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大秦纨绔高手最新章节 > 大秦纨绔高手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一十九章 龙颜
    赵高提着灯笼,心惊胆战的走在阴暗悠长的地下密道当中。在他身后,跟着当今天下权利最大的两个年轻人。一个是温文尔雅,琴棋书画无一不精,表面仁慈正义,实则心狠手辣,口蜜腹剑的大秦太子秦文王。另一个则是生性残暴嗜血,野心勃勃,极为好斗的大秦二皇子秦武王。

    光线越来越暗淡,刺骨的寒气不断从地底涌出,令人忍不住浑身颤抖。墙壁上依稀结了一层厚厚的寒冰。秦文王温声细语道:“赵公公,不知父王召唤我和二弟所为何事。”

    秦文王的声音非常好听,宛如一阵春风般泌人心脾,但赵高却忍不住一个哆嗦,宛如见到毒蛇般惊惧不已。会咬人的狗不叫,在赵高心中,秦文王这永远面带微笑的太子,可比那看似凶恶的秦武王可怕多了。

    赵高诚惶诚恐道:“皇上的心思,老奴岂敢妄自揣摩。”

    秦文王望了一眼隐藏在暗中的一双双眼睛道:“赵公公严重了,谁不知道,赵公公和父皇从小一起长大,名为主仆,实则感情深厚。”

    “太子切不可这么说,老奴从小伺候皇上,乃是老奴的荣幸。”

    秦武王皮笑肉不笑道:“大哥何必难为赵公公。父皇召见我们有什么事,其实我早猜到了,不知大哥想不想听?”

    秦文王皱了皱眉头,随即满面春风道:“二弟但说无妨..”

    “父皇显然是知道了大哥你连块女人的肉都不敢吃,把江山交到你手太危险,所以想改立我为太子了。”秦武王狞笑不已,他已经获得了不败大将军风破天的鼎力扶持,势力大涨,哪里会把秦文王放在眼里。上次他宴请秦文王酒宴,故意找借口把一名妃子蒸熟,请秦文王一起品尝,谁知秦文王呕吐不止,掩面而逃,形象大损。

    “二弟休得胡言乱言,为兄早说过,大秦如今内忧外患,为兄本无意皇位,只是想替父皇分忧,才勉为其难成为太子。倘若大秦太平盛世,为兄一定会把王位拱手让出。”

    “大哥真不愧为饱读诗书之辈,功夫全在一张嘴上,说的比唱的都好听。”人如其名,秦文王从小就喜欢琴棋书画,而秦武王恰恰相反,两人一文一武,皆是天纵奇才,若能兄弟同心,必可保大秦江山无恙。可惜事与愿违,两人从小就势同水火,为了争夺皇位,恨不得生食对方的血肉。自从秦霸天闭关后,两人的争斗越来越激烈,从暗斗升级为明争,就差撕破脸刀兵相见了。

    赵高咳嗽了两声道:“两位皇子,前方转过弯就到了皇上闭关的地方了。”

    秦文王和秦武王冷冷的互相对望了一眼,同时冷笑,闭上了嘴巴。赵高是一个聪明人,懂得在不得罪两位皇子的前提下,提醒两位王子不要喧哗。事实上,太子和二王子都曾想拉拢他,但都被他委婉的拒绝了。

    金银固然好,但也要有命花。他能活到今天,成为权势滔天的大内总管,完全是因为他认准了一个道理。那就是不管发生什么事,只有效忠当今皇上秦霸天,才是他保命的唯一方法。

    温度越来越低,大约又走了半盏茶的时间,赵高带着两位皇子来到了一扇厚重的铁门处。

    铁门两旁,立着八名全副武装,浑身上下包裹在盔甲中,只露出了两只眼睛的侍卫,和一名冻得面色发白,佝偻着身子的小太.监。

    赵高走上前道:“小桂子,通知皇上一声,太子和二王子觐见。”

    小桂子点了点头道:“皇帝早等候多时了,请赵公公和两位殿下跟我来。”

    小桂子在前方带路,把赵高和两位皇子领到了一座大殿当中。在大殿的尽头,一位极有威严的老者,闭着双眼,盘腿坐在一张万年寒玉制成的床上。

    小桂子跪在地上道:“皇上,赵公公和两位皇子来了。”

    秦霸天摆了摆手,小桂子忙起身离去,把大殿的门轻轻带上。

    秦霸天闭着眼睛道:“你们来了?”

