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一品宠妻最新章节 > 一品宠妻最新章节列表 > 第十八章 吓唬
    待众人离去,穆老夫人进了内室,蹲坐在地上,拨弄着手上的佛珠,默默念叨着。

    而春平则是侯在她身后,勾着身子一动不动,生怕扰了穆老夫人的清净。

    忽地佛珠散落一地,春平神情凝重地瞧见那些佛珠。这一个月来,穆老夫人的佛珠已经毁了三串。而每毁一次,穆老夫人便会派春平去净光寺,再寻一串回来。

    可春平知道,穆老夫人不过是借着去净光寺取佛珠的由头,让她探望二小姐的情况罢了。

    她伺候穆老夫人数十年,深谙穆老夫人的性子。表面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模样,可心底却在意的紧。

    佛珠散落便是最好的证明。第一串佛珠穆老夫人戴了十年,那一年大周灭,取而代之的是大晋,穆老夫人曾许愿若三爷能平安归来,她的余生便日日诵经念佛。

    陪伴她十年的佛珠坏了大可以认为是时间一长坏了,可之后一串串佛珠损坏,又作何解释?

    “夫人若是想二小姐了,大可让奴婢将她接回来。”

    春平深知自己不应多话,可实在是按捺不住焦灼的心,老夫人这样又是何苦。

    这些天穆老夫人对二小姐的思念和关切,春平看在眼里,记在心里。每次她从净光寺回来,老夫人都会问她关于二小姐的情况,却又嘱托她千万不能让二小姐知道。春平着实有些不懂。

    穆老夫人睁开双眼,冷声道:“春平,你素来懂我,怎的今日如此莽撞?”

    春平这才明白自己说错话,冷不丁噗通跪在地上,“夫人,奴婢知错,是奴婢多嘴,奴婢不该妄自揣测。”

    穆老夫人并没有回头,继而闭上双眼,道:“起来吧。”

    春平大气不敢出,穆老夫人也止住了念经的声音,一时间房内寂静的可怕。

    “姝姐儿犯了错,理应受罚。而惩罚已定,便无可更改。国不可无法,家不可无规。这些你可懂?我担心姝姐儿是一回事,这和她受罚无关,更不能让她知道。她若是知道我特地命人探听她的情况,那她去净光寺便不再是惩罚。你可明白这个道理?”

    春平直道:“奴婢刚才不懂,现在懂了。”

    穆老夫人估摸着想让二小姐静心悔过,让她吃些苦头,所以即便是担心得不得了,也不愿让她知道。

    可这样做,二小姐会怎么想?半年穆家对她不闻不问,她是否会记恨老夫人?

    正当春平怔愣时,穆老夫人道:“既然懂了,那便再去一趟净光寺,替我讨一串佛珠回来。”

    而这边穆芷霜离开玉兰斋后,神情有些别扭。

    蒋氏身后的婆子正要将她抱起时,穆芷霜一声大叫:“我不要你抱。”

    那婆子只得任由她挣扎着站在地上。

    蒋氏正抱着怀中的穆愠,穆愠见二姐莫名吵闹起来,咯咯地笑了起来。蒋氏皱着眉头看一眼穆芷霜,道:“你这孩子,这又是哪儿不如意了?”

    穆芷霜度嘟囔着小嘴,道:“娘亲,霜儿才不好和她们要一个养娘,霜儿讨厌她们!”她扯住蒋氏的裙角,一摇一晃地撒娇道:“娘亲,你单独给霜儿寻一个好不好?”

    蒋氏却面露不悦,声音也低沉了些,道:“霜儿,只是一个教养你们的婆子,有什么不乐意的?”

    穆芷苓提出一个养娘的时候,她没有反对。

    大晋的养娘负责女子所有的教养,就连教书识字,以及女红教习都是由她们亲自教学或者找人教学。有些大家族,其养娘便是宫里下来派下来的嬷嬷。

    蒋氏不得不承认,萧玉宁找的养娘,必定是数一数二的。而若是单独给霜姐儿寻一个养娘,必定是穆芷苓挑选后剩下的。她怎甘用她们不要的?

    穆芷霜见蒋氏并没有替她寻养娘的心思,大吼道:“因为我讨厌她们!反正我就是不要!”

    声音太大,惹得穆芷苓和萧玉宁又折返回来。

    意识到说话声被穆芷苓听得个完全,穆芷霜也不顾及什么了,反正她比穆芷苓小,不管做了什么,到头来便向祖母告状,说五姐欺负她。

    她站起身来,径直朝穆芷苓走去,停在她跟前。穆芷霜朝穆芷苓吐了一口唾沫,“呸,谁愿意跟你一个养娘,我讨厌你!”

    她终究比穆芷苓矮了许多,而两人又隔得比较远,唾沫只是吐在了地上,可这样却是惹怒了一旁的萧玉宁。

    她以为蒋氏只是善妒,平素便喜好出风头。四爷管着穆家大大小小的铺子和田庄,她帮衬着打理,若是说话毒辣些那也无可厚非,却不料一个孩子这般没教养。

    萧玉宁心底腾起一股怒气,又想到这些年蒋氏明里暗里不知有多少次在老夫人面前嚼舌根。她双目直盯着蒋氏,道:“四弟妹便是这样教育孩子的吗?”

    蒋氏自知理亏,今日霜姐儿这样做,她也是始料未及的。蒋氏又片刻的失神,没了平日的伶牙俐齿。

    与此同时,穆芷苓眯了眯眼,朝穆芷霜走近了些,柔声道:“妹妹这是作何?”

    穆芷霜刚欲伸手去推穆芷苓,却被她抓住了手,两人靠近,穆芷苓比穆芷霜高出许多,她低头在穆芷霜旁边轻声说道:“六妹以为你比我小,所以祖母不会怪罪于你吗?可是周围这么多双眼睛看着呢,况且你这般无理取闹,祖母又怎能容得下你?只要我告诉祖母,你会不会很快就看见二姐了?不过你年纪这么小,也许不需要半年,只需要三个月呢。”

    穆芷苓温和的笑着,说出的话却令穆芷霜面色惨白,她急忙缩回双手,突地尖叫着哭出声来:“啊——”

    穆芷苓眼底飞快地闪过一抹狡黠,抬头看着面露愠色的蒋氏。

    无论是前世还是如今,穆芷霜的性子倒是一点都没变。还是那般蛮横泼辣,还是那般不长脑子,只是三言两语,便吓得不行。

    也难怪前世总是被穆芷姝利用。

    穆芷霜和蒋氏这样的人,你若越是忍让,她便越是得寸进尺。

    蒋氏让身旁的婆子抱着穆愠,伸手将穆芷霜抱在怀中,急急问道:“霜儿怎么了?”她狠狠瞪着穆芷苓说道:“你对霜儿说了什么?”

    穆芷苓却沉声道:“四婶婶真是抬举苓儿了,难不成苓儿几句话就能吓唬妹妹?苓儿只是想要哄哄妹妹,怎料妹妹就突地哭了呢。”

    不再去理会蒋氏的愤怒和疑惑,穆芷苓拉起正怔愣着的萧玉宁的手,转身离开。

    蒋氏本想追上去,怀中的的穆芷霜却哭闹不止,连话都说不成句了:“娘亲……讨厌……娘亲……她胡说……”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