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大秦纨绔高手最新章节 > 大秦纨绔高手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七章 洞房惊情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草,本少爷发誓,这是被逼的,都不算数,都不算数..。”徐君脚趾头不停的在地上划来划去,口中小声嘀咕着不断.赌.咒发誓,满肚子怨气。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他倒是想大闹婚礼,趁乱逃跑。可金老爷子早料到他会来这招,安排了大批高手伪装成来客布置在他四周,只要他稍有动作即会遭到围攻,当场死亡。

    到时金家颜面虽然不好看,但总比逼亲这种丑事要强上许多。只要金家一口咬定这是有人寻仇,然后找个替死鬼替徐君把仇报了,前来恭贺的人只会感叹徐君没有福气,刚攀上一棵大树就英年早逝了。

    “跪拜完毕,答谢来客,送入洞房..。”

    徐君耷拉着脑袋垂头丧气,感觉自己就像是木偶,任人摆弄。金老爷子的这招太歹毒了,他早看出徐君不是什么宁死不屈的君子,一定舍不得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仓促的拜完堂,徐君像一头.种.猪般被送入洞房,等待配.种。可怜他活了两辈子,第一次成亲就在心头留下了阴影,怪不得都说婚姻是男人的坟墓呢。

    不过,事已至此,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想办法快点逃走。他快速打量了一番洞房的构造,发现洞房的位置离街面较远,想要逃跑要经过数道关卡,危险重重。

    他咬了咬嘴唇,忙在洞房内翻找起来。硬闯出去肯定是不现实的,但他可以找套衣服换上,再乔装打扮一下,只要运气好,说不定就蒙混过关,混入到前来恭贺的人群当中溜出去了。

    至于这新娘子,就让她呆在屋子里好了。徐君或许是杂种,但不是狗杂种。他不可能占了金家二小姐的便宜再想办法逃跑,那太缺德了。按大秦的规矩,新娘子必须等新郎把盖头揭开,否则不吉利。所以,金家二小姐看不到他在做什么,自然也制止不了。可惜,他太不了解金焕凤了。

    “你在干什么?洞房四周全是金家的子弟,你逃不掉。”

    徐君翻找了半天,毛都没找到,一时有些心浮气躁。打开窗户就犹豫着是不是直接跳出去强行逃跑,猛然听到背后有人和他说话,顿时吓了一大跳。他缓缓转过头,看到了已经拿下盖头的金焕凤。

    金焕凤的模样和画中一样美丽,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面对这么一位美娇娘,徐君下意识的温柔了许多。男人就是这样,以貌取人的动物,女人也好不到哪去。

    “你怎么自己把盖头拿下了?”

    “春宵一刻值千金,人家着急看到你,自然就拿下了。”

    徐君无语,他看了看金焕凤嘴角挂着的泪珠道:“你哭了吗?你是不是不满意这桩婚事?那太好了,你帮本少爷逃走,本少爷绝对不占你便宜。”

    “不要..。”金焕凤红着脸,害羞道:“人家是看到你流口水,不是哭啊。”

    徐君晕倒,这什么情况啊,女人怎么都这么肤浅,年轻时喜欢帅哥,年纪大了就喜欢权财,真让人无语。

    他皱了皱眉头道:“你们这些无知少女太花痴了,就这么在乎本少爷的容颜吗?”

    “看你长得也有几分姿色,为什么不找个好人嫁了,找本少爷干嘛?你了解本少爷的为人吗,本少爷平生御.女无数,从十岁起就开始逛青.楼,你最好快点跟你家老爷子说,让他把本少爷放了,免得日后本少爷伤你的心。”

    金焕凤突然抿嘴一笑道:“我的婚事我做主,一切后果我都不在乎。以前的事我不管,但以后你只许爱我一个,你要老老实实的呆在金家,一辈子疼我宠我,不管我变成什么样子都不许嫌弃我,我会好好对你的。”

    徐君呲了呲牙齿,感觉到一阵寒冷,他尴尬了咳嗽了两声道:“本少爷不想骗你,这压根就不可能。本少爷是绝不会为一棵桃树放弃整片桃林的,你还是放本少爷走吧,我们勉强在一起不会有幸福的。”

    金焕凤叹了口气道:“你真想离开?”

    徐君点了点头,金焕凤接着说道:“好吧,要走也可以,但你要把这条铁.内.裤穿上。”

    金焕凤面色突然变得铁青,冷冷的从枕头下拿出一条银光闪闪的短.裤,徐君顿时汗毛炸立,脸都变绿色了。他惊恐道:“这你妹的什么玩意?”

    “这是我特意花重金为你订购的贞..操..带,这条贞..操..带采用千年寒铁打造,设计极为合理,半点不影响你方便。锁头是由天下第一巧匠欧冶子惊心打造,名为鸳鸯索命锁,这把锁必须要用两把半弧形的钥匙合在一起,同时插.入才能打开。”

    “否则,一旦有人妄想开锁,**中会钻出无数利刃,刺入到你的小腹和命.根当中,令你痛不欲生,血流过多而死。只要你穿上这条铁.内.裤,你马上就可以离开。但你不要后悔,此生不管天涯海角,你都只能是我的人,没有我你压根别想碰任何女.性。”

    “你妹的,简直惨无人道啊.。”徐君张大了嘴巴,惊恐的望着金焕凤,就像是在看一条毒蛇。这招实在太缺德了,若是他穿上这玩意,那不成了留着.鸡.巴的太.监,一辈子只能服.侍女王陛下了?

