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都最新章节 > 仙都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十一节 六阳魁首落地

第八十一节 六阳魁首落地

作品:仙都 作者:陈猿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丹火燃起,九蛇化形,乐慕山眼前一花,已失去了对手的身影。

    魏十七脚踏“鬼影步”,形同鬼魅,蓦地出现在乐慕山右侧,左手出拳如电,一十二重艮土真元汇聚于一处,轰向他腋下要害。这一拳出其不意,角度极刁,九二土龙剑太过长大,转动不便,仓促之际,乐慕山只来得及将剑柄一抬,硬接他一拳。

    拳锋击中剑柄,真元暴吐,乐慕山掌心一热,虎口崩裂,九二土龙剑脱手飞出,如离弦之箭,直奔人群而去,去势指向五行宗长老秦子介。秦子介冷哼一声,探出右手,正待催动剑诀捏住飞剑,九二土龙剑忽然停滞在空中,不上不下,呆若木鸡。

    秦子介微微皱起眉头,凝神细看,只见一黑一白两尾阴阳鱼在地下缓缓游动,九二土龙剑为太极图所摄,根本飞不出方寸之地。

    一拳击飞九二土龙剑,第二拳紧随而至,直取乐慕山左胸心脏要害,疾若奔雷,这一拳若是击实,艮土真元入体,脏腑俱碎,绝无幸免。死亡的阴影当头罩下,乐慕山毛发俱竖,大喝一声,不顾一切催动五毒诀。

    飞剑虽脱手,九条土龙蛇吐出的丹火兀自残留在掌间,被剑诀一催,倒卷而回,急速膨胀开来,将魏十七一口吞没。

    乐慕山也是决断之人,输人不输阵,要死一起死,他身怀五毒诀,丹火不至侵入脏腑,拼着废了一条胳膊,也要反咬一口,魏十七若不收手,那便是两败俱伤之局。

    距离实在太近,魏十七固然无处可躲,乐慕山的一条手臂亦为火舌缠绕,他深深吸入一口炽热的空气,忽觉一阵晕眩,已被挪移到太极图外。石铁钟挥袖一拂,将丹火收拢,化作一颗拳头大小的火球,在他掌心滴溜溜旋转,迅速将一颗丹药捏碎,洒在他手臂上。

    乐慕山顾不得察看伤势,抬头望去,却见魏十七稳稳站在太极图中,毫发无伤,他惨然一笑,道:“师父,徒儿有负厚望!”

    石铁钟摇摇头,宽慰徒弟道:“无妨,你已尽力。回去好好想想,你输在哪里。”

    乐慕山不知自己输在哪里,他却看得很清楚,这一战的胜负——不,应该说这一战的生死——只在电光石火间,魏十七两度施展“鬼影步”,先后出了两拳,第一次“鬼影步”闪至乐慕山身侧,出拳为实,迫使他只能以剑柄硬拼,以有心算无意,击飞九二土龙剑,紧接着第二拳貌似凌厉,实则是虚招,只为吸引乐慕山的注意,出拳的同时,魏十七已施展“鬼影步”退出三丈。

    他真正的杀招在出第一拳时已经埋下,那是一枚剑丸,趁乐慕山不备,飞在他脑后,土龙蛇丹火倒卷的同时,剑丸已化作飞剑,无声无息斩向他后颈。太极图若不及时将乐慕山挪移出去,这一剑斩下,六阳魁首落地,便有十条性命,也一并交待了。

    石铁钟伸手摘下九二土龙剑,暗自叹息,论修为,乐慕山犹在魏十七之上,但生死相搏,他输了不止一筹。魏十七于暗中伏下的那一剑,狠毒果决,毫不留手,杀性如此之重,昆仑二三代弟子罕有人能与其相比,毒剑宗门下,恐怕只有杜默能稳胜他一筹。

    不过,若没有太极图保命,他那脑后生风的一剑,是否会斩下去?

    石铁钟摇了摇头,道:“第二场,乐慕山挑魏十七,魏十七胜,乐慕山败。”

    杜默将乐慕山的彩头拿起,放在精铁佛像之旁,那是一尊银灰色的三足鼎炉,巴掌大小,表面铭刻着符箓,做工精巧,不知有什么用处。

    存者胜,亡者败,既然他被挪移出太极图,必定是中了暗算,乐慕山心痒难忍,等不到岁末赌局结束后请教师父,当下凑到曲泓曲长老身旁,低声问他这一战的首尾。

    曲泓倒没有看轻他,耐心地指出他的不足,尤其是遁于他脑后的那一剑。

    “那魏十七入门不久,修为剑诀都不如你,所御飞剑亦不能与九二土龙剑相提并论,你可知自己败在何处?”

    乐慕山羞愧道:“……弟子技不如人。”

    曲泓摇摇头,“你是第一次参加岁末赌局,你的毛病,与浦羽俞右桓相同。雄狮搏兔,亦用全力,虽是同门切磋,也要当成与仇敌抵死相拼,置生死于度外,出手决不留情,否则的话,永远不会有长进。你想过没有,既然是同门切磋,掌门为何煞费苦心布下太极图?就是为了要你们倾尽全力,即使错手伤了对方,也不会有大碍,难道你们要遇到真正的强敌,性命系于一线,才懂得这个道理吗?”

    乐慕山额头冷汗涔涔。岁末赌局,掌门亲自主持大局,诸位长老宗主到场观战,不是为了其乐融融,品评一场以剑会友的游戏。赌局的目的是提供一个舞台,让各宗弟子把自己最强的一面展露出来,舍命相搏,在生死之际磨炼自己,这样的机会并不多,他却白白错过了。

    这些话,之前师父也曾告诫过他,可他没有放在心上,或者说,事到临头都忘了。

    这一场,魏十七赢得干净利索,温汤谷中再无人敢小觑他,那石破天惊的一剑,仿佛斩在众人的颈后,毛骨悚然,感同身受。

    姜永寿叹了口气,他看看身旁的潘云,低声道:“不要再心存不忿,离他远一些,那家伙……心狠手辣,杀性太重。”

    潘云扶着师兄的胳膊,默默无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