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一品宠妻最新章节 > 一品宠妻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六一章 遥不可及的爱慕

第一百六一章 遥不可及的爱慕

作品:一品宠妻 作者:寒冰盛夏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黎世子的死,萧玉宁已经规定,穆家上下不得提这件事。

    只因萧玉宁曾经注意到穆芷苓对郑黎的担心,即便是郑黎和穆芷姝已经有了婚约,可自家女儿到底存着怎样的心思,为娘的最为清楚。

    因此她想着能瞒多久就瞒多久。穆钰也以为妹妹压根不知道此事,这些天他一有时间便朝皇宫走,很少顾及到穆芷苓。

    之前听说穆芷苓身子不适,似乎是生了一场大病,穆钰本以为只是偶感风寒。毕竟七月份的天气,最容易染上恶疾。

    然而一切并不是这般。

    妹妹她原来早就知道,说不定这身子骨这么差,也是因了郑黎一事。

    宁和公主并不知穆芷苓在说些什么,这一年多来,她虽与穆芷苓亲,可总是她一个人说,穆小五也就只是听听,时常安静地站着,偶尔也只是淡淡一笑。

    她神情淡漠的样子,让宁和公主以为,穆芷苓对太多的事情不在乎。

    如今看到这般失控的穆芷苓,宁和公主竟是有些无措,更多的是心疼。

    穆小五到底是因为何事变得如此,可她来不及多想,穆芷苓就放开了她。苍白的脸上扯出一抹勉强僵硬的笑,笑得云淡风轻,道:“公主,臣女没事。倒是让公主担忧了。”

    宁和公主微微摇头,道:“不管遇见什么事,重要的是自己的身体。我不知道你说的是谁,但是他死了你也要好好活下去,你还有自己的人生,你这一生还很短暂,你愿意看着你的亲人。你所在意的人因为你而痛苦吗?”

    话音刚落,穆芷苓瞳孔猛缩,身子僵着,猛地摇头。

    她当真是糊涂了。

    即便如今她便是死了,黎哥哥也不可能再回来了。

    如今她不能因为黎哥哥的死而垮掉,她差些忘了这些年她一直以来的目的。

    她要活下去,她要好好活下去。

    穆家如今还没有保住。她还不能确保娘亲和爹爹平安。哥哥也没有得到自己的幸福,她怎能就这样倒下。

    即便是想要快些去找黎哥哥,那也要……

    也要等到改变前世穆家悲惨的命运才行。

    宁和公主轻轻推了推穆芷苓的手。道:“小五,你这是怎么了?”

    穆芷苓微微摇头,道:“公主,我没事。臣女谢过公主。”

    穆芷苓突然的行礼。倒是让宁和公主有些发蒙,她不明所以地看向穆芷苓。转而又看向一旁的穆钰,终究只是把穆芷苓扶了起来。

    穆钰朝这边走来,瞧着妹妹如此憔悴的模样,有些心疼。道:“妹妹,公主说得没错,人死不能复生。活着的人要好好活着。”

    郑黎死了,他何尝不心痛。

    再也没有人陪他把酒言欢。这么多年的知己,说没就没了。

    宁和公主朝他走来,低声问道:“到底是谁没了,你为何没有告诉我?”

    宁和公主此番也是偷偷流出皇宫,在这之前她也未曾听到宫人说过外面的消息,在这穆芷苓在意谁她也压根不清楚,可能让小五如此失魂落魄的人,应当对她很重要吧。

    难道说,是穆大将军没了?

    这个念头刚一萌生,宁和公主就震惊地抬起头看向穆钰,瞧见穆钰神色哀伤的模样,以为当真是这样。

    她向穆钰再走近了些,道:“到底是谁,快些告诉我。”

    穆钰知道事到如今已经没法隐瞒下去了,只能苦笑一声,道:“阿和,我告诉你,你不要激动,是郑黎没了。”

    穆芷苓猛地转身,遥遥的看着四目相对的两人,一时间震惊地说不出话来。

    哥哥竟然叫公主……叫她阿和!

