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一品宠妻最新章节 > 一品宠妻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一九章 贞洁
    “唔……救命……啊……”

    “穆大小姐,我劝你最好不要做任何反抗,因为此刻整个院子里的人都不可能前来救你了,他们全都在我的迷香中做着美梦呢。”

    沙哑低沉的声音在她耳畔响起,宽大的手掌捁住穆芷兰纤细的腰。

    穆芷兰尽量使自己镇定起来,颤抖着嗓音道:“你到底是谁?”

    那人却轻笑起来,道:“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今晚过后,穆家大小姐的贞洁便不保了。哈哈哈……”

    他的身子紧紧贴着穆芷兰的后背,她能清晰地感觉到他胸腔因为低沉的笑而不停的颤动。

    穆芷兰奋力挣扎,想要脱离男人的掌控。

    可一个弱女子又怎能敌得过一个男子。

    感觉道脖颈处灼热的呼吸,穆芷兰惊恐地摇头,却被男子死死捂住嘴,只能发出吱吱呜呜的声音。

    “求求你,放过我……我与你无冤无仇,你不能这样对我。”冰凉的泪水从眼角滑落,穆芷兰绝望地闭上双眼。

    正当此时,窗门打开。

    两道身影从窗户飞身而入。

    同样是两名黑衣人,可两人却同时举掌朝箍住穆芷兰的黑衣人击去。

    那人即刻放开穆芷兰,和那两人打作一团。

    几个回合下来,终究以他一人之力不敌那两人,胸膛狠狠挨了一掌,便逃窜而出。

    紧接着那两人也随即消失,徒留穆芷苓失魂落魄地站在原地。

    冰凉的泪珠顺着眼角滑落,她颓然地倒在地上,失声而泣。

    穆芷苓正欲睡下时,便听着一阵敲门声。

    披上一件披帛,朝门外走去。

    瞧见之前被她派去长房的两人站在房门外。

    被告知穆芷兰房中出了事。

    穆芷苓焦急地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其中一人简明扼要地说明了情况,穆芷苓震惊地看着两人。

    “合我们二人将那人打成重伤,最后还是让他逃了。”那人面无表情地说着。

    穆芷苓双相扣。

    竟然有人想要对穆芷兰图谋不轨,而且那人身手还不凡。

    重要的是那人还能深夜潜入应国公府。

    竟是公然在穆宗胜的眼皮子底下行事,丝毫不引起人的怀疑。

    那个人只能是应国公府的人。

    可到底是谁……

    谁竟会起这样的心思,竟要坏了穆芷兰的名声。

    穆芷苓看着眼前的两人,轻声说道:“你们先下去吧,切记千万不要让人发现你们的踪迹。”

    接下来的几日,长房都在忙着穆芷兰出嫁一事。

    可穆芷兰却将自己锁在房中,这一锁便是一整日。

    穆老夫人也是急坏了,亲自前去看她。

    而穆芷苓也跟在穆老夫人身后前去。

    却发现穆芷兰一惨白着一张脸,毫无血色。

    穆老夫人唤来张太医替她医治。

    张太医替穆芷兰开了几副药后,穆芷苓依旧毫无起色。

    穆芷萱见状,便跪下身去对穆老夫人道:“祖母,大姐这般可能并非是身子的问题,只怕是撞邪了,否则怎会无缘无故就这般。”

    穆芷苓瞧着跪在地上的穆芷萱。

    穆芷萱到底打的是什么心思。

    却在这时,穆芷萱继续道:“既然如此,孙儿恳请祖母允许,让孙儿去替庙中替大姐祈祷,顺道也将萱儿病重的娘亲送去净光寺修养几日。”

    穆芷姝闻言脸色一变,站在穆芷霜身旁一动不动。

    穆老夫人俯视着跪在地上的穆芷萱,还未说话,穆芷苓站了出来,朝穆芷萱道:“萱姐姐,这世上哪有什么鬼邪一说,千万不要自己吓自己。大姐指不定是被什么事情吓着了,才不是你说的撞邪。”

    穆芷萱轻轻摇头,道:“五妹妹,瞧你说的,这世上当然是宁信其有。这不怕万一就怕一万,若大姐当真是因为撞见鬼魂,也不是不可能。”

    穆芷霜看了一眼皱着眉头,神色中隐着凌厉的穆芷姝,而后便指着跪在地上的穆芷霜,道:“你要去净光寺,那你去好了,反正不甘我们的事,最好再去个半年。”

    话音刚落,察觉到身旁阴冷的气息,穆芷霜急忙闭上嘴。

    在穆芷姝跟前谈及净光寺是她的一大禁忌,适才穆芷萱说是,穆芷姝的目光让人不寒而栗。

    穆老夫人神色不悦地看着穆家几位姑娘,抬步朝门外走去,道:“你们也都散了吧,莫要吵着兰姐儿休息。”

    穆老夫人回到玉兰斋后不久,穆芷萱也去了玉兰斋。

    见了穆老夫人后,穆芷萱红着眼跪在穆老夫人跟前。

    穆老夫人淡淡地瞥了一眼穆芷萱,轻声道:“萱姐儿你急急忙忙地做什么?”

