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大秦纨绔高手最新章节 > 大秦纨绔高手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六十六章 血战皇城(7)
    胡媚儿是一个自私自利,心毒手狠的女人。但和绝大多数的恶人不同,她并不认为自己有错,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追求更美好的生活有什么错呢?弱肉强食的世界,永远不可能出现真正意义上的平等,既然有人过得好,那就肯定有人穷困潦倒,这是必然,亦是适者生存,即使再过一万年都不会变。

    胡媚儿到处放火,吸引了大批高手对她围追堵截,她就像过街老鼠般人人喊打,在刀光剑影中艰难存活。倘若投靠朝廷能换来自由和生命,她一定会毫不犹豫的背叛徐君,投入朝廷的怀抱。可通常自私的女人都很聪明,她深深的知道,一个人或一方势力一个国家,在没有强大的实力前,摇尾乞怜只会自取其辱。得罪了大秦公主,朝廷绝不会放过她,所以她只能无条件的相信徐君,帮徐君救出谭彩猫,一起逃出皇宫。

    三十六支风箭迎风而涨,幻化成巨大的箭矢,划破了天际,狰狞的袭向了胡媚儿。围绕着胡媚儿的身体,散发出万丈耀眼的银光,似是想要把胡媚儿困住。

    风耀阳手中握着银色的风神弓,凌空翱翔在月色中,面无表情道:“胡媚儿,你逃不过我的箭神领域。乖乖束手就擒吧,本少主保你不死。”

    胡媚儿咬了咬牙齿,猛然疯了一样的穿过了/ 风箭布下的领域。大量的鲜血挥洒,她的黑色夜行衣,瞬间裂成碎片飞舞,露出了自己粉嫩圆润的胴体,一道道伤口,狰狞的出现在她的皮肤上,触目惊心。但她顾不得伤势,不顾一切的朝着一座寝宫冲去。

    风耀阳的面色微微一变,似是有些不可思议。他并没有杀死胡媚儿的打算。事实上,一个死掉的绝世美女对保龙一族没有半点用处。他只是有些不明白,一个自私的女人为什么会变得这么拼命。

    张少虎跟在风耀阳背后道:“少主,为什么干脆不杀了这女人。”

    风耀阳高深莫测的一笑道:“杀人是为了达成目的一种手段,而不是为了杀人而杀人。一个死去的绝世美女,对我们没有任何用处。”

    张少虎挠了挠头,满脸迷惑,少主说话总是云里雾里,深奥无比,他实在听不懂啊。不过。他加入保龙一族时曾得到过高人指点,有位保龙一族的老前辈曾教导他,上头说什么就是什么,上头让做什么就做什么,永远不要去探查事情的真相,只需服从上头的命令,即会升官发财、长命百岁。事实证明,做一条听话的狗,前途果然无量。

    “凡是靠近你的人。都会不知不觉中改变自己,成为你的同伴,你到底还要给我多少惊喜呢?”风耀阳若有所思的望着胡媚儿的背影,心头想的却是另一个人。那个人自然就是徐君。近墨者黑,环境和朋友往往可以改变一个人的性格,出污泥而不染,那只是罕见的奇迹罢了。

    胡媚儿跌跌撞撞的闯入到一座寝宫。风耀阳皱了皱眉头道:“这座寝宫是谁的住处?”

    张少虎回答道:“原本是一个妃子的住处,后来这个妃子死了,这座寝宫就闲置了下来。前日。我刚把谭彩猫押到这座寝宫看管。”

    “不好,怎么不早说?快截住她,回头再和你算账。”

    风耀阳面色大变,张少虎委屈的撅了撅嘴,心中不忿道:“你又没问,怎么能怪我。”

