌都结了痂,他兴奋的从地上爬起,活动了一下筋骨,狞笑着望向了头顶的天道仙宫。

    “王八蛋,竟然敢谋财害命,本少爷若不弄死你就跟你姓。”

    徐君气势汹汹的回到了天道仙宫,刚想找黄总管报仇,突然想到了自己这次的任务。木秀于林风必摧之,长生不老丹配方未到手前,他不想引起别人的注意,那样对他没好处。

    他回到屋中洗漱了一番,随手拿了件女弟子挂在绳子上的衣服换上。他的衣服被那矮个蒙面人丢了,现在可谓是身无分文。

    不过,派中的弟子吃饭需要交伙食费,杂役则是管饭的。徐君来到饭堂,要了一份饭菜,刚扒了两口,赫然看到黄总管出现。

    黄总管见到徐君,吃惊的张大了嘴巴,笑容凝固在脸上。但他毕竟是见过世面的人,很快就冷静下来。他装作若无其事的坐在徐君对面道:“昨晚睡得可好啊,换了新地方睡觉还习惯吗?”

    “托你的福,睡得好极了。”

    徐君面色不善的盯着黄总管,心里恶意的想:“你他娘的装什么蒜,侮辱本少爷的智商也就罢了,大清早的不滚远点,还跑来恶心本少爷的胃口。不过就是一个杂役头子,撑死也就是芝麻绿豆大的小官。当自己皇帝呢,搞的和领导慰问似得。”

    “那就好,那就好,其实我正想找你,给你分配工作呢。”

    “哦,什么工作?”徐君问道。

    “其实也没什么累活,我们杂役主要的工作,就是负责打扫派中卫生、挑水、洗衣服、做饭、砍柴、除草、豢养牲畜、种植菜粮、清理茅厕等等,你想做哪一样,我给你安排。”

    “本少爷有三不做。一不斟茶倒水,二不洗衣做饭,三不铺床叠被..你说的这些工作,本少爷都没兴趣。”

    “总要选一样吧,这里又不是善堂,你总不能蹭吃蹭喝啊。”

    “选一样?我一样都不做..”

    “你这样让我很难做啊...”

    “难做,我看干脆别做了..”

    徐君狞笑着狠狠一口咬在馒头上,像是和这馒头有什么深仇大恨一样。黄总管瞳孔抽搐道:“你这是明摆着要和本总管作对了?”

    “那又怎样,你最好保佑自己不会出什么意外。你这么胖。一旦失足掉下山崖的话,一定会像西瓜般爆裂..”

    “你有种,咱么走着瞧..”黄总管瞳孔抽搐,拂袖而去。

    徐君忍住想要把黄总管撕成碎片的冲动。吃饱喝足,回到屋中好好休息了一阵。夜色刚降临,他就套上外衣,蹑手蹑脚的来到了黄总管住的房间。

    “呜呜呜…”

    “呜呜呜…”

    “擦。这又是什么声音?”徐君皱了皱眉头,把窗户捅了个破洞,朝里边一瞧。只见和他一起来的一个少女,衣衫不整的被绑在椅子上,拼命挣扎。徐君皱了皱眉头,这黄总管太不是个东西了,还有这爱好。天道仙宫这所谓的名门正派,内里也太肮脏不堪了点吧。

    他打开窗户,从窗户里跳进去,小心翼翼的来到少女面前道:“别怕,我不是坏人,我来救你出去。”

    他拿下了少女口中的破布,少女突然拼命喊道:“救命啊,救命啊,有歹人想要侮辱我。”

    少女刚喊救命,黄总管领着十多名手拿棍棒刀剑的打手,猛然踹开屋门,冲进来道:“好你个大胆奴才,竟然做出这种下三滥的事情,给我打死他。”

    徐君苦笑了一下,伸出手道:“慢着,这好像是你住的地方吧..”

    黄总管眨了眨眼睛道:“本总管一向爱惜属下,不惜把自己住的地方让给你,没想到你竟然会做出这么禽兽不如的事情,你太让本总管失望了。”

    徐君呲了呲牙齿,这黄总管还真是个人才,撒谎眼都不眨一下,也不怕头顶长疮脚底流脓。他狞笑道:“就算本少爷做了什么,也轮不到你来处理本少爷吧。天道仙宫没有刑堂吗?”

    黄总管狞笑道:“臭小子,明告诉你,巡逻的弟子早被我支走了,你就算叫破了喉咙,今晚也没人会来救你。”

    徐君哈哈大笑道:“原来是这样啊,那太好了,我还真要感谢你,替我解决了这么一个大麻烦。”

    徐君突然出手,抓住少女的头一拧,刺耳的骨骼断裂声传出,少女脖子一歪,瞪着不能相信的双眼,咽了气。

    “你..你..”黄总管大惊失色,指着徐君说不出话来。徐君冷笑道:“我不管他是受你威胁,还是被你收买,既然她选择了投靠你,那就要为此付出代价,我向你保证,任何投靠你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

    黄总管面色惨白,连连向后退去。这次他特意挑了些好手,都是练过功夫的杂役,但不知道为什么,他还是非常害怕。一名杂役壮着胆子冲上前,徐君一记蛇形刁手,指头捅入了他的喉咙。

    鲜红的血液挥洒,徐君猛然用力一拽,把这名杂役的喉管舌头扯了出来。

    呕吐声响起,其余的杂役哪里见过这么凶狠残暴的人,一时吓得浑身颤抖,不知道该不该上前。

    徐君指着躲在后面的一名身材较为矮小的杂役道:“你虽然蒙着面,但我记住了你的身材,你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就是不该把我直接丢下悬崖,倘若你在杀死了同伴,抢夺了银票后,再一刀把我杀死,今天你就不用丧命了。”

    “杀死同伴,抢夺银票?”黄总管的面色变了,他早就怀疑事情不对劲,但没想到这么触目惊心。他恶狠狠地望着矮小汉子道:“唐三,你胆子不小啊,竟然敢杀了宋四,吞了老子的银票。把他给我绑起来,说,你到底吞了老子多少银子。”

    徐君轻轻咳嗽了两声,成功的吸引了屋内人的注意力道:“注意下用词,是吞了本少爷的银子,和你无关。”

    黄总管刚想反驳,唐三突然咬了咬牙,推开了身前的两名杂役,挥舞着匕首,冲到了他面前,把匕首架在他脖子上道:“都别过来,不然我杀了他。”

    黄总管吓得腿肚子直颤道:“听他的话,不要过来。唐三,银子我不要了,你走吧,只要别伤了我就好..”

    “我为你干了那么多昧良心的事,那些银子是我应得的。我太了解你的手段了,只要我松开手,你一定不会放过我,你送我一程,把我送出了昆仑镇,我自会放过你。”

    徐君砸了砸嘴,阴笑着走上前道:“你们想离开,经没经过本少爷同意。要动手就快点,本少爷都等不及想要看好戏了。你们两个,以为这样就能逃得掉吗。胆子真不小,竟然敢拿本少爷的银子,还敢当着本少爷的面卿卿我我,打情骂俏,太不把本少爷当回事了吧。”

    黄总管和唐三同时目瞪口呆,他们两这情况也叫卿卿我我,这什么眼神啊。(未完待续。。)r527
推荐阅读: 都市奇缘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村长的艳福生活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青春性事:一个八零后的情欲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