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一品宠妻最新章节 > 一品宠妻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五九章 噩耗穆芷苓得知这一噩耗,是在三日后。 一大清早,她正打算去玉兰斋向穆老夫人请安,谁料几

第一百五九章 噩耗穆芷苓得知这一噩耗,是在三日后。 一大清早,她正打算去玉兰斋向穆老夫人请安,谁料几

作品:一品宠妻 作者:寒冰盛夏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穆芷苓得知这一噩耗,是在三日后。

    一大清早,她正打算去玉兰斋向穆老夫人请安,谁料几个丫鬟正在谈论着些什么。

    穆芷苓停下脚步,侧耳倾听极为丫鬟所说,却是得到一个惊人的消息,一个让她无法承受的消息。

    “听说了吗,大老爷逼着二小姐退婚。”一个丫头轻声说道。

    “那二小姐当日和黎世子不是发生了那样的事情,怎能说退就退啊,半夜出去私会男人,若是这个男子不是她的丈夫,那说出去多不好啊。你说大老爷这么好面子的人到底是怎么想的啊,为何突然要退婚啊我倒是觉得那黎世子,一表人才,更是待人谦和,百里挑一的好男人,和二小姐很是般配。”

    “你说话倒是小心些,这般没头没脑的话,跟我说说就是了,若是让别人听了去,传到任何一个当家主子身上,准保把你逐出穆家,说不定丢了小命都有可能。”

    那小丫鬟不信,不以为意道:“应当没你说得这么严重吧,你说将我赶出穆家倒是有可能,可这穆家的主子看着也算是通情达理的人,不会因为这点小事就要了我的性命吧”

    她也是被吓着了,说话都直哆嗦。

    “你可别不信,前些日子好几个人没命,据说都是因为多嘴,说了二小姐的坏话。然后就莫名其妙失踪了。穆家的主子可能不会做些过分的事,可是这二小姐也着实邪门。你以后可不要随便说她的坏话,说不定哪天魂儿都没了。”那丫鬟小声的说着,说话间手都在颤抖。

    穆芷苓眉头微微一拧,当真有如此邪门之事

    她倒是有些不愿相信。

    可是前段时间府上陆续有丫鬟失踪却是事实。

    难不成那些丫鬟的失踪都和穆芷姝有联系穆芷苓正想着。那两个丫鬟却又继续说起来。

    “说到底,这穆大老爷到底为何要退婚啊,原先不是挺乐意的吗这聘礼都收了,若是退婚总是不好的。”

    年龄稍小的丫鬟始终是禁不住好奇的,便想要刨根问底,将此事探个究竟了解透彻。

    身旁那丫鬟突然凑到她耳边,小声道:“这我也不太清楚。可我听说是那黎世子在边疆出事了。不过我们作为一介下人,又怎么清楚这些呢。我说你啊,以后少管这些小事。说话也注意些,到时候你小命没了,可别说我没有提醒你。”

    小丫鬟连连点头。

    话到最后,两人的声音虽然越发的小。可穆芷苓却听得越发仔细。

    心突然惶恐不安起来。

    那穆宗胜已经决定的事,岂是能轻易更改的。如今黎哥哥才去边疆两个月,竟是想着退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难不成当真如那两个小丫鬟说的,黎哥哥在边疆出事了

    心突然咯噔一声。

    随后从玉兰斋回来后。穆芷苓整个人便心神不定的,月眉瞧着她神色有些不对劲,关心的询问道:“小姐这是怎么了。怎么这几天憔悴地这般厉害。”

    原本黎世子走后,小姐便很长一段时间都提不起精神。早些时候还会带着贝壳去院子里四处走走,可如今却是连说话都不乐意了。

    今儿看到小七和贝壳,她也没有停留片刻,仿若无人般,自顾自地走着。

    她还从未见过如此失魂落魄的小姐。

    小姐素来心思沉稳,堪比一些成了亲的夫人还要沉得住气些。

    可是这会儿看上去,异常地烦躁。

    穆芷苓垂着眼帘,没有看月眉关切的脸,道:“月眉你先下去吧,让翠柳好生照看者贝壳和小七,我有些乏了,想回房休息片刻。若是娘亲回来了,不管我是否醒着,你都进来告诉我一声。对了,通知十三十五回来一趟,若是到了,就让他们在这里候着。”

