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都最新章节 > 仙都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十二节 命运的齿轮
    readx;    [燃^文^书库]    自立门户之说并非敷衍之词,魏十七早有此意,仙凡混居的连涛城给了他一些启发,一点冲动,他打算在这个世界作一些尝试,将楚天佑未竟的事业再向前推一步,御剑宗虽然式微,终究施展不开手脚,但对他的计划并无帮助,总不见得在流石峰建一座连涛城吧!

    何况,他早就存了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的心思,继续留在流石峰,束手缚脚,反倒把自己陷在了泥潭里。(шщш.щuruo小說網首发).

    不过莫安川既然想借他之势,为御剑宗赢得喘息的时机,也无不可,或许比起破门而出,这样更为稳妥。

    他迎向莫安川的目光,婉拒了他的提议,言辞中却暗示,他可以继续留在御剑宗。一开始莫安川没明白过来,不愿担当宗主,留在御剑宗做一名普通弟子,这是什么缘故?及至弄清了对方的打算,他才苦笑一声。

    魏十七意欲以御剑宗门人的身份,接替丁原镇守接天岭。

    莫安川越琢磨越觉得意味深长,接天岭与仙都、平渊、玄通三派比邻,远离流石峰,山高皇帝远,他去了哪里,大可施展手段,经营势力,不用数十年,就能打下宗门的根基,进,可入嫡系,退,可守旁支,何必接手御剑宗这个烂摊子,为他人作嫁衣裳。而对御剑宗来说,魏十七在外经营,也是双赢的局面,只要他一天不自立门户,便是无人可小觑的强援,遥相呼应,即便朴天卫也不能无视他的存在。

    年轻人,果然有心计,有心性!

    莫安川盘算定当,爽快地答应下来。

    召回丁原,以魏十七替之,这些事自有他去跟朴天卫提,除此之外,魏十七额外问他讨了一人,大长老邢越的徒弟冯煌。

    冯煌豢养火鸦,引妖火入体,经脉尽数萎缩,脏腑累积了火毒,无从驱除,常年看守汤沸房,养老而已。莫安川本以为魏十七看中了什么中坚俊彦,正为难间,听到是冯煌,才放下心来。

    区区一个半废之人,给他就给他吧。

    第二天一早,莫安川登上赤水崖拜见掌门朴天卫,谈及魏十七主动提出替回丁原,镇守接天岭之事,朴天卫略一寻思,自以为明白了魏十七的心思。他虽是掌门亲口认下的师侄,终究与御剑宗隔阂颇深,如今紫阳道人业已陨落,久居莫安川之下,终究是桩别扭的事,不如外放接天岭,至少仙云峰那边,还有他不少相识的旧交,远比待在流石峰逍遥自在。

    流石峰终究是寄人篱下,仙都才是他根基所在,难怪……朴天卫完全能够想象,当他镇守接天岭后,会有哪些人接踵而至。

    既然他想去,那就让他去吧,丁原,也是时候叫他回来了。

    朴天卫颔首同意,莫安川松了口气。

    动身之前,魏十七陪着冯煌去了一趟南华谷。

    南华谷原名幽泉谷,本是昆仑山著名的凶地,妖气缠绕,寸草不生,谷中有地穴通往黄泉地府,生灵误入其间,一旦为妖气点染,丧失本性,沦为可怖的妖物,嗜血残暴,永远无法恢复神智。直到昆仑祖师南华道人施展通天手段,扫除妖氛,还天地以清明,并在流石峰创立昆仑派,将幽泉谷更名为南华谷,传承万载,凶地之名才渐渐不为人知。

    时至今日,南华谷已成为昆仑派的“后花园”,是门下弟子捕获妖兽灵宠,采集灵芝仙草的绝佳去处。

    冯煌打小豢养的那一群火鸦,大大小小,老老少少,统共十来头,便聚居在南华谷西的悬崖之上,扑烟弄火,终日打闹嬉戏。

    自打他脏腑为火毒所伤,就再也没有将火鸦带在身边,只是隔上十天半月,到南华谷来看上数眼,安抚一番,那群火鸦也恋主,捕杀了野猪麋鹿,吃空柔软的内脏,把肉留给他打牙祭。

    看到冯煌到来,火鸦“呀呀”叫着飞下悬崖,绕着他扑腾,欣喜不已。

    魏十七凝神细看,那些火鸦比寻常乌鸦大了倍许,毛色黝黑发亮,唯有尖喙和一双眼珠通红如火,鼻孔不时喷出黑烟,形貌颇为凶悍。

    冯煌从鸦群中挑了三头搁在肩上,将其余的驱散,嘀咕道:“乖乖待在这,等安定下来,再接你们走!”

    他咳嗽了几声,颇有些恋恋不舍。

    魏十七抬头看看天色,日已过午,天高云淡,正是远行的好时节。他问道:“冯老,可能御剑?”

    冯煌在剑囊中挑挑拣拣,取出一柄“六土矛头剑”,御剑飞起,前后兜了一圈,三头火鸦追着他“呀呀”而啼,激动万分。

    六土矛头剑,阳火土龙剑,双陆血蟒铁木剑,魏十七记起那些试炼的魂器,微微一笑,道:“走了!”

    阮静抛出如意飞舟,载着二人斜冲天际,投接天岭而去,冯煌紧随其后,火鸦一忽儿冲在前,一忽儿落在后,聒噪个不休。

    赤水崖头,褚戈望着西去的三人,心中隐隐觉得不安。

    从认识魏十七的那一刻起,他一直在想,那个人,究竟在意什么,想要什么。

    每个人都有在意的东西,金钱,美女,权势,道法,至宝,长生,总有一样东西,是勾动人心,愿意付出代价的。有所求是人性,有所求,就可以投其所好,就有合作或控制的机会。但他看不清魏十七。

    陆葳说他“自私,冷漠,凉薄,什么都不在乎,只在意自己。”说他“格格不入,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没有归属感,不为任何人付出。”她看得很透,这个人……是变数,也是威胁。

    褚戈知道师尊对他极为重视,他还在成长,很可能成为对付天外强敌的一把尖刀,问题是,这把尖刀确定能握在昆仑手中吗?

    放他离开流石峰,也许并不是一个好的选择,但他没有出言劝诫,褚戈刻意维系着彼此之间的关系,他不愿因为某种不确定的可能,把之前的情分都毁掉。

    自私也好,凉薄也好,至少魏十七有一点是值得重视的——你不负他,他也不会负你。

    就这样,褚戈错过了“把萌芽扼杀在摇篮里”的机会。

    就这样,魏十七来到了接天岭。

    有没有听见“嘎吱嘎吱”的声音?没听到就算了……如果听到的话,这就是命运的齿轮开始转动了……、

    ...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