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一品宠妻最新章节 > 一品宠妻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四零章 私会
    穆芷萱有些不可置信地瞧着穆芷苓一脸毫不在乎的样子。

    难不成她猜错了,那穆芷苓对此事当真是半点不在意?

    这下换作穆芷萱心里不大舒服了,不过脸上依旧笑得温和,掩饰地极好。

    不过细细想来,她的目的终究是达到了。一切都在她的掌控之中,只是如今唯有这穆芷苓,她倒是有些看不透她了。

    穆老夫人独自一人坐在房中,最近几日家中出了这么多事,她甚是烦闷。手指不断拨弄着佛珠,而春平则是手持蒲扇替她扇风。

    虽说是阳春三月,可是外面的天气已经是骄阳似火,京都的天从来都是这般,冬季过了很快便是夏季。

    穆老夫人的额头已经沁出汗珠,口中一遍一遍默念着,可仍是止不住地烦躁,以至于佛珠散落在地。

    “春平啊,你说我这一把老骨头,是不是管不了年轻人这些事了啊,人老就是越发不中用了。”穆老夫人深深叹了一口气,有些无奈道。

    春平墩身将散落在地的佛珠拾起,随后站起身,道:“老夫人您身子好着呢,再说这个家若是没有您,那还有谁能来主持大局呢,如今这家中正乱,更是需要您老人家出面啊。”

    “这家里没一个让我省心的,本想着老大懂事,虽不是我亲生的,却非常孝顺,可是却生出一个这么不让人省心的丫头,如今想着便觉得头疼。”穆老夫人抬头看着墙上的观音像,自顾自地喃喃起来。

    春平正欲说什么,门外萧玉宁轻轻叩门,道:“母亲。儿媳能否进来?”

    穆老夫人起身,朝外屋走去,边走边说,道:“进来吧。”

    萧玉宁走至穆老夫人跟前,随后行了个礼。穆老夫人正襟危坐在上方,抬眼瞧了萧玉宁一眼,指了指一旁的圆木椅。道:“坐下吧。”

    萧玉宁却不敢坐。直直地站着,小声说道:“儿媳未经母亲的同意便擅自做主,还请母亲责罚。”

    “你先坐下吧。既然此事没有造成太大的损失,那边没有自责的必要。你这样做,瞒着家里也是不无道理,只是此番之后。定是一番混乱。老三媳妇,如今家中剩下的那些生意你就不用再插手了。交给老四去管理,也免得再多生闲话。不过我只希望你能将此事处理妥当,莫要辜负了我对你的信任。”

    那日穆老夫人在茶杯底盘看到一张纸条,细看之后才得知实情。随后派人秘密打探之后才证实。

    萧玉宁微微点头。随后想到什么一般。道:“母亲,昨夜那事您看怎么办?这会儿四下都在说……说姝姐儿昨夜……”

    穆老夫人听闻后,眸光一凌。道:“此事我已略有耳闻,待我调查清楚。到底是怎样一个情况,待会儿我便会亲自去问姝姐儿。你先回去吧,此事我定有主张。”

    萧玉宁只好离开,而穆老夫人却愁容更甚。

    穆宗胜虽不是她所亲生,可是这么多年她却半点不敢怠慢了。正因为身上流着不是她的血,所以这一层关系更为微妙,若是处理稍有不当,这个家只怕就再也回不到从前了。

    她虽口头对萧玉宁说自己早已有了主张,可是心底却丝毫没谱。毕竟那姝姐儿是老大所生,若是惩罚得太过严苛,势必引起长房的不满和怨念,可若是放任不管或是惩罚轻了,只怕又会落下话柄,其他几房想必私下也是不服的,毕竟姝姐儿那样的行径着实太过恶劣了。

    “春平,吩咐下去,若是府上还有人因为姝姐儿这事儿嚼舌根的,我定不轻饶。”

    不论姝姐儿做错了什么,一个还未出阁的女子,最看重的便是名声。

    晌午时分,穆宗胜进了柴房,一脸阴沉地看着穆芷姝。

    “你这个不孝女,我真想一刀杀了你!”穆宗胜激动地说道,胸腔剧烈起伏。

    原本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可是突然生出这样的事来,穆宗胜只觉得太过寒心和震怒。

    穆芷姝却不以为然地瘪嘴,道:“爹爹,此事并非女儿的错,女儿也是被人陷害的。”

    “你被人陷害,你可知现在穆家上下都在说什么吗?说你是去私会男人,我穆宗胜怎会生出你这样一个女儿!”

