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一品宠妻最新章节 > 一品宠妻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二六章 幻觉
    高氏怔愣住,随后连连点头,道:“母亲教诲的是,是儿媳疏忽了。”

    穆老夫人侧过头,看看向高氏,随后淡淡道:“这不是你一个人的错,老大也是。女儿这么重要的事情也能忘记,真不知他还有没有把妻儿放在心中。按理说姝姐儿只比兰姐儿小两岁,当初兰姐儿的亲事定下来之时就应该将姝姐儿的亲事一并考虑了。如今拖到了现在,京都的好二郎大多都已经有了亲事,若想寻找一位门当户对的人家,当真是越来越难了。”

    高氏跟在穆老夫人身边一个劲儿点头,这事本就是她处理得不对,如今穆老夫人责怪下来,也是应当承受的。

    只是穆老夫人怎知这事情,之前老爷可是对他说过,书姝姐儿可是要……

    当然此事万万不能让人知道,这件事稍有不慎便会……

    高氏不敢去想,可一切是老爷安排的事情,都自由老爷自己的道理,不是她一个妇道人家能过问的。

    如今兰姐儿已经远嫁镇州,老爷身边便只剩下姝姐儿一个女儿,难不成还怕老爷不疼她不成。

    穆老夫人自然不懂高氏心中所想,在这新年之际,她也只是随口一说。高氏是一个聪明人,只需一遍便可明白。穆老夫人微阖双眼,稍稍侧身看向穆芷萱,面露温和之色,又看向萧玉宁,道:“听说我不在之时你已经将萱姐儿许给了高家?”

    玉宁依旧是一脸笑意,道:“母亲,萱姐儿也不小了,是应该找一个好的婆家了。所以高家公子前来提亲时,儿媳便应承下来了。毕竟高家现在也算是京都里的大家,不论是论家业还是在京都地位,都是数一数二的。虽说高家并非是朝廷中人,可是也是京都第一皇商,又有高淑妃这一层关系,还是大嫂的娘家,怎么想都是靠谱的。再者,那日我瞧见那高家二公子对萱姐儿是一见倾心,所以儿媳想着萱姐儿若是嫁过,定是后半生无忧的,便擅自做主了。老祖宗若是不喜,这门亲事我们退了就是了。”

    萧玉宁偷偷瞥了一眼穆芷萱,瞧见她一脸委屈的样子,因而加了最后那句话。

    穆老夫人皱着眉头,轻叹一声,看了一眼穆芷萱,道:“这已经定下的亲事,若是想退掉谈何容易。”

    此时高氏在场,高家是高氏的娘家,她若是公然将这门亲事驳了回去,只怕会引起高氏的不满,这个时候若是惹得一家人不和只怕不值当。再者,穆芷萱如今的身份,若是想嫁一个比高家门第高的人家,难如登天。

    虽说她听说那高家二公子无所事事,可……萱姐儿是那个人生的,她多少都有些在意的。

    罢了罢了,暂且这样吧。

    穆老夫人将手从穆芷萱手弯中抽出,故意轻咳一声,朝前走去。

    穆芷萱浑身散发着冷厉的气息,她以为自己这般乖巧讨好之下,穆老夫人必定会为她着想,却没想到她竟然对这件事淡漠至此。

    心头的恨翻涌着,仿若随时都会爆炸一般。

    可此刻她却不能只能将一切委屈强行吞进肚子里……

    过两日,高家送来请帖,说是上元佳节时,宴请众人去高宅小聚,举办一个小型的宴会。

    宴请的人名中,自然穆芷萱,长房的穆芷姝等人能被请去,也还说得过去。

    可宴请人的名单中,还有三房的人……

    按理说,那高夫人江氏和萧玉宁的关系并不好。

    穆芷萱得知后,走到穆芷苓身边,抱怨道:“五妹妹,我不想去。”

    说话间,都快要哭出来了。

    穆芷苓轻轻替她擦去眼泪,略带指责道:“萱姐姐,你怎能说这样的话,要知道那可是你未来的婆家。你若是不去,那还有谁能去?”

    穆芷苓这样说着,穆芷萱却哭的更甚了。

    眼角泛起的泪光怎么也擦拭不干净。

    她抽噎着说道:“五妹妹,连你也认定我会嫁给高仲那个草包?”

