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一品宠妻最新章节 > 一品宠妻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三五章 监视
    穆芷苓闻言愁容更甚,五皇子到底存着怎样的心思。难不成他当真对自己……

    前世五皇子于两年后别明德帝派往封底便再也没有回来,这其中必然隐藏着太多她不知道的事情,且从适才的事情看来,那五皇子也不似表面看着那般简单。

    在内侍监的几日,心中想了许多,那高淑妃分明是冲着宁和公主而去,可到最后为何又怪罪到了她的头上?再者,那明德帝又是如何得知高淑妃腹中胎儿早就不保?

    唯一的解释便是这一切都是郑皇后所为。她利用高淑妃陷害自己,借此来让爹爹新生怒意,又让高淑妃的意图被明德帝发现,从而帮自己开脱。

    而这样做,不仅会让明德帝对高淑妃所失望,更是让她彻底失去了一个爹爹这样的股肱大臣。这样一来,获益最大的便是郑皇后了。

    适才五皇子又将她亲自送回应国公府,这郑皇后之心,可想而知了。

    只怕前世她便存着这样的心思,更是付诸行,这便能很好的解释为何五皇子在一年以后会被贬到封地去。

    穆芷苓微微摇头,轻叹了一口气,皇宫之中的勾心斗角尔虞我诈,曾经她以为和她半点关系也没有。如今看来若是想要置身事外,根本不可能。

    正在此时,稍稍急切的脚步声从门外传来,穆芷萱走进了屋子,瞧见穆芷苓有些虚弱的模样,皱了皱眉。

    “五妹妹,你没事吧。”穆芷萱走至床前躬下身子,一双纤细修长的手握住穆芷苓的指尖,声音微微颤抖。道:“你当真是把我急坏了,我听说你在宫里出了事,这一宿一宿的我都一直在担心,可惜我人微言轻,不能为你做些什么。如今看到你平安归来,我也放心多了。”

    穆芷萱抓着穆芷苓的手越发用力,说话也愈来愈急促。到最后竟是差些哭出了声。

    穆芷苓抬手抚上她的背脊。细声说道:“萱姐姐,我这不是回来了吗,没事的。”

    穆芷萱止住了哭泣声。目光直直地看向穆芷苓,随后又道:“妹妹,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为何你会被关进内侍监。为何到最后又是五皇子将你送了回来?”

    穆芷苓心头凉的透骨,双目微阖。不再看穆芷萱。

    “萱姐姐,我累了……”有气无力地说完这话后,穆芷苓便紧闭双眼不再看穆芷萱。

    穆芷萱愣住,她全然没有想到穆芷苓会什么都不告诉她。宫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她一直想急切地知道,毕竟那五皇子和穆芷苓之间,怎么可能。

    绝对不可能才是……

    “那妹妹你好生歇着。将身子养好了,晚些点姐姐再来看你。”穆芷萱温柔地说着。一双美目流转,目光从月眉脸上扫视一番,稍作停留后,继续道:“记得好生照顾五小姐。”

    月眉和翠竹墩身行礼,目送穆芷萱离开。

    待穆芷萱出了院门后,穆芷苓这才睁开眼,侧头看向月眉,问道:“我哥哥呢?”

    那日她被关进了内侍监,而后便不知道哥哥的消息了,往常他的身子但凡有些不适,哥哥都会陪在她的身边,瞪着她醒来,可是如今却是半点人影都没有见着。

    “二少爷他,每日一大早便前往宫里,要接近日暮才会回来。”月眉低低说道。

    穆芷苓眉头微挑,却也没说什么,随后便吩咐了月眉和翠柳下去。

    穆芷萱从海棠苑回到湘云馆的路上,回想着穆芷苓那淡漠的表情,心中很不是滋味。

    她不是一向最听她的话的吗,为何去了一趟皇宫回来,整个人就变样了?

    却在此时,撞入熟悉的怀抱之中。穆芷萱抬头一看,修眉下一双好看的丹凤眼,艳红的薄唇微启,带着几分戏谑的笑意,喉咙处发出低沉的笑声,惹得穆芷萱的脸顿时绯红。

    低沉魅惑的嗓音在耳边回荡,穆芷萱娇羞地看着宋璎昭,随后细声说道:“你怎么来了?”

    宋璎昭目光瞬间温柔下来,低声说道:“怎么,不欢迎我来吗?”

