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一品宠妻最新章节 > 一品宠妻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十章 凶手
    穆芷苓弯下腰,定定的看着穆老夫人手中的纸条,突地说道:“祖母,这字和孙养娘写得一样好看!”

    穆老夫人身子一顿,睁大双眼,良久才反应过来穆芷苓的话……

    “你说什么?”

    穆芷苓眨眨眼睛,声音提高了些,道:“昨日贝壳将哥哥的话本子咬坏了一页,我请孙养娘替我将那一夜重写了一遍,那字写得可好看了。”

    穆芷苓说的眉飞色舞。

    穆老夫人神情黑的无以复加。

    许久,她沉声道:“去将那话本子寻来。”

    末了又吩咐春平姑姑将孙养娘寻来。

    又向萧玉宁使了个眼色,萧玉宁派人进蒋氏房间内,厉声道:“给我搜!务必找出那些脏东西。”

    孙嬷嬷被带上来,抬头对上穆老夫人冰冷如霜的脸,心底咯噔一声。弯腰行礼,道:“老夫人……”

    穆老夫人见孙嬷嬷,冷哼一声,并不言语。

    过了片刻,萧玉宁将蒋氏放在床头的香囊取出,放在穆老夫人手中,道:“母亲,您看。”

    穆老夫人仔细看了看,又闻了闻,只觉一股异香扑鼻而来,皱了皱眉。

    这个味道……

    穆老夫人不太确定地对张太医道:“张太医,你来看看这里边到底是何?”

    张太医仔细检查后,捧着香囊,颤颤地道:“回老夫人,这香囊中含有大量的麝香……”

    孙嬷嬷有些不明所以地看着众人,老夫人突然将她叫来难不成是因了这事?她噗通一声跪在地上,惊呼道:“奴婢对此事一无所知啊!”

    而此时穆芷苓拿着话本子飞快的跑进屋,将那话本子交到穆老夫人手中。

    穆老夫人将二者对比,猛地起身,将话本子和纸条扔到孙嬷嬷脚下。

    “这可是你写得?”穆老夫人的一脸愤怒地说道。

    不是质问,而是肯定。

    孙嬷嬷看着地上的纸条,而后又看了看那个话本子,其中又一页刚黏贴上去,被穆老夫人一扔,那一页刚好露出来。

    执笔之法,如出一辙。

    孙嬷嬷手心惊出冷汗,手下意识握紧成拳。

    为什么这张纸条会出现在这里?

    那晚她明明趁所有人都睡着了才出去的,而且去的是牡丹苑,那地方根本没人,如何被人发现的?

    忽地又对上萧玉宁和穆芷苓,孙嬷嬷这才明白了大半,难怪五小姐之前会让她帮忙抄写,只怕是三夫人早就怀疑她了。

    穆老夫人将那香囊扔到孙嬷嬷身边,“你一无所知?那你如何解释这香囊?”

    前些日子穆老夫人孙嬷嬷为了博得穆老夫人的好感,恰逢穆老夫人夜里浅眠,孙嬷嬷便送了一个一模一样的香囊,且为了保持香料的效果,三日换一次。

    每一次都是这样的香囊。

    孙嬷嬷百口莫辩。

    可她根本没有想过除去蒋氏腹中的胎儿。

    或者说,在得到大爷的指示之前,她根本没想过这么做。

    现在为什么所有证据都指向她?

    穆老夫人不再给孙嬷嬷说话的机会,沉声道:“说!是谁派你来的!”

    她真真是寒心,原本极为信任孙嬷嬷,甚至将自己的孙女交付与她,却不料孙氏竟是这样一个蛇蝎之人!

    孙氏不再辩解,忽地冷笑,不再言语。

    任凭穆老夫人如何逼问,她都不再说一句话。

    穆老夫人气极,命人将她待下去,关在柴房之中,又命吩咐春平姑姑,道:“不管用什么方法,定要让她招出到底是受谁的指使。”

    穆芷苓闻言看着孙嬷嬷,只见她一脸平静淡然,浑身散发着凉意,莫名觉着有些不安。

    穆老夫人走进里屋,而一直沉默着的安氏和萧玉宁跟在穆老夫人身后,皆走进房。

    之前萧玉宁已经命人将床单重新换过了。

    蒋氏正躺在榻上,见穆老夫人前来,苍白的脸上染上一抹委屈,哭丧着脸喃喃:“母亲……”

    彷徨,无助,焦虑……

    一想到有人想要害她的孩子,她的心就止不住战栗……

    穆老夫人急忙坐到蒋氏身旁,似乎看出了蒋氏的心思,穆老夫人轻声道:“没事儿了,你不用担心,当务之急是好生养着身子。”

    穆老夫人何尝不是和蒋氏一样的心境,一想到她还未出世的大胖孙子差些就被人暗算了去,穆老夫人便觉得心惊胆战,脸也阴沉得可怕。

    蒋氏恶狠狠地看着萧玉宁,对穆老夫人道:“母亲,芙蕖请求母亲一定要找出那个想要陷害我腹中胎儿的人!”

    蒋氏死死盯着穆老夫人身后的萧玉宁。

    此事必然是萧玉宁所为,这应国公府除了她,还有谁会与自己结仇?穆老夫人素来疼她,即便是前些日子恼她气她,却定然不会害她。而安氏,柔柔弱弱的性子,平日里连一个下人都不敢招惹,又怎会想着害她?

    一定是萧氏那个贱人。

    蒋氏在心头愤恨,却不料穆老夫人道:“已经找着了。”

    蒋氏猛地一动,抓住穆老夫人的手问道:“是谁?”

    目光不由探向萧玉宁,却只见萧玉宁一脸平静,难道不是她?

    “是孙养娘那个坏女人,是她害了四婶婶。”穆芷苓突地说道。

    蒋氏白了穆芷苓一眼,又看向穆老夫人,却不料穆老夫人点了点头。

    蒋氏激动地想要起身,却被穆老夫人摁住身子,道:“你且好生躺着,此事交由我处理。”

    蒋氏只好躺下,心底却觉不可思议。

    为何是孙养娘,她平素看起来根本不像……

    可穆老夫人让她静养,她便静养罢,如今刚遭遇这样的事情,蒋氏心底已是累极,便沉沉闭上双眼。

    片刻,众人皆是退了出来。

    回海棠苑的途中,穆芷苓忽地觉得什么地方出现问题……

    蒋氏床单上的血,是她和娘亲事先准备好的,趁人不注意偷偷放入蒋氏床单的夹层中。而那麝香也是半夜放入蒋氏枕下,只是两三个时辰的功夫,根本不会导致滑胎,可为何蒋氏最后却真的动了胎气?难不成孙嬷嬷真的已经开始行动了?

    可看她惊惶的模样,分明就是不知此事的。

    到底是谁?

    这应国公府,到底还有谁想要置蒋氏于死地?

    ===

    夏夏弱弱的求些收藏还有推荐啥的~

    i954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