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一品宠妻最新章节 > 一品宠妻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四一章 聘礼
    几日后,郑王府当真寻了媒人前来提亲,陆续送来聘礼。

    六十四抬箱子,皆以红绸相缠,摆在了穆家大门前。

    只是奇怪的是,前来提亲的人中,并没有郑黎。

    虽说这样,穆宗胜也没有深究,反正穆芷姝会嫁给郑黎,前来提亲与否,他并不太看重。

    穆芷姝也因此被解了禁足。

    这倒是应了那句话,因祸得福。所有穆家下人都津津乐道,因了异常火灾,郑王府的黎世子和穆二小姐便在一起了。

    而穆芷苓听闻这个消息,站在院子中央,竟是剧烈地咳嗽起来。

    虽说恶疾早已治好,如今杨花的季节她也不用担心,更不用说着院子里连一点花香都没有,可是如今这样倒是着实吓了月眉和翠柳一大跳。

    颤抖着双手从怀中掏出锦绢捂住口鼻,胸口因为咳嗽而一阵阵的抽疼,疼的仿佛不是自己的一般。

    “翠柳,适才你去看了,那郑王府的聘礼当真抬过来了吗?”穆芷苓微阖着双眼,嘴唇泛白,说话也是有气无力,浑身更是虚弱不堪。

    翠柳蹙着眉,看了一眼月眉,见月眉没有阻止,便开口道:“小姐,已经过了垂花门了,这会儿只怕已经过了内院,到了牡丹苑了。”

    “那来的都是些什么人?”穆芷苓烦躁地坐下。

    “奴婢没有看清楚,小姐,您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奴婢这就去请太医前来。”翠柳见穆芷苓脸色不太好,有些焦急地说着。

    穆芷苓紧闭着双眼。也不制止,任由翠柳离开。

    月灭一直微低着头,可是最终还是忍不住说道:“小姐,您是在乎黎世子的对吧?”

    穆芷苓脸颊微红,道:“你胡说些什么,人家都要娶别的女子了,我还自护他作甚。当真是给自己难堪吗?”

    月眉却轻轻摇头。道:“小姐,奴婢是过来人,小姐心中所想。奴婢也略知一二。您对黎世子,只怕在乎的不是一点半点。您既然在乎,就应该和他说清楚,即便是他要娶别人。可若是他心中有你,那边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回复。若是没有争取,又哪来的幸福呢?”

    穆芷苓却苦笑一声,目光闪烁,神情飘忽不定。道:“月眉,你当真是想错了。我对黎世子,当真没有那样的心思。也许当真是比对别人多了一分关心与在乎。那也是因为别的原因,并非是我想要嫁给他。今生。我谁都不嫁。”

    一直以来,郑黎对她的照顾她一直都记在心中,所以自然是对他多在意了些,可是那些在意却和儿女私情无关。

    毕竟上一世的她已经死了,今生的穆芷苓再也不为自己而活,而她也不再相信所谓的情爱,那些东西一旦触碰上了,运气好便一生无忧,可若是没有那个好命,便会万劫不复。

    而她注定是那个无运之人。

    月眉一听穆芷苓这话,倒是有些急了,道:“小姐,您可千万不要胡说,您若是这样想了,那夫人和老爷怎么办,他们估计做梦都想着让您嫁人,小姐若是不嫁,那他们得多伤心啊。小姐如今有这样的想法,那定是没有遇见您的良人,等哪一天您要是遇上了,便不会这样想了。”

    月眉微眯着眼,眉间有道不尽的哀伤浮现。

    穆芷苓也不作声色,只是呆呆地看着前方。

    牡丹苑这边,穆芷姝已经被放了出来,兴致冲冲地跑了出来,本以为郑黎会前来,却是没有瞧见他的身影。

    有些落寞的转身,穆芷姝看向高氏,问道:“娘亲,怎么不见黎世子,难道他已经走了?”

    高氏有些埋怨,道:“没有,他没有来!你说着提个亲,一点诚意都没有,我怎么放心将女儿交给她!”

