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一品宠妻最新章节 > 一品宠妻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章 记忆
    待萧玉宁和安氏离去后,穆芷苓蜷缩在榻上,沉沉睡去。

    从牡丹苑回来之后,她的神识一直混沌着,不清醒。

    穆芷萱见穆芷苓略微有些红肿的脸,不由得蹙眉。

    穆芷萱比穆芷苓大三月,生于寒冬腊月,而穆芷苓则是阳春三月出生。两人的性格也像出生的时节一般,一个寡言少语,一个活泼好动。许是因为生存的环境不同,穆芷萱从小便乖巧懂事。

    看着床上穆芷苓难受的模样,穆芷萱心里也是焦灼着。

    她握住穆芷苓的手,轻声呢喃:“五妹妹,你一定要快些好起来。”

    可穆芷苓的眉头却一直没有舒展开,反倒是想必之前更加痛苦,缱绻在床边,发出细若游丝的声音。

    穆芷萱就着之前盆里的水和白布,拧干后轻轻擦拭穆芷苓的嘴角,目光紧锁沉沉睡去的穆芷苓,而穆芷苓则是双眉紧蹙,张开嘴巴大喘着粗气。

    穆芷苓仿佛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里她躺在硬榻上。奄奄一息,一双无神的眼却睁得很大,看着陌生的四周,想要起身却丝毫没有力气。

    晶莹的泪水从眼角滑落,她痛苦地呢喃:“爹爹,娘亲,哥哥……不要……”

    空荡的房间没有人回应,她也渐渐失去意识。突然一个熟悉的身影匆忙赶来,在她身边停下,颤抖着捧住她的脸颊,她努力睁开双眼想要看清些,眼前的景象却越来越模糊。

    冰凉滴落在她的脸颊,那人好像哭了……

    晶莹的泪从穆芷苓眼角无声滑落,穆芷萱见此状身子一颤,焦急地呼喊道:“妹妹,你怎么了?”

    穆芷苓神识渐渐清明,想要睁开眼,却觉着眼皮仿佛千斤重。好不容易睁开双眼,穆芷萱握紧穆芷苓的手,惊喜道:“五妹妹,你终于醒了。”

    穆芷萱眼角勾起,呈现一个好看的弧度,她本就长得水灵,尤其是那双眼睛,跟浸泡在水中的葡萄似的,闪耀着黑曜石般的光泽,倒和她那张暗黄的脸有些不相称。

    穆芷苓脸上的红肿消退了不少,定定的看着穆芷萱发愣,穆芷萱将湿布放回盆中,激动道:“妹妹,你都不知道刚才吓死三姐了。”

    穆芷苓似发呆般盯着穆芷萱,良久才惊愕地说道:“三姐?”

    眼神有些清冷,带着点探究,还有些茫然。

    穆芷萱见穆芷苓清醒过来,这才长舒一口气,“你刚才是不是做恶梦了,一直在哭。”

    穆芷苓轻轻点头,可她却清楚地知道,那不是噩梦,而是如噩梦般的记忆。

    十指相扣,记忆如潮水般涌来,胸口有些闷闷的。

    那些记忆是她的吗?如今的她明明才六岁。

    可若说不是她的,为何她又觉得那么真实,仿佛昨天才发生过一般。

    为什么她会有这些记忆?

    难道说,她带着上一世的记忆,回到了六岁……

    这算是上天的恩赐吗?因上一世太过悲惨,所以重新再给她一个机会,挽救上一世她所失去的一切?

