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家有狐仙在闭关最新章节 > 家有狐仙在闭关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百零九章:戚祥子!
    命人把面前这两个已经昏过去的老头给绑了,那远处的黑衣人可就傻眼了,开什么玩笑,现在分神期强者都被人家给灭了,再看那些全部都是元婴期的岳天阁的弟子,现在黑衣人的头领哭的心都有了,不带这么欺负人的!

    本来以为这次的任务简直是不要太简单啊,但是等到看到那个苍魂怀里的不是青鸾使是谁,连青鸾使都被人给抓了,自己还打个屁!

    心中的悲愤简直难以用语言来形容,但是此时黑衣人头领却是知道,现在青鸾使都被抓了,自己这个小头领根本就不重要,与其束手就擒被这些人一刀砍了,还不如趁现在弄点乱子好逃走呢!

    一想到这,这头领的眼中便是冒出了精光,毕竟对生的渴望,能让人做出认可疯狂的决定!

    当下心中开始活泛起来,便是突然发动进攻的哨声,立刻只管听命令的剩下这几百黑衣人便是同时挥出了自己的武器,向着自己身边最近的岳天阁弟子砍了过去,那架势,绝对是开始玩命了!

    我靠嘞,这是神马情况?顿时彪四一看便是火大,秋后的蚂蚱你还想蹦上天去了!力手中直接一道挥出,碰的一声便是掀起惊天的气浪,刀锋恐怖的砍向那些动作稍缓的黑衣人,立刻这一刀下去就撂倒了一片,还不算那些碰伤的,顿时这几百号人就少了一半!

    黑衣人头领心中一颤,刚才那两个分神期对上彪四的时候他还没感觉出这个岳天阁的阁主有多厉害但是现在这情况,我去,这果然是分神期应该有的威力啊,心中的恐惧没有减少,但是这却并不妨碍头领眼中一闪拔腿就跑,而那些岳天阁的弟子被那些倒下去的黑衣人吸引了目光,不是的上前补一刀,愣是让这黑衣人头领跑出去一段距离了也没人发现!

    眼看就要跑出这山谷的范围,脚下连闪。黑衣人头领甚至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么卖命的疯跑过,眼前那山谷的边缘在他的眼中简直就是生的希望啊,更奇怪的却是彪四看了他逃跑的方向,愣是没让人去追。一旁的大长老都是老神在在的看着那道黑影颠颠的跑远了,嘴角露出笑容显然觉得很可乐!

    顿时那些剩下的黑衣人便是觉得大事不妙,可是面前这些岳天阁的弟子可没有给他们思考的时间,不过这几息间,这两伙人便是又打在了一起。而那个黑衣人头领终于爬上了山谷的边缘,刚想往下跳,眼前的一幕顿时让他惊恐的后退着向后爬去,一不小心居然直接从高处滚了下去,整个直接变成了一个黑色的肉球一般,身体停不下来,便是疼的顿时尖叫不断,而等到终于又滚回山谷下面之后,这倒霉蛋才停了下来,这时整个山谷便是看是回荡着刺耳的狼嚎声。众人抬眼一看,便见到整个山谷的周围居然全部都是一人多高的魔狼,顿时那些黑衣人都是心中一冷,而岳天阁的弟子们见到对手这副狼狈的样子,却都是大声狂笑了起来,一时间魔狼的嚎叫声和人的笑声混合在一起,在这个月黑风高的夜晚,绝对的惊悚刺激啊!

    啊啊啊啊啊啊??????????????救命啊,救命啊!

    立刻无数的尖叫声便是划过黑夜,那些魔狼一扑而下。居然直接向着下面的人群直接扑了过去,只不过倒霉的却是幽冥宫的这些倒霉蛋了,这些长着尖牙和利爪的猛兽简直就像是策划好了是的,直接认人。见到穿黑衣服的就往上扑,口中锋利的牙齿直接便把几个人的头颅咬碎,便是一甩头就扔了出去,然后就像下一个目标扑了过去,紧接着都没用岳天阁的弟子出手,这剩下的一百来号黑衣人就直接丧命狼口了。顿时那头领下的小腹一紧,地面上就是一摊黄褐色的液体流了出来,彪四看到眼中顿时不屑,这个没种的家伙居然直接被吓尿了!

