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都最新章节 > 仙都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章 天都峰下,道胎初动 第二十九节 天崩地裂一声响

第一章 天都峰下,道胎初动 第二十九节 天崩地裂一声响

作品:仙都 作者:陈猿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绝壁殿中松香四溢,众人不约而同沉默下来,连唐橐似乎都清醒了几分,细细琢磨着胡帅这几句话背后的意味。龙?坛?书?网www.longtanshuw.COM

    殿外忽然传来一阵喧哗声,听嗓门似乎是海妖在闹腾,沙艨艟不禁咧了咧嘴,存了点幸灾乐祸的心思,巴不得那些海里爬虫露丑吃亏。胡不归侧耳倾听了一回,白眉一挑,沉声道:“不对劲!”

    文萱心中打了个咯噔,“莫不是有人来捣乱?”

    胡不归不置可否,起身大步行出绝壁殿,却见对面冰原殿前高高矮矮挤满了海妖,尽皆不吱声,阎川被打翻在地,一个彪形大汉抬脚踩在他胸口,形貌古怪,首如乌贼,瞪着一双大眼,拂动无数触手,厉声喝道:“万里迢迢赶来赴宴,正主不出来露个面,莫不是瞧不起吾辈!”声如洪钟,嗡嗡回荡在松壑小界,震得松涛起伏,呼啸不绝。

    沙艨艟忙凑到胡帅身后,轻声道:“那是渊海上族,暗影贼族内首屈一指的强者巢圭,据说是真仙以下第一人。”

    胡不归微微颔首,他听支、沙二人说起环峰海界内的激战,魏十七灭杀了暗影贼族内的真仙种子巢元三,巢圭趁海界大开之时暗施偷袭,未能奈何得了魏十七,这笔账留到了今日再算,也在情理之中。不过……若说巢圭背后没有真仙指使,谅他也没这个胆子踏上大瀛洲,轻易启衅。

    “真仙以下第一人么?”文萱五指一张一收,有些跃跃欲试,胡不归看了她一眼,摇了摇头,示意她置身事外,静观其变。

    鲤鲸、马面蛟、雷鱼、髑髅鱼五族的使者刷地退到一旁,唯有齿章族的使者呆若木鸡,一张丑脸像哭,又像笑。当初暗影贼找上门来,说要遣一族人随他们前往大瀛洲,打探一下魏十七的虚实,万万没想到竟是巢圭亲至,变化了形状掩人耳目,同行无有一人察觉,被他混入荒北城松壑小界,悍然现身,向魏十七挑衅。那齿章族的使者悔得肠子都青了,本以为举手之劳,借机向暗影贼示好,没想到竟闹出这般大事来,他哭丧着脸,走也不是,留也不是,一时间手足无措。

    巢圭吆喝了一嗓子,松涛隆隆,此起彼伏,主殿之内没有丝毫动静,他狞笑一声,脚下微一发力,阎川如遭雷击,口鼻之中鲜血涌流。这一惊非同小可,阎川拼命挣扎,却为巢圭死死压制,既不能现出原形,也不能催动法相,仿佛一只陷入蛛网的小飞虫,束手待毙。

    阎川终究是鲤鲸王族,渊海上族同气连枝,随便杀了似有不妥,巢圭并未下毒手,又一声断喝:“姓魏的,你不敢出来吗?不出来,老子可要大开杀戒了!”他目光森然,从冰原殿扫到绝壁殿,海妖一哄而散,逃也似地退回冰原殿中,胡不归心中一颤,仿佛被一头洪荒猛兽盯上,浑身寒毛根根倒竖,周身魂眼明灭张翕,如临大敌。

    数息后,松壑主殿轰然中开,一声轻微的咳嗽在殿内回荡,巢圭大喝一声,后背鼓起一个血瘤,砰地炸开,一个形似猿猴的夜叉鬼跳将出来,遍体血光,只一晃,便闯入松壑殿内。

    深邃幽暗的大殿深处,一团金光骤然亮起,稍纵即逝,血夜叉“吱”地尖叫一声,就此湮灭,心神感应瞬息消失,巢圭大吃一惊。这血夜叉乃是他以精血凝成的傀儡,行动如电,神通广大,纵然扑灭千百回,也能重铸身躯,不死不灭,不想被魏十七轻易破去,究竟是什么法宝,如此犀利?

    仓猝之间来不及细思,巢圭举起双拳往胸口狠狠一捶,胸膛下隆隆作响,密如擂鼓,四颗心脏齐齐跳动,催动四元之力,祭出一物,迎风涨至百丈高,巍巍浩浩,竟是一座霞光万道的二界青泥山。

    当日在环峰海界内,二界青泥山被混沌乱流破去,事后巢圭请师尊出手,不知耗费了多少天材地宝,将此山重新炼过,并注入一缕真仙之力。经此一番祭炼,二界青泥山脱胎换骨,连混沌乱流都不能损其分毫,巢圭有胆气上得岸来寻魏十七的晦气,正是倚仗了此宝。

    二界青泥山飞到空中,缓缓压向松壑殿,小界不堪重负,绽开无数空间裂痕,天际阴晴变幻,一忽儿风一忽儿雨,万顷松林齐齐伏倒,声势惊人。眼看大山压下,玉石俱焚,一道金光从殿内冲出,端端正正射在山底,六龙咆哮,飞斩而去,天崩地裂一声响,二界青泥山凝滞于空中,由实转虚,将六龙一口吞没。

    巢圭哈哈大小,伸手一指,二界青泥山却岿然不动,全然不听使唤,他心中一沉,笑声嘎然中断,眼中泛起一丝惶恐,血夜叉为对方所破,若是连二界青泥山都败下阵来,凭肉身厮杀,又能有多少胜算?一念既起,气势顿衰,巢圭眼神乱瞟,试图寻找退路,却见众人像避瘟神一般躲得远远的,却没有一人夺路而逃,显然极不看好他,认为笑到最后的定是端坐于松壑殿内,间或咳嗽几声的荒北城主魏十七。

    真仙之力驱使二界青泥山与六龙恶斗,胜负一时难分,巢圭已无从插手。他一时不忿,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正待痛下杀手,将一干杂碎尽数碾灭,“喀喇喇”一声巨响,二界青泥山竟四分五裂,六条金龙解脱了束缚,张牙舞爪,你争我夺,将一缕真仙之力吞噬殆尽。

    巢圭一颗心在滴血,为了重炼二界青泥山,抵御混沌乱流,他将千年来积攒的家底尽数耗尽,厚着脸皮请师尊出手,本以为稳操胜券,没想到一脚踢在铁板上,吃了大亏。那六条金龙究竟是什么法宝?连真仙之力都能吞噬?难道说……难道说……他已经踏入了真仙境?

    二界青泥山急速缩小,被金龙漫不经心抽了一尾巴,不知飞到哪里去,空间裂痕渐渐弥合,松壑小界恢复了安稳,金光黯淡,六龙满心不情愿,懒洋洋飞回大殿内,龙吟声渐远渐低。

    殿门大开,一人咳嗽数声,有气无力道:“多谢,这份大礼,我收下了。既来之,则安之,巢道友远道而来,何不进来喝一杯水酒!”

    巢圭进退两难,目光闪烁,思忖了片刻,冷哼一声,大步朝松壑殿行去。他倒要看看,魏十七究竟敢拿他怎样!

    行出数武,钟鼎之声悠悠响起,巢圭微一错愕,回头望去,却见众人慢吞吞跟了上来,吉时已到,寿宴终于拉开了帷幕。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