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弃妇当家:带着萌宝去种田最新章节 > 弃妇当家:带着萌宝去种田最新章节列表 > 第617章 笔迹不对,买地有诡
    往京城方向的官船上,侍卫看到江奕淳终于睁开了眼睛,这才大大的松了一口气说:“三公子,你可算醒了,大夫说查不出你有什么问题,我还以为你中了什么奇毒。”

    江奕淳有些疲惫的睁开眼睛,那双漆黑的眼眸好像蒙了一层云雾一般,可就是几息的功夫,云雾散尽,他双眼变的异常锐利。

    “我没事,这是毒蛊完全清除的反应。”江奕淳的声音十分的冷厉,连旁边的侍卫都不由打了个哆嗦。

    “三公子没事就好,那属下就先退下去了。”侍卫见他微微点头,这才躬身行礼,然后退了出去。

    江奕淳躺在床上却没有起身,漆黑的双眸闪过了一抹冷色。

    “原来不是一个人,她不是她啊。”他喃喃自语的说着,明明是有些迷茫的呢喃,却听起来带着渗人的冷意。

    他找回了丢失的那段记忆,又成了那个完整的他。

    ……

    第二天一早,白家吃早饭的时候,白泽沛开口说:“爹,我们到底对北隅城不熟悉,也没在这边买卖过田地,所以我找了位有经验的同窗帮忙一起去看看。”

    白义宏听了点头,“那太好了,完了也请人家到家里来吃顿饭,得好好谢谢人家。”

    白泽沛点头,“好。”

    饭后,白若竹早早去孟府看了于红袖,没有多待就赶回了家里,因为等她回去,一家人就要出发去办田地买卖手续了。

    白若竹刚刚返回家里,就听到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若竹,我们又见面了!”

    “啊,武樱,你怎么突然过来了?”白若竹吃了一惊,猛然想起来,二哥说的请来帮忙的同窗不是武樱的哥哥吧?

    武樱笑着过去挽了白若竹的胳膊,说:“是我哥答应了来给你二哥帮忙,本来还想瞒着我,哼哼。”说着她挥舞了下拳头。

    好吧,看样子武樱是用武力征服了她哥哥。

    白泽沛的屋里,他正拿眼梢去斜武樱的哥哥武柏,冷声说:“武兄这是言而无信啊。”

    武柏脸上露出尴尬之色,“我可不是故意的,我那妹妹在家里要只手遮天了,也不知道怎么就查到了这事,然后……”

    “然后你就违背约定带她来了?”白泽沛挑了挑眉毛。

    “没有,是她非得跟我打赌,说如果让我……”说到这里武柏觉得太没面子,干脆也不细说了,叹了口气说:“反正我被她打的只能认了,她一个小姑娘跟来也不会把你怎么样了,你犯得着那么紧张吗?而且她功夫好,还能多个打手不是?”

    白泽沛冷冷的瞪了他一眼,“我们又不是去打架的。”

    “好,好,我知道,她也不是爱惹事的,你就放心吧。”武柏说着默默叹了口气,他这是招谁惹谁了,前阵子好好跟朋友吃饭,偏偏被他妹妹武樱给寻了过来,以前也有过类似的情况,他也没多想,可那次就出岔子了。

    武樱也不知道那根筋不对了,偏偏就看上了白泽沛,觉得他文采风流,人又特别有性格,然后……

    武柏有忍不住叹了口气,真是女大不中留啊。

    因为白若竹到家了,众人就准备出发,武柏和武樱是骑马来的,所以白泽沛也牵了马来骑,白义宏在后面看着儿子在马上的潇洒身姿,心中不由有些感慨,白家果然是不一样了,以往他们见一次马都难,都没想到还有自己家也有马的一天。

    白若竹看着也是羡慕不已,尤其是马背上一身红衣的武樱,可真是鲜衣怒马,美人如花啊。

    以后她也要学骑马,也要这么意气风发一回。

    但如今她只能跟她爹娘一同上了马车,晃晃悠悠的朝目的地进发了。

    白义宏要买的那块地在北隅城南边不远,所以一行人没多久就到了地方,不仅看到了地,也跟卖地的李麻子碰了面。

    李麻子是那人的诨号,因为他小时候生病,落了一脸的坑,所以人称李麻子。

    “老白,你来了,这是你家里人啊,来的人可真不老少啊。”李麻子笑呵呵的迎了上来,一双小眼睛直朝着白若竹他们身上打转,看起来是个精明算计的。

    白若竹对这人印象不是很好,但想想这时候要有不少土地的,不是祖传下来的,就是得会些钻营。

    不是任何人都像白若竹这样来自现代,还带了个随身空间。

    白义宏笑呵呵的跟他打了招呼,他指着身边一个穿直裰的人说:“这是我们这一片有名的许中人,我找他来给咱们办手续。”

    白义宏急忙跟许中人打招呼,许中人倒也客气,但明显比李麻子姿态高一些。

    “那咱们是去我家谈,还是就在这地头谈好啊?”李麻子问道?

    “就在这里吧,也不要麻烦的跑来跑去了。”白义宏收到了白泽沛使的眼色。

    那李麻子也是个观察入微的,很明显把他白义宏和白泽沛的互动看到了眼里,还快速的瞥了白泽沛一眼。

    许中人拿出了契纸,里面写好了买卖田地的面积、位置,然后是交易的金额,白义宏对了一遍没问题,又拿给白泽沛看,白泽沛则让武柏帮忙看了看,武柏微微点头,看来契纸没问题。

    于是,双方签了契,李麻子拿出了田契,然后是白义宏要付一半的钱,等田契正式过户了,中人拿来新田契的时候,再把剩下的一半钱补齐。

    白义宏拿了银票出来,有些肉痛的要交给李麻子,突然,一只大手伸了过来,一把抢走了白义宏手中的银票,以及他们刚刚签好的契纸。

    “不对,这交易有问题!”是武柏抢过了契纸和银票,看向白义宏大声说道,“白叔,你先别急着跟他们交易,这名字不对,笔迹也不对!”

    别看人家武柏是武将家的嫡子,可人家能进北隅学宫读书,就不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人,所以他在关键时刻发现了问题。

    众人都露出吃惊之色,白义宏急忙问:“这、这是怎么回事?”他跟李麻子接触了许久了,还看过了田契,难道就这样李麻子还是骗子吗?

    武柏指着田契上的签名,又指了指契纸上的签名,说:“笔迹不对,他不是田地的主人!”

    ----

    跟大家道歉,没存稿想保证稳定更新好难,今天实在有事回家晚了,为了赶这一更,也没去哄孩子睡觉,孩子到现在都没睡……我也不敢多解释什么,只能说最近尽快调整吧,望大家多多包涵。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