    他咬了咬牙齿,恶狠狠道:“奶奶个皮,本少爷最讨厌打女人,可你她娘的也太恶毒了点吧,这是你自找的...”

    徐君暴怒,一拳挥出,带出一片残影。金焕凤不闪不避,伸出芊芊玉手,轻轻一挡,竟然握住了徐君的拳头。一股诡异的劲道突然钻入徐君的手臂,摧枯拉朽般横冲直撞,徐君惨嚎一声,浑身痛楚不能动弹。被金焕凤抓着手臂顺势推到了床上。

    “金家年轻一辈中,数我修炼天分最高,若不是我一直没有成亲,只能强行压制住自己体内的灵气,早就突破天残诀第二层,成为金家三十岁以下第一高手了。别挣扎了,你打不过我的,天都快亮了,我们别浪费时间了。”

    徐君欲哭无泪,这简直就是强..暴,可惜华夏大地的律法从来不照顾遭受摧.残的男同胞,他就告到府衙都没用。金家不愧为天下第一武林世家,随便出来一个都是高手,这小娘皮的功夫也太诡异点,比那大光头还恐怖数倍。

    不过,天残诀先自残后伤人,只要修炼到第三层必会出现身体上的残疾,过了今晚,金焕凤不知会变成什么样子,万一变成脸残,那不是他天天要被鬼施.暴啊。

    金焕凤亟不可待的解开徐君的衣服,口水哗哗直淌道:“大秦的女子十三四岁就该嫁人了,人家眼光太高,直到看到你才决定成亲。这些年人家一个人独守空房,孤枕难眠,人也消瘦了不少。今晚你不准再提那些不愉快的事,先要了我的身子再说。”

    徐君彻底无语,练武的人体格强壮,那方面自然强了些。这金家二小姐明显是憋坏了,就不知道买个黄瓜啊。

    “你就算得到了本少爷的人,你也得不到本少爷的心,你会后悔的。”

    “我做事从不后悔..。”

    金焕凤脱下上衣,露出了白皙娇嫩的皮肤,徐君顿感小腹升起了一团火,浑身灼热,鼻子都快喷血了。他一个身体健壮的纯爷们,还是出门的花.花大少,哪里经得住这种**。

    “娘的,死就死吧..。”徐君也豁出去了,船到桥头自然直,既然反抗不了,那就乖乖的享受完再说。

    “啊..。”金焕凤突然面色惨白,上半身痛苦的剧烈颤抖,徐君一时诧异,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不好,刚才和你动手触发了我体内的灵气,已经压制不住了。我要突破天残诀第二层,达到第三层了。”

    “不是吧,大姐,你没玩本少爷吧。这关键时刻,你竟然要变形,这你娘的恐怖片啊。”

    徐君像是被人当头浇了一桶冰水,彻底崩溃,啥兴趣都没了。新婚之夜,洞房花烛,新娘突然变形。尼玛的,当拍恐怖片呢,还有比这更悲催的吗。

    不过,更令他惊恐的一幕发生了,金焕凤的面孔突然不停变幻,渗出大量鲜血。仅仅几个呼吸间,金焕凤就变成一个鼻孔朝天,双眼发白,皮肤紧贴着骨头,嘴唇上长了厚厚一层茸毛的怪物,其形象比恶鬼还令人恐惧。

    “妈啊,妖怪啊..。”徐君不知哪来的力气,连滚带爬的从婚床上滚下。

    金焕凤抚摸着自己的面颊,眼泪夺眶而出道:“我急着和你入洞房,就是怕自己再也无法压制体内的灵气。没想到,还是晚了一步。你不要害怕,我们可以把蜡烛吹灭,我的身材还没走样,你刚才不是很迷恋我的身体吗。”

    徐君对于金焕凤的遭遇深表同情,天残诀太变..态,修炼此功的人往往越在乎什么,越会丢失掉什么。像金焕凤的大哥金焕龙,从小聪明绝顶,智谋百出,没想到修炼到天残诀第三层,竟然变成了一个傻子。

    又像金焕凤的父亲金宝昌,未修炼到天残诀第三层前绰号二郎神,拥有一双常人难以企及的法眼,无论对手招式多快,都能看的一清二楚。可修炼到天残诀第三层后,竟然变成了一个瞎子。至于金焕凤,她从小样貌出众,自然最在乎自己的容颜,可..。

    徐君叹了口气,一个女人丧失了自己最美丽的面孔,其心情可想而知。但他不能为了同情对方就牺牲自己的清白啊,那不管是对对方,还是对他自己,都是一种伤害。虽然说他也没啥清白..。

    他疯狂运转体内的金关玉锁诀,化掉了金焕凤打入自己体内的那股灵气。正想着找机会突然暴起逃脱,耳边突然传来一阵震耳欲聋的马蹄声。

    大地开始抖动,灰尘不断从屋顶落下。他诧异的抬起头望向窗外,猛然看到一片火焰映红了天际。数不清的火箭如流星雨般射入了青阳城,青阳城内一时变成了人间炼狱,到处都是孩童的啼哭声,和妇女尖叫的声音。

    此时,两名官兵火急火燎的冲进金家道:“不好了,蛮荒大军疯狂攻城,青阳城城门告急。奉大将军风破天之命,所有世家高手立刻奔赴青阳城西门抵御蛮军..。”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