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一品宠妻最新章节 > 一品宠妻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十九章 病重
    回去的途中,萧玉宁想着适才的情景,轻声道:“苓儿,这是怎么回事儿?”

    怎的一夜之间多出这么多事来。

    穆芷苓挽着萧玉宁的胳膊,将事情完完整整说了清楚。

    萧玉宁一听,忍不住喝道:“这还了得,这长房欺人太甚!还一个比一个厉害,这般算计,当我是死人不成!林妈妈,你去通知赵管事,即刻将胡氏以及那几个下人给我轰走,之前的工钱也莫要结了。”

    萧玉宁说话也不再顾忌周围是否有人听了去。

    即便是被人听见了又怎样,这应国公府如今还有人管得了她不成?

    穆芷苓仰头,道:“娘亲,莫要与他们置气,对自个儿身子不好。您若是不喜欢谁,那就不理就是,也没必要向他们使好脸色。”

    虽然娘亲前世就是因为喜欢和厌恶都表现在脸上,做事也随性了些,才在穆家一点点没了地位。

    可今时不同往日。

    应国公府如今由她掌家,而她也管着外面的田庄和铺子。何况穆老夫人身子虚弱,很多事情已是力不从心。

    两人正走着,穆芷萱迎面走来。

    穆芷苓松开萧玉宁的手,朝穆芷萱走去。

    穆芷萱朝萧玉宁恭恭敬敬地行礼,道:“三婶婶安好。”

    萧玉宁却笑不起来,神色焦急地问道:“你娘亲如何了?身子可是好些了?怎的突然就病倒了?”

    前些日子安氏突然病倒,今儿一早病情更是突然严重,穆芷萱连请安也没有去,守在安氏身边。

    萧玉宁已有快一月没有见着安氏了。

    穆芷萱叹气,哽咽道:“劳三婶婶记挂了,娘亲情况……情况好多了。”

    穆芷萱低着头,看不出是何表情。

    萧玉宁轻抚她的额头,带着些怜惜,道:“叫了张太医前去看了吗?”

    穆芷萱一个劲儿地点头,呜咽着说不出话来。

    穆芷苓抓住她的手,道:“萱姐姐,二娘一定会没事的,你不要担心。”

    穆芷萱挤出一个难看的笑,眼神闪烁着,似在回答穆芷苓的声音,又似乎在自言自语,喃喃道:“嗯,她一定会没事的。”

    蜷在衣袖间的拳头攥紧又松开,反反复复。

    萧玉宁见亲密无间的两人,适才的怒意全消,微笑着径自离开。

    萧玉宁走后,穆芷萱敛了脸上的失落之色,对穆芷苓道:“五妹妹,适才我听说穆芷霜在祖母跟前说她被贝壳咬了,是真的吗?昨儿个到底怎么回事?”

    穆芷苓不愿作过多解释,只道:“没事儿了,都是一场误会。”

    穆芷萱却抓着问题不放,道:“怎会是一场误会,穆芷霜分明就是想陷害你,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儿吗?我说五妹妹,你真的是太过忍让了。我娘亲若是有三婶婶一半显赫的身份,我非得将这整个穆府掀翻了不可。”

    穆芷萱说的真切,穆芷苓忍不住盯着她激动的脸看。

    见穆芷苓没了反应,穆芷萱又问道:“那最后怎么样了?”

    穆芷苓薄唇微启,道:“祖母身子不适,事情就这样不了了之了。”

    很自然地略过她让穆芷霜解开伤口的一些事。

    穆芷萱神色突地有些黯然,道:“不适得真不是时候,怎能在这样的紧要关头突然身子不适呢?”

    “萱姐姐,祖母的身子一日不如一日了。”

    穆芷苓没由来的一句话,让穆芷萱身子一僵,良久穆芷萱面无表情地说道:“人老了,身子自然是每况日下的。”

    穆芷苓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晚些时候,穆芷苓亲自去厨房熬了鸡汤,亲自送给安氏。

    本想亲自前去瞧瞧安氏的情况,恰逢安氏正在休息。

    之后又去了几次,依旧如此。

    直到傍晚,穆宗泽才醒来。

    伸手揉了揉额头,缓缓睁开双眼。

    萧玉宁坐在床前,沉着脸。见穆宗泽醒来,目光闪烁,半晌哑着嗓音轻声斥责道:“你终于舍得醒来了?”

    穆宗泽撑起身子,坐在床上,看萧玉宁一脸憔悴,困惑道:“怎么了?我怎么会在这儿?”

    “你不在这儿还要在哪儿?”

    萧玉宁本就介怀昨晚发生的事,再听穆宗泽一说,气不打一处来。

    “宁儿,我不是那个意思……”穆宗泽察觉到她的异样,抬手想要抚上她的面庞,却被萧玉宁躲开。

    穆宗泽手僵在空中,好一会儿才无力地垂下。

    萧玉宁见他一副无辜的样子,心也不由软了些,目光柔和了些许,道:“那你是什么意思?你可知道你昨儿个差点就……”

    萧玉宁说不下去了,猛地扑到在穆宗泽怀中,身子一抽一抽的,让穆宗泽心也不由跟着一紧。

    “宁儿,对不起。”穆宗泽不知昨夜到底发生了何事,只是萧玉宁哭的时候,心软的一塌糊涂。

    萧玉宁闻声哭得更厉害了。

    这两日的辛苦与委屈悉数爆发出来。

    尤其是昨日,听到穆宗泽差些去了吴姨娘处时,她的心差些跳了出来。

    穆宗泽紧张地抱住她,暗哑道:“宁儿,到底发生了何事?昨个儿我在大哥房中吃酒,不知是否是昨日太过劳累的缘故,只是几壶就不省人事了。刚才醒来,我以为我还在大哥客堂中,且吃酒后脑子有些混沌不清……”

    穆宗泽慌慌张张的解释着。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让萧玉宁既委屈又愤怒?

    萧玉宁听后,将穆宗泽推开,道:“那是你什么劳什子大哥?根本不是!你可知他将你灌醉,要将你带去何处?昨儿个你差些被抬入别的女人的住处,而那个女人正是你四弟的小妾,你可知道?”

    事到如今,萧玉宁也不做隐瞒。

    她要让他看清,他敬重的好大哥,到底是什么居心。

    穆宗泽震惊地说不出话来。

    他痴痴地望着萧玉宁,良久才道:“不可能,大哥他决计不会这样做的,何况他没有理由这样做。宁儿,一定是你听信了什么谣言……”

    之吃酒后,口干舌燥,说话声更是暗哑。

    穆宗泽怎么也不愿相信自己素来敬重的大哥会如此陷害自己。

    萧玉宁冷哼:“如果我说亲眼所见呢?你信他还是信我?”

    ===

    亲们,小夏最近脑子慢,都是因为没有推荐票的缘故

    i954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