    “父皇,孩儿来了..”太子和二皇子异口同声道。

    “很好…”秦霸天说完,还是没有睁开双眼。他的衣服上,凝结了一层寒冰,不知道有多久没有起身过。

    时间一分一秒的度过,秦霸天像是睡着般依然坐在寒玉床上纹丝不动。这可害苦了赵高和两位皇子,冻彻心扉的寒气,一点点的侵蚀着他们的身体,令他们苦不堪言。可他们却不敢起身,甚至不敢惊扰陷入沉睡的皇上。即使猖狂至极的二王子秦武王,都乖乖的闭上了嘴巴,老老实实的跪在地上,一句怨言都没有。

    不知道过了多久,仿佛有一万年那么长,秦霸天总算睁开了眼睛。

    两道利剑般的光芒,宛如两团火焰,瞬间映亮了大殿的天空。当秦霸天闭着眼睛时,他只是一个极有威严的老者。可当他睁开双眼时,他就是俯瞰天下的主宰。言语根本无法形容他的目光,当他睁开双眼的那一霎那,天上的星星都仿佛失去了颜色,摇摇欲坠。

    秦霸天缓缓的站起身,走到赵高和两位皇子面前,赵高下意识的把头部又压低了一些,浑身剧烈的颤抖不已。其实,秦霸天的身形并不高大,长相亦算不上凶恶,但当他站起身的时候,他的气势足以遮天蔽月,令天地惊惧颤抖。

    “小高子,抬起头,看着朕,朕是不是又老了一些?”

    “皇上青春永驻,万寿无疆,万岁万岁万万岁。”

    秦霸天叹了口气道:“小高子,不用骗朕。朕常年居住在这冰冷不见天日的地下寝宫,无非是想借助这里的寒气,延缓身体的衰老,可是效果甚微,朕的时日不多了。”

    “皇上洪福齐天,一定能永生不死。”

    “哈哈哈…”秦霸天龙颜大悦道:“小高子,你还是这么会说话,当年和朕一起长大的朋友,只有你还活着,你可知是为什么?”

    赵高一个颤抖道:“那是因为皇上宅心仁厚,老奴托皇上的洪福,才能长命百岁。”

    “错,你之所以活着,是因为你从来没有野心,不会触碰朕的底线。朕不在乎金银,钱的事总能算清,但朕痛恨的是那些用钱算不清的事。朕还没有死呢,你们两个孽障就像疯狗一样你争我抢,真当朕老了吗?”

    秦霸天的面目瞬间笼罩了一层寒霜,无尽的威压袭来,赵高和两位皇子感觉肩头像是有千斤重担,不由自主的上身趴在地上,不住的颤抖。

    “父皇息怒,孩儿知错了。”二皇子秦武王慌忙认错,他虽然生性残暴,却是个聪明人,不是自作聪明的人。他知道,什么事都逃不过秦霸天的眼睛,倘若狡辩,只会使得龙颜震怒,换来难以想象的狂风骤雨,所以最好的方法就是抢在太子秦文王前面抢先认错。

    秦文王暗自冷笑,面容上却流露出痛心疾首的表情道:“父皇,此事和二弟无关。千错万错,都是我这个当哥哥的错,是我做的不够好,才会让弟妹们心生不满,还请父皇原谅二弟,有什么都冲我来。”

    “我草,卑鄙..”秦武王恨得咬牙切齿,心里不断咒骂。秦文王这招后发制人实在太恶毒了,简直杀人不见血。本来,他想抢先认错,给父皇留下一个好印象。但秦文王的话,表面看像是仁慈圣人,实则把过错全推给了他,无耻到极点。

    不过,事已至此,他只能打碎牙往肚子里咽。他详装悲伤道:“大哥此言差矣,一切全是二弟的错,和大哥无关。大哥一向醉心于诗画,若不是二弟我扰了大哥的雅兴,大哥哪里会和我一般见识。”

    秦武王分明是在指责秦文王不理朝政,整日就知舞文弄墨,秦文王刚想反驳,秦霸天铁青着脸道:“够了..”