    语气是前所未有的生硬。

    穆芷苓顿住,半晌说不出话来,只能轻轻摇头,道:“萱姐姐,事情已经如此了。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如今二伯而二娘都去了,你便应该听各位长辈的,有的事情不是我们自己所能做主的。难不成萱姐姐你想悔婚?”

    穆芷苓说得有些无奈,却也是事实。

    更是能戳痛穆芷萱痛处的事实。

    这种伤口上撒盐的事,若是在从前,穆芷苓绝对说不出。

    可是面对一个终日想着算计她的人,她竟是说得如此真切坦然。

    穆芷萱面色一冷,满院道:“五妹妹,你可还有将我当做你的姐姐,如今就连你也不站在我的身边了?”

    穆芷苓苦涩一笑,道:“萱姐姐,你怎能这样。小五从来都觉得滴水之恩当以涌泉想报,萱姐姐对小五这么好,小五怎么会希望萱姐姐不好呢。再者,我觉得那个高二公子,人挺好的。”

    穆芷萱脸色一变,神情古怪地看着穆芷苓,悄声喃喃,道:“小五当真是素来看人都不准啊。”

    穆芷苓听闻后,猛地抬头,盯着穆芷萱,颤抖着双唇,道:“萱姐姐你说什么?”

    穆芷萱拭去眼角的泪水,摇着头,道:“没什么……小五到时候会去吗?”

    “当然去。”

    她本是极其厌恶这样的场景,可是这一世的穆芷萱行为举止太过怪异,她想探清到底是怎样一回事。

    还有那日秋宴到底会发生怎样的事。

    娘亲会不会去?

    既然哥哥都在宴请名单之中,那黎哥哥也会去吧。

    穆芷苓被自己这个突然冒出的想法吓了一大跳,为什么她会不由自主地想到郑黎……

    “五妹妹,你是不是很冷?”

    穆芷萱没由来的一句话,将穆芷苓神识拉回。

    穆芷苓身子一缩,困惑道:“萱姐姐为何这样说?”

    穆芷萱轻笑,指着她的脸颊,道:“你看你脸都红了,不是被冻红的是么?”

    穆芷萱这才反应过来,急忙道:“倒不觉得冷,可能是因为脸颊暴露在外的缘故吧。”

    匆匆和穆芷萱说了几句话后,穆芷苓便回到房中。

    幸好这是在冬季,脸红也是很正常的事。

    前世她从不知自己的脸竟然这么容易红……

    到了十五上元佳节那日,穆芷苓早早的便穿戴整齐,走至湘云馆等了穆芷萱和她一道。

    到了高家大门口,穆芷苓抬头一看,不由惊叹一声。

    朱色大门前,矗立两座箱型门墩,那门墩上的花雕精细而又华丽,无不昭示着高家的家业庞大。

    进了垂花门,便到了内院。

    穆芷萱拉着穆芷苓的手,到了大厅之上,两人见了江氏,纷纷行礼。

    高氏却面无表情地从穆芷萱身上一扫而过,便笑意盈盈地朝着穆芷姝和高氏走去。

    穆芷苓垂下眼眸,娘亲因为田庄出了些事,硬是昨日便赶去了,今儿便没能前来。

    之后便随着众人一同走向后院。

    刚走到拱门处,高仲突然从门另一侧蹿出。

    高仲傻笑着瞧着穆芷萱,双眼放光,道:“萱萱小娘子!”

    他朝她逼近,穆芷萱吓得躲在穆芷苓身后,穆芷苓身子微微一侧,高仲便抓住了穆芷萱的手臂。

    穆芷萱睁大双眼,惊恐地回过头。

    高仲微张着嘴,重复着叫了一声,道:“萱萱小娘子……许久不见,可有……有想我?我可……可是每天都在想你,我以为……以为今天你……不会来了……”

    高仲只顾着傻傻的笑着,说话竟是结巴了起来。

    这让穆芷萱更加厌恶起来。

    她狠狠地瞪了一眼高仲,只觉胸口有什么东西正翻涌出来。

    眼前这个男子,只让她觉得恶心。

    若是当真要让她嫁给这样一个男子……

    穆芷萱不敢想,仓皇而逃。

    穆芷苓深深看了一眼高仲,也跟着穆芷萱离去。

    高仲傻站着,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穆芷萱为何逃离,嘴上却喃喃道:“小娘子……好美的小娘子。”

    穆芷苓跟在穆芷萱身后。

    “萱姐姐,你等等我。”

