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大秦纨绔高手最新章节 > 大秦纨绔高手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二十三章 押赴上京(3)
    ps:十分抱歉,由于假期的缘故耽搁了更新,已恢复

    客栈外的厮杀声越来越小,直至完全消失。(左庶长浑身是血的走进客栈道:“禀少主,来犯者共一百四十二人,全部服毒自尽,无一人生擒。”

    风耀阳皱了皱眉头,冲客栈内的七名大汉道:“你们是何方的死士,倘若想活命,最好乖乖回答本少主的问题。只要你们投靠保龙一族,本少主向你们保证,一定会想办法救出你们的家人。”

    为了国家利益,为了理想信念,甘心赴死者确实有,但毕竟是少数。大部分死士都是因为家人遭到挟持,才无奈下受死。否则好死不如赖活着,能好好活下去,谁愿意死呢?

    不过,凡事都有例外,为首的大汉冷笑道:“不必了,我们都是孤儿,家人早就死在你们大秦士兵的手中。若想救我们家人,那就下地狱去吧。”

    凌厉的刀光,映的客栈内一片寒芒,七把长刀狰狞的冲向了小玉儿,趴在小玉儿身上的徐君面色巨变,忙连滚带爬的想向一旁挪去,奈何小玉儿死死的抓住他衣领,令他半分动弹不得。

    眼看徐君就要血溅五步,风耀阳手上突然多出了一把长不过半米,通体散发着银光的长弓,七支气箭撕裂了空气,发出了摄人心魄的刺耳声响,准确的射入七名大汉的喉咙中,七名大汉双眼前凸,哽咽的浑身颤抖,轰然倒地。

    徐君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道:“奶奶个熊,你不是说本少爷趴在你身上成何体统吗,干嘛抓着本少爷的衣服不放。”

    小玉儿撇了撇嘴道:“你怎么能这样,做人要有原则,你既然不愿意从本公主身上离开,就应该坚持到底。”

    “我靠。这样也行,要不你也别嫁给那什么太子了,干脆咱两入个洞房得了。”

    “你去死吧…”小玉儿的面色瞬间红成了苹果,一脚把徐君踹了出去。

    徐君遂不及防,直接翻滚在地。凄厉的惨叫声直冲云霄,震得小玉儿耳膜生疼,徐君嗷嗷怪叫的从地上蹦起来道:“我靠,谋杀亲夫啊,额的背啊…”

    徐君疼的呲牙咧嘴,他后背本就插满了银针。如今让小玉儿这一踹,整个人翻了个身,背部着地,毒针插得更深了,他冲风耀阳咆哮道:“天杀的小白脸,快点把本少爷体内的九支凤尾锥取出来,本少爷要用功逼出背上的毒针。”

    风耀阳皱了皱眉头,囚犯他见多了,但像徐君这么嚣张的。他还是第一次遇上。他实在想不通,徐君是不是天生脑残,都成阶下囚了,怎么还这么狂妄。再说。徐君长得比他长得要俊俏多了,竟然叫他小白脸,什么玩意啊。

    他恶狠狠的瞪了徐君一眼道:“胆子不小啊,死到临头还不忘调戏大秦未来的太子妃。看来你的罪名又要加上一条。”

    徐君不屑的冷哼一声道:“草,本少爷反正都是个死,多一条罪名少一条罪名又能怎样。难不成你还能放了本少爷?废话少说,今天要么解除了本少爷的九凤截穴,要么本少爷就赖在这不走了。”

    “嘿…”风耀阳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被人气得哭笑不得。这徐君简直天生无赖,也不看看他是谁,跟他玩这套,这不找死吗。不过,他暂时没空和徐君计较,待把徐君押赴上京后,自有行刑高手会审讯徐君。

    他和自己的父亲风破天不同,风破天做事只为利益,而他或许是因为年轻的缘故,尚拥有着满腔热血。本来他见徐君忠肝义胆,心里颇为矛盾,既不敢违背朝廷的命令,又想暗中放走徐君,但现在他都想自己亲自动手审讯了。

    他冲老板娘道:“老板娘,这里的损失本少主包了,速速换一桌酒菜上来。”

    老板娘微微一笑,羞羞答答的走到风耀阳面前道:“谢谢这位公子出手相救,奴家不胜感激。”

    徐君皱了皱眉头,明明是他出手相救,感谢风耀阳个锤子啊!他刚想提出抗议,老板娘突然面色一变,手中多出了一对峨眉刺,狰狞的刺向风耀阳双眼。而与此同时,那名弓着背的驼子突然暴起,掏出一把匕首,狠狠刺向了风耀阳的心口。

    风耀阳大惊失色,起脚把老板娘踹了出去,身体往旁边一挪,躲过了驼子的攻击。他目漏寒光道:“你们是何人,为何要偷袭本少主?”

