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一品宠妻最新章节 > 一品宠妻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三一章 替罪
    高淑妃痛苦地低吟着,额间有汗珠溢出,她用力咬住双唇,经营的泪从眼角滑落。

    她拼命起身,却被身旁的嬷嬷压住,“娘娘,您当心,身子要紧啊。”

    可高淑妃却用力将身旁那嬷嬷的手拨开,一手捂住小腹做起,那嬷嬷随即也看到了高淑妃身下的那滩血迹。

    她不顾身份地冲到穆芷苓跟前,揪住她的衣服,迫切地问道:“你说,娘娘她怎么了?说啊,你说话啊!”

    她拽着穆芷苓前后摇晃,目龇俱裂的模样十分恐怖。她显然也猜到了高淑妃的身子到底如何了……

    目光投向宁和公主,那嬷嬷严重尽是敌意,她颤着双唇,道:“你们等着,老奴这就去通知皇上。圣上他一定会为贵妃娘娘做主的!”

    宁和公主默不作声地愣在原地,她没有推高淑妃,可是事情到底为何会变成这样?

    她刚才用那样强硬的语气也仅仅是因为她以为高淑妃没事,毕竟适才在外面的时候,高淑妃看起来分明没事的。

    “七公主,你杀了我的孩儿,你杀了我的孩儿!”高淑妃用尽最后的力气撕心裂肺地干吼,说完便沉沉地倒下。

    宁和公主面色平缓,可心中却猛地一震,那个孩子,再怎么说也是父皇的,当真就这样没了吗?

    她竟是有些怀疑,真的是她推了高淑妃吗?

    看着身边的宫女,她轻声说道:“快去请太医!”

    适才她以为高淑妃没事,才会让穆小五替她诊治,如今当真出事了……

    穆芷苓瞧见她眼中的暗淡神色,暗自咬唇,拉着宁和公主朝门外走去。

    她神情严肃地看了一眼内殿,又皱着眉头瞧着宁和公主。

    “公主,贵妃娘娘分明就是故意陷您于不仁不义之中。”穆芷苓哑着嗓音说道。

    宁和公主转头看向她,幽幽吐气,道:“我当然知道,可她哪是冲着我来的……她若是没事便罢,可如今她腹中胎儿不保,无论那是不是我推她的,都已经不重要了。因为所有人都会以为是我死了她腹中的孩子,是我母后害死了高淑妃的孩子。只怕到时候恨我的不仅高淑妃一人了。”

    宁和公主握紧双拳,虽是不急不缓地说着,可是眉头却紧皱着,久久都未曾舒展。

    突地想到什么,看向穆芷苓,又摇摇头,那高淑妃没有理由这般做,她分明就是冲着她来的。

    “公主,此事还有转圜的余地!那高淑妃的确是流产了,可她腹中的胎儿早就不保了!”

    穆芷苓急切却又小声地说着。适才她题高淑妃把脉,那脉象虽然虚弱却平和,一点都不像是刚流产的样子。

    而且想想高淑妃适才在御花园中虽然语气犀利,确是底气不足,说话也有些有气无力地样子,她分明就是已经流产!

    这腹中的胎儿压根就保不住,而她却是故意借宁和公主之手‘杀了’她的孩子。

    宁和公主惊愕了一分,下一瞬又有些无力地摇头,道:“小五,凡事要拿出证据。”

    “公主,那高淑妃必定服用过堕胎药!”

    宁和公主眯了眯眼,忽地走了出去,附在一旁一位宫女身上,低声说了几句,那宫女便转身离开。

    她上下打量着穆芷苓,惊讶地问道:“小五,你竟习得医术?认识你这么久,我竟是不知道。”

    穆芷苓垂眸,道:“公主,臣女也只是略懂一点,谈不上精的。”

    宁和公主适才阴沉的脸色有所和缓,道:“小五,走,陪我骑马去,这里已经不关我们的事了。”

    穆芷苓显然没有反应过来宁和公主的话,面色一怔,僵在原地,低声呢喃道:“公主……”

    宁和公主嘴角轻轻勾起,道:“你以为那高淑妃当真是冲着我来的,她的矛头指向分明就是我母后,不过她以为这样做,就能撼动母后的地位吗?她这样如此鲁莽地行事,当真是可笑之极。”

