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一品宠妻最新章节 > 一品宠妻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二九章 假装
    到了二月中旬,穆芷苓听闻沈王妃和若兮小郡主搬去了郊外的一幢宅子里。

    随后沈王妃还托人写信前来,说郑若兮的病情有所稳定。

    信中还问及萧玉宁之前提及的痊愈的方法。

    萧玉宁立即写了些医治的法子,遣人送去。可沈王妃却回信说此法子她压根没法实行。

    可萧玉宁因为穆家如今铺子里的各种琐事实在抽不出身,便让穆芷苓代她前去一趟。

    穆芷苓之前听了娘亲所说,查了所谓治疗的法子,准备前往城郊沈王妃所在的宅子处。

    这一次她带着贝壳一同前去。

    像若兮这样的孩子,只怕会喜欢贝壳的。

    正打算出门,便听着穆曦的糯糯的声音传来:“五姐姐,五姐姐。”

    二月的雪早就化了,只是刚下过雨,地面比较湿滑。加上这是春季,正是藓类生长的季节,穆芷苓也因此紧张地跑了出来。

    只见穆曦手举着一张宣纸,快步跑来,扬起一个纯真而又满足的笑,道:“五姐姐,我会写字了,你看这是曦儿写的字。”

    穆芷苓蹲下身,正打算从穆曦手中接过那宣纸,一双大手将那宣纸抢了去。

    “啧啧啧,写得真丑。”

    穆曦一听,哇的一声哭了出来,砸吧着小嘴,嘤嘤道:“你是坏人,坏人!”

    穆芷苓抬头瞧见来人时,身子一抖,顾不得正哭着的穆曦,急忙起身,惊喜道:“外公!你怎么来了?”

    来得还这般悄无声息。

    辛亲王捋了捋胡须,笑呵呵的说道:“怎么,小丫头不允许外公来了?”

    穆芷苓急忙否认,这时穆曦却哭得更厉害了,“哇……坏人,坏人!”

    辛亲王蹲下身,将穆曦抱在怀里,穆曦在他怀中不停地挣扎,哭得越发厉害了,最后张开小嘴,用尖利的小虎牙在他手上狠狠咬了一口。

    “嗤……你这小娃娃,本来写得就丑,别人说还不乐意了?我这是老人不记小人过,你要咬着别人,非得打烂你的屁股,然后把你的小嘴也给撕破了。”

    辛亲王将穆曦放在地上,指着他的鼻子,故作严肃地说道。

    谁料手指刚伸出去,穆曦就张大了嘴,想要再次咬他。

    吓得辛亲王猛地一缩,他往后退了一步,依旧指着穆曦,道:“你这小狗!信不信我当真打烂你的屁股!”

    穆芷苓无奈地摇摇头,她记忆中的外公当真是这个样子吗?

    前世貌似真的是……

    记得那是辛亲王游历山水回来后,那时她已经是宋璎昭未过门的妻子,因而辛亲王十分疼她。不论她做什么,他都觉得理所当然。

    穆曦睁大双眼瞧着辛亲王,再一次哭了起来,这回比上一次还要厉害,那声音几乎要引来整个应国公府的人。辛亲王急忙捂住他的嘴,哄道:“哎呀,别哭了……”

    他抬起头问穆芷苓,道:“苓丫头,这小子叫什么名字?”

    “穆曦……”穆芷苓哭笑不得地看着蹲在地上的一老一少,而穆曦趁辛亲王放松间,又在他的手上重重咬了一口。

    “你怎么又咬我?尊老爱幼你懂不懂,我两一老一幼,你要尊老,我要爱幼。本王刚才说你字写得丑,那是在夸你,夸你帅气!这长相和才华是成反比的……”

    却在这时穆芷霜怒气冲冲地从院外走了进来,怒气直指说道:“穆芷苓,我就说你没安好心!一个小孩子你都要欺负,你还是不是人!”

