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都最新章节 > 仙都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十一节 只是下场惨了点

第五十一节 只是下场惨了点

作品:仙都 作者:陈猿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日暮时分,云霞似锦,三清殿门户大开,仙都派的掌教奚鹄子一步三摇走到殿外,依然是一付脸色灰败、无精打采的模样,眼中没有任何神采。奚鹄子身后跟着两名青年道人,一人捧剑,一人捧印,魏十七认得那捧剑的道人,正是信阳镇邓彰的远房侄儿邓守一。

    邓守一见魏十七站在荀冶身后,微一错愕,向他点头示意,随即收回目光,低头注视手中剑鞘。

    荀冶稍稍偏过身,压低了声音问道:“你认识掌门的捧剑童子?”

    “是,当年在老鸦岭中,是守一道长赠与我一枚铁环,才有幸拜入仙都门下。”

    荀冶沉默了片刻,道:“邓守一不在内门,一身修为却是掌门亲自指点,他跟云鹤师弟一向交好,有机会的话,多向他讨教一二。”

    “是。师父,那捧印的道人是何许人?”

    荀冶轻描淡写道:“他是掌门的掌印童子傅抱元,跟邓元通更亲近些。”

    魏十七心如明镜,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修道之人也不能例外,很明显,邓守一和齐云鹤都是荀冶一边的人,而傅抱元是邓元通一边的人,门下弟子勾心斗角,不知道掌门是否清楚。

    一个大胆的念头浮上心头,兴许奚鹄子会装糊涂,乐观其成,看看到底谁能够脱颖而出。

    奚鹄子站定,接受门下弟子贺寿。

    修道之人,不讲究凡俗的虚文,五名亲传弟子逐一给掌教磕一个头,献上一份贺礼,说几句诸如“日月昌明,松鹤长春”的吉利话,奉一杯酒,内门弟子一齐磕头奉酒,试炼弟子也一样,从头至尾,奚鹄子收了五份礼,喝了七杯酒,受了十几句话外加无数头。只是……魏十七突然发觉,拎着酒壶为他们斟酒的,竟然是三只硕大的青色胡蜂。

    荀冶见他在意那三头青蜂,随口解释了几句,“那是掌门豢养的灵虫青铁蜂,业已开智成精,为掌门守护洞府,凶狠异常。原本有四头,最大的青铁蜂王因故毁了肉身,只留下一缕残魂,封印在青蜂剑中。”

    酒壶用青铜所铸,有成人头颅那么大,倒出的酒液腥红如血,香气中有辛辣之味,青铁蜂是寻常胡蜂的十余倍大,震动翅膀悬停在空中,身躯布满青黑相间的条纹,口器频频开合,尾部有毒针,短而粗壮。魏十七心中犯起了嘀咕:“用三头胡蜂斟酒,似乎某个蝎子精也干过类似的事,只是下场惨了点……”

    酒很烈,咽下喉去,就像吞了一团火。

    仙家辟谷,清心寡欲,没有水陆杂陈的宴席,更不用说乐师舞女,焰火杂耍了。磕过头饮过寿酒后,奚鹄子抬起双眼,向大徒弟荀冶点点头,示意他可以开始了。荀冶踏上一步,目光一一扫过仙都门人,道:“今日是掌门寿辰,轮到仙都门下试炼弟子小比,一展所长,为掌门贺寿。景和师妹,你门下弟子,以何人为首?”

    张景和稽首道:“回禀师兄,胡镛胡伯楠业已凿通九处后天窍,进展最快。”

    荀冶点点头,向鲁十钟道:“十钟师弟,你呢?”

    鲁十钟言简意赅道:“辛老幺,一十三处窍穴。”

    “云鹤师弟一脉暂由我照看,其门下弟子魏十七进展最快,凿开八处后天窍。此三人俱是试炼弟子中的佼佼者,各有所长,代表齐、鲁、张三脉参加小比,排定名序。”荀冶衣袖一挥,手中多了一个签筒,筒中插着三支竹签,模样一般无二。

    “十钟师弟,景和师妹,你二人各抽一支签。”

    鲁十钟上前,抽出一支长签。张景和抽出一支短签,暗暗松了口气,心道,还好,不是下下签。

    荀冶把最后一支竹签抽出来,也是一支短签,这一次小比,由魏十七对胡镛,胜者再与辛老幺交手。

    当下魏、胡二人来到青石地中,相对行礼。

    胡镛是个二十来岁的青年,身材颀长,相貌俊朗,眉宇间透出书卷气,着实引人注目。他左手提着一柄长剑,剑鞘用布条裹得严严实实,剑柄露在鞘外,破败陈旧,磨损不堪。

    张景和心中颇有几分期待,这胡镛出身官宦世家,自幼饱读诗书,他手中的湛卢剑是祖传的神兵利器,削铁如泥,据说出自天下第一铸剑大师欧冶子之手,灌注元气后,可与飞剑相匹敌,最是厉害不过。不过湛卢剑质虽佳,却被重剑克制,辛老幺的无锋重剑一出,胡镛只得甘拜下风。

    众目睽睽之下,胡镛顾盼自得,他从鞘中拔出一柄长剑,样式古朴,剑刃长二尺九寸,宽二寸,光华内敛,神物自晦,连奚鹄子都不禁眼前一亮,暗暗沉吟。

    剑种易得,飞剑难求,有多少人凝成剑种,却偏偏找不到一把契合自己的飞剑。

    “魏师兄,请!”胡镛拔剑在手,精气神为之一变,他左手引剑诀,右手手腕一翻,摆出一个“苏秦背剑”的架势,衣袖飘飘,风采过人。

    胡镛卖相实在是好,魏十七仿佛看到无数星星眼,听到疯狂的粉丝在尖叫,当着众人的面把他揍趴下,一定会粉碎万千少女的心,希望其中不包括秦贞——他忍不住看了秦贞一眼,却见她目不转睛望着自己,觉得很欣慰。

    魏十七从背上解下铁棒,很想跟对方打个商量,劝他干脆弃剑认输算了,转念一想,这胡伯楠一看就是顺风顺水的公子哥,没吃过什么苦头,定会把良言当嘲讽,怒发冲冠,还是用事实说话吧。

    他也不客气,擎着铁棒大步上前。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