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都最新章节 > 仙都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章 天都峰下,道胎初动 第三十五节 我会照顾你的

第一章 天都峰下,道胎初动 第三十五节 我会照顾你的

作品:仙都 作者:陈猿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奎柯是往返荒北城的老江湖了,略一辨识路径,将商队分作两拨,他唤了奎安先行一步,奎北引着熊精和食蓟马随后而至。龙?坛?书?网M.longtanhshuw.com

    过了数日,天色阴沉,密云不雨,远远望见黑黝黝的礁石,如起伏的铁的兽脊,海涛澎湃,一眼望不到头。奎北匆匆赶了回来,招呼众人加快脚步,黄犊舟已安排妥当,耽搁不起。

    奎安厉声催促着,众人随着食蓟马小跑起来,数个时辰之后,眼前海阔天空,云头压得极低,狂风大作,掀起滔天巨浪,重重拍打在礁石上,溅起无数纷飞的水花。奎柯立于岸边,与一名蛟头人身的海妖谈笑风生,看上去颇有交情。

    商队来到海边,被海潮一拍,食蓟马顿时乱作一团,四下里乱窜。李静昀起手在马背上一搭,那食蓟马当即安稳下来,四腿瑟瑟发抖,马齿咯咯打颤,连大气都不敢喘。奎柯似乎察觉到什么,回头望了她一眼,展颜一笑,朝她微微颔首,以示认可。

    那蛟头人身的海妖冷眼看了一回,见马队渐渐安稳下来,跟奎柯打个招呼,涌身一跃跳入海中,使了个神通,“喀喇喇”一声巨响,汹涌的海水分在两旁,现出一条数尺宽的路途来。奎安大步上前,众人以蛮力牵住食蓟马,紧随其后步入渊海。

    海水逼在两旁,伫立如墙,李静昀打量着海中的景致,那食蓟马亦步亦趋,乖巧地跟着她,在它心中,身旁之人比刀山火海更可怕,它本能地觉得,跟着她,哪怕下地狱,也是莫大的机缘。

    行了十余丈,奎安停下脚步,路途到了尽头,水墙之中浮现出三艘黄犊舟,舱门大开,近在咫尺,几条潜蛟盘踞其上,目光森然如电,打量着这些陆上的妖奴,呲牙咧嘴,凶相毕露。众人腿脚发软,心中都有些打鼓,海中不同于陆上,水墙一旦塌下来,他们就是海妖口中的血食,躲都没处躲,但开弓没有回头箭,到了这一步,也只好硬着头皮往前走了。众人步履迟疑,牵着食蓟马钻入黄犊舟内,奎安一一清点无误,向奎柯和奎北点点头,三人分别踏入一艘黄犊舟压阵,舱门缓缓闭合,隔绝了滔滔海水。

    一船之隔,内外仿佛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李静昀举目四顾,四下里铭刻了避水的符阵,光芒闪烁,驱动癸水之气,推着黄犊舟缓缓滑行。舱内空间不大,人马挤得满满当当,她牵着食蓟马挤到舱尾,卸下货物,拍拍马颈,那食蓟马乖巧地伏下来,像一堵墙,将她隔开。

    众人见她靠在舱壁,坐得极为安稳,恍然大悟,待要学样,偏生食蓟马焦躁不安,不听使唤,怎么呼喝都不听,乱作一团。奎安逐一在马背上一按,他力量极大,食蓟马四腿一软,老老实实伏下,打着响鼻不敢再犟。片刻后,舱内安静下来,水声一阵响一阵轻,黄犊舟在海中滑行,速度渐快,却极为稳当。

    奎安来到李静昀跟前,隔着一匹食蓟马打量着她,目光甚是复杂。过了良久,他捏定法诀,施了个粗浅的妖术,布下一重无形帷幕,隔开众人的注意,轻声道:“奎璃儿,考虑得怎么样了?”

    他声音甚是温柔,落在李静昀耳中,却不由打了个寒颤,她面无表情,低头不言不语。

    奎安道:“柯老都跟我说了,黑风山是回不去了,不如随我留在荒北城,我会照顾你的。”

    我会照顾你的,多么拙劣的情节啊,八点档的肥皂剧在上演,李静昀忍不住想放声大笑,她懒得与对方多费口舌,闭上眼睛只作不知。奎安叹息一声,“我知道你心气高,看不上我,不过事到如今……”

    话音未落,黄犊舟似乎遇到了海中暗流,猛地颠簸了一下,李静昀眼中寒芒一闪,伸手对奎安一指,妖术溃灭,他身不由己往上一撞,脑壳磕在舱顶,顿时头破血流,昏了过去。然后,这世界安静了。

    熊精正手忙脚乱照料食蓟马,忽听“咚”一声巨响,奎安满头是血,不省人事,忙上前将他扶起,用力摇晃,试图将他唤醒。这一撞力量极大,也亏得黄犊舟足够结实,没有四分五裂,奎安如死了一般,怎么叫都不醒。

    足足过了数个时辰,奎安才悠悠醒转,头上鼓起一个颤巍巍的血包,似乎一碰就会破。他晕晕乎乎,想不起发生了什么,熊精七嘴八舌说了一通,他只得报以苦笑,这海里的勾当,实在生疏得紧,说巧不巧撞晕过去,实在是丢脸。他板起面孔,勒令众人不得多嘴,威逼利诱一番,瞥了奎璃一眼,见她脸色苍白,似乎有些晕水,靠在马背上不声不响,心中的些许疑惑也随之抛诸脑后。

    头上的血包始终没有消退,疼得厉害,奎安有些心神恍惚,不再找李静昀啰嗦。那包是如此之大,即便没人言说,换乘之际也瞒不过人,奎柯只是摇摇头,淡淡叮嘱他要小心,奎北却找个机会揶揄了他几句,令他羞恼不堪。

    东海道五十三次,黄犊舟一程接一程,一路平安无事,半载之后,终于抵达北海,停在了极北苦寒之地。众人牵着食蓟马踏上冰原,寒风刺骨,风雪袭人,饶是皮糙肉厚,一时间也冻得叫苦不迭,抱着双臂跳个不停。

    李静昀站直了身躯,放眼望去,只见白茫茫一片冰天雪地中,一座雪峰拔地而起,如利剑直插苍天,城池依山而筑,像一条巨蛇,在三轮赤日的照耀下熠熠生辉,令人心神摇曳,情不自禁屏住呼吸。

    蜷缩在黄犊舟中,舒展不开手脚,众人尽皆疲惫不堪,一个个缩手缩脚,打不起精神。初来北地,奎柯担心众人适应不了酷寒,便在附近找了一个避风的山坳,暂且歇息数日。

    奎北叫了几个相熟的熊精,踩着乱琼碎玉,到冰原之上猎些血食,奎安留下来照看营地,安排众人喂马的喂马,取水的取水,拾柴的拾柴,一阵忙乱。

    奎柯独自登上一片高地,极目远眺,只见云层之下,北海之旁,一座半岛形同牛角,向东南折去,海湾西侧,筑起一座新月形的辅城,隐隐望见人头攒动,充满了生机和活力。

    那里是北海湾,那里就是荒北市集。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