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弃妇当家:带着萌宝去种田最新章节 > 弃妇当家:带着萌宝去种田最新章节列表 > 第859章 早已忘却的故人
    客人的脚步声停了下来,也没吵没闹,还特意压低了声音说:“是我急着见故人鲁莽了,代我跟你家主人说一声,林寒兰晚点再过来拜访。”

    “是,林小姐。”剑七客气的说的。

    外面脚步声渐渐走远,江奕淳动了动,小心翼翼的爬了起来,刚过刚过坐直,就看到儿子已经醒了,大眼睛滴溜溜的转呢,他急忙抱了儿子起来,小声说:“别吵到你娘,她可累坏了,爹带你去吃东西。”

    他抱了蹬蹬出屋,也没去问刚刚那女客的事情,直接叫人去厨房要牛乳早饭过来。

    他打水给儿子擦了把脸,然后放他在旁边玩,自己洗漱好后,早饭到了,他抱了儿子喂牛乳,喂好后自己才开始吃早饭,吃的差不多了,又一口口给儿子喂了拌了蛋黄的大半碗小米粥。

    如果换做以前,谁也不会想到江奕淳有这么温情而细心的一面,暮雨在旁边看的眼睛都直了,摸了摸头想,如果自己当爹了,能做到这样吗?

    想到这里,他突然呵呵笑了起来,他别把娃摔了就不错了。

    江奕淳被他的笑声打断,抬头看过去,问:“什么事情这么开心?”

    暮雨急忙摆手,“主子,没事,我就是看小少爷太可爱了,就忍不住笑了起来。”给他是个胆子,他都不敢说出刚刚的真实想法,敢笑话主子是奶爸,他又要去领罚了。

    做爹娘的都喜欢听人夸自己孩子,江奕淳也不例外,因为暮雨夸了蹬蹬,他也就不介意暮雨突然笑起来,打扰他们父子吃饭了。

    暮雨怕不能转移注意力,急忙说:“主子,早上来了位姑娘,叫林寒兰,不过被剑七给拦住了,怕扰了你们休息,她说晚点再来拜访,还说见什么故人。”

    这些江奕淳都听到的,本来已经抛到了脑后,这会儿被暮雨提起,他才想起了这茬子事。

    “是夫人的朋友?”江奕淳问道。

    暮雨心想我怎么知道啊,我又不是夫人的丫鬟。

    “不清楚,不过我瞧着她也姓林,又跟林公子长的有些像,可能是亲戚吧。”暮雨说道。

    江奕淳哦了一声,继续专心喂起了孩子,他不记得什么林寒兰,大概是若竹认识的闺阁小姐,或者订做过钩织品的客人吧。

    过了一会儿白若竹醒来,她觉得浑身酸痛,嗓子眼儿发干,肚子也咕咕叫的厉害,急忙简单的洗漱,就冲去跟父子俩一起用早餐了。

    “睡的好吗?这个虾饺你尝尝,你肯定喜欢。”江奕淳见白若竹来了,把盖着的蒸笼打开,推到了她面前。

    白若竹看了一眼,一笼里是三个小巧玲珑的虾饺,有一块位置空了出来,可见是江奕淳吃了一个,觉得合她的胃口,急忙把盖子盖上,后面的都留给她了。

    她冲他甜甜一笑,“那我不客气了,饿死我了。”

    她夹了虾饺放进嘴里,温度刚刚好,嚼了两下,味道还真不错,果然合她的口味,还是她家阿淳了解她。

    吃的开心,她又塞嘴里一个,那虾饺的大小刚好一口一个,她一口塞进去刚要嚼,就听到外面传来脚步声,紧接着是一名女子的声音传来了进来。

    “奕淳哥哥,你们可算起来了,我们好多年没见了!”

    白若竹嘴里塞了个虾饺,差点就被“奕淳哥哥”四个字给惊的噎住了,这什么情况啊?难道又来了个青梅?

    江奕淳愣了愣,急忙朝娘子看了一眼,他都没想到这女客是来找他的,他何时有这么一位故人了?

    “这位小姐是?”他冷了脸淡淡的问道。

    林寒兰明显看出他不记得自己了,脸上有尴尬之色划过,说:“我说林寒兰,我爹是淮南王,小时候我们每年都要进宫拜年,咱们还一起在宫里玩的。后来改成三年进京一次了,等我再去你已经不在京里了,我还找了不少人打听,才知道你……”

    她说到这里,突然想到了什么,脸上露出懊恼之色,小声嘟囔道:“我说这个干嘛,真是的。”

    江奕淳脸色变了变,他自然知道林寒兰说的他为什么不在京里了,那件事一直是他不愿意揭开的伤疤,提一次痛一次。

    但痛过江奕淳又恢复了一脸冷淡的表情,那样子明显是在说“不记得,不认识”。

    白若竹在旁边默默的嚼她嘴里那个虾饺,来了个美女,她嘴里塞了东西不便说话,所以还是默默吃了东西再说吧。她看到林寒兰一脸的尴尬,就朝江奕淳使了个眼色,就算真想不起来,假装说记得也好啊,看把人家女孩弄的尴尬的。

    林寒兰盯着江奕淳,见他始终想不起来,脸上多少有些失落,干笑了两声说:“记不起来就算了,反正能再见面就好,这位是嫂子吧?这是你们的宝宝?真可爱啊!”

    林寒兰一下子蹦到了白若竹旁边,那样子看着就是个性格活泼的主儿,走路都跟一般大家闺秀不一样。

    白若竹好不容易把虾饺咽到肚子里,急忙给林寒兰回了个笑容,说:“是啊,这是我们的儿子,小名叫蹬蹬。”

    林寒兰眨巴着大眼睛看向白若竹,“那嫂子你怎么称呼?”

    “我叫白若竹。”白若竹笑着说,到底是淮南王的女儿,即便真是她家相公的青梅,也得对人家客气些啊。

    想到这里,白若竹悄悄斜了江奕淳一眼,也不知道这小子以前多风流,怎么那么多妹妹啊?

    林寒兰笑嘻嘻的叫了声“若竹姐”,然后扯下自己的腰坠,塞到白若竹手里,说:“这是给蹬蹬的见面礼,我也算是他姑姑了。”

    白若竹暗中多看了玉佩两眼,回了林寒兰一个感激的笑容,“我替蹬蹬谢谢林小姐了。”

    “谢什么啊,都是自己人。”林寒兰大大咧咧的说道,突然,她啊的叫了一声,一惊一乍的样子把小蹬蹬都吓了一跳。

    “我想起来了,奕淳哥哥,我那时候打扮成男孩样子的,你们都叫我小寒,现在你想起来了吧?”林寒兰激动的看向江奕淳说道。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