    而宁和公主也没有反驳。

    他们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若是一般公主和大臣的儿子之间有什么,那也不足为过。

    毕竟哥哥前些日子的乡试拿到了京都的头筹,就是这样一个身份,也足以让明德帝对他予以重用。且爹爹还是一品大将军,哥哥更是爹爹的独子。将来若是封侯封王,哥哥作为长子,理应是世袭。如此以来,这样的身份也算得上是显赫了。

    若是这般,那个无可厚非。

    然而事情往往没有想象中顺利。

    哥哥他知不知道自己喜欢上的,可不是简简单单的一位公主。

    她可是宁和公主。

    是即将远嫁辽国要与辽国皇帝和亲的公主,这样的人哥哥他即便是心头喜欢,那也不能表现出来。

    可如今他们做了什么,哥哥竟然公然叫宁和公主‘阿和’,那样的称呼,她曾经听宁和公主说过,只有姜贵妃这样叫过她。

    别人,一概没有资格这么称呼她。

    可现在她不仅没有动怒了意思,竟然还双目紧盯着哥哥。

    想到最后,穆芷苓也只能怪自己。

    当初她若是能劝动哥哥,若是能在发现此事时便极力阻止,事情会不会不一样。看他们二人现在这样的情况,只怕到时候会惹出太多的事情出来。

    穆芷苓微微叹息,皱着眉头朝二人走进,她细细地听着,可两人的声音极小,她没有听清。

    走到两人跟前时,哥哥竟然轻轻抬手拭去宁和公主脸颊的泪珠。

    穆芷苓张了张嘴,到最后竟然说不出话来。

    宁和公主想多陪陪穆芷苓,穆钰本想再一旁等着,可宁和公主不依,穆钰这才不情愿地离开,临行前依依不舍地看了宁和公主一眼,又担忧地看了一眼面色依旧惨白的穆芷苓。

    穆芷苓吩咐月眉去厨房做些小菜来,随后便跟宁和公主聊了起来。

    这是第一次,她主动与宁和公主说话。

    到现在,她还不敢相信自己所见所闻。

    甚至到现在,她还是不愿宁和公主与哥哥在一起。

    此事对于宁和公主。许是在中原的一段美好的回忆,可对于哥哥来说,那可是动辄掉脑袋的事。

    他们可曾考虑清楚这样的事情?

    前世哥哥便是因为忤逆了皇帝,因而被射杀在城墙上。

    如今她再也不想失去他,何况是因为这样的原因。

    穆芷苓神色愁苦地看着宁和公主,宁和公主却微微叹气,将这些天的一切都细细给穆芷苓道来。

    穆芷苓听完。手心竟然浸出一丝汗来。

    随后晚上宁和公主离开后。她又去了穆钰的房间,逼着穆钰将整件事和盘托出。

    原来哥哥从一开始就喜欢上了宁和公主。

    早些时候在京都集贤堂听到宁和公主的消息,那时候穆钰才十四岁。那年宁和公主十二。

    他从别人口中得知,明德帝唯一的女儿,十岁便擅于骑射,而明德帝也十分纵容这个公主。

    当时的穆钰对这样的听闻嗤之以鼻。

    且不说十岁的男子都想要学会骑射都有些艰难。她一个十岁的弱女子,又怎能有这样的气魄。

    再者。穆钰是讨厌骑射的。

    他讨厌那种被父亲逼迫的感觉,他喜欢安静的生活,随性而为。

    所以宁和公主这样的女子,他以为自己是讨厌的。

    可心中却知道。三份讨厌七分艳羡。

    随后屡次听到宁和公主的消息,他都会不经意间留意一些,然他并不觉得这些能成为那些王公贵胄们津津乐道的话题。

    可心中却越发的好奇。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女子,竟然能引起如此多人的关注与讨论。

    直到穆芷苓从皇宫中回到家中。告诉他宫中有一个人和他想法极为相像时,他才对宁和公主有了更深的了解。

    他认真地听着穆芷苓说着宁和公主的事,生怕错过一丝一毫。

    ——她说,她羡慕寻常百姓的随性而为,若是可以选。她宁愿放弃一世荣华,过着平凡惬意的生活,无拘无束,而不是自幼就围在宫墙之内。

    听到穆芷苓说出那样的话后,从那一刻起,他突然想亲眼看见那位被人称道的公主到底是何模样。

    他淡淡地说着:“倒是一个别致的人。”