    一滴滴眼泪从眼角滑落,穆老夫人瞧见后,心头竟是一软。

    不管怎么说,萱姐儿是她穆家的孩子,流着穆家的血。

    心底默默地哀叹一声,表情却淡漠如常。

    穆芷萱只是一个劲儿地重重地磕头,额头在与地面接触,发出嗒嗒的声音。

    穆老夫人急忙将她拉起,略带斥责地说道:“你这孩子,这是做什么?”

    穆芷萱却是嘤嘤哭了起来,道:“祖母,我娘亲……我娘亲她不行了。”

    穆老夫人神色复杂地看向穆芷萱,哑了好半晌,才颤着嗓音道:“你说什么……”

    穆芷萱哭得更厉害了,整个身子都在不断地哆嗦,喃喃道:“祖母,我娘亲快不行了,随时都有可能离我而去。而再过几日便是大姐大婚的日子,若是在那个时候娘亲恰好……”

    说到最后穆芷萱已然说不下去了,哽咽着哭泣。

    话虽只说到一半,穆老夫人却完全能明白她的意思。

    若是在大姐穆芷兰出嫁那日,传出应国公府二夫人突然没了,这红白喜事一起做,传出来毕竟不好。

    谁都知道,晦气。

    察觉到穆老夫人眼中的挣扎,穆芷萱神色哀戚,哭得更甚,继续道:“祖母,孙儿娘亲生前便不讨您喜,孙儿不想让她时候仍是被人记恨,孙儿……”

    穆芷萱一边说着一边擦着眼泪。

    穆老夫人轻叹一声,道:“那便依你之言。”

    穆芷萱再次跪在地上,道:“孙儿替娘亲写过祖母。”

    眼角的泪水汹涌而出。

    可嘴角却止不住扬起。

    回到湘云馆时,安氏瞧见穆芷萱猩红着眼,可脸上的表情却甚是愉悦,有些不解道:“萱儿,你这是怎么了?那穆芷兰如何了?”

    穆芷萱嘴角一勾,对安氏道:“娘亲,真是多亏了那穆芷兰突然生病,否则女儿想要将你送走,还得费好些心思。”

    穆芷萱挽着安氏的手臂,朝里屋走去,道:“娘亲,舅舅那边今儿个来信了吗?”

    安氏摇头,道:“不是昨日已经来信说一切都已经安排妥当了吗?只是——萱儿,你舅舅当真值得相信吗?”

    安氏对她这个哥哥安成在,失望之极。她嫁到穆家后,便一直接济娘家,而她那个哥哥整日便是游手好闲,她给的钱很快便挥霍得一点不剩。

    瞧着安氏失望的模样,穆芷萱却无所谓地笑笑,道:“娘亲,萱儿相信的从来都不是人,而是人性的弱点。舅舅最大的弱点便是贪钱,所以我们给的钱足够满足他,他便是死了也甘心,还担心他完不成我们交代下去的事情不成?”

    安氏听后微微颔首,可突地又抬起头,一瞬不瞬地看向穆芷萱,苦着脸道:“萱儿,娘亲当真必须走吗?娘亲舍不得你,娘亲怎能留你一个人孤零零的在这里。萱儿,跟娘亲一起走好吗,我们离开这里,不用管我们母女曾经受过的委屈,也不用管报仇的事……娘亲实在舍不得你……”

    安氏将穆芷萱一把抱住。

    穆芷萱坚定地摇着头,道:“娘亲,只要我们忍过这一段时间便好,等女儿报仇之后,我们母女定会再次团聚。”

    待她将整个穆家搞得天翻地覆,待她将她们母女曾经受过的苦和委屈十倍甚至百倍地还给穆家的人,待她嫁给一个身份显赫之人为妻后,她便将娘亲接到自己身边,孝敬她一辈子。

    “可是……可是萱儿你一个人要如何报仇,我听人说那死老婆子身上的毒已经解得差不多了,我们若是再下毒已经是不可能了。萱儿……”