    老板娘铁青着脸道:“你这皇帝老儿的爪牙,不知迫害了多少忠臣义士,我恨不得挖出你的双眼,生食你的血肉,下地狱去吧。”

    风耀阳不屑的冷笑道:“想法不错,但就凭你们两个臭鱼烂虾,也想杀本少主,白日做梦吧..”

    风耀阳的话尚未说完,他的背后突然传来了一股劲风,他本能的往旁边一闪,体内流畅的灵气突然出现了一丝异动,身体不听使唤的停顿了一下,没能完全躲开背后的攻击。

    量的血液四溅,一把长刀从他的肩膀穿过,他捂着肩膀,愤怒的回头,赫然看到左庶长手握长刀,阴森森的望着他。

    “原来是你!”风耀阳连连苦笑,他有些明白了,为什么这里会突然多出一个小镇,而他竟然完全不知晓。原来一切早有阴谋,这些人八成是为了他而来。

    “可惜你知道的太晚了。”左庶长冷笑连连,双眸中满是戏谑的目光,为了这一天,他等了太久。

    风耀阳叹了口气道:“我父亲一向待你不薄,为什么要背叛朝廷?”

    “何必多此一问?死人不需要知道那么多。”

    左庶长并没有回答风耀阳的问题,实际上,他跟风耀阳并无冤仇,但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世上只要是人就有自己追求的利益,为了利益,即使亲生兄弟都可以杀,背叛算什么?

    风耀阳掏出一瓶药粉。胡乱倒在伤口上,止住了狂涌的鲜血道:“人各有志,既然你决定背叛朝廷,那本少主也没办法拦你。只是本少主有一件事不明白,你们是什么时候下的毒?”

    老板娘得意的笑了笑道:“你太小看天下的高手了,你以为毒药只可以下在饭菜中吗?你们食用的饭菜酒水确实无毒,但你们吃饭的桌子,浸泡过一种无色无味的毒水。当你们拿起筷子的时候,手部皮肤难免会触碰到桌面,而这种毒只要接触到你们的皮肤。就会缓慢的渗透到你们血液里,令你们的灵气出现停滞,不能运用自如。而高手之争,失之毫厘谬以千里,只要出现一丁点的失误就能分出生死。”

    风耀阳看了自己的双手一眼道:“好高明的手段,逆凉山的三当家果然名不虚传,用毒的技巧出神入化,怪不得江湖人会把你和毒门的千毒观音相提并论。”

    老板娘面色一变道:“你很聪明,居然能猜出我的身份。我还真有些不忍心杀你。”

    “谢谢,你的废话太多了,奉劝你一句,下次想要杀人。就不要浪费这么多时间,你以为刚才本少主刚才洒向伤口的药粉,只有止血功能吗?”风耀阳猛然抓起徐君的衣服,狠狠把他抛向了空中。恶狠狠的冲向了左庶长。

    鲜血四溅,风耀阳五指如刀,狰狞的插入了左庶长的胸口。咬牙切齿道:“任何背叛风家的人都要死?”