    只是平静的外表下,一颗心猛地一缩。

    他还未曾见过她的真人,心似乎就已经填满了她。关于她的消息,他似乎知道得太多太多。

    随后穆芷兰出嫁,他得知宁和公主也前来的那一刻,顾不得其他,飞快地跑到穆芷苓的院子。

    那是他第一次看见宁和公主,一身男装。她穿着一件普通的棕色袄子,头发绾成一个书生样,带着一个厚厚的帽子。那模样虽是男子的打扮,可唇红齿白,面容精致,双颊因为寒冷而有些微微泛红。那双眸的那股水灵样儿,又岂是一个男子会有的。

    他一眼就看出她是女子,为了引起她的注意,他故意当面揭穿了他的身份。

    而就是那一眼,他的心猛地跳动,一颗心在胸腔里大鼓。

    他一瞬不瞬地盯着她,为了掩饰自己内心的情绪,他微眯着眼,故意做出冷意盎然的样子。

    许是为了让她记住他,穆钰更是随即就让全家所有人都知道了宁和公主的身份。他的目的达到了,因为宁和公主深深地记住了他,似乎对他还咬牙切齿。

    他暗自无所谓地笑笑,只要公主还记得有一个穆钰的人便已足以。

    他从未多想过,他只是想远远地看着她就好。

    他拼命地学,不仅仅是为了不让父亲失望,也是想,有朝一日,他若是能有幸金榜题名,能否在上朝之时,远远地看上她一眼。

    虽然他知道这样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可他完全没有料到,宁和公主竟然要让他进宫教习她绘画。

    这样一个让他喜出望外的晴天霹雳的事实,让他一瞬间愣在远处,傻傻的笑了整整一天。

    进宫那一日,宁和公主对他百般刁难,他只是无奈地笑笑。

    她的睚眦必报反倒是让他和她亲近了些,她在他心中终于不再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公主,她只是一个他喜欢着的能够对他发泄不满的小女人。

    那是他最为享受的时光,宁和公主没有让他教习她作画,反倒是让他站在院子里,盯着冷风,画她。

    他倒是求之不得。

    得知这个消息,他喜出望外。

    本以为这样的时光能多一些,妹妹一来,她便看到宁和公主从袖口取出一张灵牌,交给穆芷苓,道:“有了上一次出宫的经历,父皇再也不允许我擅自出宫了。所以我缠着他为你求了一张出入宫门的令牌,想着日后你能常进宫来陪陪我,我也不知道还能在这里待多久了,也不知道还能见小五多少次。”

    看着她说的云淡风轻的样子,穆钰的手却猛地一颤。手中的象牙小篆笔掉落下来,落在地上,墨汁捡起,地上脏了一大片,穆钰白色的裤脚也染上了一大片污渍。

    宁和公主冷着脸盯着站在不远处的他,动了动唇,对他冷言讥诮,道:“怎么,连笔都握不住?”

    那股子清冷的气质,却深深地烙印在穆钰的心中。

    即便是她清冷地不像话,他的心却炙热地跳动。

    他根本不在意她对他的百般刁难。

    此刻他的脸黑得无以复加,只是因为她的一句话,她说她也不知道自己能在宫中待上多久了。

    明德帝已经明确下了诏书,命宁和公主九月远嫁辽国。

    那一瞬间他的世界坍塌了。

    可是他什么都做不了。

    那可是皇帝下达的命令。

    他只能默默地守候着她,还有半年的时光,他从穆芷苓那儿偷偷取来了初入宫门的令牌,即便是宁和公主不愿,他也强行前去。

    为了掩饰内心真实的想法,他处处对她冷言相向,更是冷着脸。

    然而渐渐地,她也愿意与自己说话,可说话的内容全是围绕着穆芷苓。

    突然有一日,他进宫之时,瞧见她一个人默默地流眼泪,那晶莹的泪珠,仿佛是落入他的心坎一般,让他的心异常难受。

    即便知道身份不允许,即便他知道自己被她狠狠地讨厌着,可他还是忍不住伸出手,轻轻地将她环在胸前。

    他静静地抱着她,而她也安静地窝在他的怀中。

    她问他,为什么所有人都要骗她,都要设计陷害她,为什么她要出生在皇宫之中。

    她那悲怆的模样,让他的心兀的一疼。

    突然想到她远嫁辽国的情景,想想他便再也受不了。

    她轻轻开口,声音沙哑地不像话,“穆钰这一生,永远不会骗公主。”

    那样坚定的话,仿佛又在说给他自己听。(未完待续。。。)。。。。。。

    一秒记住《一品宠妻》神.马.小.说.网首发地址 /ml-56390/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