    穆芷萱摇摇头,随后便任由宋璎昭将她环在怀中,片刻后抬头轻声道:“怎么会,只是你这会儿来所谓何事?”

    宋璎昭捏了捏她的脸颊,道:“当然是想你才来的,不然你以为会是什么?”

    穆芷萱脸红得更甚,声音更是细若蚊蝇,道:“我还以为这时候你来,是因为五妹妹的事……”

    宋璎昭蔑然地笑道:“你怎么会这么想,就她那块木头,你觉得本王会看得上?我当然是为了你而来。”

    语毕,低头在她额间印下轻轻一吻,随后指尖轻轻触碰穆芷萱的小巧的鼻子。可就在下一瞬,却猛地抬头。

    穆芷萱还未反应过来所为何事时,宋璎昭已经放开她的手,整个人朝着院墙某一处飞身而去。飞身至院墙外,只是片刻间又回来。

    穆芷萱转过身看到宋璎昭朝这边走来,正欲开口问个究竟,却被宋璎昭拉着离开。直到拉至湘云馆内,才放开了她。

    穆芷萱大喘着粗气,不明情况地问道:“王爷,这到底怎么回事?”

    宋璎昭眉头紧皱,看向穆芷萱的眼中多了一分疑惑,却又极力的隐忍道:“你被人盯上了。”

    穆芷萱心头一惊,猛地抬头,道:“怎么会,为什么会这样?到底是谁?”

    宋璎昭紧闭双唇,低声说道:“还不清楚,那两人身手不凡,而且躲避追踪的能力又极强,只怕是容止的培养出来的杀手。”

    “容止?”穆芷萱虽说深藏闺阁之中,却也听说一些关于容止的消息,原本以为道听途说,不用相信的。可听宋璎昭这么一说,竟是发现当真有容止这一号人物。

    听说容止培养的杀手。值得天价,且不轻易出售。更为传奇的是,这些杀手一生只听命与一个人,更是无所不能,他的一众杀手,可以抵挡千军万马。

    而容止更是二十年如一日的容貌,长得十分清秀俊美。身影轻轻柔柔。传言比女子,美上三分,可行事却是无比的狠厉。

    这都只是传言。到底是否如此,谁也不得而知。据说只有一种人看过容止的真面目,那边是死人。

    穆芷萱微微抬头,道:“那容止多年未曾出现。我还以为只是有人胡诌出这样的人出来,没想竟然当真有这样一个人。”

    宋璎昭目光深邃了几分。抓住穆芷萱的手加重了力道,道:“你知道容止?”

    穆芷萱不敢抬头,却是强壮镇定道:“我也只是多看了些话本子,从中看到了一些罢了。”

    “哦?”宋璎昭眯了眯眼。也不再询问。

    “那些人怎么会出现在应国公府?”穆芷萱有些后怕地捂着胸,适才若不是昭小王爷,她根本没有察觉到那些人。更不用说处处防着。那都是些怎样的人啊?

    穆芷萱不敢想。

    难不成她的所有事情都被发现了?如果那些人是冲着她来的,那到底是谁派来的呢?她在应国公府素来规规矩矩。细细想来,并没有出过错,到底是谁要派人见识她呢?

    宋璎昭拍了拍她的脸,道:“那些人怎么可能是冲着你来的,只怕是发现了你我二人的关系,这才暗地跟踪你的。不过即便是这样,我已经用了毒针刺进了他们的身体,现在便不能说话,我相信不出两个时辰,他们便完全不能动弹,不出二十四个时辰,必然死去化作一滩脓水。”

    像穆芷萱这样的无依无靠的弱女子,并没有理由花大价钱派容止的杀手前来监视,那简直是小题大做。

    唯一可能的便是此事全然是冲着他而来……

    “这些天我尽量不见你,你也待在院子里,哪儿都不许去,知道吗?”宋璎昭捧住穆芷萱的手道。

    穆芷萱点点头,宋璎昭转身正准备离开。

    她突然上前拉住他的手,道:“王爷!”

    宋璎昭回过头,道:“怎么,还有何事?”

