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都最新章节 > 仙都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十九节 人心不能散
    莲台烈焰回旋,如风卷水面,漾起层层波澜,托着宇文始飞天而起,避之唯恐不及,铁佛不依不饶,你踩我的肩,我蹬你的头,此起彼落,蝗虫一般蜂拥而上,一时蔚为奇观。

    金三省早看出铁佛本身不以威猛见长,一味死缠烂打,不知为何宇文始颇为忌惮,不欲其近身。他从袖中摸出一物,迎风一抖,化作一柄玉色的斧钺,斧头为白蝙蝠的残躯,手柄为黑龙的脊柱,此物在二相殿中炼成,具龙蝠二相,唤作“二相斧”。此乃神物,甫一成形,便自诞灵性,假以时日,定能成就一件天地灵宝,杀伐利器。

    不过在此之前,先发个利市再说。

    金三省催动二相斧,将方圆百里的天地元气一吸而尽,霞光万道,二相斧化作一条大鳐,摇头摆尾突入铁佛之中,所过之处,铁佛身躯骤然沉重了数百倍,纷纷从空中坠落。

    魏十七一刀挥出,摧枯拉朽,连破十余尊铁佛,他“咦”了一声,大为诧异。抬头望去,却见铁佛坠落如雨,微一沉吟,便知铁佛体内禁制被二相斧所扰,不复有之前的特异。

    二相斧还有此等神通,令人刮目相看。

    宇文始精神为之一振,当下催动五具天狐精金棺,往来如电,将逼近的铁佛尽数击飞,这一回,坠落的铁佛遭受重创,变成一堆废铁,再也爬不起来,金三省亦祭起飞天梭,聊尽人事。

    三人上下合力,废了数千铁佛,二相斧最先撑不下去,化作一道白光,投入金三省袖中,沉睡不醒。铁佛体内禁制不受其扰,顿时精神起来,金三省觉得压力倍增,提气道:“道友还是先走一步吧。”

    宇文始苦笑道:“却是走到哪里去”他也不是没有办法可想,只需将一缕神念投入封印之下,自然不惧铁佛纠缠,只是好不容易才脱身,又怎肯回去

    “待到南斗六星尽陨,自然不受其困。”

    话是这么说没错,不过此界天地得黑龙妖元巩固,不知能熬多少年,想想都觉得气馁。宇文始摇摇头,上古修士留下的这一招后手,果然厉害,他竟想不出破解之法。

    一逃众追,辗转数万里,宇文始却不愿再等下去了,闷哼一声,将头一摆,现出千手千臂之相,周身魔纹漆黑如墨,返身杀入铁佛之中,或拳或掌,下重手将铁佛一一击飞。

    宇文始不再逃遁,铁佛犹如见了腥臊的苍蝇,奋不顾身扑上前。千手千臂轮动如飞,一开始应付得轻松自如,片刻后,铁佛体内的禁制又生变化,如影随形,一拳挥出,竟不能将其击飞,反被铁佛顺势抱住,张开无牙的大嘴,狠狠咬了上去。

    一口咬在手臂上,魔纹如水一般流入铁佛口中,紧接着神念震动,似乎要被它一并吸取。

    宇文始大惊,手臂齐肩掉落,甩开铁佛,铁佛兀自抱住断臂大口大口吞吃着,周身泛起蒙蒙黑光,下坠之势忽然一顿,竟腾空飞起,木讷的脸上多了几分生动的表情,狰狞化作暴戾。

    刀光一闪,将铁佛从肩劈至腰,却是魏十七及时出手,阻止它继续汲取天魔气。宇文始叹息一声,终于不抱侥幸之心,奋力挣脱铁佛的纠缠,化作一道火光,瞬息消失在天际。

    宇文始一走,铁佛亦随之而去,黑压压一片消失在东海之上,所过之处,冰封千里。金三省与魏十七面面相觑,过了片刻,魏十七道:“禁制刻于体内,犹能于细微处生出种种变化,这不是寻常手段。”

    金三省颔首道:“天魔手段诡异,天魔气侵蚀法宝,防不胜防,这些铁佛体内的禁制”

    有意无意,一言提醒了魏十七,他降落到冰冻的海面上,将毁坏的铁佛逐一剖开,细细辨认禁制和符箓,金三省亦是行家里手,二人凑在一处琢磨,将古修士的手段学了个七八分,自觉大受启发。

    将偷师所学融入剑域之中,未必不能克制天魔。

    东海之战,持续的时间并不久,合三人之力,亦未能屠尽铁佛,最终还是以宇文始一走了之告终。魏、金二人回转流石峰,静观其变,等了一个多月,还是不见宇文始到来。

    他兴许是再也来不了。

    为了寻找宇文始的下落,赤星功德殿发布了一条酬劳丰厚的委托,置于最顶部,以示优先,遣修士四处搜寻铁佛的动向,为期五十年,五十年后,所有落籍的修士尽须回转东溟城,天地或有大变,滞留不归者,死生有命。

    消息陆续传回东溟城,让人意外的是,永夜之下,大地之上,只见零零星星的残骸废铁,铁佛竟不知所踪。

    东溟城回复了平静,镇妖塔泯然不见,让有心人惴惴不安,昆仑掌门朴天卫深悉其中的隐秘,忧心如焚,孤身来到二相殿,拜见洞天真人金三省。

    二相殿内,烛火摇曳,一条龙蝠二相,形似大鳐的怪物在虚空中游弋,天地元气渊深似海,鼓荡如潮,大鳐悠哉悠哉,自得其乐。

    金三省端坐于一旁,伸手指了指蒲团,示意他坐下。

    昆仑掌门吾紫阳,洞天真人金三省,两张熟悉的面孔在眼前不停变幻,朴天卫感概良多,但他心中有事,无暇细想,当下做足礼数见过真人,直截了当道明来意。

    金三省没有瞒他,他望着虚空中游弋的大鳐,淡淡道:“妖凤另有机缘,为魔气点染,实力大增,九黎形神俱灭,炼妖剑虽在,镇妖塔已毁。”

    他没有欺骗朴天卫,也没有这个必要,他所说的每一句都是实情,但实情加在一起并不等于事实,朴天卫理所当然会错了意,这是必然的结果,金三省没有任何愧疚。

    长久的沉默之后,朴天卫问起后事如何应对,金三省倒是跟他透了个底。封城是他们唯一的选择,以瀑流剑洞天小界避祸,就像数万年前遁入此界的天妖一样。

    朴天卫无言以对。

    金三省没有刻意关照什么,朴天卫心中有数,回到东溟城后,他守口如瓶,连褚戈都没有透露分毫,只是告诫他,洞天真人自有谋算,万事俱在掌握。

    东溟城的人心不能散,任何一个时代,远比天灾更惨烈,所谓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逭。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