    她所失去的……

    穆芷苓的心异常难受。

    “五妹妹……”

    穆芷萱的声音将穆芷苓拉回现实,她抬起头,对上穆芷萱担忧的神情。她穿着一件鹅黄色广袖群,脸上泛着病态的苍白,正紧张地看着她。

    如果说她脑海中的记忆是前世的话,那为何在她的记忆中,自己并没有在这个时候出现过风团,更是对眼前这个三姐没什么印象。

    这一世似乎和以前有些不一样……

    穆芷苓努力地想要去回想前世的穆芷萱,却发现脑海里关于她的记忆少得可怜。小时候她每一次想要亲近的时候,穆芷萱便急急躲开,后来她也就渐渐地淡出了她的生活,甚至连她的模样,她也记不真切了。

    只知道,前世她似乎也是一个可怜人。

    穆芷苓眯着眼睛看穆芷萱,只觉着眼前的一切有些不真实。头越来越痛,意识越来越模糊,她嗫嚅道:“好困……”

    今日的穆芷苓特别嗜睡。

    穆芷萱赶紧替她掖好被角,“困了就继续睡下吧,我娘生病的时候也嗜睡。”

    穆芷苓看着穆芷萱像个小大人一样地絮叨时,嘴角勾起一个浅浅的笑容,道:“谢谢你,三姐姐。”

    如果上苍真的让她重新来过,那这一次,她一定要将人看得清透些,分清谁对她好,谁对她坏,更要保住她的家庭,她的家人……

    穆芷萱还没反应过来,穆芷苓便紧闭了双眼。

    萧玉宁和安氏从海棠苑出来便径直去了听风阁,临走时萧玉宁叫上锦巧跟着,而后又让她去厨房将事先准备好的糕点取了一些来,而桌上早就摆好了白玉酒盅和酒杯。

    这些糕点原是为三老爷穆宗泽准备的,厨房里还有许多,所取的也不及十分之一。萧玉宁做糕点的手艺如此精湛,说来也是因了穆宗泽的缘故。

    萧玉宁莞尔,指着桌上白色那盘,“二嫂,来尝尝这个,这个叫做蛋糕,表面滑腻香甜,口感很好的。”

    安氏从没有见过外形如此好看的糕点,饶是温吞沉默的性子,也忍不住夹起一块放入口中,竟真的和萧玉宁说的一样,味道口感都不错。

    安氏鼻头一酸,说话也是戚戚然,“三弟真是好福气,不仅战功显赫,更有弟妹你这样一个贤惠的好妻子。”哪像她的丈夫,二十五岁不到便早逝了,如今扔下她们孤儿寡母在这世上。

    后面这话安氏虽然没说,萧玉宁却听明白了。身子一顿,可脸上的笑容却更甚,难怪今日安氏母女这么反常,大概是因老爷快要回来了吧。

    想想安氏这样做也无可厚,反倒是她这么直白的讨好让萧玉宁松了口气,如今看来她也仅仅是想找个依靠,若是存有什么别的心思,就真的难对付了。

    想到这些,萧玉宁心底豁然开朗,心底对安氏母子也多了几分同情。嫁到应国公府十年有余,除了穆宗泽,她连个交心的人也没有,而今能多一个说话的人也好,也能排遣些寂寥的时光。

    又看了一眼安氏,眉目清秀,几分病态更是惹人垂怜。

    萧玉宁握住安氏的手,目光多了一份殷切,安慰她道:“我知道二嫂这么多年不好受,二嫂要是不嫌弃,以后我们私下便姐妹相称,若没事儿的时候,也可以找我说说,反正我在这应国公府也是无聊得紧。”

    安氏双眼泛起泪光,愣楞地看着萧玉宁,半晌,另外一只手覆上萧玉宁的手,激动地点头:“不嫌弃,我还求之不得呢,妹妹!”

    萧玉宁拿起酒盅倒了两杯酒,笑道:“姐姐,这是时楼的碧光,还是十年前时楼的掌柜赠我的,都说这酒是愈久弥香,你尝尝看。”

    安氏有些受宠若惊,时楼可是大周灭亡后,大晋朝的第一酒楼。其间的酒味道醇正,香味浓郁,是千金难买的佳酿,而萧玉宁就这样就拿出来了……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