    胡媚儿冲入寝宫后,四名侍卫抽出腰刀迎了上来,但胡媚儿贵为合欢宗长老,收拾风耀阳不行,收拾四个侍卫还富裕。寒光一闪,四道血泉狂涌,胡媚儿毫不犹豫的向寝宫内冲去。

    逃是逃不掉了,皇宫内高手如云,纵使没有风耀阳出手,凭她的武功也别想逃出去。为今之计,她只有兵行险着,绑架一名皇帝的妃子,威胁风耀阳,借此逃出去。

    “你是何人,竟敢私闯寝宫?”两名保龙一族的高手迎了上来,胡媚儿皱了皱眉头,妃子的寝宫内竟然会有保龙一族的高手,这实在超出了她的预料。

    不过,开弓没有回头箭,前有虎狼后有追兵,她只能咬紧牙关一路向前,不能回头。凌厉剑光,映的人眼前一片银白。破空声夹杂着血液喷出的声音,充斥着人的耳膜。胡媚儿提着不断往下滴血的长剑,艰难的向前挪动着脚步。

    皮肤慢慢迸裂,两道剑痕出现在她的皮肤上,大量的血涌出,她一个颤抖,险些栽倒在地上。在她离开后,两名保龙一族的高手,猛然瘫倒在地上,喉咙处血如泉涌。胡媚儿的剑法,招招不离人的要害,这是专为杀人创出的剑法,无需华丽繁复的招式,讲究快狠准,一招能解决对手,绝不用两招。

    胡媚儿冲入内室,赫然看到谭彩猫坐在那里,两人同时惊异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两人虽不相识,但并不陌生,胡媚儿面色惨白的一屁股坐在凳子上道:“你若在这里,那徐君就麻烦了。”

    谭彩猫聪明绝顶,从保龙一族把她押到这座寝宫看管,她就猜出了事情的大概,她瞳孔抽搐道:“我的灵力遭到了禁制,无法调动,你快点押着我往外走。”

    风耀阳和众多的保龙一族高手已经赶到,胡媚儿要么等死,要么挟持谭彩猫,没有第三个选择。她咬了咬牙道:“得罪了”

    胡媚儿把剑横到了谭彩猫的脖子上道:“别过来,否则我杀了她。”

    风耀阳连连冷笑道:“你以为这样就能威胁到本少主了吗?你和徐君两人,不就是为了就她吗?要杀尽管杀,本少主绝不拦你”

    风耀阳满不在乎的挥了挥手,拉过一张板凳坐下,给自己倒了一杯茶。胡媚儿顿时陷入了两难的境地,她目漏凶光道:“你以为我不敢,倘若她死了,藏宝斋势必和大秦朝廷水火不容。大秦国库早就入不敷出,失去了藏宝斋的支持,大秦士兵连军粮都吃不上。三年内必被蛮荒四部攻破。”

    风耀阳的面色变了,换成一个好人处在胡媚儿的位置,还真无法向挺着大肚子的谭彩猫下手。但胡媚儿是魔门中人,而且是魔门中出名的魔女,或许她没坏到流脓的地步,可一旦威胁到她的性命,那她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风耀阳放下手中的茶杯道:“我知道你们在演戏,可我同样知道,有人会假戏真做。谭彩猫啊谭彩猫,你聪明绝顶。怎么会相信这个女人?”

    “废话少说,要么放我们走,要么一尸两命,等着藏宝斋的疯狂报复。”

    胡媚儿的手下意识的用力,一丝鲜血从谭彩猫脖子处流下。风耀阳瞳孔抽搐道:“你们太小瞧大秦的皇宫了,这里住着许多你们不敢想象,拥有大神通的人物,即使我放你们走,你们也别想活着离开皇宫。”

    风耀阳摆了摆手。示意保龙一族的高手和侍卫都让开。他其实并不怕胡媚儿的威胁,只是有些事,别人可以出手,他必须要撇清关系。树大招风。太子秦文王一直忌惮风家势力太大,想要夺取风家的兵权,他不能落下口实。

    胡媚儿压着谭彩猫向皇宫外走去,谭彩猫冷冷道:“你想自己离开皇宫?”

