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一品宠妻最新章节 > 一品宠妻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三六章 家业
    穆芷苓转身看向翠柳,道:“你回去照顾他们两人,看好他们,不要随意出门。”

    既然他们能被人所伤,那便说明那些人定不会放过他们,如今待在她的房中是最好的办法。

    穆芷苓亲自朝静轩阁走去,进了院子却被林妈妈告知萧玉宁并不在静轩阁,林妈妈愁苦着脸道:“小小姐,您的身子还没有好完全,还是赶紧回去歇着吧,郡主这会儿,这会儿在正厅呢。”

    穆芷苓站直了身子,抬头看向比她高出半个头的林妈妈,问道:“娘亲去正厅做什么?”

    看林妈妈的脸色也不大好,穆芷苓心中隐隐有些不好的预感,难不成家里又出了什么事?

    若是没有出什么大事的话,是不可能聚在一起的。

    “林妈妈,到底出了什么事?”穆芷苓目光直直地盯着林妈妈,她有些心虚得别过头去,随后又道:“小姐,您身子还未好上完全,等您身子好些了再说吧,再说这点小事儿,夫人能应付得来的。”

    穆芷苓却不依,声音突然冷凝下来,道:“我的身子没事儿,你若是不告诉我,我就自个儿走过去一看个究竟。”

    她抬步正要走,就被林妈妈拉住。

    穆芷苓转过身,林妈妈缩了缩手,随后低声道:“小姐,您不在的这几天,府里出了好多事。之前不是郡主管着这府上的大小事宜嘛,原本四老爷就极为不满这件事。前几年,郡主将这一切都治理得妥投贴贴,可是……这会儿京都的铺子大多都倒闭了,四老爷上次无意间听到这事儿。现在正在老夫人跟前说事儿呢。你说让郡主将这铺子交出来不就得了,非得闹着要郡主赔偿这些铺子倒闭的所有的损失,哎……”

    穆芷苓站定在林妈妈跟前,皱了皱眉头。

    娘亲现在已经将这一切都处理好了?

    之前她也和娘亲说起过此事,只是不到三个月,娘亲竟然已经将穆家如此庞大的家业全都转交了出来,这速度……

    原本此事可大可小。即便是穆老夫人怪罪下来。那也只能说娘亲办事不力,如今四叔竟然要嚷嚷着让娘亲将这些亏空和漏洞填补,那该如何是好?

    此事还得看穆老夫人。可是若是四叔非要追究,那又当如何处置?穆老夫人那里,可以跟她说了实情,可穆宗胜和穆宗耀又当如何?

    四叔生性不管事。更是少了一份心思,此事他估计也是受了长房的怂恿。难不成还要让长房知道娘亲只是将穆家的家业转移了,偷偷隐藏起来?

    前世明德帝之所以知道穆家的家业之庞大,也是因了穆宗胜的缘故。只不过这一世没想到穆宗胜竟然如此阴险,即便是如此也咬着不放。

    穆芷苓飞快地朝正厅奔去。

    而此刻在正厅之中。穆老夫人和穆老爷子正坐在两旁,其余的人坐在别处,唯独萧玉宁一个人站在正中央。她规规矩矩地站着。面无表情地看着穆宗耀,并不言语。

    穆宗耀满脸通红。忽地站起身,道:“三哥,此事你再也纵容不得,我们穆家如此大的家业,竟然就让她毁的一干二净!当初这一切交给我,就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穆宗泽沉着脸,慵懒地抬眸,道:“老四,此事并不简单,事情发展到如今地步,也不能完全怪了宁儿。”

    “哼,不怪她难不成还怪我?你以为那么大的家业,岂是说没就没的?那些铺子这么多年一直都生意兴隆,为何这几年就突然倒闭了?我看三嫂只怕将这笔财产拿去别有他用了吧!”,穆宗耀越发的盛气凌人,说话的语气也越发强硬。

    穆宗泽正欲辩解什么,萧玉宁突然冷笑一声,道:“四老爷这话什么意思,此事落得如今地步,是我的错,可是你说我将那钱用在了别的地方,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四爷亲眼所见,所谓含血喷人,说的也便是四老爷这样的吧。”

