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大秦纨绔高手最新章节 > 大秦纨绔高手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一十二章 再起波澜
    “奉女真部大君之命,全城宵禁,任何闲杂人等,不得随意出入,不得在上梁城斗殴闹事。若有违反者,杀无赦…”

    一队队全副武装的士兵,手里拿着完颜旻的诏曰,来到了人较多的集市和客栈大声朗读。女真部的都城上梁,瞬间陷入到一片白色恐怖当中。高声畅谈的酒客,下意识的压低了声音,噤若寒蝉起来。

    整齐的脚步声响起,上千名银袍擐甲,手拿银枪的士兵,把徐君居住的客栈团团围了起来。谭彩猫皱了皱秀眉道:“完颜旻这个混蛋,竟然派出了枪花军团来保护我们,还真看得起本小姐。”

    “哦…”徐君一手拿着一个酱肘子,一手拿起酒壶灌了一口酒道:“这还不好,免得老有一群苍蝇聚集在客栈外,烦的本少爷想杀人。”

    “好什么啊,你这个笨蛋,我们都让人软禁了,你还好呢。”

    “不是吧,你也太多疑了。这完颜旻好歹也是女真部的大君,没事软禁我们做什么?”徐君诧异道。

    “完颜旻是蛮荒五部大君中,最难缠的一个。此人性格无耻,能屈能伸。表面宽宏大量,礼遇贤士,实则阴暗多疑,城府极深。一旦恼怒,即会变得无情无义、六亲不认。这种人为了利益,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绝不会因为自己的身份而做事有所顾忌。和亲结束后,我们要想办法快点离开。”

    徐君艰难的吞咽下了满口的肉道:“车到山前必有路,想那么多干嘛啊?来,小美人,先陪本少爷喝两杯,哦哈哈哈…”

    “喝你个大头鬼,你就是烂泥扶不上墙..”谭彩猫狠狠的瞪了徐君一眼,刚想伸出手拧徐君的耳朵,窗外的街道上,突然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繁华的街道瞬间人仰马翻,一片狼藉。

    “抓刺客,抓刺客…”破空声响起,一道道矫捷的身影,划破了夜空,给寂寥的黑夜,凭添了一份阴森。大批的士兵从天而降,像一群疯狗般见人就咬,挨家挨户的盘查起来。

    “你在房里好好呆着,本小姐出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

    谭彩猫起身离去,徐君的面色瞬间变得严肃起来。他放下了手中的肘子,冷冷的拿起一块手帕,仔细的把手擦干净。

    真男人,会把微笑留给女人,把烦心的事留给自己。他不想在谭彩猫面前露出任何担忧的神情,因为那只会给谭彩猫增加压力。

    他倒了一杯酒,一口饮下,心中忖道:“娘希匹,没想到完颜旻竟然是个真小人,早知如此,他就不该来这里。现在倒好,不单自己成了瓮中之鳖,还连累了谭彩猫。不过,这完颜旻究竟想做什么呢?难道完颜旻也想要他手中的金关玉锁诀秘籍?”

    徐君皱着眉头,百思不得其解。真小人虽然比伪君子可爱,但作为一国之君,还是伪君子好一些。起码伪君子做事会有所顾忌,不会肆无忌惮。而真小人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根本不会在乎自己的名声。倘若完颜旻真的图谋不轨,那和亲仪式结束前,他和谭彩猫一定要离开上梁。否则,一旦伪善的面具被揭下,剩下的唯有杀戮。

    寒风吹打着窗户,发出吱嘎的声响。徐君突然瞳孔抽搐道:“谁,偷偷摸摸算什么好汉?”

    “嘘…那么大声干什么?吓死人家了,人家又不是好汉,只是一个弱女子,干嘛这么凶嘛。”

    一道人影从窗户前闪过,屋子里赫然多了一个娇小的女子。徐君定睛一瞧,此女子不是别人,正是天庭的附影。

    “本少爷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天庭的附影同学。你找本少爷什么事,该不会是得知本少爷没死,特意来补两刀的吧。”

    “嘻嘻嘻..瞧你说的,人家想你了,来看看你不行啊。”

    “哎呦,那本少爷谢谢你quan家啊。你是准备在这动手呢,还是和本少爷约个地方,决一死战。”

    徐君面色不善,边说边挪动自己的位置,挡在了窗前,以防附影逃跑。他从来就不是君子,没一对一单挑的兴趣。倘若附影回答错半句话,他会立马喊人,不惜一切代价把附影留在这。

