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仙鼎煅神最新章节 > 仙鼎煅神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十八章 弃子与叛徒
    半日的时间过去,战斗已经变得极为焦灼,武徒修为的武者好像蚂蚁一样,在战场的绞肉机里翻滚,随时面临着死亡的威胁,而武师修为的武者也同样坠落的异常频繁。

    陈子晶此时手握长剑在敌军之中纵横,尽管实力强劲,但依然无法保全所有好友,从矿山中出来的两名管事都葬身在第一天的战斗之中。

    由于陈子晶战斗力的亮眼,甚至吸引了武师修为的敌人关注,一名拥有武师初期修为的胖朔血鬼宗弟子,看见陈子晶杀了不少己方的人命,猛然间就冲了过来!发出了“嗖!”的一道啸声!想要将陈子晶一刀斩落!

    “哼!找死!”陈子晶冷笑了一声,挥剑便与对方硬碰,这胖硕的血鬼宗武者本来想欺负下弱小,没想到自己一下就踢到了铁板!

    “这小子是什么怪物!真的只有武徒修为!?”几招下来,胖硕武者便感觉到了虎口欲裂!疼的他差点想把武器扔出去!于是心中震惊的狂吼道!

    原本想逞威风的他结果现在反而叫苦不迭,不但打不过一个小小武徒修为的弟子,反而让其越战越勇!自己连连后退。

    这是陈子晶第一次单独好好的对抗同阶对手,但几番交手下来发现也不过如此,于是迅速加快攻击!手上的长剑爆发出了一阵阵的嗡鸣!剑气让方圆百米范围内都没有人敢接近。

    这一下对手立刻更加手忙脚乱起来!脑门上的汗水也迅速滴落,心中叫苦不已,不过此人显然也是极为阴狠之辈!

    “唰!”只见其眼珠一转,在抵挡了陈子晶的一剑后迅速后撤!同时上衣突然脱落下来,只见其拽着这件衣服,反身朝陈子晶迅速一抖!突然间!一片红色的粉末飘了出来!

    “有毒!混蛋!”陈子晶的作战经验已经十分丰富,见此立刻疯狂的后撤,同时迅速的屏住呼吸!

    “哈哈......没用的,这沸血散专门针对武者所制!可以顺着人体毛孔而入,让人类武者的血液沸腾功法尽废!可惜啊......你让我浪费了这唯一的一包宝物!”胖硕武者见此立刻得意的笑道,同时迈开步伐,迅速重新朝陈子晶冲了过来!

    而陈子晶则开始浑身颤抖,一股要走火入魔的样子,对手见此更加得意,瞬间就来到了他的近前,同时毫不犹豫的一刀劈了下来!吼道:“死吧!”

    “嘿嘿,谁死还不一定!”让胖硕武者没想到的是,陈子晶突然抬起了头,一脸坏笑的看着自己,同时“当!”的一声,用长剑扛住了自己的攻击。

    他瞬间就被吓的瞪大了眼睛!喃喃道:“你!你!你怎么会没有事的?”

    “因为你那药粉只针对人族血脉,但是我却拥有龙族血脉!”陈子晶轻声传音到这胖子的耳朵里。

    同时,趁这胖子瞪着眼睛满脸骇然之时“噗!”的一剑将其斩杀!这番交战下来陈子晶没有感觉丝毫的费力!

    “下辈子记得长些眼力!”陈子晶冷然的看着对手的尸体,嘴角轻撇了一下说道。“看来我现在的实力基本相当于武师后期修为了,同阶恐怕很难有对手可以胜过我......”陈子晶对自己的综合战力终于有了一个基本的评价。

    但他其实还不完全明白十一元光武师所代表的含义,那是整个大陆的绝顶了!一个小小魔道宗门中的普通武师哪里可能是他的对手!如果让仇人知道,想尽一切办法也会将他击杀!

    陈子晶现在不再隐藏实力,开始疯狂的斩杀敌人!在战场上好像死神一般四处收割着敌军武者的头颅,其中甚至不乏武师级对手!