    安氏担心地看着穆芷萱,无论如何她都不放心萱儿一个人在这国公府。

    穆芷萱却笑道:“娘亲,你忘了萱儿……”

    安氏这才恍然大悟,是啊她的萱儿不会输的,因为她……

    次日一早萧玉宁便接到消息穆芷萱和安氏要离开国公府,去净光寺祈福。

    穆芷苓也是得知此消息,匆匆赶到静轩阁,便发觉萧玉宁正坐在院子里。

    贝壳走在穆芷苓跟前,瞧见萧玉宁,本是眯成一条缝的眼睛顿时睁大,圆滚滚的脑袋摇晃着,蓬松的尾巴一左一右地摇摆。

    萧玉宁朝贝壳摆摆手,贝壳便朝她扑过去,雪白的脑袋扬起,伸出舌头舔着她的脸颊。

    穆芷苓也快步走了过去,走至萧玉宁身边坐下。

    “苓儿,你可知安氏母女今儿一早上山去了净光寺一事?”

    穆芷苓点头,道:“嗯,刚才一听说了便过来了。娘亲,那穆芷萱不会如此平白无故地便要求去净光寺,且是她和安氏两人。”

    萧玉宁抱着贝壳松软的毛发,道:“此事我昨日从城东那边回来便听说了,我早已派人盯着安氏母女的一举一动。”

    “苓儿,那安氏根本无病,却要在众人面前装重病。如此以来,她定然是想通过这次机会以假换真,让‘安氏’死去,让我们都相信这样一个事实。”

    穆芷苓撑着下巴,看着萧玉宁道:“娘亲这样虽是没错,可你我皆知安氏母女这是将计就计。当初有人下毒于安氏,那下毒之人到底是谁?我怀疑那人便是祖母,莫不是那安氏与祖母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不愉快事?”

    萧玉宁蹙眉,道:“我也正纳闷,可安氏一向表现得温婉,虽说出生和穆二爷不是门当户对,和穆老夫人对这方面并不甚介意。安氏刚嫁进穆家那些年,穆老夫人对她也算得上喜欢;”

    萧玉宁有一下没一下地拍着贝壳的头,突地说道:“若真要说这两婆媳之间的矛盾,只怕也是穆二爷之死了一事。可是这人死是又不干安氏的事,穆老夫人没有缘由要对安氏下毒手。可不管安氏母女到底是因为什么这样做,如今一定要盯紧了,切莫出什么差错才好。”

    穆芷苓点点头,如今穆芷萱行事太过诡异,一定要弄清楚她到底适合用意。

    萧玉宁从大理石桌上捻起一只白瓷杯,其间乘满了酒。萧玉宁示意贝壳张开嘴,而后将酒倒入贝壳的口中。

    贝壳兴奋地张开嘴,萧玉宁将酒杯挪开后,依然摇头晃尾地,示意高氏还要。

    “娘亲……”

    穆芷苓睁大双眼,不可置信地看着萧玉宁,萧玉宁却道:“这江南小颈瓶我南院的仓房里藏了一大堆,当年有好友与我打赌输了,便将他的名酒全都赠送与我了。所以这放着也是浪费了,还不如给贝壳解解馋……”

    穆芷苓哭笑不得,娘亲这……

    最后也只能无奈地叹气。

    穆芷苓准备去送送穆芷萱,毕竟她和穆芷萱表面上还是好姐妹……

    正当她从静轩阁朝湘云馆走去时,却听见两位长房洗涴的两位丫鬟一边走一边嘀咕,道:“你刚才瞧见大少爷的脸色了吗?那样子可吓人了,我看见他胸前貌似有几滴暗红色,你说大少爷会不会……”

    话还未说完,便被身旁的另一人捂住嘴,道:“呸呸呸,你在说些什么呢,大少爷福大命大,怎么可能嘛。兴许是身子轻微有点不适,你大惊小怪的做什么。你看到几滴暗红色,难不成就以为是血啊。”

    穆芷苓身子一顿。

    穆耀突然身子不适,胸前还有血迹。

    前几日她思前想后,也不是没有想过穆耀。可是那念头刚冒出来,便被穆芷苓自个儿个给反驳了。

    穆耀应该不知穆芷兰并非她的亲姐姐……

    既然如此他有什么理由如此欺辱穆芷兰。

    可今日听着那两名丫鬟的对话,难不成当真是……

    ..........

    亲们,以后四千字一章吧~一章的字数太少了,亲们估计看着都不爽。然后作者君承诺,七月以后,更新会尽量在八点。r1152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