    “我和徐君有约定。会在皇宫外碰面,只要救出了你,徐君自会离开皇宫。”

    “可徐君并不知道我在哪。以他那倔脾气,找不到我绝不会离开皇宫。我们和他汇聚,一起逃出去。”

    “不行,那样太危险了。”

    胡媚儿坚决反对,时间就是生命,现在是趁乱离开皇宫的最佳时机。一旦错过这个机会,给了皇宫侍卫们准备的时间,难保会滋生变故,到时想逃出去可难了。

    “你必须听我的,如若不然,我马上死在你面前,到时你的下场必定会凄惨无比,生不如死。”

    谭彩猫岂是易与之辈,胡媚儿无奈,只能听从谭彩猫的话,向徐君靠近。一道闪电突然划破天际,映的大地一片惊鸿。胡媚儿惊异道:“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要下雨不成?”

    谭彩猫皱着眉头道:“有点不对劲,这好像是传说中的天劫。可修真一脉早在上古时期就彻底灭绝,怎么可能还有人渡劫?”

    接二连三的闪电落下,一道比一道威力更胜。天与地一时俱在颤抖,房屋倒塌,山川移位,整座皇宫一时大乱,死伤无数,再也没有人去管胡媚儿和谭彩猫的死活。

    “九天雷劫,竟然是传说中的九天雷劫”胡媚儿和谭彩猫灰头土脸的从瓦砾中爬出,一瘸一拐的冲向了徐君所在的位置。天劫威力巨大,连远处的人都受波及,那身在天劫范围内的人

    谭彩猫不敢想象,倘若徐君死了,她该怎么办?胡媚儿也没有趁机逃跑,反而心里有些挂念徐君的生死,或许她自己都没察觉,不知不觉中,她的心态正在发生转变。当一个女人爱上了男人的时候,也就代表智商无限下降,品行大变。

    徐君红着眼睛,正在追杀皇宫的侍卫。这一幕说起来有些可笑,却让人不寒而栗。一个浑身是血的男人,疯了一样挥舞着一把冰剑,不是仓惶逃跑、负隅顽抗,反而狰狞的追杀数百名皇宫侍卫,这完全违反常理。

    “交出谭彩猫,饶你们不死,否则本少爷杀光皇宫的所有人”徐君疯狂的追击着四散而逃的侍卫,胡媚儿砸了咂舌,这什么情况啊,难道是她眼花了?她让侍卫和保龙一族的高手追的到处跑,徐君这边则正好相反,回想当年她初见徐君的时候,徐君连灵力都没有,只不过是一个普通人,而短短几年的时间,徐君竟然成长到难以想象的地步,这还有天理吗?天上若是有幸运星的话,那一定是徐君的眼睛。

    “笨蛋,我在这里,别杀了,我们快点走”

    还是熟悉的声音,还是熟悉的味道。徐君暮然回首,谭彩猫和胡媚儿就站在他身后,他大喜过望,刚想说话,一名身高近两米。赤裸着上身的光头大汉,宛如一尊铁塔般,咆哮着向他冲来。

    光头大汉手中提着一把长近两米,宽约半米的长刀,凌空跃起,一刀劈了下来。火星迸裂,一刀之威,开山裂石。徐君刚才所站的位置,竟然被劈成了两半,一个半米多宽。长近五米的巨大裂缝呈现在众人面前。徐君的瞳孔一阵抽缩,对方的力量已经超越了人体的极限,简直是头人形怪兽。

    “吾乃宫廷侍卫长黄天宝,尔等逆贼还不束手就擒。”

    “草,唱戏啊,本少爷是不是该说好一员猛将?”

    徐君面色不善,一双催命的大手,抓住了光头大汉握刀的手腕。骨肉横飞,光头大汉的胳膊。节节寸裂,变成一堆碎肉。他凄厉的捂着肩膀,惨叫着向后退去,鲜血喷洒的到处都是。徐君的十字锁魂绞一出。天下谁与争锋。