    附影看出了徐君的企图,却并不在意。她大大咧咧的走到床前,一屁..股坐下道:“你这个死没良心的,就这么接待人家啊?要不是人家手下留情,你在恶魔岛都不知死了多少回了。”

    徐君冷哼一声道:“草,用不用本少爷以身相许?废话少说,你找本少爷到底何事,该不会是来陪床的吧。”

    附影抿嘴一笑道:“听说你因祸得福,不但没有死,还继承了修罗道的衣钵。我们天庭对你非常感兴趣,决定暂时不杀你了。”

    “哦,那你们有什么条件。”任何事都要有代价,徐君从不相信天上会有掉馅饼的这种好事。

    “谈条件多俗啊,我们天庭只是想让你帮一个忙。”

    “说…”

    “把你手中的避水珠借天庭用一下,另外帮我们拿到妖仙道的避雷珠和帝王道的避风珠。”

    “我靠,你还不如直接杀了本少爷呢!”徐君倒吸了一口冷气,先不说避水珠是修罗道传人的象征,他不可能随意交给别人。单拿到避雷珠和避风珠这两个任务,他就无法完成。

    避雷珠八成在母龙小姬手里,他还没找小姬报断臂之仇,哪里有心思为了一颗破珠子出卖色相。再说人与兽实在太重口了,不适合他。

    而避风珠一直被大秦皇室收藏,想要拿到避风珠,就要硬闯大秦皇宫。这简直和送死没什么区别,除非他脑袋让门夹过,才会做出这么脑残的事。

    “先不要急着回答人家,好好考虑一下吗。天庭目前已经拥有了避火珠、避木珠、避土珠,只要你帮我们凑齐了剩下的三颗天珠,那以后你就是天庭的朋友。”

    “哦,那又怎样?”徐君问道。

    “很简单,只要你成为了天庭的朋友。那你的事就是天庭的事,你想知道是谁杀了徐家满门,天庭会帮你查。你想找仇家报仇,天庭会替你出手。别人欺负你,天庭会第一个站出来保护你。你欺负别人,天庭一定帮你把这人手脚打断,任你凌.辱。”

    “嘿..说的比唱的都好听,弄得还挺诱人。那本少爷想要你呢?”徐君不怀好意道。

    附影含情脉脉的解开了上衣的扣子道:“那人家今晚就是你的,你想怎样都可以,随你处置。”

    徐君一个冷战,背后起了一层小米粒。他把附影从头到脚仔细打量了一番,叹了口气道:“可惜啊,本少爷喜欢波涛汹涌型的,你这辈子是没希望了。”

    “混蛋…”附影咬牙切齿,随即想到了自己的任务,忙眨了眨眼睛,恢复了娇柔的模样道:“你要看不上人家,那给你换紫薇怎么样。听说你打了紫薇的屁..股,害那小狐狸精都没脸见人了。”

    徐君的脸,难得的红了。他尴尬的咳嗽了两声道:“你们天庭到底想做什么啊?为什么一定是本少爷?找别人不行吗?”

    “明知故问,你以为这世上有什么事能瞒过天庭的眼睛,你答应了妖仙道的传人,要娶对方为妻。避水珠又在你手里,我们不找你找谁啊?”

    “我靠,敢情弄半天,这还是本少爷的不是了。”

    “你知道就好。”

    徐君鼻子差点气歪了,这都什么跟什么啊,貌似他才是受害者,当他愿意娶一头母龙呢?这还有天理吗。

    他恼怒的皱了皱眉头道:“上古传说,六颗天珠一旦凑齐,会给世间带来难以想象的灾难。本少爷虽然不相信这些无稽之谈,但这不代表本少爷想去验证。

    “哦,是吗?这可不像你的为人,其实你心里也想知道六颗天珠凑齐会发生什么事吧?”

    “嘿,大爷的,本少爷想什么关你屁事。你们天神道想要聚齐六颗天珠,到底有什么目的?”

    “你果然没有表面那么愚笨,竟然猜到了天庭的身份。大家既然都是六道传人,也不用藏着掖着了。玉皇对于六颗天珠非常感兴趣,想要让六颗天珠聚齐,看看会发生什么。”

    “草,神经病,这有什么好看的,这世上的疯子果然都一个德行。不过,好像本少爷也是个疯子,因为有一点你说对了,本少爷确实挺好奇六颗天珠聚齐会发生什么事。但本少爷有两件事必须要问清楚,只要你回答的让本少爷满意,本少爷就答应天庭的要求。”

    “说..”