    “既然她以前服用过堕胎药,只需太医院一鉴定,便立刻会出结果。既然小五你都看出来了,那太医院的那帮老头子还会辨认不出。她以为自己买通了太医院的太医就万无一失了吗,哼……”

    宁和公主面无表情地说着这一切,随即转身看向穆芷苓,道:“小五,走跟我去后山,若是出了什么事情,一切都有我母后担着。”

    穆芷苓看着宁和公主的双眼,那眼中淡漠地没有一丝温度,而且分明还有憎恨……

    她是在恨郑皇后吗?恨她让她卷进这一场宫闱争斗还是恨她的曾经?

    穆芷苓不敢多想,便被宁和公主拉着往外走。

    “你放心,即便是倾尽所有我都不会让你受到牵连的,那高淑妃也不会特意找你的麻烦。至于我,反正再也不会踏进中原半步了。”

    是啊,高淑妃不会找她的麻烦,因为高淑妃那样有野的人,定然不会得罪任何一个朝堂之上与她来说有用之人。

    之后具体发生了什么她不清楚,她随宁和公主一道去了一趟后山,便一直心神不宁起来,却不料待她从后山回来后,她竟然被抓了起来,抓到了内侍监。

    宁和公主虽然想要极力保她,那些人根本不听宁和公主命令,而是直接将穆芷苓抓了起来,说是奉高淑妃的命令,还说穆芷苓上了淑妃娘娘,罪不可恕。

    穆芷苓到了内侍监,被安排到了单独的房间,那些看守的人倒是对她还算是客气,不论是吃穿用度都没有苛刻。

    穆芷苓嘴角一勾,事实当真是变化无常啊。

    前一刻她还觉得此事与自己无关,可下一刻自己却被关在这内侍监中。

    宁和公主气冲冲地赶至昭华殿,没有瞧见郑皇后的身影,便朝着高淑妃所在的承德宫奔去。她飞快地赶到承德宫时,郑皇后正站在高淑妃床前,已经泣不成声。

    而明德帝坐在牀边,神色焦急,双手紧紧握住高淑妃的手,而高淑妃此刻俨然呈现昏迷的状态。

    “父皇,那不关穆小五的事,是孩儿失手……”

    宁和公主话还未说完便被郑皇后厉声制止:“你现在还有脸到这里来,你给我回去,禁足三个月,不许踏出宫门半步!”

    “母后,分明就不干穆小五的事,此事从头到尾都是儿臣的错,她还救了高淑妃!而她流产分明就是……”

    “你们都给朕滚!快些滚!”这一声是是明德帝所说,他压抑着即将爆发的情感,朝着郑皇后和宁和公主低吼道。

    两人微微墩身行礼后便离开。

    宁和公主随着萧玉宁一同到了昭华殿,走进内殿,宁和公主不满地问道:“母后,这是为什么,难不成您没有收到孩儿的消息?那件事与穆小五根本无关,为何您要如此陷她于不义!您究竟是为了什么,既然已经知道那高淑妃曾服食过堕胎的药,那让太医如实说了即可,为何您……”

    宁和公主面容越发愁苦,她不敢去想,自己的母后为何要将一个无辜的人牵连进来,此事于她有什么好处。她以为穆芷苓是骠骑大将军之女,更是应国公府三房嫡女,母后定会顾及到,可她还是对母后了解不够深……

    母后她到底怎样想的,难道说……

    她不敢想,如果她的想法证实的话,那样的母后让她如何能接受,如何能接受……

    “你懂什么,小七,你什么都不懂,你根本不懂母后的难处。”郑皇后皱着眉头,心虚地看了一眼宁和公主,继而又长叹一口气,道:“穆小五会没事的,只是在内侍监待上几日,我已经吩咐下去,内侍监的人不会为难她的。”

    “可你抓了她……母后,孩儿从未求过你,这一次算我求你,放了穆小五可好?不管母后你有什么目的,不要牵连穆小五,小七求你了,这是小七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求你。”宁和公主突地跪下身,第一次以哀求的目光看着郑皇后。

    她说过,她会倾尽所有保全穆小五,即便是丧失了她最为重要的东西,她也要信守承诺。

    郑皇后却刻意不去看她,而后冷声道:“从现在开始回你的顺宁宫,没有本宫的吩咐不许出宫半步,如若不遵,那便直到出嫁那一天,永远也不要出来。”

    宁和公主听后,忽地凄厉地笑了,她站起身,道:“母后,你果真这般绝情寡义,当年对你的姐妹是如此,如今对自己的女儿也是这般。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将穆小五关进内侍监吗?你这是想掩饰是你让高淑妃堕胎这个事实!”

