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都最新章节 > 仙都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十节 山河元气锁
    断崖峰与空竹山遥遥相望,成犄角之势,二山之间,隔了一片狭长的密林,终年被云雾和瘴气笼罩,人迹罕至,妖物出没其间,是分割中原与西陲的屏障,当地的土人通常称其为“蛮骨森林”。

    昆仑掌门紫阳道人身披道袍,头戴紫金冠,负手站在断崖峰顶,凝神望着彤云密布的空竹山,若有所思。隔着蛮骨森林,昆仑派与太一宗遥相对峙,是战是和,在此一举。

    堂堂昆仑掌门,西陲剑修万众仰慕的高人,全无遗世绝尘的风范,紫阳道人蓬头垢面,不修边幅,道袍洗得发白,胸前隐隐染着油渍,紫金冠边角残破不全,磕去了一块,像换牙的幼儿,滑稽可笑,然而他的一双眼眸,却如年轻人一般温润亮泽,充满了看破世情的练达,又没有失去怜悯和好奇心。

    问过余瑶后,陆葳将她带了出去,魏十七随后登上断崖顶凤凰台,跪在掌门跟前,恭恭敬敬磕了三个头。

    凤凰台是断崖峰顶一块形同神鸟的巨石,双翅平展,半身突出山崖,尖嘴遥遥指向空竹山苍龙洞,当地土人故老相传,有“凤击苍龙,破云霄奔袭九万里,天帝为之震怒,降下霹雳化为巨石”的传说。

    紫阳道人的目光有如实质,刺得他心神不宁,他只能强迫自己故作镇定,可神情举止却瞒不过掌门的双眼。这正是魏十七想要的效果,不掩饰,不作伪,把真实的情绪坦露在他面前,这比唇齿间吐出的任何语言更有力。

    陆葳是昆仑嫡系钩镰宗的宗主,因此得以越过主掌刑罚的邢越邢长老,直接把二人带到掌门跟前。她是掌门紫阳道人俗家的外甥女,疏不间亲,魏、余二人所言“事关重大”,也给了她足够的理由说服自己。

    这么做毕竟是得罪了邢越,但邢长老和钩镰宗的鲁长老势成水火,她怜惜女徒,不愿她再受委屈,宁可逾规。

    紫阳道人将手一招,藏雪剑从魏十七腰间的剑囊中飞起,缓缓落入他手中,百般不情愿,他屈指一弹,飞剑像弓弦一样震颤不已,发出低沉的哀鸣,久久不绝。

    藏雪剑拼命挣扎,紫阳道人手一松,飞剑疾飞而回,插在魏十七身前,大半没入石中。魏十七不敢伸手拔剑,眼光瞥了一眼,心念到处,藏雪剑嗡地飞起,如倦鸟归巢,稳稳收回剑囊中。

    紫阳道人目光如电,早看出魏十七并非通过道胎剑种间的感应操纵飞剑,藏雪剑是他的本命物,只有经过“血祭认主”,本命飞剑才能如此通灵,如此看来,那小子所言并无虚妄,昆仑上下,也只有阮静能传他这门“剑诀”。继螭龙、青鸟之后,她终于找到了第三种天妖血脉。

    “起来吧。有什么要说的话,就说吧。”掌门懒洋洋地发话,言下之意,不要浪费了陆葳为他争取来的机会。

    “是。”魏十七心中有了底气,他相信以昆仑掌门的眼光,自然能看出藏雪剑的特异之处,以人身修炼妖术,以丹火淬炼本命物,普天之下,又有几人通晓妖族的法门。他略加整理思路,从拜入仙都门下说起,一直到铁岭镇外,用搜魂术拷问凌霄殿弟子康平,事无巨细,涓滴不漏,足足讲了一个多时辰,坦坦荡荡,如瓶倾水。

    从始至终,紫阳道人都保持一个姿势,纹丝不动,耐心地听他道来,没有丝毫打断的意思,待他停下来,又等了片刻,才温和地问道:“就这些?”