    穆宗胜当真懊恼,当初他便应该将她送回……

    若是当真到了那个地方,也不会生出如此多的事端了。

    幸好对象是郑王府的黎世子,穆宗胜虽恼怒自己的女儿做出如此不知羞耻的事,可若是嫁给郑黎,那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毕竟……

    想到这里,穆宗胜心中的怒火也消了大半。

    “爹爹,女儿同黎世子是互相喜欢的,还请爹爹成全!”

    穆宗胜刚消的怒气便再一次被穆芷姝激怒。

    “当真是不知羞耻!一个女子最为看重的东西,你全都抛诸脑后,你当真是要活活把我气死!”

    可是如今让郑黎娶了穆芷姝,也是唯一的办法了。更何况,穆宗胜打一开始便想着穆芷姝嫁给郑黎,毕竟……

    当秋桔从院外回来后,左顾右盼一番,道:“小姐,我打听到了,大老爷当真要让二小姐嫁给黎世子,而且这两天他便会去郑王府走一趟,到时候这门亲事只怕就定下来了。”

    穆芷萱抿嘴一笑,道:“无妨,就算嫁过去又如何,也不过是守活寡罢了,那黎世子即便是一根汗毛也不愿碰她的。”

    秋桔倒是有些困惑不解了,道:“小姐为何如此笃定,这人都是会变的,那黎世子也说不准呐。”

    穆芷萱目光有些深邃,笑得越发神秘莫测起来,道:“秋桔,你不懂郑黎。我说他不会他便不会,而且我会让他恨毒了穆芷姝。到时候穆芷姝的日子,一定会非常凄惨!”

    她一定要让穆芷姝比曾经的她,还要凄惨!

    “小姐,奴婢不知有句话当讲不当讲?”

    穆芷萱微微抬头,目光柔和了许多,道:“你与我还有什么不该说的?你我表面虽为主仆,可是我早已将你视为姐妹。事事你都未曾让我失望。如今还有什么害怕说的?”

    秋桔吐了吐舌,低声呐呐,道:“小姐。奴婢不懂您,您为何如此讨厌二小姐。起初,起初奴婢以为您是因了五小姐的缘故,可如今小姐分明是不喜欢五小姐。那您为何还如此憎恨二小姐呢?”

    穆芷萱微微一愣,思绪有些飘忽。

    究竟是为什么……

    她突然扬起脸。一脸郑重地看着秋桔,道:“秋桔,你相信人有前世今生吗?”

    秋桔摇头,道:“小姐。莫不是您也相信鬼神一说?”她轻笑道:“就连奴婢,也是不愿相信的。这人就算有前世今生,自己也不知道啊。小姐您怎么问起这个了?”

    秋桔垂下脸,却迎上穆芷萱满脸的泪水。

    她随即慌了。急忙从怀中掏出锦绢替穆芷萱擦拭,道:“小姐,您别哭啊,怎么好端端的就哭了。是不是秋桔说错了什么,您骂我打我都成,千万不要哭。”

    自她到应国公府起,便没有再听小姐哭过。

    小姐如今突然这般,让她瞬间有些慌张无措了起来。

    穆芷萱下一瞬却淡然一笑,道:“没什么的,只是适才觉得眼睛有些不舒服,许是进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瞧把你给担心的,好了我没事了,你先出去吧,我想一个人静静。”

    秋桔离开后,穆芷萱躺在床上,回想着秋桔的话。

    她为何讨厌穆芷姝,只怕这一生也不会再有第二个人知道。

    如果说她对穆芷苓仅仅是嫉妒和利用,那对于穆芷姝,她便恨不得她千刀万剐。

    不若是这样,她就死了。

    若是她落入自己的手中,她便要让她每天服侍不同的男人,而且每天在她身上刺伤一刀,很深很疼,却不会死去。

    这一切都是穆芷姝欠她的,都是她欠她的!