    穆芷苓瞥了一眼穆芷霜没作理会。

    这会子曦哥儿是哭了,而且是在她的院子里,可这分明就是辛亲王惹哭的。

    “此事我一定要告诉祖母,你连一个不足五岁的小孩子都要欺负,你当真没皮没脸。”穆芷霜快步走上前,正要蹲下身时,辛亲王却倏地站起身,冷气逼人地盯着穆芷霜,道:“丫头,你早上吃大蒜了吧。”

    穆芷霜捂唇,她早上吃得清淡,就喝了玉米粥,怎么可能吃了大蒜。

    “你莫要血口喷人,你又是谁,竟然敢出现在我应国公府,来人,把她给我轰出去。”

    “你敢!”穆芷苓急忙止住她,厉声道:“你知道他是……”

    辛亲王摆了摆手,示意穆芷苓别说胡。他好整以暇地看着穆芷霜,道:“没吃大蒜说话还这么臭,丫头你这体内有毒啊。”

    穆芷霜身子明显一颤,往后退了一步说道:“你胡说,来人,将这胡言乱语的糟老头子给我轰出去。”

    辛亲王没作理会,这里又是穆芷苓的院子,三小姐没有发话,压根没有人听穆芷霜的,穆芷霜气得直跺脚。

    辛亲王示意穆芷苓同他一同到正堂内去,走了几步又回过头来,对穆曦说道:“小家伙与其在这里哭,还不如写几个好看的字证明给我看。”

    穆芷霜瞪着两人离去的身影,大喘着粗气。

    真是岂有此理,这穆芷苓以为国公府是随便谁都能进的吗?

    她一定要告诉祖母,刚好趁着这个机会,好生整治她一番,看她以后还有何颜面。

    穆芷霜嘴角勾起,轻蔑地笑了起来。

    穆曦愣愣地睁大圆滚滚的眼睛,眼底还泛着泪花。

    “你还愣在这里做什么,还不快跟我回去!”穆芷霜一声大吼。

    穆曦好不容易止住了哭泣,被穆芷霜这么一吼,又哇哇哭了起来。

    穆芷霜则是不管不顾地拽着穆曦朝外走去。

    穆芷苓走至正堂,见辛亲王嘴角噙着晦暗不明的笑,不由背脊微凉。

    辛亲王随即坐下,道:“老头子我这才出去几年而已,小丫头你就长这么高了,这水灵的劲儿,倒是和宁丫头一个样。你别看我平时说她丑气,其实你母亲以前可是京都数一数二的美女,再加上是我辛亲王的义女,那京都想娶她的人,数都数不过来。反正我是板着手指头没有数过来……”

    穆芷苓嘴角抽了抽,板着手指头没有数过来就叫数不过来了……

    随后他又拉着穆芷苓坐下,道:“不过你母亲眼光不好,嫁给了你爹那个愣头青,等我老头子知道后,都生米煮成熟饭了。小丫头,你可不能像你母亲那样任性……”

    门突然大开,萧玉宁板着个脸走进门,萧玉宁铁青着脸。

    这个为老不尊的老头子,竟然敢在女儿面前说她的不是,说她就算了,还说老爷。

    辛亲王瞧见萧玉宁前来,立刻端坐在座上,微不可见地挑了挑眉。

    “你怎么来了也不说一声,悄无声息的,简直就跟鬼一样。”萧玉宁倒不是真的生气,只是她听说辛亲王直接去了海棠苑,必定是想要……

    她这才赶紧赶过来。

    辛亲王语气也不见得好,脸上的笑意全无,显然是和萧玉宁赌气,最后实在憋不住了,他闷闷一声,说道:“宁丫头,你为何那么倔,让小丫头做我孙媳妇,难不成还让你失了面子不成。所谓这肥水不流外人田……”

    萧玉宁瞪了他一眼,语气强硬道:“我说不行就是不行,这京都这么多女子,昭哥儿也没说过非苓姐儿不可,你怎么就一根筋呢……还老不正经。”

    最后几个字声音低了几分。

    辛亲王难得的神情严肃地说道:“宁丫头,这事儿让苓丫头做主,她若是愿意,此事就这么定了。她若是不愿意,本王也绝不勉强。”

    他极少在萧玉宁面前自称本王,而每当他这样说时,便是极其认真的。

    萧玉宁嘴角一勾,让苓儿来选……

    他确定?

    辛亲王转过身,看向穆芷苓,道:“苓丫头,告诉你母亲亲,你的想法。”

    他可是听昭哥儿说过苓丫头喜欢他的,若不是得知这个消息,他又怎么会突然前来。

    穆芷苓低下头去,声音细若蚊蝇,道:“苓儿只当昭小王爷是亲哥哥一般看待,从未有过别的想法。”

    辛亲王听后,身子一顿。最后也只得抚了抚花白的须髯,道:“也罢,强扭的瓜不甜。”

    而穆芷霜适才从海棠苑离开后,跑去芝兰斋,气喘吁吁地将适才她在海棠苑看到的场景添油加醋地说了一遍,穆老夫人听后,还未说话,门外便响起了一阵哈哈的笑声。

    那人走了进来,穆老夫人瞧见后,捻着手中的佛珠,不情愿地起身行礼,道:“见过辛亲王。”

    穆芷霜目瞪口呆地惊在远处,这个人是辛亲王!