    穆宗耀被萧玉宁驳得无话可说,只是瞪着双眼,目光时不时瞥向穆宗胜的方向。

    萧玉宁却上前一步,道:“老祖宗,穆家的家业在短短三个月之间突然没了一大半甚至还要更多,难道您不认为此事很奇怪吗?儿媳即便是没有治理的能力,可是这么多年也没有出什么岔子,而且穆家的生意也蒸蒸日上,从来没有出过这样的事情。儿媳觉得,此事定然是有人存心跟穆家过意不去,而至于到底是谁,儿媳至今也在查证中。许是儿媳说话做事太过鲁莽,得罪了太多人,因此才会给穆家惹得如此的麻烦。还请老祖宗责罚……”

    正当此时,一个丫鬟低着头从门外端着茶盅进屋,随后替穆老夫人斟了茶,穆老夫目光触及杯底,只是一瞬间微微一愣,下一刻又神色恢复正常。

    萧玉宁抬头看向穆老夫人,嘴角微不可见地勾起,随后跪在地上,道:“还请老祖宗惩罚,是儿媳办事不力,才害得如此地步。”

    穆老夫人阴沉着脸,盯着萧玉宁,凝眸打量了一番,没有说话。

    穆宗耀见状,一手猛拍在案桌上,道:“简直是一派胡言!”

    “你们吵什么吵,听得我头疼,春平,扶我回去休息!”穆老夫人踉跄着起身,烦躁地离开了正厅。

    穆宗耀正欲走上前去,穆宗泽却拉住他,道:“老四,注意你的言辞和身份!”这个老四越发不像话了,他难道不知道宁儿的身份吗?他岂能随便冲她发脾气!

    穆宗泽心头越发地愤怒,随即拉着萧玉宁的手朝门外走去,穆芷苓刚赶至院外,便瞧见穆宗泽拉着萧玉宁的手怒气冲冲地离开,而其后紧跟着的便是长房和四房的众人。

    穆芷苓疑惑的看着众人,随后躲在石柱后。待众人走后,这才找了一个丫鬟问起刚才的情况。

    当听闻穆老夫人的态度后,穆芷苓微微一愣,竟是有些惊讶于穆老夫人的反应。

    穆老夫人定然是知道了什么,可是娘亲当真提前与老夫人说了此事?

    不过既然穆老夫人没有表明态度,那就只能说明穆老夫人多少还是知道了,只要穆老夫人不追究。穆宗胜和穆宗耀也就没法。

    再者娘亲的身份。那些人的态度也没法太过强硬。

    这样想着,穆芷苓也便松了一口气。

    回到海棠苑后,穆芷苓快步朝十三和十五所在的房中走去。又花了一个时辰再一次金针过穴后,两人的毒稍微得到缓解。

    穆芷苓凝眸看着十三十五,两人欲下床行礼,被穆芷苓制止。穆芷苓瞧着两人苍白如纸的脸。微微皱着眉头,问道:“到底是谁伤了你们?”

    两人相顾一视。随后便是沉默无言,翠柳见状,道:“你们可知,是小姐将你们救活的。难不成你们还想忘恩负义?”

    十三垂下眼帘,片刻之后才将整件事都娓娓道来,十五本想拉着他。可是手在空中僵了片刻又缩了回来,任由十三将整个实情和盘托出。

    穆芷苓闻言。倒没有觉得有多意外,只是心头的恨意更浓,还有一丝错愕,那宋璎昭的功夫素来不弱,可是怎会用毒,而且还是如此阴狠的毒?

    前世他虽绝情寡义,可她却从未看到过他如此狠毒过。怪只能怪她当初看错了人,宋璎昭原本就是这样一个人……

    一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

    而在容止这边,一个黑色人影浮现,走至容止跟前,道:“主上,属下又要事禀报。”

    容止看了眼前之人抬头,那人道:“您派往穆宅的四人,其中两人……如今穆宅也出了大事……”

    容止眯了眯眼,道:“哦?说来听听,到底是怎样的事?”