    穆宗胜却转身瞪了高氏一眼,高氏也不敢说话。

    随后他又名穆芷姝回房。

    穆芷姝回到房中之后,穆芷霜正在房中等她。

    见穆芷姝回去,穆芷霜拉着她的手,有些激动的问道:“二姐姐,怎么样,见到黎世子了吗?是不是很兴奋很激动?哎,当真有些舍不得二姐姐您,再过几月二姐姐就及笄了,这样一来你是不是就要嫁过去了,霜儿真的很舍不得你。”

    穆芷姝只是微微垂眸,若有所思地看向窗外,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穆芷霜一个人说了一会儿,见穆芷姝没有理会,便也不再说话了。

    穆芷萱轻笑着从门外走来,看着嘟囔着而又红着脸的穆芷姝,轻声问道:“二姐,我可以进来吗?”

    穆芷姝还未来得及抬头,穆芷霜便蹬鼻子上脸地指着穆芷萱,道:“不可以,二姐姐现在没有功夫搭理你!”

    穆芷萱瞥了一眼穆芷霜,道:“哟,不知二姐何时养了一条这么温顺的狗啊,不过这狗也管得太宽了。”

    穆芷霜不乐意了,蹭的一下站起身,怒气腾腾地指着穆芷萱,道:“你以为你是谁,你这个克父克母的扫把星,理我远一点!”

    穆芷萱一脸无谓地忽略了穆芷霜,径直朝穆芷姝走去。

    走至穆芷姝跟前,道:“二姐如今可算是高兴了,如愿嫁给黎世子。可据我所知,那黎世子根本不喜欢二姐姐你,你即便是嫁过去了,也只是守了活寡,仅此而已。”

    穆芷萱斜睨了一眼微眯着眼的穆芷姝,心情越发愉悦。

    这人便是贪得无厌,就好比穆芷姝,曾经连嫁给郑黎都是奢望,如今终于能实现了,眼里便容不得沙子。

    “你是在嘲讽我?”

    穆芷姝扬起头看着穆芷萱,声音中透露着几分危险,穆芷萱却猛地摇头,道:“当然不是,二姐姐我也只是替你着想。我听说今儿个黎世子并没有前来。便想着过来安慰一下二姐姐,萱儿绝无它意。”

    “你有没有,自己心里清楚!”

    穆芷霜愤愤地瞪着穆芷萱。

    穆芷萱委屈极了,眉头紧紧拧在一起,道:“六妹,你的确是误会姐姐了,姐姐以前那样对你。那也是逼不得已。我无依无靠,在这个家中更是没有地位,若是不依附于人。那又当如何生存?”

    她突然低下头,凑到穆芷姝耳边轻声说了几句,穆芷姝抬头不可置信地看着她,而穆芷萱却突然笑了。笑得云淡风轻,道:“萱儿所想。一切都是为了二姐的幸福,二姐若是不愿相信,便直接忽略了萱儿所说便是。”

    穆芷萱离去后,穆芷姝身子都差些僵住。

    她没有想到穆芷萱竟然那般心狠手辣。

    可是如今她似乎别无选择……

    穆芷霜在穆芷姝耳边推攘。眨着好奇的眼睛,道:“二姐姐,那穆芷萱跟你说了些什么?你可千万不要相信她所说啊……二姐姐……你怎么不说话?”

    穆芷姝缓慢而又僵硬地转过头。讷讷地吐字,道:“你先出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会儿。”

    穆芷霜没法,只得离开。

    过了须臾,穆钰推门而进,见穆芷姝愁容惨淡的模样,一脸邪肆地望着穆芷姝,笑得有些诡异道:“妹妹,这么重要的事情,你为何都未曾与哥哥说起?”

    前几日之事,他便想要找那郑黎质问情况,可是父亲不允,而后郑王府也诺下了亲事,这事他便也不再追究了。

    可是适才他却得知那郑黎并没有前来,当他穆耀的妹妹是什么人,是随随便便就能敷衍了事的吗?

    越想越是气氛,而脸上的笑意也就越深。

    穆芷姝瞧见穆耀这般表情,心中暗自捏了一把汗,每当哥哥出现这样的表情的时候,他定是很生气的。她有些担忧地看向穆耀,道:“哥哥,此事并非你想象的那般……总是我不许你去伤害他。”

    穆耀却再也笑不出来,道:“伤害他?我倒是想杀了他,然而,如今他已经成了你未来的夫婿,难不成我还要让自己的妹妹守寡不成?”

