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弃妇当家:带着萌宝去种田最新章节 > 弃妇当家:带着萌宝去种田最新章节列表 > 第715章 让乔少爷回忆痛心事
    “没想到租给我铺子的柳家是当初那个柳娴儿的亲戚,也怪我以前没多想想,你说这里有端王的授意吗?”白若竹轻声问道。

    江奕淳暖着她冰冷的双手,有些心疼的说:“以后不要晚上出来了,要是一定得出来,就穿厚点,否则看我不打你屁|股!”他说着还朝她屁|股看了一眼,白若竹不由红了脸,他还真的打过她屁屁的,这个大色|狼!

    江奕淳见她羞红了脸,知道她听了进去,这才正色说:“端王估计没这种闲工夫,但柳家肯定是借了端王的势的,否则他们不敢这么明着跟你斗的。”

    白若竹冷哼了一声,“不管借谁的势,只要违法了证据确凿,还逃的了吗?端王也不会为了这种小角色坏了名声吧?”

    江奕淳点点头,说:“我跟孟良升在暗中查那事,你那边需要帮忙尽管跟我讲,不要总把你夫君当外人。”他语气里还带了些酸酸的抱怨。

    她不由笑了起来,敢情他觉得自己不依靠他,有些吃醋了啊。

    “我可不是当你是外人,是把你当最后的杀手锏用的,如果一开始就让你出手,那我是乐得什么都不用管了,可日子长了,我会变笨的,你愿意娶个笨女人吗?”她笑嘻嘻的说。

    他见她笑的有些俏皮,忍不住抬手去刮她小巧的琼鼻,说:“反正有我宠着你,就是笨一点有什么要紧?你就是再笨,也比一般女子聪明多了。”

    她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你太会给我脸上贴金了。”

    不过她心里暖暖的,因为她想到前一世看过的文章,说女人嫁对了人,可以不用坚强,因为有男人的照顾和疼爱。江奕淳这样宠她,她自然不用什么都操心了,只是她更想做陪在他身旁的木棉花,和他一起经历风雨,一起成长。

    第二天一早,白若竹收拾妥当出门,暗卫那边来报信,说:“主人,柳夫人一早就坐了马车去乔家,被我们暗中打断了车辕,结果她心急的很,一时找不到其他马车,竟然提了裙子朝乔家跑去了。我们要不要……”那名暗卫说着拉长了声音。

    白若竹急忙说:“不要动她,免得我们落人口实,你们盯紧乔家就是了,我马上就过去。”

    她觉得自己起的够早的了,结果人家乔夫人可真是着急啊,这么早官府都没开门呢。

    江奕淳跟过来,说:“我陪你去吧。”

    白若竹笑着拍了他一下,说:“你最近事忙,先不用管我,这不是还有暗卫呢吗?”

    “那好,我待会就去孟府了。”江奕淳也没坚持。

    “行,如果事情顺利了,我刚好要去孟府,完了要找你一起回来吗?”她站在那里微微仰头看着他,脸上带着欢欣,让他心里软软的。

    “好,到时候我们一起回家。”他笑着说。

    白若竹坐了马车赶去乔府,路上剑七来报,说:“柳夫人已经到了,乔老爷再次回绝了她,这会儿人在乔府门口大闹呢,里面乔少爷也在要死要活的跟乔老爷闹腾,乔夫人心疼儿子,已经在帮着儿子说话了,看着乔老爷也有些松动了。

    白若竹叫魏三加快速度,很快就到了乔家门口。

    “爹,你不是说咱家今天不见客吗?你要是不见柳夫人,也不能见其他人!”乔少爷看到白若竹出现,不由大叫了起来。

    乔家院门是大开着的,只是有仆人拦住柳夫人不让她进入。白若竹看向乔少爷,心道自己跟他无仇无怨的,他干嘛这般排斥她?难道柳夫人私下又给了他什么好处?还是柳夫人抓了他的痛脚?

    乔老爷看到白若竹来了,不由露出了惭愧之色。

    白若竹没多看他,而是看向乔少爷问:“不知道乔少爷是如何欠下赌债的?不会有人背后设计了你吧?”

    这话不是空穴来风,柳家一开始就在算计白若竹,可没想到白若竹能租到旁边的铺子,那时候乔少爷欠赌债的事情肯定跟柳家无关。只是乔家把铺子租给了白若竹,后来乔少爷又欠了巨资导致要卖铺子,而柳家又是最先赶来买铺子的,这里面不可能没有柳家的算计。

    乔少爷一下子脸红了起来,冲着白若竹喊:“你不要胡说,谁欠赌债了,你别血口喷人。”

    白若竹忍不住笑了,都这样了,还是个爱面子的主儿。

    乔少爷被白若竹笑的有些心虚,但那样子是死活不肯多说了。旁边柳夫人急忙说:“乔公子还是要参加科举之人,你别污蔑人家的名声。”

    白若竹没想到这乔少爷还是个秀才,她没说话,心想这样可不行,不能再让柳夫人趁虚而入了。

    于是,她指甲微微弹了弹,就好像很普通的活动了手指头一般,只是她身后的剑七眼睛微眯,看到了她的举动。

    剑七想到白若竹给他治嗓子的药,他如今嗓子不哑了,也没有从前那般疼痛,他就该想到,这个主子是名用药的高手。

    乔家院子里,乔少爷因为想接柳夫人进门,离门口最近,刚好方便了白若竹下手。

    很快乔少爷的神色就有些恍惚,他突然痛苦的蹲下了身子大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说:“我第一次去赌是被同窗骗去的,我根本不知道赌场的规矩,哪想到会输了那么多钱,结果害得爹娘把铺子急租了出去,才还清了赌债,我真的愧对他们,也发誓这辈子都不会再沾赌博了。”

    众人没想到乔少爷怎么突然就情绪爆发了,乔夫人则在一旁抹眼泪,而乔老爷气的跺脚,大声说:“你还有脸说了,那你怎么又去了?”

    “爹,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乔少爷抱头痛哭,“就是骗我去赌场那人跟我成了仇人,差不多一个月没说过话,结果有一天他突然下学拦住了我,拿了银票塞给我说还我的,说害我输了钱一直心里有愧,赚够了钱就第一个想着还我了。我见他挺真诚的,心里也就消了芥蒂,却不想……”乔少爷又痛哭了起来,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