    风耀阳抽出沾满鲜血的手掌,猛然抡起左庶长的尸体,砸向了老板娘和驼子,痛苦的仰天咆哮。两条腥红的臂膀,从他腋下诡异的钻出,他抬手朝屋顶射出了自己的绝技,耀阳九连射。

    “我命由我不由天,想要杀死本少主,等下辈子吧。”

    风耀阳猖狂的大笑,九道寒芒,撕裂了空气,从徐君耳边呼啸而过,狰狞的轰在了屋顶上。尘土飞扬,漫天呛人的尘雾中,屋顶赫然被九道风箭轰开了一个大洞。

    风耀阳抓住从空中落下的徐君衣领,双脚用力一蹬地,和徐君一起从屋顶的碎洞中飞了出去。大批的高手冲进了客栈内,却还是晚了一步,只能眼睁睁看着他消失在月色中。

    徐君的皮肤被刚才风耀阳的九箭,蹭的火辣辣一阵生疼,他张牙舞爪的哇哇大叫道:“我草,你这是谋杀,你咋不一箭把本少爷射死呢?本少爷要告你滥用职权,虐.待囚犯…”

    “闭嘴...”风耀阳一记刀手把徐君砍晕了过去,甩手把徐君抗在肩膀上,挥动风神弓,不断攻击企图追上来的敌人,拼命向山峦方向逃去。当徐君再次醒来时,已经置身于密林深处了。

    徐君揉了揉头痛欲裂的后脑勺,冲蹲在不远处啃野果子的风耀阳道:“你大爷的,王八蛋,下手这么黑,这笔账回头再跟你算,快给本少爷个野果子尝尝。”

    徐君刚在客栈扒了两口饭,就跑到这鸟不拉屎的鬼地方,肚子饿的咕咕直叫。风耀阳没有理会他的骂骂咧咧,甩手把身旁的一个青涩野果丢给了他。

    他舔了舔嘴唇,把野果在衣服上擦了两下,一口咬了下去。不料,这野果又酸又涩,差点把他牙酸倒,他呸了一口道:“我草,这是人吃的东西吗?”

    风耀阳面无表情的回答道:“大秦这几年天灾战乱不断,许多地方别说是野果,连野草都吃光了,饥饿的百姓已经到了换食婴儿,啃食同类的地步,有野果吃算不错了。”

    徐君无语的望了一眼手中的野果道:“你唬我啊?你的意思是本少爷把你烤了吃掉?”

    风耀阳慢条斯理的吃着野果,听到徐君的话差点呛着,他的话是这个意思吗,这都什么跟什么啊!他丢掉手中的果子,掏出一块手帕,优雅的把手擦干净道:“你是饭桶吗?只知道吃?难道你就不奇怪,本少主为什么没有救别人,偏偏救你出来?”

    “切,你当本少爷白痴啊,那些个笨蛋,救了只能成为累赘。你救本少爷,不就是想让本少爷做帮手,把小玉儿等人救出来吗?”

    “你还挺聪明的吗?你说的没错,本少主确实需要你做帮手。这附近方圆百里,根本没有人烟。本少主若是回去调动保龙一族的高手,难免会耽搁不少时间,只能出此下策。”

    “什么下策,这是上策才对。本少爷英明神武、貌比潘安,能有本少爷做你帮手,是你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潘安是谁?你长得和他很像吗?你的意思是答应做本少主帮手了?”

    徐君无语,貌似潘安还没出生啊,这可有点麻烦,他支支吾吾道:“潘安是本少爷的一个远房亲戚,你查户籍呢。问这么多干嘛。总之,本少爷答应你的要求就是了。不过,你不是说能解开本少爷身上九凤截穴的人不会超过十个吗?”

    “本少主是这么说过,因为九凤截穴必须要按照次序,依次在你体内插入九支凤尾锥,封住你的所有经脉。而这个次序是由实施九凤截穴的人决定。外人想要解开你的九凤截穴,要么知道这个次序,要么灵气深厚,同时逼出你体内的九支凤尾锥。倘若有一支慢了半分。那你将会气血逆行,血爆而亡。”

    徐君眨了眨眼,似乎有些明白了,知父莫若子。风耀阳肯定知道凤尾锥打入他体内的次序,他兴奋的舔了舔嘴唇道:“那还等什么,快点把本少爷的九凤截穴解了。”

    “盘膝坐好,按我的话去做。我先帮你把九支凤尾锥取出,你再自己运功逼出背上的毒针。”

    事到如今,风耀阳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保龙一族虽然驯养了上千只信鸽。但信鸽的负重量极其有限,每只信鸽只能在腿上绑上极小的一块布,写上短短的一句话,谁叫这年月尚未发明纸张呢。