    魏十七咽了口唾沫,道:“是。”他有些吃不准,掌门问这句话到底是什么用意。

    “你且过来。”

    魏十七亦步亦趋,跟随掌门来到凤凰台的尖嘴处,脚下是万丈虚空,蛮骨森林隐没在云雾里,像一条潜伏的大蛇,对面是巍峨的空竹山,彤云如盖,将山头团团笼罩。

    紫阳道人捋起袖子,指指山顶的云层,道:“那是太一宗的雷火劫云,劫云之下,便是苍龙洞,太一宗掌门,中原绝无仅有的渡劫期大修士潘乘年,就亲自坐镇在洞口的三株古松下。苍龙洞中,关押着我昆仑派的诸多剑修,沥阳派的许篁、向渔、崔吉,少陵派的谢鞠、丁一氓、石烽火,元融派的卜樾、申屠平,平渊派的季鸿儒、仇涤非,玉虚派的何不平、赵之荣,玄通派的韩赤松、曹雨,仙都派的奚鹄子、李少屿,都是旁支中坚,一时之选。旁支七派也是我昆仑一脉,这些年镇守昆仑山,选拔俊才,兢兢业业,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旁人可以无视,我这个当掌门的,心里总得有数。”

    他回过头,视线落在魏十七身上,“现在太一宗以这么多人的性命为要挟,讨要山河元气锁和月华轮转镜,月华轮转镜倒还罢了,这山河元气锁乃是我昆仑派开宗立命的根本,你说换还是不换?”

    魏十七心中一颤,这种左右昆仑命运的抉择,怎轮得到小角色指手划脚!他脸色有些尴尬,推诿道:“事关重大,小子见识浅薄,不敢妄言。”

    这种时候,掌门若坚持要听他的想法,应当微笑着尽显高人风范,说一句“但说无妨,说错了也不打紧!”以此来鼓励他,消除他的顾虑,谁知紫阳道人却道:“阿阮挑中的人,品性见识到底如何,就用这个题目考校一下,合我的心意,才能传我师弟的衣钵。”

    他话里颇有言外之意,魏十七一时间也来不及细想,模棱两可地道:“从太一宗偷袭赤霞谷至今,已两年有余,不能从长计议吗?”

    紫阳道人叹息道:“拖,这也是个办法,不过,现在没有时间了!你看得见对面的苍龙洞吗?已经有一十三具尸体挂在了悬崖上,每过一天,楚天佑就杀我一名昆仑弟子。诸位长老宗主齐聚于此,就是为了做一个决断,总不能眼睁睁看着太一宗把昆仑弟子杀尽吧!要么拼死一搏,硬撼一下雷火劫云和潘乘年,要么低头服软,乖乖献出山河元气锁,除此之外,没有第三条路。”

    “会不会是调虎离山之计?”魏十七想到一种可能。

    “你是说太一宗另遣人手偷袭流石峰?无须多虑,流石峰镇妖塔不倒,潘乘年不出手,太一宗来再多人也没用。”

    魏十七低头寻思片刻,道:“太一宗好歹也算名门正派,料想自视甚高,有所为有所不为,即使觊觎我昆仑派的元气锁,也应该找一个说得过去的理由,在面上虚应一番故事。这次他们千里偷袭赤霞谷,不顾道义,撕破脸皮,连绑架勒索这种低三下四的手段都使出来,堂堂掌门公然作帮凶,亲自坐镇苍龙洞,说明他们是势在必得。”

    紫阳道人点头赞许道:“对,就是这么回事,不过你有一点说错了,太一宗的道法讲求‘夺天地造化以为己用,拔一毛利天下而不为’,从来不以名门正派自居。太一宗这次做得很绝,明当明就是要元气锁,不讨价还价,得不到,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喏,你看悬崖上那些尸体,就表明了他们的决心。”

    “山河元气锁有何妙用?”

    “山河元气锁既不能提升修为,又不能克敌制胜,唯一的用途就是从天妖体内源源不断抽取妖力,就像拴住牛鼻子的一根烂草绳。至于太一宗想要对付什么厉害的天妖,抽取妖力作什么打算,就不得而知了。”

    镇妖塔,山河元气锁,天妖,掌门的话给了他一些启示,魏十七隐隐发觉了三者间的联系,他犹豫了一下,试探着问道:“那么离了山河元气锁,我昆仑派会不会有大碍?”

    “青冥剑在,流石峰即使缺少山河元气锁,也无妨。”紫阳道人笑了起来,阮静眼光不差,魏十七是个聪明人,他喜欢跟聪明人打交道。

    “这样的话,小子觉得,人比物要紧,苍龙洞中的弟子,安知没有出类拔萃的人物,日后横扫连涛山,荡平太一宗。”

    紫阳道人拊掌微笑,道:“那一干长老宗主在我耳边聒噪,说什么是可忍孰不可忍,宁为玉碎不为瓦全,轻轻巧巧一句话,就决定别人的命运,不妥,要人家玉碎,至少先问一问玉的意思,万一他心中倒愿意当一回瓦呢!”

    魏十七松了口气。

    紫阳道人拍拍他的肩,“你很好,合我的心意!”他笑得很开朗,露出焦黄的牙齿,仿佛长久以来困扰他的心事,被魏十七一席话说得烟消云散。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