    月眉担忧地看了一眼穆芷苓,目光稍作停留却又只能应声退下。

    小姐到底怎么了

    这些天府上风平浪静,也没发生什么事,不应该啊。

    月眉走后,穆芷苓回到闺房之中,从枕边取出曾经郑黎送给她的木雕。

    嘴角不自觉地微微上扬,可是下一瞬面色冷凝下来。

    心募地疼了一下。

    那种类似绝望的感觉,再次袭来。

    却是和从前不一样。

    前世宋璎昭那般对她,早已将她对他曾经所有的爱慕之情,消磨得一点都不剩。到最后的绝望,是冰冷的不掺杂一丝感情的,而更多的痛却是对曾经的悔恨。

    悔当初一颗痴心错付,恨自己的无能为力。

    可如今却是无措甚至带着一丝麻木,心脏狠狠地收缩,仿佛全世界都消失了,只剩下自己,和心底想着那个人。

    那种陌生的感觉让她的心拼命的跳动,一上午都惴惴不安。

    她要问清楚,边疆如今到底是怎样一个状况。

    她总觉得这两日娘亲有什么事情瞒着她,甚至整个穆家都在骗她。

    突然想到若是黎哥哥没了,郑王府应当是会采取些行动的。

    慌慌张张起身,顾不得其他,她直接从后门走了出去。

    所有的事情她都能做到从容不迫,即便是慌张那也只是一瞬,可是这一刻她才惊觉,自己无法淡然面对这件事。

    她真的很在乎那个人。

    那种深沉而炙热的情感,她怕自己拾起,又怕自己拾不起。因为太沉重,太过重要,也因为太过胆小,所以她不敢面对。

    她飞快地在跑,发丝被风撩起,凌乱不堪,甚至都已经辨别不了到底是何人。只知道一个穿着淡蓝罗裙的十三岁不足的少女,在人潮涌动中艰难地移动着身子。

    瞧着如此热闹的一幕,郑王府应当是没有什么事吧。

    从前她从未在穆家和郑王府之间步行过,如今走过才发现,这距离竟是这般遥远。

    遥不可及的远。

    她似乎走了很久。很久,终是走到郑王府前。

    远远地她便看到那牌匾上的白绫。

    一瞬间只觉得天旋地转,脑袋嗡嗡的。

    她被自己看到的一幕,吓得心惊肉跳。

    这究竟意味着什么

    一瞬间心痛如绞。

    穆芷苓面色惨白地站在郑王府前,她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郑王府前也积聚了些人,她站在那些人身后,远远地盯着郑王府的牌匾。目光一瞬不瞬地盯着那些白绫。

    她好想找个理由骗自己。这一切都不是真的,这只是她做了一个梦,梦醒来什么都没有发生。

    黎世子好好的。郑王府也好好的,所有一切都和当初一样。

    可是下一瞬她所有的幻想都狠狠破灭了,仿若白玉落地的声音在她脑海中炸开。

    一辆马车在郑王府前停下,而从马车上走下来的。不是别人,正是抱着若兮郡主的沈王妃。

    穆芷苓捂住唇。眼角的晶莹一滴滴滑落,她睁大双眼,盯着那个不争的事实。

    沈王妃的头上戴着百花,穿着素白的绸子。就连不到六岁的郑若兮也是这般。

    顷刻间,有一种她无法承受之重如排山倒海般涌来。

    那个老僧人骗了她,说什么因她而生。因她而亡,因她而化虚为实。全都是荒诞不羁的话。

    他若是因她而生,那她让他别死,他就应当别死才对

    该死的那个人不是黎哥哥,而是她啊。她原本就不应存在,她原本就应当死在那场大雪纷飞里,重活一世对她来说本就是奢侈。

    若是这一刻,让她用自己的命来换回黎哥哥的命,她也心甘情愿。

    穆芷苓不知自己是如何回到海棠苑,总觉得整个身体都不是她的。回到房间那一刻,月眉焦急地朝她走来,紧绷的脸刚一和缓,下一瞬穆芷苓就浑身无力地倒在她的身上。

    “小姐这是怎么了,您到底去哪儿了奴婢找了许久都没有找到你”月眉说着,却没有得到穆芷苓的回应,才发现穆芷苓已经昏厥。

    原本就非常焦急的月眉见穆芷苓晕倒更是担心地不行,将穆芷苓扶住便叫来了翠柳和芝香,将穆芷苓安稳地放回床上后,又吩咐芝香快些去请张太医前来。

    翠柳担忧地蹲坐在床前,瞧着穆芷苓惨淡无光的脸,心急如焚地抬头,道:“月眉,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小姐今儿个不是一直在房间休息吗,怎的浑身都出了冷汗,头发还这般凌乱”