    “第一件事,你说天庭可以帮本少爷查出仇家是谁,那也就是说,徐家的灭门惨案和天庭无关了。”

    附影点了点头,徐君继续道:“第二件事,据本少爷所知,你们天庭并没有派出真正的高手追杀本少爷,这是为什么?是不是天道仙宫的掌教鬼谷子给你们施加了压力?”

    附影略作思考道:“第一件事,人家可以明告诉你,徐家的灭门惨案,确实不是天庭做的。但第二件事,人家的权限不够,你只有问勾陈和玉皇,才能知道答案。”

    “原来是这样啊,那你走吧。”

    “哦,你刚才不是说如果回答的让你满意,你就答应天庭的要求吗?”

    “哦,本少爷这么说过吗?你这人真是的,凡事非要问那么清楚,何必呢。既然你一定要知道答案,那本少爷就明告诉你,本少爷就不答应,你咬我啊。”

    “你…”附影差点气吐血,她掐着腰道:“好啊,你敢玩老娘。告诉你,你的仇人非常多,若离开天庭的帮助,你很有可能死于非命。”

    “哎呦,我好怕啊。你这是威胁本少爷了。”

    “嗯,你说威胁那就算威胁吧,怎么样?天大地大,却没有你的容身之处。倘若在得罪了天庭,你还怎么活啊。”

    “草,本少爷怎么活不用你操心,你还是担心下自己怎么活着离开吧。”

    徐君目露凶光,狰狞的一步步向附影靠近。附影却并不惊慌,她冲徐君抛了个媚眼道:“亲爱的,你真的忍心伤害一个美丽的少女吗?”

    “少来这一套,本少爷只是把你当成了一条毒蛇,压根没把你当成女人。”

    “哦,是吗,那就别怪人家了。”附影猛然扒开自己的上衣,露出了一对饱.满的玉兔。徐君眨了眨眼睛道:“大爷的,还有这招,下面该喊非.礼了吧。”

    “你说对了,你家那只小野猫马上就要回来了,你若想让她看到这一幕就尽管过来。”

    “唬老子啊,你的这些招数,本少爷上辈子就用烂了。不过,本少爷和你无冤无仇,暂时不想杀你。今天饶你一次,马上出去,别让本少爷再看到你。”

    “早说嘛,害的人家小心肝扑通扑通的乱跳。人家走了啊,你不要想人家…”

    微风拂过,附影宛如一阵风般消失无踪,仿佛从未出现过。若不是寒风不停的吹打着窗户,徐君险些以为自己喝醉了,做了一场梦。

    他走到窗前,把窗户关好,赫然发现床上留下了一张兽皮。徐君展开兽皮,发现这是一张皇宫的地图,在地图的右上角,有一座七层高的宝塔,避风珠就藏在这座塔的塔顶。

    徐君眯缝着眼睛,略作思考,小心翼翼的把兽皮地图叠好,放入了怀中。其实,从一开始他就没打算留下附影。不然,任附影喊破了喉咙,谭彩猫也不会上当。

    屋门推开,谭彩猫领了一男一女走了进来。徐君诧异的皱了皱眉头,不知道这两人是干嘛的。

    “你看这两人的脸型、身材,和你我可曾相像?”

    徐君仔细观察了一番道:“确实非常像,你想做什么,该不会想来个金蝉脱壳吧?”

    谭彩猫挥了挥手,让这一男一女离开。她凑到徐君耳朵边,压低了声音道:“完颜旻是个聪明人,他想要的人,无非是你和我,只要你我二人逃脱,其余人不会有危险。我已经安排好了,这两人会易容成你我的模样,代替我们两人参加和亲仪式,而我们两人则趁机易容成下人,离开这里。”

    “那你妹妹怎么办?你该不会为了本少爷,连妹妹都不要了。”

    “做你母亲的春秋大梦,她有自己的方法离开,用不着你担心。”

    徐君眨了眨眼睛,心想:“女人太善变了,不说就不说吗,凶什么。两个黄毛丫头,毛都没长齐,玩啥子神秘吗。直接告诉本少爷谭小猫怎么离开不就得了。”

    他打了个哈气道:“明天就是和亲仪式了,你要不想回屋,就和本少爷挤一挤,凑合一晚。本少爷吃点亏,便宜你了。”

    “去屎吧…”谭彩猫的脸瞬间红透,像踩到尾巴的兔子般,瞬间离开了屋子。徐君眨了眨眼道:“切,你们这些女人,就喜欢假正经。装啥纯情少女,又不是没和本少爷睡过。在马车上的七天,还不是天天抱着本少爷睡。”