    “自己几番和敌军交战过后,修为早已经开始暴露,不过这里除了自己的几名好友外,其他人根本不怎么认识自己,并不需要太过担心。”陈子晶心里暗道。

    半天过去,替换的部队迅速登上了城墙,陈子晶等人赶紧抓紧时间休息,武者们或服用恢复丹药或服用疗伤丹药,总之抓紧一切时间打坐恢复精力。

    陈子晶和陈泽一起依靠在墙边打坐,同时轻声交谈着,关注到陈子晶战斗的陈泽苦笑着说道:“原来你隐藏的这么深!如果早知道你的真实修为,我们这些人都应该叫你前辈呢。”

    武者以修为论身份,除非修为相同才会论辈分及年龄,陈子晶摆了摆手:“认识这么久了,以前怎么叫现在还怎么叫吧,改口的话我俩都不自在。”

    “呵呵,好吧,那我还是叫你子晶吧,我年纪这么大了,到了这个岁数还能认识你这么个武道怪胎真是神奇啊......”

    这句话可是陈泽由心发出的,他后来听说过传言,陈子晶吞食过激发潜能的丹药,看来传言完全不可靠。

    陈子晶并不想多提自己修为的事情,而是转而问了一个问题:“其实我一直有个疑惑,宗门遇见这么大的危机,为什么没见过太上长老出来主持大局?”

    陈泽听后,眼神黯淡了些道:“你以为三位太上长老没有出手么?太上大长老陨落后,另外两位太上长老早已直接和血鬼宗、嗜血门及欢喜派三宗的最强战力进行了拼斗,最后身受重伤,勉强回到总舵。”

    “居然有这回事!?”陈子晶眼睛一瞪震惊道。

    陈泽轻轻叹了口气:“可不,这已经是一周前的事情了,只不过没有太多人知晓而已,要不是我有一名老友做太上二长老的侍从,我也根本无从得知。”

    陈子晶恍然间沉重的点了点头:“原来如此,宗门强弱主要取决于高端力量,如今高端力量一死两重伤,这天运宗的气数看来已经到头了,将来除非出现奇迹否则很难再翻身……看来我们得好好筹划一下突围的事情了......”

    “可不,对方的高端力量估计还没有赶到,到时候整个清海城可就危险了......”

    时间慢慢过去,第二天的战斗更加激烈起来!天空中武师修为的高手们在御空战斗,低阶武者在地上厮杀,天上地下都爆发着惨烈战斗,时而一具具尸体从天而降,武师在这种规模的战斗中也显得异常脆弱。

    正在战斗进行的白热化之时,远处天际一声炸雷般的巨吼响起,战场的呐喊和爆炸声根本掩盖不住这道声音:“哈哈!闻道老匹夫,你干脆认输吧!我念你修炼到武将不易,允许你脱离天运宗,放你离开!”。

    “住嘴!血魔老狗!我修为不如你,但也不是泥捏的!我天运宗千百年来劫难数不胜数,但决不会轻易认输!”此时另一个炸雷般的声音,怒声喝斥着。

    地上众武者根本看不见二人的身影,但是声音却听的非常清楚,很快远处云端里便发出了巨大的爆炸声,声音震的城中凡人直抱头在地上打滚,仿佛天地都在跟着发出颤抖一般。

    陈子晶此时也震惊的看着天际,嘴里喃喃道:“这就是武将修为武者所发出的来的威势......?好厉害......”

    二人都是武将修为,其战斗所造成的影响极为惊人,这也是陈子晶第一次见识到武将层级的武者战斗是何场景,不说真的搬山填海,但是也已经离此不太远了。

    这两人都是非常有名之人,闻道乃是天运宗炼体峰的前任峰主,之后一直在宗门隐居,拥有武将初期修为,而血魔乃是血鬼宗的太上长老之一据说有武将中期的修为。

    “早晚我也要拥有一样的修为!甚至更强!这样才不虚修炼了一场。”陈子晶暗暗咬牙发誓道。

    二人的战斗越打越远,最后结果如何陈子晶并不清楚,但想来闻道前辈很难有胜算,毕竟修为差距摆在那里。

    清海城内,胡锋的府邸位于城南的一角,这是他所拥有的一所旧宅。深夜,双方暂时停战,胡锋正坐在宅院内,只见其沉声道:“老梁啊,立刻去将吴鹏、王震等人全部叫来开个会!是时候了......”