    他冷冷望着秦文王和秦武王,久久没有说一句话。两个都是他儿子,他总不能让侍卫拖出去砍了吧。当年,他也是杀死了自己的亲兄弟才得到了王位,如今他又有什么资格指责儿子。他终于体会到了自己父亲当年的悲哀,手心手背都是肉,作为一个皇子,他可以杀死兄弟上位,但作为一个父亲,他无论如何都不想看到自己儿子兄弟相残的局面。

    “呜呜呜呜…”赵高突然掩面哭泣,很好的化解了尴尬的气氛。秦霸天皱了皱眉头道:“小高子,为何哭泣?”

    赵高抹了把眼泪道:“老奴..老奴看到太子和二皇子如此亲密友爱,忍不住幸福得热泪盈眶,浑身每一根寒毛都暖烘烘的,说不出的舒坦。吾朝有如此仁慈的太子,如此忠心的皇子,大秦国运岂能不昌!如果天下百姓都能像太子与二皇子这般友爱,那么这世界将多么和睦美好?那么朝堂之上的人臣官员岂不是高枕无忧?传说中的“无为大治”又岂不是指日可待…想到这些,老奴一时激动失态,还望陛下恕罪。”

    赵高的一番话把秦霸天逗乐了,这老太..监睁着眼说瞎话,但偏偏说的他心里舒坦无比。他共有十个儿子,但那八个都属于混吃等死的废材,难当大任,只有这两个儿子有希望成为下一任大秦皇帝。倘若这两个儿子能兄弟同心,一文一武互相辅佐,那区区蛮荒五部不足为虑。

    他背着手道:“上古六道的传人重现于世,你们两人可知晓?”

    太子秦文王道:“孩儿已经知晓,这件事父皇可以放心的交给孩儿。待孩儿派出保龙一族的人马,把此人抓来审讯一番,定把上古六道的余孽一网打尽”

    “不..”秦霸天摆了摆手道:“朕这次召见你们,就是要告诉你们,暂时不要碰这个叫徐君的少年,他对朕有用。”

    秦霸天缓缓的闭上了双眼,示意赵高可以带着两位皇子离开了。作为一国之君,要学会行事莫测,才能让底下人又敬又怕,所以他无需解释任何命令。

    他的大限将至,若得不到长生不老丹的丹方,即使居住在这冰冷至极的地下寝宫中,亦最多再活三年。

    大秦朝如今内忧外患,两位皇子又明争暗斗,倘若他死了,大秦朝危矣,所以他必须得到长生不老药的丹方。

    他已得到确切的消息,徐君是鬼谷子唯一的亲生儿子。他奈何不了鬼谷子,但收拾了小的,不怕老的不出来。想要得到长生不老丹的配方,就要从徐君身上下手。

    “阿嚏…”天蒙蒙亮,徐君揉了揉鼻子,一个高从地上蹦起,起脚把完颜宗天踹醒,怒目而视道:“你丫是不是在心里诅咒本少爷,不然本少爷怎么会老打喷嚏?”

    完颜宗天迷茫的眨了眨眼睛,抹了一把嘴角的口水。突然哭丧着脸道:“人家刚睡的正香,你干嘛踹醒人家啊。额滴秀发啊…”

    完颜宗天嚎啕大哭,声泪俱下,徐君头痛道:“行了,行了,不就那么点头发吗,你都哭了三天了。下次再敢贪生怕死,出卖本少爷,那就不是割你头发了。”

    徐君望着完颜宗天的脖子,阴森森的狞笑,完颜宗天一个颤抖,感觉脖子处凉飕飕的。他下意识的捂住了嘴巴,一个骨碌从地上爬了起来。死皮带脸道:“老师,今天早上我们吃什么啊。”

    “吃你大爷,能吃的都被你吃光了,啃树皮去吧,那个数量多,你吃多少都没人管你。”

    完颜宗天摸了摸干瘪的肚皮道:“我大爷早嗝屁了,就算活着也不好吃啊,肉那么老,还不如把公主烤着吃了呢,起码秀色可餐。”

    “我草,都会用成语了,秀色可餐是这个意思吗?”