    徐君打着哈气,爬上了床,倒头就睡。这一晚他睡得非常不好,三更天刚过,悠长的钟声就把他从沉睡中惊醒。

    大秦是礼法之邦,皇帝娶正室十分讲究,要经过纳采、问名、纳吉、纳征、告期、亲迎,六个仪式,过程非常复杂。幸好这种恶习没有传到蛮荒,不然徐君要暴跳如雷了。

    蛮族的和亲仪式极其简单,无非是祭天,祭拜完苍天后,完颜宗宣会在宫女的搀扶下上轿。由仪仗队和军队,护送着轿子,绕着上梁城走上两圈,然后抬着嫁妆,浩浩荡荡的从上梁出发,经过一个月的时间抵达鲜卑部。

    而这些前来道贺的各国使节,则亦会同时出发,提前赶到鲜卑部,给拓跋弘道喜,顺便喝顿喜酒。

    不过,蛮族的祭天仪式十分血腥,不但会宰杀上千牛羊,烧死一对童男童女,还会割下无数敌人的头颅,洗净摆放在木盘内。可谓是人头滚滚,鲜血横流。

    “小白,该起床了,快换上衣服,我们找机会离开。”

    徐君无语的捂着额头,小白就小白吧,他已经懒得反抗了。他伸了个懒腰道:“大小姐,麻烦你进入别人的房间前,能不能敲下门啊,不知道本少爷喜欢.裸..睡吗?”

    “切,又不是没看过,快换衣服,少废话。”

    “我…”徐君无语,当初羞答答的小姑娘,啥时候变这么开放了。苍天啊,他死后一定下地狱。这么好的大姑娘,都能被他带坏了,他罪孽太重了。

    他换上下人的衣服,小心翼翼的把一张人皮面具敷在脸上,摇身一变,变成了一个黄脸汉子。谭彩猫则变成了一个饱经风霜、满脸褶皱的中年妇人。

    “你的模样真难看。”徐君调笑道。

    “闭嘴,你也好不到哪去。”

    徐君和谭彩猫互相挖苦了两句,忙混入到藏宝斋的家丁当中。而徐君昨晚见过的那一男一女,则扮成了徐君和谭彩猫的模样,在大批高手的保护下,去给完颜不败送礼道贺。

    “上梁城已经封城了,只许进不许出,我们怎么离开?”

    “嘘,小声点,你这么大嗓门,怕别人注意不到你啊。别着急,完颜宗宣出城后,城门自会开启。”

    “哦,这样啊,那本少爷先回屋睡个回笼觉,困死本少爷了。”

    “混蛋,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睡觉。注意你的身份,你现在是个下人,老老实实呆着,别让人怀疑。”

    “可是本少爷真的好困啊…”徐君打着哈气,迷迷糊糊的等了一上午,总算等到仪式结束,城门开启,忙和谭彩猫离开了上梁城。

    两人刚出城门,徐君就嘟囔着嘴道:“奶奶个熊,连匹马都没有,这他.妈.的要走到明年,才能回到大秦了。”

    “白痴,你见过穷人能买得起马吗?”

    “那你不会扮成富商?”

    “闭嘴,富商会引起士兵的注意,遭到详细盘查。再啰嗦把你丢满春阁,让那些脑肥肠圆的官老爷用皮鞭和火钳伺候你。”

    “不是吧,这么恶毒!”徐君满头黑线,下意识的加快了脚步。两人进入到一片密林中后,赫然看到前方的一棵大树下,拴着两匹骏马。

    “我靠,原来你早有安排,早点说嘛,害本少爷担心了半天。”徐君解开缰绳,跳上马就走。谭彩猫欲言又止,只能跳上另一匹马,乖乖的跟在徐君身后。

    两人刚离开,一老一少两名男子,提着裤腰带从密林中冲了出来。

    “爹,我们的马被人偷了。”

    “我眼没瞎,看到了。”

    “那怎么办?”

    “只有一个办法了。抓贼啊,有人偷马了…”

    徐君坐在马上,一个趔趄,差点从马上摔下。他惊讶的望着谭彩猫道:“大爷的,这两匹马不是你准备的啊?”

    “废话,本小姐啥时候说过这两匹马是我准备的?”

    “那…就这么地吧,快跑…”

    徐君快马加鞭,谭彩猫彻底无语,这都什么人啊。两人骑着骏马,疾驰了三个时辰,直到两匹骏马气喘吁吁、大汗淋漓,才停下休息了一会。此时,天色已经渐暗,两人喝了点水,找了块草地坐了片刻,随即再次上路。r1152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