    郑皇后面色一惊,四处张望了一番,命身旁的宫女退下,而后站起身,气急败坏地指着宁和公主,道:“你可知你自己到底在说些什么!”

    “我只是在说,您就是想让穆家通过此事对高淑妃怀恨在心,再也不为她所用,如此以来,既能除去高淑妃腹中的胎儿,又能将你害高淑妃流产一事掩盖过去,还能让穆家与高淑妃之间永远没了联手的可能。”

    郑皇后呼吸一滞,僵着面皮,道:“你这是在怨恨我?”

    宁和公主慵懒地扶额,道:“我怎么忘了,作为您的女儿,又有什么资格说你呢?孩儿只是说了事实,至于您,永远都是孩儿的母后,即便孩儿日后嫁给辽国可汗,也会永远记得您的。记得我的母后,是如何在这偌大的皇宫之中,稳坐三宫之主的位置的。只要是您决定的事,又怎会管别人怎么想,母后您说孩儿说得对吗?”

    “放肆!你眼里可还有我这个母后?”郑皇后脸色终究挂不住了,也丝毫没了平日里的从容与优雅,继续道:“我真是气我从未有过你这个女儿!”

    宁和公主转身,不再去理会郑皇后,还未走至门外,便听到一声冷喝:“给本宫站住!”

    她稍作停顿,随后嘴角扬起一抹苦涩的笑,道:“母后难不成还要将孩儿也一并杀了不成?只是怎么办呢,当初您亲口向父皇提出的让孩儿嫁给辽国可汗,如果孩儿死于非命,母后可如何交代呢?”

    郑皇后气极,此刻才发现自己拿宁和公主半点办法都没有,却在这时,宁和公主再次冷声道:“母后,您要知道,那高淑妃怀中所怀的,是父皇的龙裔,您这样做不怕遭报应吗?”

    宁和公主笑着走出了宫门,眼角的晶莹却一滴滴落下。

    她与母后,当真到了针锋现对的地步了吗,当真半分情意都不剩了吗?

    不,她只有一个母妃,而她死在了寒冬腊月,她的心也跟着母妃的离去,而长埋冰雪之中,再也融不化。

    抬眼望去,一片凄凉之景,虽说在树梢抽出了几片新绿,却无论如何也掩不去这个满树的萧条。

    穆家听闻穆芷苓被关进了内侍监,随即派人去皇宫打听情况。

    而得到的消息却是不完全,但是所有都是说因为穆芷苓害得高淑妃流产,因而被关进了内侍监。

    萧玉宁听后,只觉浑身无力,第一次她失了方寸。

    她慌慌张张地从枕头底下取出那一枚免死金牌,急忙命丫鬟替她梳洗。

    这是二十年前明德帝欠她的一个承诺,她以为此生根本用不上。

    穆宗泽神情疲惫地回了穆家,萧玉宁见他满目愁容,已猜到了几分,拉着穆宗泽的手,道:“老爷,怎么样了?”

    穆宗泽轻叹一声,道:“皇上谁也不见,一直就在贵妃娘娘寝殿里,一直没有出来。也不允许有人打扰。”

    萧玉宁踉跄着后退了好几步,喃喃道:“那我们苓儿难不成就一直在要待在暗无天日的牢笼之中?她根本不可能回陷害那高淑妃,苓儿根本不是那般没有分寸之人,这其中一定是有什么误会!”

    “不行,我一定要去见皇上一面,我一定要将苓儿救出来。”

    她不愿苓儿在狱中受苦,一刻也不行。

    穆宗泽拉住了她,心痛地说道:“宁儿,你冷静些,苓儿既然没有做错事,那皇上必定不会迁怒于她的,她一定会平安而归的。”

    萧玉宁却猛地将他甩开,道:“皇上,皇上!你眼里就只有那个昏君,你这样只让我想到了愚忠!”r1152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