    徐君无语的摇了摇头,小玉儿打着哈气,从车厢探出头道:“谁,谁在叫本公主的名字,大清早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算了,本公主也懒得和你们计较,来人,伺候本公主洗漱。”

    “是,公主..”阿牛等五位少年,忙烧水,洗毛巾。徐君厌烦的皱了皱眉头道:“娘希匹,没人伺候会死啊,你们五个怎么这么贱,我昨天不是才给你们讲解了人人平等这四个字的意思吗,怎么还是这么一副奴才相。若不是考虑到天下苍生的安危,本少爷非把你们全卖进怡红楼..”

    “怡红楼是什么地方?”小玉儿迷茫的问道。

    完颜宗天忙屁颠屁颠的跑到小玉儿面前,趴在小玉儿的耳朵边道:“就是窑..子..”

    小玉儿面色发烫道:“混蛋,本公主可是日后母仪天下的女人,你竟然想把本公主卖进..”

    “我草,有完没啊,本少爷已经知道你被皇帝日.后,就会变成母仪天下的女人,不用再重复了。”

    小玉儿眨了眨眼睛,好像觉得这话哪里不对劲。她狠狠的瞪了徐君一眼,接过小花递过来的毛巾,擦了把脸,又用竹刷和细盐刷了刷牙齿,撕下一片布道:“本公主要方便,护驾,护驾..”

    “我来,我来…”完颜宗天兴奋的呲牙咧嘴,忙自报奋勇,徐君彻底崩溃,这都什么人啊,若是脑残会飞,那天上全是飞机啊。

    解决了个人问题,徐君一行人继续上路,漫长的路途,在有惊无险中悄然度过。一个月后,马车终于快要抵达青阳城,但徐君却怎么都高兴不起来。

    不知出于什么原因,传说中年轻一辈无敌手的海清同志,并没有追杀小玉儿。这让徐君一阵诧异,忍不住咒骂道:“格老子的,害本少爷提心吊胆,睡觉都睡不踏实,结果连个影都没看到,玩老子啊。”

    徐君骂骂咧咧,心里却隐隐有些不安。事出必有因,反常即为妖,他有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却不知究竟是哪里出错。他头痛的揉了揉太阳穴,干脆不去想这些烦人的问题,只要把小玉儿送到大秦帝都上京,他的任务就算完成了。但愿大秦和羌族部的和亲,能遏制匈奴的强势崛起。

    他找了块破布,把自己的脸围上。青阳城人山人海,满街捕快,他现在是朝廷通缉的要犯,还是小心点为妙。这次去大秦帝都上京,他其实还有别的事要做,那就是调查杀死徐家满门的凶手。谭彩猫曾告诉他,写第二封密函的人,极有可能呆在金凤楼,无论如何,他都要去一趟。他的父亲徐志桥尚下落不明,无论如何,他都要找到徐志桥,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老,老师,你快看…”

    阿牛的声音有些惊恐,徐君皱了皱眉头,把脑袋探出车窗一瞧,顿时大惊失色。

    雨点般的火箭,宛如乌云般遮住了骄阳,密密麻麻的射向了青阳城的城头。狼烟四起,火焰冲天,青阳城内顿时乱成了一锅粥。

    大批的蛮军,驱赶着数不清衣衫破烂,骨瘦如柴的秦人,自杀式的冲向了城门。其中甚至还有嗷嗷待哺的孩子,和白发苍苍的老人。徐君的眼睛,瞬间变得猩红。r1152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