    胡锋抿了口茶,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补充了一句道:“对了,将那个陈子晶也一起叫过来吧。”

    这个被称作老梁的是胡锋的一位老家奴,听到胡锋的话身子轻轻一震,但并没有说什么,只是轻轻点了点头后便出去传信了。

    陈子晶正在营帐内和其他人探讨着敌情,商量下一步的计划,众人嘴里所说无非是此次能坚持多少天,如果在突围时减少伤亡而已,但是预估的结果并不乐观。

    半个时辰过后。

    “胡城主请我前去议事?”陈子晶看着眼前的这名老家奴,有些发愣,自己虽然救过胡城主,但是自己并非护法,议事为何要找自己呢?

    “告诉胡城主,在下立刻前去!”不论如何他都必须去,而且凭直觉陈子晶不认为这是坏事,至少胡城主很重视自己。

    胡锋现在所住的这处府邸是其所拥有的一处旧宅,院子不大平时也根本没人在此地居住,虽然只是点了淡淡的几只蜡烛,但是此刻会客室却坐满了人,院子也被其安放了数种隔绝阵法,气氛十分的严肃。

    “各位,你们都是我的老朋友老部下了,甚至还有我的救命恩人,想来大家都非常奇怪我将大家叫来的目的!我想告诉大家一个秘密,这个秘密很可能关乎大家在此次大战中的存亡!所以你们绝对不能随便出去跟人宣扬此事!”

    胡锋看了看大家的表情,郑重的点头说道:“我所说之事涉及太大,信任在下的可以留下,如果不想知道可以提前走。当然,事先声明,这涉及到你们的生死!”

    大家的眼神明显严肃了很多!基于对胡锋城主的信任,并没有人离开,包括陈子晶在内。

    “很好,我想告诉大家的是,我们这座清海城将是一颗弃子!天运宗真正的嫡系和各种裙带力量现在应该都已离开了宗门,依靠我们将各种宗门资源及时转移!”。

    胡锋的几句话就像响雷一般在所有人耳边炸响!在大战前说这种话,如果被人揭发那将是灭九族的大罪!

    “什么!?”

    “怎么可能!?”

    “真有此事?”

    ……

    整个厅堂内的武者七嘴八舌的喊了起来,武者们一个个眼睛瞪的滚圆,对于胡锋的话他们不敢置信,陈子晶也是张大了嘴巴楞在了当场。

    “都闭嘴!”胡锋冷然喊了一句后,大家很快就安静了下来。

    “还有一件事要告诉大家!就在前两日,阔剑峰的峰主张寒江带领其一脉嫡系弟子将我宗门炼体峰峰主同时也是此次大战的总指挥石浩偷袭至重伤!随后叛变了宗门!”

    底下人这回更是炸开了锅!各种议论和吵闹混成了一团,若不是阵法阻隔这里一定会被人注意到。

    胡锋大吼道:“都安静!这件事最后被宗门太上长老们压下了,毕竟张寒江是太上三长老的铁杆势力,大战之时发生这种事太过动摇军心了,而且此事也让两位太上长老之间都产生了嫌隙,若不是我与太上二长老的首席大弟子是生死兄弟,否则根本不可能知道的。”

    陈子晶听后眼神一凝!心里暗道:“我说他张寒江为什么总跟丹药峰过不去呢!想来此人恐怕就是血鬼宗在天运宗的最高间谍了,目的之一就是破坏宗门的内部团结!”

    “他位高权重而且能藏的这么深,恐怕平时根本不会和血鬼宗联系的,只有到了最关键的时刻才会突然发动,起到一把尖刀的作用……”

    陈子晶看了看窗外,心里轻呼了口气暗道:“看来这血鬼宗为了掀翻天运宗真是深谋远虑许久了……!”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