    那些魔狼解决了最后一个敌手,便是立刻干脆的退出了山谷,就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一旁的岳天阁弟子立刻熟练的上前处理这些黑衣人的尸体,不过片刻,这几百号人一起动手,这些残破的尸体便是被同一扔到了山谷的一侧,而岳天阁的洞府之前的空地上却是整洁无比,甚至有人用了清尘符完全的打扫了一便,血迹都被处理的干干净净,好家伙这都简直能堪比毁尸灭迹专业户了!

    几息之后,彪四见到弟子们把所有的东西全部处理好了,才抱着怀里的青鸾使,大步向自己的洞府踏去,而大长老则带着众弟子紧跟其后,等到所有人离开,这山谷便是恢复了平静,要不是那被堆在山谷一侧的那些黑衣人的尸体,还真是很平静的一夜啊!

    到了洞府之内,彪四便直接让人把青鸾使送到了后面的一间空房单独关了起来,这才在自己的那张大的过分的椅子上大马金刀的坐了下来,一旁的大长老让弟子把那个想要逃跑的黑衣人头领带了上来,向前一推,就扔到了王座下的空地上!

    彪四微微抬眼看了一眼,便是向后一靠,也不啰嗦便是直接开口道:“你最好接下来本阁主问你什么就说什么,要是敢有所隐瞒,本尊会让你知道什么才叫做生不如死!”

    话音一落,那黑衣人头领便是浑身一颤,如今到了这种地步便是如同丧家之犬心中充满恐惧,再加上知道只要自己任务失败,就算是逃出去了也没好果子吃,便是难得的老实了下来,看着彪四的眼中无比的真诚,就怕面前这个恐怖的男人不相信自己!

    见到对方的目光,彪四稍微一沉吟便是直接问道:“你身后的势力是什么?主子又是谁?

    那小头领一听便是有些晕,这怎么个意思难道到现在这些人都没弄清自己是什么人就敢算计自己?这tmd到底是有多坑爹啊!

    心中简直悲愤了,突然这家伙就觉得自己要是就这么死在这些人手里还真是挺冤的,这么一想简直脸上的五官都皱到了一起,就算是蒙着黑布,彪四都能从对方的眼中看出苦逼之情啊!

    这黑衣人虽然再怎么吐槽,也是不敢耽搁的,要不然上面那个疯子随便给自己一刀,那自己可就真的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又没到元婴期。自己身体一死,那可就真是是死透了!

    想到这便是差点没把自己祖宗十八代都交代出来,一阵嘶哑的声音响起,便听这黑衣人说道:“小人是幽冥宫的一个小小的头领。主子是幽冥宫的宫主戚祥子!”

    彪四一听那如同破风箱一样的声音响起,便是难受的掏了掏耳朵,心中对那个什么幽冥宫的宫主还真是佩服,就这样嗓音难听的手下不但重用还能忍受,这真是人才啊!

    当下直接就说道:“还让我一个一个问你怎么着。知道什么,一口气给本尊说完!”其实彪四是嫌弃对方说话太难听,而那小头领却是丝毫不敢忤逆,老老实实的开始把自己知道的一切往外倒,看出彪四对自己的声音不悦,便是尽量简短概括的讲起了这个神马幽冥宫的历史!

    原来在七百年前修真界从凡人界脱离独成一界的时候,那些开启上古战场放出怨灵的修真者为了从新把这些讨厌的家伙赶回去便是开始大战死了不少人,而大战之后一部分人隐姓埋名开始从新生活,而另一部分却是不甘心就此归于平静的生活,对于他们来说。战争纷乱的时候才是他们的庆典与辉煌,所以其中一部分比较激进的修真者便是留下了当初大开祭坛的方法和法咒,并重新建立了一股势力以守护祭坛,而在这修真界平静了七百多年后,即将再次迎来血月遮日,这能重新建立威望的机会让这些战争疯子激动不已,但是当初保护祭坛的势力去再次产生了分化,最后一些老的修真者被剔除,现在的幽冥宫便是被建立了!