    再者,他并没有把握能伤得了郑黎。

    “我不伤他,可不代表我不伤害他最重要的东西。”穆耀微微一笑,明明是灿烂至极的一抹笑,却偏生让他笑出一抹寒意来。

    穆芷萱回了湘云馆,心中越发的舒坦。

    如今她只需静静地待在院子里,看着她所憎恨的和她所厌恶的,互相折磨,最后都不得好死。

    原先想着要杀了穆老夫人,这会儿却无比庆幸张太医能将她就回,那老东西不是一向自恃能掌控一切吗?

    如今她便要让她看着自己最为真爱的儿子,孙子之间相互伤害,让她备受折磨。

    死,真的是太便宜她了。

    “哈哈哈哈……”穆芷萱看了一眼红了半片天的晚霞,那笑声令躲在身后的秋桔身子轻轻一颤。

    忽然一只飞鸽飞来,落在穆芷萱手上,她抽出其中的信纸,却得知安氏病重的消息。

    笑容僵在脸上,她急忙奔回房中,神色紧张。

    海棠苑中,穆芷苓瞧着那红似血莲的晚霞,心中一阵感伤。

    她分明对郑黎没有那样的心思,对他也只是像对自己亲哥哥一般,可为何心头还是一阵烦闷。

    那股郁结在胸口的气,怎么也缓不过来。

    夜幕拉起,天空渐渐拉下帷幔,挡住了那艳丽的彩霞,也挡住了太阳最后意思金色的光。

    “小姐,进屋吧,您已经在这里待了足足三个时辰了,这会儿天已经黑了,若是继续待下去,只怕您的身子受不了。”

    穆芷苓却置若罔闻般抬头看着漫天的繁星,晶亮的微光在空中此起彼伏,忽明忽暗。

    月眉见穆芷苓不为所动,是在没法了,便去房中取了一件冬日的披帛搭在她的身上,陪着她站在月色朦胧之中。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月眉看向来人,她并不认识。

    那人越靠越近,月眉看仔细了些。

    这才和记忆中的模样重叠。

    少时她见过黎世子,却只是十一二岁般大小,如今十七八岁,模样当真是变了不少,浑身的气质也变得和往日截然不同了。

    可她依旧能认得出,即便所有的东西都变了,可有一些,却无论如何也变不了的。

    月眉微微感叹,穆芷苓却忽然站起身,目光一瞬不瞬地看向郑黎。

    三人静默而视,时间不急不缓地流淌,却在海棠苑静止了一般,凝固了这满院的景色和院中站着的人。

    许久,穆芷苓薄唇微启,道:“黎世子只怕走错了地方,这里是海棠苑而并非牡丹苑。”

    郑黎怔愕,停住了脚步。

    他没想到穆芷苓会这样说,不过随即又释然,心中竟是畅快不少。

    小五这般说,莫不是不满他要娶那穆芷姝。

    思及此,嘴唇略微上扬。

    他定定地站在远处,目光深邃而又炙热,呼吸也快了些许。

    少年特有的低沉和沙哑的嗓音响起:“我认得路,认得让我魂牵梦绕的地方。”

    夜晚的微风习习,渐渐沉重起来的雾气也在空中四处飘荡,轻轻触碰脸颊的瞬间,湿濡渗入皮肤,说不清是凉意还是冷意。

    穆芷苓也不说话,转身便朝着里屋走去。

    月眉瞧了一眼郑黎,踟蹰半晌。

    “月眉,你若是愿意在院子里待着,我也管不着,只是明儿个你若是因此误了事,照样扣你的月钱。”穆芷苓头也不回地说着。

    月眉瞧着别扭的两人,终是抬步随穆芷苓离开。

    两人走至大门处,穆芷苓抬手正欲推门,一只手却被人重重捏住。

    灼热的呼吸喷薄在脖颈处,郑黎靠的很近,呼吸很重,心跳很快,却是除了手半点不敢触碰到她。

    穆芷苓一拉,他便越发用力,身子也越发逼近。

    到最后是在没法,穆芷苓只得转身,抬头瞧着满头大汗的郑黎。

    分明是这么冷的天,他却出了一身的冷汗。

    “小五,你因为……这件事生气了吗?”郑黎试探性地问了一句,空出来的一只手僵在空中不知如何放置。

    穆芷苓倒是一脸平静,她不恼也不气,只是淡淡地问了一句:“穆小五的确生气了……黎世子不应当半夜私闯女子闺房。”

    原本晶亮的眸子瞬间暗淡下去,郑黎的身子僵得麻木。(未完待续)i580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