    话虽说得云淡风轻毫不在意,可是手指却紧握成拳,死死扣住,指关节间甚至发出咯咯的声音。

    那人凑到容止跟前将事情说了一遍后,容止的依旧面不改色地一口一口地抿着清茶,只是一双眼却暗沉了下来。

    “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那人刚走至门外,刚走至大街上,整个人便倒在地上,整个人瞬间化为一滩血水,甚至连衣服都和血水融为一体。

    容止站在窗口处,看着那一团暗红色,神色越发凝重。

    那宋璎昭既然敢对他的人动手,便是有十足的把握,非要找到尸身不可。只是他万万没有想到,那穆家的小女娃竟然能将这么剧烈的毒都给制住了。只是她恐怕也是一时压制,这样的毒,终究有一天还是会爆发的。

    不过现在只能找一个人替代那两人,否则他的计划非得暴露不可。

    容止凝眸,他当真是小看了那个宋璎昭,原以为他就是一个纨绔公子,岂料如此出乎人意料……

    这些年他没有在京都,因而很多事情都没有办法掌控……

    容止轻挥衣袖,身后再一黑影出现,他侧头看向那人,道:“想办法让宋璎昭相信,此事是穆宗胜所为,也让他知道,我已经将手下大半的杀手都卖给了穆宗胜。”

    他容止从来不会做赔本的生意,他穆宗胜以为自己能威逼利诱得了他?而那宋璎昭虽然聪明机警,却也太过年轻。出自他杀手堂的人,可以是他亲自派遣,也可能是卖给他人。

    此时穆宗胜和穆宗耀正坐在里屋之中今儿一早关于萧玉宁的事情。

    那穆宗耀是个火爆脾气,一直狠狠地拍着桌子,道:“此事绝对不能这样就算了,母亲老糊涂了,可我还没有,那萧玉宁自从嫁进我们穆家,便一直想着如何让穆家落魄,从未想过让我们好过,当初真不知母亲如何要将穆家这么大的家产交给她管理,当真是以为我是死人吗?这么多年我不说,并不代表我不介意,我只是不想让母亲难做,也不想搞得这一大家子不和,可是大哥你给说说,如今这样,我难道还能当真坐视不理吗?”

    穆宗耀越想越是气氛,声音也越来越大。

    穆宗胜冷静地听完后,道:“老四,你冷静一些,你这样压根不是办法,你得知道母亲为何要如此偏袒那老三媳妇。再者今日你在厅堂,实在是鲁莽了些,你要知道,那萧玉宁再怎么说也是郡主身份,你岂能用那样的语气,老三素来护短,他的妻子被你这样一顿奚落,你觉得他的心里能好受吗?这么多年你的脾气当真是一点都没有改……”

    穆宗胜有些失落地感叹着。

    穆宗耀这才收敛了些情绪,有些懊恼地说道:“是我太欠考虑,那大哥此事你说怎么办?”

    穆宗胜斜睨了一眼穆宗耀的背影,拳头紧握,道:“你先回去,等母亲消气了你再单独问问她,此事到底如何处置。”

    穆宗耀听后,急忙点点头,随后离开。

    穆宗胜看着他的背影,目光一点点冷下来。

    高氏从门外走进,瞧了穆宗耀离去的背影,道:“老爷,此事我们应该怎么做?”

    穆宗胜道:“还能怎么做,如今老祖宗非要偏袒那萧玉宁,你我也都没有办法。其实这样也好,反正穆家的钱财已去了一大半,对我们而言也是好事,不管怎么说我们都是获利的。我让老四这样做,也只是不想让这家里如此清净。”

    只要有他穆宗胜在,便不会让这些人好过!

    高氏在穆宗胜身边坐下,随后叹息一声,道:“老爷,姝姐儿今年已经十五了,老夫人已经不止说了一次要替她寻觅一个好的婆家,可是您之前说的……”

    “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穆宗胜摆了摆手。

    高氏皱着眉离开,穆宗胜朝着门外走去,随后走到一个隐蔽的山洞之中,数十人站在洞中。穆宗胜看向众人,笑呵呵地道:“从今天开始,您们便是听命于我,若是有人违抗,命令,必将人头落地!”

    随后他便命为首的一人走上前,在那人耳边吩咐了许久,那人点头退下后,穆宗胜嘴角微微上扬。(未完待续)r466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