    而之所以冷凌天一直找不到这个幽冥宫的人和资料,也不过是因为这个组织之前不过是个单纯的被一些战争疯子控制的守护势力罢了。甚是连个名字也没有,只是每天守着祭坛做白日梦,而直到现在的幽冥宫宫主戚祥子接管了这个势力,才形成了如今的规模!

    但是彪四一听。却还是很吃惊,按照这戚祥子接管幽冥宫也并没有多少时间,居然就能掀起如此大的风浪,这个神马祭坛守护势力,也是不可小视啊!

    仅仅是为了围剿自己,便能派出两个三个分神期的高手。这种实力,让彪四不得不重视起来!

    但是转念一想,哎,不对啊,这么个突然冒出来的幽冥宫,难道就没有引起其他那些地下势力的注意吗?

    要知道,这些地下势力,可是比那些修着界有头有脸的大势力麻烦的多,这在眼前的,不就有那个什么冥天吗?

    对于自己主子和那个神马冥天之间的恩怨,彪四并不清楚,但是却是知道那个冥天的势力有多恐怖,这样一个恐怖的实力对幽冥阁的甚至可以说是挑衅的动作视而不见,怎么想也不可能吧?

    所以想到这,当下彪四便是打断了那个黑衣人头领直接问道:“就没有其他地下势力对你们发动攻击吗?”

    那些小头领一听便是愣了一下,几息之后才开口道:“也不是没有,前段时间就有一个叫做“组织”的势力被我们宫主收拾了,连他们那个主子都被宫主打成了重伤!”

    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称呼,彪四一阵烦闷,想了一会才反应过来,面前这个家伙的意思不会是幽冥宫的宫主把冥天给打到重伤吧?

    怎么一瞬间有种幻灭的不真实感?

    这回轮到彪四愣住了,他就说怎么每次主子让他打探“组织”的情况,那个冥天都一点消息都没有,原来是被人给撅了啊!现在说不定正在那趴着呢!

    这么一想,彪四便是有些兴奋,现在冷凌天的势力无疑已经走上了正轨,要是这个消息属实,冷凌天是不是就能直接灭了这个冥天除掉这个拦路虎?趁你病要你命,顿时彪四的脑海中便全都是飞来飞去的阴谋论,但是就在脑子一热的时候,彪四却还是冷静了下来,不动声色的靠回了自己的椅子上!

    一时间彪四的脸就隐在了椅子的阴影中,而看不清对反的表情,这下面跪着的黑衣人头领心中却是越发的忐忑!

    紧接下来,那个黑衣人头领摸不准彪四的态度,便是接着老老实实的把自己知道的都吐了出来,彪四听完后直接让人把他拉下去关了起来,便是走下了椅子,让众人去休息,然后想着自己的卧室去了!

    来到卧室之后,彪四便是呼出了一口气,这个绝对安静的地方让他的头脑清楚了不少,细细想来,那黑衣人头领说的话还是有漏洞,最近冥天是安静了不少,但也不一定就被那个什么幽冥宫的宫主打伤了,更何况要是这个幽冥宫的宫主真的有这番本事,那还用得着偷偷摸摸的去各个势力抓人家那些五系杂灵根的弟子?

    想到这,彪四便是立刻给冷凌天传信,现在这种情况不是自己能做的了主的,还是等主子的命令下来再说吧!

    细细的把今天发生的一切事情写好了,彪四手中一闪,那张写满了密密麻麻小字的绢纸便是化成了一个扇着翅膀的纸鹤,轻轻吩咐了几声,念动法咒,便见那纸鹤化作一抹细微的流光,便是向远处飞去,一会便是不见了!

    彪四看着那只纸鹤在夜空中消失不见,双手背在身后,便向想着自己这几年来的经历,最后嘴角轻轻扬起,想那么多干什么,只要主子传来命令,自己遵从便是了!

    这么一想便是轻松了许多,对于如今修真界的乱世,其实彪四可是很期待呢!(未完待续。)r1052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