    穆老夫人罚穆芷姝去祠堂抄祖训五百遍,这件事也算是不了了之。

    倒也没有异议,毕竟是穆老夫人做出的决定。萧玉宁也不是那种嚼舌根之人,而四夫人蒋氏又是顺着长房的,这种事情当然是帮着长房说话。

    而穆家现在的生意也归穆宗耀管理。

    一瞬间穆家上下恢复了平静。

    过两日,穆宗胜去了郑王府。

    郑王瞧见了穆宗胜,微微挑眉,随后做出请的姿势。

    穆宗胜冷哼一声,走了进去。

    两人进入正厅坐下。

    “多日不见,王爷可好?”穆宗胜环顾了四周,阴阳怪气地说道:“怎么不见贵公子呢?”

    郑王上下打量着穆宗胜,总觉着他今日言谈举止有些怪异,却又说不上到底是哪里不对劲。

    “所谓无事不登三宝殿,不知尚书大人今日前来所谓何事?您可是从未光临过寒舍,郑某当真是受宠若惊啊。”郑王也开始客套起来,反正跟穆宗胜这样的人对弈,谁若是先沉不出气,谁便输了。

    穆宗胜语气却也不见得和善,道:“王爷,今儿个我穆某也不拐弯抹角了,我只想见贵公子一面,当面问清楚一些事。”

    郑王一听说,脸色有些阴沉,便问道:“所谓何事竟让穆尚书亲自前来,还要问犬子,能否告知一二。”

    郑王已经很是隐忍了,按理说按照他的脾气,早已早已忍受不了了。

    如今能隐忍至此,已不是易事。

    穆宗胜却抬头,道:“此事当然还需要王爷您做主。”

    郑王随即命下人将郑黎召来。

    穆宗胜见到郑黎那一瞬,突地跪在地上,道:“还请郑王爷成全!”

    郑王也没有料到穆宗胜竟突然这般,躬身欲将他拉起,可穆宗胜却迟迟不为所动,道:“王爷若是不答应,那穆某便跪在地上不愿起来。”

    虽说男儿膝下有黄金,可若是为了姝姐儿的幸福,再者为了自己的计划,即便是下跪又如何,大丈夫能屈能伸。

    郑黎瞧见穆宗胜这般,猛然一惊。

    昨晚他在穆宗胜看清自己时便早就离开,分明没有人知道他,唯一的可能便是那穆芷姝自己说了此事。

    可是她为何要自己说起,她若是一口咬定自己只是因为大火跑出院子,那任谁也不会为难她。

    郑黎竟是有些恼怒和后悔,昨儿个就应该逼着她不承认此事。

    可是那穆芷姝也应该不算得太过愚蠢,她与他也素未谋面,她没有理由直接把自己说了出来。

    这样想着,突然被郑诺的声音打断。

    “昨夜小女房中失火,穆某冲忙进屋中,却怎么也寻不到小女的身影,一出门便发现黎世子抱着小女。如今整个穆宅已经传遍了这事,世子这样,让小女以后如何能抬头见人?穆某恳请王爷给小女一个交代。”穆宗胜声音哽咽,到最后竟是沙哑不堪。

    郑诺将信将疑地盯着他,而后又看了一眼郑黎,道:“此事当真?”

    郑黎心中骇然,这穆宗胜当真能胡诌,事情分明不是这般。

    他微微躬身,道:“回父亲,确有此事,可孩儿却不是去找穆二小姐,孩儿只是路过她院中,恰巧遇见房中失火,便将她救了出来,仅此而已。孩儿与穆二小姐之间清清白白,绝非有半点越轨之事。”

    郑黎随即反应了过来,这穆宗胜感情是前来要他负责的。

    “既然此事当真,那你便要对人家负责,你难道不知名声对一个女子来说有多么重要吗?”

    郑黎双手握拳,如今看来,即便是他再是解释,也无法推了这门亲事,只怕父亲和穆宗胜,两人早就有意此事。

    还未等他开口,那郑王便说道:“穆尚书,此事既然是黎哥儿惹出来的,他便必定会负责。我这就去准备,挑个好日子,寻个媒婆上你家提亲。”

    穆宗胜也因郑诺如此爽快而吃了一惊,隐住嘴角的笑意,道:“那黎世子意下如何?”

    “你不用管他,此事是他惹出来的,难不成他还能不愿意。穆兄难得来郑王府一趟,不如去吃一杯酒如何?”

    郑诺瞥了一眼郑黎,随后便不再看他,而是对着穆宗胜笑呵呵地说道。

    郑黎凝视着两人离开的背影,心头万分沉重。

    他绝不能娶穆芷姝,他要娶的永远只有一个人。(未完待续)i580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