    他从青阳城离开前,曾放出信鸽,通知保龙一族总部的官员,徐君已经落网。而朝廷给他的回信赫然是务必保证徐君的安全,把徐君押赴上京。这才是风耀阳救徐君的真实原因,否则他直接抓着小玉儿逃跑好了,徐君不过一个朝廷钦犯,死就死了,何必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还需要让徐君做帮手,一起去救小玉儿。

    当然,因为回信的内容有限,只有短短的一两句话,所以风耀阳根本不知道大秦皇帝有多么看重徐君。在他的心中,小玉儿和徐君同样重要。所以最佳的方案,就是先救出徐君,让徐君成为他的帮手,然后再一起想办法把小玉儿救出来。

    而在大秦皇帝秦霸天心中,徐君的重要性远超过了小玉儿。大秦之所以变得腐朽不堪,完全是因为他大限将至,没有心思去处理国政,倘若他能长生不老,那区区蛮荒五部算什么,凭他的能力,不出十年就能一统华夏,根本不需要和任何人联盟。

    徐君在风耀阳的帮助下,依次逼出了体内的九支凤尾锥,又运功逼出了背上的毒针。他连番奇遇,早就百毒不侵,区区一点毒素,根本奈何不了他。

    去除了体内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徐君感到浑身上下清爽无比,他伸了个懒腰,忍不住一阵哈哈大笑。

    风耀阳皱了皱眉头,一头雾水的望着徐君,不知道徐君这是犯了什么病。他能看透许多人的内心,偏偏无法看透徐君在想什么。他虽天生聪慧,多智如妖,但尚属于正常人范畴,无法看透某些怪胎的想法。而徐君根本不属于正常人,整个一精神病患者啊。

    风耀阳面色不善道:“你笑的声音还用不用再大点,你是怕逆凉山的叛匪找不到我们吗?”

    “奶奶个菜篮子,本少爷正好有事要找逆凉山的人询问,你最好保佑他们会追来,不然就麻烦了。”

    风耀阳皱了皱眉头,猛然醒悟,暗叫一声不好。倘若他猜的没错,先前攻击小玉儿的那七名大汉,明显和逆凉山的悍匪不是一伙的。因为逆凉山一向打着忠义的旗号招兵买马,绝不会看着自己人送死。所以他并不担心逆凉山的人会杀害小玉儿。

    事实上,逆凉山的人之所以会出手,八成是为了杀死他。可一旦逆凉山的人找不到他和徐君的下落,那肯定会连夜逃走,他没少和逆凉山的悍匪打交道,太了解这些人的手段了。

    “有意思,你时而疯癫,时而精明无比,本少主真的非常好奇,你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不过,你不要以为帮助了本少主就能逃脱律法的制裁,这件事解决完后,本少主还是会押赴你到上京。”

    “你也挺有意思,一会聪明,一会愚蠢,你凭什么以为本少爷一定会和你一起去救人?难道你就不怕本少爷先杀了你,再去救小玉儿吗?”

    风耀阳的面色瞬间变得惨白,是啊,徐君只是一个钦犯,他怎么会那么相信对方呢?他实在太大意了,他的手下意识的放到了腰间悬挂的风神弓上,却不料徐君哈哈一笑道:“别激动,开个玩笑活跃下气氛而已,即使你不去救人,本少爷也不能坐视同伴落入危险。”

    风耀阳差点吐血,他从小就强迫自己喜怒不形于色,奈何徐君总是不按常理出牌,搞的他颇为失态。他铁青着脸道:“别废话了,再墨迹天都快亮了,我们快点赶过去救人。”

    徐君点了点头,两人御空飞行,刚飞出密林,远远的就看到三凉镇方向火焰滔天,风耀阳瞳孔抽搐道:“没想到紧赶慢赶,还是晚了一步,一旦让逆凉山的人带着小玉儿离开,想要再找到这些人可难了。”

    徐君抬头望了望有些发白的天色道:“想要同时杀死六百名官兵,一个都不放走,起码需要出动两千人马,本少爷不相信这么多人能同时消失,只要我们找对方向,一定能追上。”

    “你说的有道理,事不宜迟,我们先到三凉镇查看一番。”(未完待续。。)r527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