    月眉闻言,赶紧去打了水前来,将穆芷苓的脸洗净,随后又将她衣服给换了,这才替自己擦了擦汗,对翠柳道:“小姐适才出去了一趟,我想着她出去必是有缘由的,适才发现她不见的时候才没有惊动你们,怕此事被别人抓着说事,谁料小姐回来就成了这样了这也都怪我。”

    月眉自责地看着穆芷苓,心中却是在想着小姐这一日的异常。

    她到底是发现了什么事,抑或是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让平素稳重的小姐如此大失方寸。

    翠柳也明白月眉的一番心思,同样焦急地看着穆芷苓,等待着张太医前来。

    可不一片刻穆芷苓便醒了,嘴里喃喃道:“月眉,你是不是派人去寻张太医了千万不要前去,我没事,不要紧的。若是当真有事,我自己也能感觉到的,你们先出去吧,我想一个人休息一下。”

    穆芷苓艰难地吐出几个字,到了最后竟是觉得喉咙疼痛异常。

    都是活了两世的人了,想不到还这般。

    似乎有的东西,从一开始她就不应当沾惹,仿若是前些日子穆老夫人所中之毒一般,一旦沾染上,便会上瘾,从此以后再也戒不掉。

    她曾以为这一世,她不会再后悔。可如今才发现错的离谱,她肠子都差些悔青了。

    若是那一夜,她劝黎哥哥留下,他会不会留下

    抑或是她像十三岁的少女一样,对着他撒娇,求他留下,这样黎哥哥会不会考虑

    也许会的吧,这样就没有如今这一幕了。

    曾经她怨自己所遇非人,到后来她不再相信任何人,可知道现在,那种失去的疼痛才让她清楚的明白,自己想到的到底都是些什么。

    人总是在失去的时候,才知道什么是重要的,什么不重要。

    穆芷苓将被子遮住脸,这会子她不想看到眼前这一切,第一次痛恨自己能清楚地看清眼前之事,若是她还是像前世临死前那般做个瞎子,就不会看清郑王府的牌匾上的白绫,也看不见沈王妃哀切绝望的脸,更找不到去郑王府的路。

    这样她就可以不用知道黎哥哥已经没了的消息,她就可以继续安慰自己,黎哥哥在便将过得很好。

    想到这些,穆芷苓便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月眉也没敢违背穆芷苓的意思,亲自去半道拦截了张太医。随后又随着他去要了一个方子,说是抚上的丫鬟生病了,这会儿身子骨太弱,需要一些补品养养身子,末了从手上取下她一直戴着的镯子,让张太医要用最好的药。

    抓了药,又亲自去院子里的隐蔽处熬好,给穆芷苓放在床边,一直守着她。

    她不知小姐到底因为何事突然变成如今这般,可看到小姐这样,她就想到了曾经的自己。

    那个男人没有让她过上一天的好日子,可却是在他死去的那一刻,让她狠狠的伤心了一把。随后家庭的重担全数落到她一个弱女子的头上,而婆婆也素来不待见她,导致她落得一身的病,到最后差些撑不下去了。

    是三夫人突然派人找到了她,替她医好了她的病,随后还不嫌弃她,将她接到穆家,让她好生照顾小姐。

    穆家对她的恩情,月眉没齿难忘。

    半夜翠柳醒来,发现月眉一直照看着穆芷苓,轻声道:“月眉姐姐,已经是后半夜了,您还是快些去休息吧,我来照顾小姐就好。”

    月眉却摇摇头。

    翠柳终究是性子粗了些,行事太不稳重,她也放心不下。

    次日穆芷苓起来,竟是发现身子比昨日好上许多,低头却看见月眉趴在床边睡着了。

    瞬间明白了大半。

    感动得鼻头一酸。

    随后去向穆老夫人请安时,瞧见穆芷姝脸色不大好,倒是穆芷萱一脸的平静与从容,她瞧着穆芷苓苍白的脸色,关切地问道:“五妹妹昨日没有睡好吗,怎么这会儿脸色这般差”未完待续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