    训练有素的禁卫军,架起了可以射杀高手的神弓弩,徐君一声怒吼,猛然化身为长近百米的人面烛龙。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嘶吼。烛龙乃是上古一种大凶神兽,它拥有龙的身体,但相貌却截然不同。它的面庞上。只有一只竖立的巨大独眼,相貌极其怪异,即使在龙族都属于异类,一向不受欢迎。有它存在的地方,一定会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当年驭兽斋的两位长老,为了炼制万灵血丹,走遍了大江南北,终于找到了梦寐以求的龙血,可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这两滴龙血竟然会是龙中的妖物,烛龙的血液。这倒便宜了徐君,通常不受欢迎的异类都拥有逆天的能力,即使上古五爪金龙,见到烛龙都要绕道走。

    “挡我者死”徐君幻化的龙头一阵摇摆,巨大的独眼猛然睁开,射出了万丈紫色的光芒,瞬间照向了数千名禁卫军。

    冲天的杀气四涌,妖异的紫色邪芒,仿佛变成了一个呲牙咧嘴,嗜血的地狱恶魔,张开了巨口吞噬着禁卫军的生命。凡是被紫色邪芒照中的禁卫军,连惨叫声都来不及发出,即会瞬间燃烧,成为一堆飞灰。

    “这是毁灭之瞳,快点躲开,千万不要被紫色的光芒照中”

    禁卫军中不乏高手,有人想起了一些古籍上的记载,顿时明白了这紫色邪芒的来历。毁灭之瞳是烛龙最大的武器,虽然不能嗜天杀神,但普通人在这紫色邪芒的照耀下,立刻会魂飞魄散,彻底死亡。这也是为什么烛龙不受欢迎的原因之一,因为它们只要睁开眼睛,就会制造灾难。

    “我们快点走”禁卫军已经死伤过半,徐君顾不得和谭彩猫卿卿我我,忙让谭彩猫和胡媚儿坐到自己的龙背上,驮着二人向皇宫外飞去。

    大量的箭矢射向了徐君,数千架神弓弩同时射出了能绞杀巨龙的钢铁箭矢,徐君不屑的摆了摆尾巴,猛然向高空飞去。

    任何弓弩都有射程,只要超出射程外,自然没有用处。徐君倒不怕神弓弩,但他不能让谭彩猫和胡媚儿冒险。

    一丝极难察觉的杀气,突然悄悄靠近徐君,无声无息,徐君顿时大惊失色。他知道,真正的高手来了。红莲上人战败,打乱了皇宫的布局,使得皇宫一片混乱。可徐君在皇宫内耽搁的时间实在太多了,给了皇宫中人重新布局的机会,倘若他猜的不错,来的高手一定也是三大供奉中的一位。因为能无声无息靠近他十米之内的人,必是绝顶高手。

    “砰砰砰砰”心跳加速的声音不断传来,徐君的胸口不断震动,血液流动速度加快。他开始呼吸困难,感觉自己的心脏快要爆裂了。

    “怎么回事,这是什么诡异的功法”徐君睁大了一双不能相信的眼睛,神色大变。他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中的招,亦不知道自己怎么中的招。这已经不是他所能理解的武功了,这简直是妖法。

    他忙调动灵力,想要护住心脏,却徒劳无功,他的胸口猛然爆裂,口吐鲜血的从空中掉了下去,恢复了人身。

    “怎么可能”徐君捂着胸口,惊恐的看着安成敏,他竟然这么轻易地就败了,败得如此彻底,如此干脆。

    “这是什么功法,是谁,出来”

    徐君疯了一样四处张望,却赫然看到胡媚儿面色惨白的望着他。在胡媚儿身边,谭彩猫安静的躺在那里,血流如注。一支钢铁巨箭,狰狞的穿透了谭彩猫的胸膛,徐君一时肝胆欲裂。

    他连滚带爬的来到谭彩猫身边,抱起谭彩猫的尸体,歇斯底里的仰天咆哮道:“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贼老天,你让我渡劫成功,拥有了逆天的灵力,却连心爱的人都保护不了,我要这这一身武功到底有什么用处”

    热泪从徐君面庞上滑落,叹息声响起,一个满头银发的老人,凭空出现,诡异的站在徐君不远处,这老人即是皇宫三大供奉之一的心魔老祖。(未完待续……)r1292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