    穆芷萱猛地摇头。

    差一点她便将自己的事情全都和盘托出了,她若是说了实情,那昭小王爷会怎么看她,还会像现在这样,温柔待她吗?应是不可能吧,这种事情说出来,任谁都不会接受的……

    昭小王爷若是因为此事而弃她于不顾,那她所有的计划都白费了。

    不,她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虽说如今宋璎昭对她很好,可是她仍旧不能去冒险,所有人她都不应当相信,她能信的只有自己。

    穆芷萱重重垂头,最后也只有无声地看着宋璎昭的身影消失在眼前。

    宋璎昭出了应国公府后,回到辛亲王府。

    他深深皱眉,若那杀手当真是容止所派,此事定然会极其不简单。辛亲王因为此事找了容止多年,谁都以为他只是去游历山水,而事实不然。

    所有人都被他骗了,他的目的分明就是容止,全是因为这些年容止行踪不定,祖父他才会飘忽不定。

    只是那容止如今竟然敢公然挑衅他,当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任他天下第一易容术,任他有如此多的杀手,那又如何?

    他宋璎昭一个人便可以解决所有的人。

    “来人!”宋璎昭握住茶杯,看着进来的人,道:“即刻给我搜应国公府周围,看是否有两个穿灰色衣服的蒙面人,若是有,便给我带回来。二十四时辰没有找到便回来,切记一定要隐秘,不得让任何人发现,知道了吗?”

    那人领命前去,宋璎昭则是神态自若地坐在圆椅之中,嘴角逐渐勾起。

    容止又如何?这天下,谁与他作对,便是活得不耐烦了!

    穆芷苓正欲起身,门突地被撞开,穆芷苓抬头一看,竟是十三和十五!

    两人踉跄着进门,唇色发紫,哆嗦着,口中甚至有白沫吐出。

    穆芷苓急切地走至两人跟前,问道:“这是怎么了?”

    她急忙替两人把脉,随后又叫来翠柳和月眉,将两人扶到里屋的床上后,又将窗户关得严严实实。

    翠柳咬着唇,看着躺在床上的十三和十五,道:“小姐,他们这是怎么了?”

    穆芷苓凝眸,道:“他们这是中了香叶之毒,此毒十分霸道,两个时辰之内毒便会侵入五脏六腑,二十四个时辰便会化作一滩血水。”

    翠柳和月眉同时一震,面色微微发白,道:“小姐,此毒可有解?”

    穆芷苓皱着眉头,命翠柳取来笔墨纸,将写好的方子交到月眉手中,道:“月眉,你眼尖些,你快些去张太医处将这些药研磨成粉,随后再去替我取一坛酒来。此事千万不能让人知道,任何人问起,你都不要说,知道吗?”

    翠柳站在一旁,穆芷苓继续道:“那香叶之毒可是取了香叶放入药罐之中,随后汇入七七四十九种毒汁,将药罐放至明火之上,待汁水煮尽,那香叶便沾了剧毒。将其嵌入有缝的刀片之中或是藏入毒针孔中,但凡刺入人的身体,毒液便迅速游走蔓延。

    这样的毒的制法她曾在一本毒典上瞧见过,并没有注明解法,也便是说此法无解。”

    翠柳猛地睁大双眼,不可置信地看着床上躺着的两人,又看了一脸镇定的穆芷苓,有些心慌地再次问道:“小姐,此毒当真无解了吗?”

    穆芷苓摇摇头,道:“有一个方法也许还有救。”

    上一次张太医所使用的金针过穴,既然都能解了穆老夫人的毒,若是采用同样的方法,应该能有效吧。

    穆芷苓从床底取出银针,放至烛火之上来回炙烤了片刻,便刺进了其中一人的身体之中。

    随后一次在各个穴位扎上银针,又依次将银针拔出,这样往复过了一个时辰。穆芷苓又命月眉将药粉涂在两人身上,那毒水便顺着银针插过的孔流出,流入药粉之中。

    一直到傍晚,两人的气色才稍见好转。

    穆芷苓轻吐了一口气,随后走出了门。

    十三十五这般好的武功,怎么会遭人暗算,而且还是如此阴毒的功夫?

    她明明派他们监视穆芷萱,难不成穆芷萱当真有那样的本事?

    穆芷苓皱紧了眉头,月眉从怀中掏出手绢,轻轻替她擦拭着额头的汗珠,道:“小姐,您也累了半天了,要不奴婢扶您上床休息片刻吧,您身子本来就不好?”

    穆芷苓摇摇头,如今比起这些,她更在意到底是谁伤了十三和十五……(未完待续)r466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