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大秦纨绔高手最新章节 > 大秦纨绔高手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十章 惊变
    徐君马不停蹄的日夜赶路,途中在驿站换六匹骏马,终于在七天后的午夜时分回到了泗水城.

    回家的感觉,令徐君既有些兴奋,又有些担忧.离家一个月,也不知道家里人怎么样了,父亲身体还好吗?小七见到自己,一定会哭的稀里哗啦吧.

    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徐君骑着马穿过一条条冷清的街道,来到了徐府大门口.

    “爹..娘..孩儿回来了...”

    徐君大声喊叫,却没有人回应他,这令他感觉到有些不安.往常,只要他走到家门口,福来肯定会打开大门,在门口等着他.而现在徐府静寂的有些异常,看上去就像是一座坟墓..

    大门虚掩,根本没有关.徐君推开门,刺骨的阴风狰狞扑来,他下意识的打了个冷战,瞳孔抽搐.

    宅院内空空荡荡,除了杂草丛生外,看不到一个人的影子.徐君吃惊的抬头望向徐府深处,敏锐的察觉到好像有死人的气息从里边吹来。

    他面色巨变,恶狠狠地抽出了腰间的短刀,小心翼翼的穿过了空荡荡的宅院,来到了内堂。

    当他迈入内堂的那一瞬间,他突然全身剧烈的颤抖起来。他曾见过不少血腥的场景,但这么邪恶的一幕,他这辈子都没有见到过。徐家上下一百六十多口,除了他的父母和小七、福来,全部被高高的吊在空中,两眼前凸,舌头耷拉在外面,密密麻麻,一眼望不到头.

    血液从徐君的嘴唇跌落,他的牙齿已经深深地陷入到了肉里。他惊恐的一屁股跌坐在地上,眼神麻木,直到天色发白,才恢复了清醒。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底线,他可以容忍世间万般不公,但决不能容忍有人伤害他的家人。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两行热泪从徐君面颊跌落,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他擦了一把眼角的泪珠,双拳紧握,青筋暴突。

    徐家是武林世家,不敢说高手如云,可也不是任人宰割的羔羊。什么人,或准确点说,什么势力能无声无息的杀死徐家这么多人?在他离家的这一个月里,徐家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解下一具尸体,仔细的检查了一番。这具尸体的面容极其狰狞,双眸散发着恐惧的光芒,像是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皮肤血肉异常僵硬,明显死掉多日。但尸体没有招虫腐烂,这说明徐家上下极有可能是先中了毒,才被人吊死在这里。

    检查完尸体,徐君还是一无所获,没有找到任何蛛丝马迹。但他相信,不管多高明的杀人手法,都一定有漏洞,只是他没发现。

    他叹了口气,寻思着自己是不是报官,让官府的仵作检查下尸体,说不定会发现什么。

    他把徐老太爷和自己家人的尸体解下摆放好,跪在尸体前磕了三个响头道:“爷爷,二叔二婶,大哥堂哥,不孝子弟徐君回来晚了。你们放心,我一定会替你们报仇,不会让你们死的不明不白。你们先暂时在这里委屈一下,待我查找一番后立刻禀报官府,让你们早早入土为安。”

    徐君抹了一把眼角的泪水,站起身大踏步的向徐志桥房间走去。

    房间内一片狼藉,所有的柜子都已打开。徐君检查了一番,看到一叠叠银票和金条都纹丝未动,明白对方不是为了钱财痛下毒手,那是为了什么呢?

    徐君下意识的摸了摸胸口,他的怀里还放着那本金关玉锁诀,难道说这些人是为了这本秘籍才痛下杀手?

