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一品宠妻最新章节 > 一品宠妻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章 庆功宴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一品宠妻》更多支持!

    次日一早穆老夫人便问了穆宗泽昨日进宫面圣的事,穆芷苓在一旁虽是漫不经心地耷拉着脑袋,却用心听着。

    离开时穆老夫人特意摸了摸穆芷苓软软嫩嫩的脸颊,关切地问道:“苓姐儿,还痒吗?”

    萧玉宁柔声回道:“回母亲,苓姐儿服用了张太医昨日开的药,已经好了很多。”

    穆老夫人起身微微点头便不再言语。

    穆芷苓望着萧玉宁毕恭毕敬的模样有些出神,有些记忆她已经记得不太真切了,尤其是六七岁以前的。娘亲这般温顺乖巧的模样,和她记忆中似又有些不一样。

    如果娘亲素来对老夫人尊敬,那何至于落得最后和老夫人决裂的下场,甚至连带爹爹也对娘亲生了嫌隙。

    从玉兰斋回来,穆芷苓便缠着穆宗泽。穆宗泽只得将穆芷苓抱在怀中,朝正房走去。

    一路上穆芷苓紧紧勾住穆宗泽的脖子,小脸深深埋在穆宗泽颈窝之中萧玉宁故作埋怨状:“就知道爹爹回来便忘了娘亲,今儿个我算是看明白了,我就是这家里可有可无之人。等你爹爹上朝去了,我看你还能黏着谁!”

    萧玉宁这一阵不满却是逗笑了父女两,穆芷苓却伸出肉肉的双手,示意萧玉宁抱。

    萧玉宁假装嫌弃地躲开,穆芷苓嘟着小嘴,撒娇道:“娘亲,抱抱。”

    萧玉宁这才不情愿地说道:“不是嫌弃娘亲吗?怎么突然又要娘亲抱了?”

    穆芷苓这才讨好般说道:“不嫌弃,爹爹要抱,娘亲也要抱。”

    心底犹如春风拂过,竟是异常舒畅。这种温馨而又美好的感觉,太久没有体会,却在这一刻一一补偿回来。

    可这样片刻的宁静,却在因之前穆宗泽和穆老夫人之间的谈话,消失殆尽。

    刚才听爹爹说,皇上同意爹爹大摆筵席庆功……

    突然想到前世庆功宴时,因有太多的人前来巴结,她明明还是一个六岁的孩童,却已经有了好几家人上门提亲。那时娘亲也是因为这件事与老夫人发生太多冲突。

    这场庆功宴,甚至也给穆家后来遭到灭顶之灾埋下祸根。

    穆芷苓咬住双唇,突然对穆宗泽道:“爹爹,昨日小米看到四个字,不知道是什么意思,问了哥哥,他也说不知道,爹爹能帮我解答一下吗?”

    穆宗泽饶有兴趣地笑笑,“哦?说来听听。”

    穆芷苓睁大如墨的大眼睛道:“功高震主是什么意思?爹爹,小米不懂。”

    穆宗泽耐心地解释道:“做臣子的功劳太大,使君主受到震动而心有疑虑。”

    “那爹爹也是臣子诶,爹爹功劳大吗?爹爹会不会功高震主呢?”

    穆芷苓话音刚落,便明显能感觉到穆宗泽浑身紧绷,他面皮微僵,许久说不出话来。

    穆芷苓却在心中暗自叹息,爹爹只怕从来没有这样想过吧,抑或是有这样的想法也即刻被自己否决了。

    穆宗泽和当今圣上本是结义兄弟,与此同时结义之人还有两人,一位是辛亲王的亡子,宋恪。而另一位则是当今郑皇后的兄长,也是大晋唯一一位异姓王,郑王郑允之。

    郑王因为早年征战而落得个终身残疾,这些年深居简出。而穆宗泽这几年战功显赫,统帅三军,无人不服,为明德帝打下大片江山。功高震主形容他,再贴切不过了。

    前世的爹爹就是太过相信明德帝,才会对他的话深信不疑。

    可明德帝是何其小心何其多疑的一个人,穆芷苓可谓是知道的一清二楚。

    现在细细想来,只怕庆功宴是假,试探爹爹的忠心和胆量是真。若只是单纯地嘉奖,别的方式为何不可?

    爹爹这样正直而又对明德帝深信不疑的人,又怎会想到明德帝的心思呢?

    爹爹不明白,可她心里却和明镜儿似的。

    见穆宗泽不说话,穆芷苓在他怀中不安分地扭动,褐色瞳眸一瞬不瞬地盯着穆宗泽,“爹爹,小米说得对吗?”

    穆宗泽垂下眼睫,神色怪异,而萧玉宁也是恍然大悟般忽地抓住穆宗泽手,“老爷,果真使不得!”

    穆宗泽皱眉,在这之前他根本没有想过这些,今日若不是穆芷苓‘误打误撞’这么一说,他只怕一直偶读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

    做臣子的,最为惧怕的便是皇帝起了疑心,若是因为一些不必要的事情而让皇帝生了嫌隙,那便得不偿失了。

    萧玉宁素手掩面,突然想起曾经宋高祖赵匡胤杯酒释兵权的典故来,这会儿才觉得穆宗泽的处境和宋朝那些开国功臣竟是如此相像。

    她忍不住轻喃:“老爷……”

    穆宗泽将穆芷苓放下,深深凝视萧玉宁,良久才道:“我知道怎么做了。”

    忽地他转身匆匆抬步往玉兰斋方向走去。

    穆芷苓目送穆宗泽离开,从刚才穆宗泽的表情,想必这会儿是他应该是去和穆老夫人说取消庆功宴的事儿。穆宗泽原本就是一个聪明之人,前世他之所以会被人算计,根本在于他太过憨厚,不愿怀疑那些所谓的亲人兄弟。

    脚下踩空,穆芷苓这才回过神来,抬头对上萧玉宁满脸的激动。

    萧玉宁笑意满满,嘴唇勾成一个好看的弧度,嘴角的酒窝令她倍显年轻。她将穆芷苓抱在怀中,越抱越紧。

    穆芷苓搂住萧玉宁的脖子,心底暗自松了一口气。

    而晚些时候,穆芷苓则去了穆家宗祠不远处的砚湖,她轻巧踱步,目光投向祠堂的方向。

    昨夜回到海棠苑,她便一直在想,昨儿个的事情,穆老夫人心底肯定是不大愿意相信的。虽表面上惩罚了穆芷姝,可是心底还是疼她的。

    这不,她们刚一离开玉兰斋,穆老夫人便吩咐梅香去了祠堂。

    罚在祠堂跪一晚上算得了什么,过两日穆芷姝在穆老夫人跟前花言巧语几句,这事儿恐怕就这样过去了,指不定老夫人还会因为这件事心生愧疚呢。

    她必须让老夫人相信穆芷姝就是想害死她。

    穆芷姝若是一直留在穆家,只怕前世的悲剧依旧会发生。(我的小说《一品宠妻》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