    她刚才都说了些什么……

    正当穆芷霜惊惶的时候,辛亲王走近了些,这回一改刚才的笑意,看了一眼穆芷霜,道:“日后饭后记得用盐水漱口,睡前记得轻柔双眼,免得年纪轻轻就不会说话,耳不聪眼不明。”

    穆老夫人微微回头看了一眼穆芷霜,示意她下去。

    穆芷萱恼怒地离开,到了院门口,气得直跺脚。

    辛亲王和穆老夫人淡淡的说了几句后,便走至内堂,瞧见穆老爷子正对着墙呆坐着,而墙上挂着一幅未完成的残缺的画。

    画中青柳随风扬,一个模糊的身影在柳树下。

    只是那画极其粗糙,很像穆怀德受伤之后所作之画。

    辛亲王轻笑了起来,道:“想不到穆老将军竟然有如此雅兴,即便是受伤之后也不忘从中作乐啊。”

    可话语中明显有讥讽的意味。

    穆老爷子轻轻挑眉,神情有些狰狞。

    辛亲王突地底细身躯,看着那皱纹道道的脸,冷漠至极地说道:“你以为你逃避得了么?你以为这些年你不说话,就能掩去那日的事实吗?如果你还是一个男人,还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那就站起来承认当年你所做的一切,不要做一个缩头乌龟!”

    穆老爷子身子止不住地颤抖起来,双手抓住太师椅的扶手,面色惨淡了几分。

    辛亲王却自顾自地喃喃起来,道:“可是逃避的人,又怎么可能只有你一个呢?这些年我从来不愿回到京都,就是不愿想起曾经那些事,只要想不起来,我就不会恨你。但是我不会像你,做了也不愿承认,甚至还装失忆,装瘫了这样的伎俩,想要骗过所有人。也是,若是你夫人知道这事,恐怕终其一生都不会原谅你吧。”

    辛亲王兀自苦笑了起来,拳头死死握紧,只听见指节发出的咯吱的响声。

    他不顾穆老爷子面若土灰的脸,转身便离去。

    当真不愿踏进穆家半步,今儿个若不是为了昭哥儿,他是死也不愿意踏进穆家半步的。

    当年那件事,若不是穆怀德……

    只要他一闭眼,脑海中便立即出现当年的场景。

    辛亲王长叹一声,最后却又笑了起来。

    独留穆老爷子在原地坐不安稳。

    穆老夫人在外堂瞧见辛亲王出来,面无表情地朝他行礼后,匆匆进了里屋,却见穆老爷子惊慌着往后缩了缩。

    穆老夫人皱着眉头,轻声喃喃道:“老爷……”

    “阿纭……”沙哑而又干涩的声音,从穆老爷子的喉头发出。

    他苦叹一声,继续道:“对不起,阿纭……对不起……咳咳……”

    他努力压住自己咳嗽的冲动,可是胸膛还是剧烈地起伏。

    穆老夫人不知他为何要一个劲儿说对不起,抬手一下下抚着他的胸膛替他顺气,道:“老爷,你别说话,老也没有对不起我。”

    穆老爷子突然想到十年前的那个夜晚,他自己用长枪穿破喉咙,想要结束自己的生命。可是他没有那么幸运,他刚倒下的那一瞬间便被随行的张太医救了。

    因为喉咙受伤,他一个月不能说话。

    后来,因为心中愧疚,一直放不下那件事,便借此缘由,说因战上了喉咙,再也不能说话。

    他平生做过最不能原谅的一件事,即便是让他死一万次,也不足为过。

    他选择了多种死法,最后都没有成功。

    他记得他最后一次,趴在地上,任由马从他背脊踩过,踩断了他的脊柱。

    那一次张太医用了整整三个月将他就回,醒来他听到的第一句话便是……

    “将军,夫人来信问什么时候能回去。”

    那一刻他后悔,他突然不想死了。

    不管他曾经做过怎样的错,他都不应该放弃自己的生命。r1152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