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一品宠妻最新章节 > 一品宠妻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八章 信鸽
    三更时分,穆芷苓只觉胸口发闷喘不过气来。

    努力睁开双眼,环顾四周,一片暗红。

    仿佛又回到哥哥刚死的那个夜晚,她睁眼也不是,闭眼也不是。梦里梦到自己浑身鲜血,四周暗红混沌一片,而睁开双眼,那场景也久久挥之不去。

    缓缓起身,连外衣都顾不得穿,也不管榻上贝壳的哼唧声,披上披帛,跌跌撞撞往外走去。

    虽是盛夏时节,夜晚的风也不免清凉透骨,穆芷苓忍不住哆嗦。她茫然的走着,沿着檐廊走,头昏昏沉沉的分不清是何处。

    忽地走到孙嬷嬷所住之处不远的地方,穆芷苓不由停下了脚步,靠着圆柱而站,目光清冷。

    这几日心底不安只怕也是因为孙嬷嬷。

    突地门打开了些,孙嬷嬷探出头来,穆芷苓往圆柱后躲了躲,目光却一瞬不瞬地盯着孙嬷嬷。

    半夜三更鬼鬼祟祟的,她这是要做何?

    穆芷苓远远地跟了上去。孙嬷嬷朝牡丹苑走去,穆芷苓也悄然跟了进去。

    时逢七月末,牡丹苑的牡丹花几乎都凋谢了,因而她并不担心。穆芷苓身子娇小,远远地跟着,根本不易发觉。

    她并没看清孙嬷嬷要做什么,可不远处却传来‘咯咯咯’的声音。

    那是信鸽的声音。

    穆芷苓睁大双眼,猛地回过神来。

    她猛地掉头,飞快的海棠苑跑去。

    她抓住一把弓箭和一支箭羽,拼命喘气,朝着穆宅南院跑去。

    快点,她要再快点……

    如果现在朝牡丹苑奔去,她一定赶不上。

    可她没有猜错的话,那鸽子应该是朝南边飞去的。

    穆芷苓扛着一个与身形极为不符的沉重的弓箭,一步步艰难地跑着。

    但愿还来得及……

    冷月高悬于空,散发着银白的幽光,穆芷苓大喘着粗气,却仔细地聆听着。

    忽地,她听到咯咯咯的声音。借着月色,穆芷苓看到空中飞过一个黑影,她用力拉开长弓,才意识到小孩子的身子根本没法撑开弓,忽地她抬起一只脚,脚尖顶住长弓,将箭对准那即将飞远的小黑点。她闭紧双眼,只听嗖的一声,箭矢飞出。

    长吁一口气,久久不敢睁开双眼。

    前世她擅骑射,百步之内,百发百中。

    只是如今她只是一个不足七岁的孩子,且前世自从她十三岁从马背上跌落下来后,她便再也没有触碰过这些。

    只怕技艺生疏太多,射不中也是意料之中。

    穆芷苓朝着刚才箭羽飞出的方向走去,寻找刚才那那支箭。

    却听到双翅轻扑的声音,穆芷苓屏住呼吸,细细地瞧着墙角一处,暗红的血浮上墙头。轻轻蹲下身去,小心翼翼地从那只受伤的白鸽后脚抽出一张纸条。

    “蒋氏有孕”四个字跃然纸上。

    穆芷苓将纸条收起,匆匆回到海棠苑。

    蹑手蹑脚将门打开,不敢掌灯,将纸条放入抽屉之中。

    摸索着自个儿换了一件干净的衣裳,抱住不停哼唧的贝壳。

    次日,穆芷苓一大早便将孙嬷嬷叫了过来。

    孙嬷嬷满脸笑意地行礼,穆芷苓心底暗自闪过一抹恨意,却扬起笑脸道:“孙养娘,贝壳刚才调皮,将哥哥的话本子弄坏了一页。我又不会写字,一哥哥若是从集贤堂回来,看见我将他的本子损坏了,只怕饶不了我,您能帮我重抄一份吗?”

    孙嬷嬷当然不好拒绝。

    她再次福身道:“五小姐看得起老奴,是老奴的福气。”

    穆芷苓让锦巧备好笔墨纸砚,从手中掏出一把碎纸片,每一张都只有铜钱大小,其中有被咬过的痕迹,有些字还模糊不清。孙嬷嬷见状皱了皱眉,她以为只是撕下一篇,却不料是如今这七零八碎的样子。

    若是要将这篇抄完,只怕需要两个时辰。。

    只是五小姐的小狗也太调皮了些。

    孙嬷嬷无奈地坐下抄写。

    而穆芷苓则是抱着贝壳坐在一旁,好整以暇地观看着孙嬷嬷写下的每一字每一句。

    眼神一点点暗淡下来,对锦巧说道:“去将月眉叫来,她做事比你仔细,待会儿养娘写好了你便让月眉将它黏好。”

    锦巧点头,心头却是越发不满。

    这些日子,小姐越发地不喜她了。

    月眉分明是二少爷的丫鬟,小姐却用得顺手,明明她才是小姐的大丫鬟啊。

    虽说不让她做事,锦巧会觉得清闲许多,可这样被忽视的感觉,还是让锦巧心底有些难受。

    忽地对孙嬷嬷道了一声:“辛苦养娘了,苓儿去找萱姐姐了。”

    孙嬷嬷抬头想说些什么,穆芷苓已经走了出去。

    穆芷苓揉了揉贝壳的小脑袋,忍不住赞扬道:“宝贝儿,你太可爱了。”

    她本想自己将那一页撕碎,可若是这样,一定会引起孙嬷嬷的怀疑,如此以来,只怕孙嬷嬷会有所警觉。

    所以她选择让贝壳将那一页咬碎,却不想她的贝壳如此聪明。

    只怕够孙嬷嬷抄一天了。

    穆芷苓朝静轩阁走去。

    若是当真想要让众人知道孙嬷嬷的真面目,只凭她一个人,是没法的。

    如今唯一的办法,便是将这一切,如实告诉娘亲。

    恰巧此刻爹爹不在。

    “娘亲……”

    萧玉宁正在刺绣,一听穆芷苓的声音,手一不小心便被针刺出了血,穆芷苓赶紧奔过去,在她手指上轻呼。

    半晌穆芷苓才注意到萧玉宁手中的绣品,那是一个安字,针脚很乱,有些地方堆叠起来,真的很丑。

    穆芷苓困惑道:“娘亲,你这是……”

    萧玉宁将绣布放在一边,从穆芷苓怀中接过正懒洋洋地睡着懒觉的贝壳,抚摸着贝壳的毛发,轻笑道:“听说在里衣里绣上一个‘安’字便能保平安,你爹爹又常年在外,我就想着亲手给他绣点什么。”忽地她又将绣布拿到穆芷苓眼前,问道:“应该还可以吧,我可是绣了两个月呢。”

    穆芷苓看着那扭曲的‘安’,并不觉搞笑,反倒鼻头一酸,几欲掉泪。

    一向不信佛不信神的娘亲,竟然也迷信了起来。

    这一世她才发觉,原来娘亲对父亲用情之深,竟到了这种地步。

    突地想起来这儿目的,穆芷苓收回神识,道:“娘亲……”

    i954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