    回想着适才高仲的神色,竟是前所未有的认真,和那日她在大街上看到的高仲,分明就是两个人。

    看来高仲当真是在乎穆芷萱的。

    高仲并非是一个结巴的人,适才只怕也是因为太过紧张。

    穆芷萱回过头飞快地瞥了一眼穆芷苓身后,察觉到并未有人时,这才松了一口气,等着穆芷苓走至她跟前。

    穆芷苓快步跟了上去,大喘着粗气,道:“萱姐姐,你怎么跑这么快,高二公子可是你的未婚夫婿啊,萱姐姐这样做……”

    “妹妹!”穆芷萱低声喝道,“这件事你莫要再管了。”

    随即抬步朝院子里走去,嘲讽一笑,心道:这样的事情,你怎么会懂呢,又有什么资格管呢。

    侧着头瞥了一眼穆芷苓站在身后僵住的表情,手紧握成拳。

    穆芷苓你可知道我讨厌你什么吗,讨厌你从小便众星捧月,讨厌你这样处处替别人着想的样子,讨厌你的声音,你的笑。

    你的一切怎能如此好,好到让我忍不住想要全都毁灭了。

    没错……是毁灭……终究什么也不剩。

    穆芷苓没有快步走上前去,既然让她不要管,难不成她还要热脸贴冷屁股。

    终于要忍不住了吗?

    终于要露出自己的真面目了吗?

    因为是冬季,因而宴席摆在屋内。

    听着众人议论着,穆芷苓仔细听着,竟是听到有人说,高淑妃今日要前来。

    这一次被高家宴请的,大部分都是京都有权有势之人,有商业巨贾,也有朝廷股肱,却没料到高淑妃也要前来。

    虽说高淑妃是高员外之妹,可如今是正月,不应该陪在明德帝身边吗?

    尤其是上元佳节。

    高淑妃到来之时,已是下午。

    不仅是高淑妃前来,而且五岁的十六皇子宋璎熙也跟着前来……

    穆芷苓倒是不关心这些,她四下找寻着,总是在对面找寻到沈王妃,她怀抱着郑若兮。

    穆芷苓目光在她身上稍作停留,小若兮依旧是双目无神的样子,身子似乎更加瘦弱了。

    穆芷苓望向别处,瞧见哥哥正独自躲在一旁神情自在地喝着清酒,而他身边并没有……并没有那个熟悉的身影。

    穆芷苓垂下眼睫,心头突然闷闷的,竟是觉得这宴会也索然无味了。

    黎哥哥他没有来,他为何独独他没有来。

    应是他不喜欢的场景。

    可哥哥也来了,黎哥哥也应该来不是吗,他们之间关系这么亲密的。

    莫不是生病了。

    想到那日在皇宫,他将大氅脱下来穿在她身上,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他,莫不是因为这个生病了?

    可是这也太久了些……

    他到底怎么了,为何没有来……

    这样想着,心头竟是莫名地烦躁起来。

    宴席突然就索然无味了,夹着小桌上的菜,也觉得是吃糠咽菜般,难以下咽。

    若是早知道是这样,她就不来了。

    不来了?

    穆芷苓低下头去。

    自己怎能有这样的想法。

    穆芷萱也左顾右盼,没有瞧见宋璎昭,心底腾起一股子失落。

    宴会到一半穆芷苓便离开了。

    走在冰凉的雪地上,穆芷苓竟是觉得举步维艰。

    突然想到上一次在皇宫之中,公主拉着她的手,两人在雪地之中飞快地跑着,那样的场景……

    大厅里,穆芷苓走后,穆芷萱侧眸看着穆芷姝,见她一脸平静无波的模样,心头甚是烦躁。

    宴会过后,伴随着鞭炮声,一群耍龙狮的人走了进来。

    穆芷苓站在角落处,也无心观看。

    却在这时,其中两只舞狮朝她扑过来。

    快要靠近她的那一瞬间,两只舞狮同时一跃而起,在空中划过一个好看的弧度后又安全着陆。

    随着敲鼓和响锣声,一阵阵掌声响起。

    高家的宾客皆站在檐廊下,看着这精湛的表演,眼前一亮。

    穆芷苓因适才那两只舞狮而惊魂甫定,头顶却突然传来一声温暖又好听的声音——

    “小五……”

    穆芷苓猛地抬头,却是什么也没有看到。

    只看到两只舞狮在她周围……

    手捂脸颊,顾不得冬日的冰寒,就这样将双手暴露在外。

    怎么会这样,难道是她出现幻觉了。r1152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