    徐君的大脑一片混乱,他仔细查看散落在地上的一堆堆信件,希望可以从中找到一丝线索,但大失所望。不过,有三封密函引起了他的注意。

    第一封密函的内容非常普通,但正因为太普通所以才引起了徐君的怀疑。

    密函开篇是一些客套的词语,然后话锋一转,让徐志桥准备好上万担粮食。徐家家大业大,经营多家商行,米粮买卖只是小生意,米店掌柜就可以处理,怎么会惊动徐志桥,这简直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啊。

    尤其令徐君生疑的是密函落款处赫然写着秦沉天,这个名字他太熟悉了,准确点说,但凡大秦国的老百姓几乎没有不熟悉的。

    民间相传,大秦五世皇帝曾一次酒醉强..暴了一名宫女,事**女生下一个男孩,取名为秦顶天。

    秦顶天从小不好诗词,偏偏对行军打仗感兴趣,乃是不世出的军事天才。年仅十八岁已经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硬是打的蛮荒五部派使者求和,为大秦的江山立下了汗马功劳。

    不过,由于庶出的关系,大秦五世皇帝最终把王位传给了秦霸天,也就是当今的大秦六世皇帝。秦顶天勃然大怒,遂改名秦沉天,立誓要推翻大秦王朝,拿回属于自己的王位。他带着一群忠于他的官兵上了逆凉山,揭竿造反。后由于人屠大将军冯一舟的围剿,才被迫离开逆凉山,成为了流寇。

    可徐志桥怎么会和秦沉天有关系呢,难道说这是重名?徐君百思不得其解,虽然他早知道自己这个便宜老爹远没有表面那么简单,但他怎么也想不到,徐志桥竟然和叛军还有联系。

    第二封密函的内容更为莫名其妙,这封密函与其说是一封信,不如说是一封邀请函,里边内容极为客套,全篇都是多年不见,十分想念这类没有营养的废话,只在结尾处邀请徐志桥参加每五年一次的正道武林大会。

    武林大会徐君可谓是十分熟悉,若不是他中途逃跑,现在应该已经赶到了大雪山五龙峰。只是算算时间,武林大会即将召开,即使他日夜兼程也来不及了。而且这封密函根本没有落款,即使徐君去了武林大会也不知道找谁。可怎么会有人写信不留落款呢,这太奇怪了。

    第三封密函则一看就是女人的手笔,上面的文字清秀,语句简短,只有一句话,不像是一封信,更像是一张纸条。信的内容是:“多日不见,万分想念,速到金凤楼一聚,”落款处则盖着一方印章。

    令徐君起疑的正是这方印章上的图案,印章上刻的图形是一匹狼,像是什么图腾。若是徐君记得没错,只有匈奴狄戎各族才会以狼为图腾,难道说邀请徐志桥的是一个匈奴女人?

    “奶奶个皮,难道说这老头子表面一本正经,暗中也是个老.淫.虫,连进口货都搞上了?”

    徐君满脑袋问号,一筹莫展。这三封信的内容不看还好,看了更让他一头雾水。他把这三封信贴身放好,简单收拾了几件衣服,拿了些银票,大踏步的向外走去。

    徐家完了,以后就要靠他自己了。这让他的心情有些难过。曾经,他以为自己这辈子会纵横花丛,每日泡泡.妞,调.戏下美女,幸福的纨绔一辈子。再也不用和上一世一样过着整日打打杀杀,不知道何时就会突然死亡的悲惨生活。

    可是他错了,树欲静而风不止,身逢乱世,谁又能独处自珍。现实的残酷,可以使贫穷的人拿起刀杀人,也可以使纯洁的白莲花沾满鲜血。

    他望着面容恐怖,死状极其凄惨的徐家上下一百六十多具尸体,突然凄厉的仰天狂啸,啸声直冲云霄,久久不能消散。

    一切都结束了,从今天开始,他活着的唯一目的就是复仇。他一定要找到凶手,为家人复仇,哪怕与天下人为敌也在所不惜。

    或许,仇恨会让人变成魔鬼。又或许,报仇后只会剩下一片空虚。但血债一定要血偿,那个活在他内心深处的恶魔苏醒了。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