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弃妇当家:带着萌宝去种田最新章节 > 弃妇当家:带着萌宝去种田最新章节列表 > 第525章 竺花女神医
    白若竹没想到她的计划会这么顺利,她一大清早买了副挂旗,写下了“免费看诊,分文不取”八个大字,然后就找了这菜市口又找了张桌子,把挂旗挂好,开始义诊了。

    一开始也没什么人来看病,毕竟她是个外地人,还是个女医,就是想免费看病的人,也怕她看不的不好,反倒让病情加重了。

    她不由发愁起来,要怎样才能尽快把自己的名声传起来啊?照这个速度实在太慢了,江奕淳肯定没那么容易得到消息,晚一点见他,他就多一天的危险。

    她甚至后悔自己没买通几个人假装上来看病,然后好带动其他人也来看病的,但想想都好笑,她又不是骗子,明明是正儿八经的给人免费看病,还需要找托啊?

    好在很快机会就来了,一名中年大汉抱着一名大哭不止,手上还流着血的八、九岁孩子朝外面跑来,那孩子伤的很重,血一直淌了下来,跑过的地方留下了一条清晰的血线。

    白若竹见孩子伤的那么厉害,心里也是着急,急忙起身说:“这位大哥,赶紧让我给你孩子止血,你这样跑去医馆,他也要失血过多了,手恐怕也……”

    中年男人急的眼眶都红了,他发现孩子哭声越来越小,明显就是流血太多,已经没力气哭了。

    “你、你能行吗?”中年男人看到了白若竹的挂旗,知道她是免费坐诊的,心里却又担心起来。

    “我云游四海,四处行医,所过之处没人不知道我的大名,我是仙人弟子,师父交待过要救人行善,否则我也不会四处免费坐诊了。”白若竹急忙吹起了自己,这个时候她不吹都不行。

    大概是“仙人弟子”四个字起了效果,又或者是中年男人觉得等不及了,他咬了咬牙,抱着孩子跑了过去。

    白若竹急忙帮着把孩子放着躺在桌上,柔声对他说:“小弟弟,不要怕,很快就会好起来的。”

    小男孩手上的刀伤,因为伤口太长太深,已经割到了大动脉,甚至骨头都能看到了。

    白若竹取了银针给孩子下针止血,这时候已经有好多人都围了过来,甚至有人直接说:“也不知道哪里来的江湖骗子,这王屠户真是急傻了。”

    白若竹能听到旁人说什么,不过她也没心思去计较,看着眼前孩子苍白的脸,她只想着赶紧把这个孩子救回来,尤其是要保住他的手。

    围观的人里有人认出了中年男人,忍不住叫道:“王屠户,你娃咋了?咋伤这么重?”

    王屠户蹲在旁边就抱头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说:“我对不起坎儿他娘啊,他娘当初为了保他,自己命都不要了,我也没把孩子养好,我对不起他娘啊。”

    说着他有些激动,挥了巴掌在自己脸上扇了几个耳光,那声音叫一个脆啊,明显是卯足了劲的。

    立即有熟人冲上来拉住了他,有人劝道:“王屠户你冷静些,你要是有啥事,谁来照顾你家坎儿啊?”

    “是啊,你这些年自己把孩子拉扯大,也不容易,就是他娘在世,也不会责怪你半句的。”又有人劝道。

    白若竹这边在下针,已经听出来个大概了,这时候她一套针下好,坎儿的手被暂时止了血,人也有了些精神。

    “爹,是坎儿不乖,坎儿以后不敢调皮了。”坎儿有气无力的说道。

    王屠户见儿子不哭了,还开口说话,急忙爬了起来,看向坎儿焦急的问:“坎儿,你好些吗?哪里痛?”

    问完他都觉得自己是傻了吧?还能哪里痛,肯定是剁到的手痛啊。

    不过他很快注意到伤口不像之前那样汩汩的冒血了,他立即明白,眼前这位女大夫真的是神医啊,他就是去了镇上医馆,也没有这么容易止血的!

    “女神医,谢谢你救我儿子,谢谢你!”王屠户噗通一声跪到了地上,一边说一边朝白若竹磕头。

    围观的人都愣住了,但很快就注意到坎儿的手没像之前那样哗啦啦的流血了,众人看向白若竹的目光就完全不一样了。

    王屠户是市场的熟人,他在这里做了多年了,儿子又是唯一的命根子,自然不会拿儿子的安危帮人演戏,这一幕的真实性毋庸置疑。

    白若竹笑眯眯的说:“神医就免了,我叫竺花,你们叫我竺花女医就行了,我会在此地免费看诊几日,你们有亲戚朋友需要看病的就尽快过来吧。”

    没有人知道这位女神医为何要提自己的大名,女人一般不都不愿外人知道姓名吗?不过所有人都没多想,只想着人家是女神医,自然不能跟一般妇人一样了。

    其实白若竹此时心里发愁着呢,如果是以前,她二话不说就给坎儿缝合伤口了,他这么长的伤口,自然是缝合了好的更快,更不容易二次裂开。

    可是她偏偏把缝合术献给了朝廷,并且上面一再交待这已经是机密了,她在外面不能轻易使用,更何况是现在这样被这么多人围观的情况下了。

    可是如果不缝合,孩子的伤就好不了太快,如今皮肉都开裂着,就算用上好的金创药,待会针灸止血时间过了,一样会再次流血的。

    这时,已经有人自动排起了队,等待竺花女神医忙完了给自己看诊。白若竹想伸手擦额头的汗珠,却收回了手,她差点忘了自己脸上涂涂画画过,这么一擦可就要露馅了。

    她想了想,又下了一套针法给坎儿止痛,坎儿躺在桌上有气无力的对他爹说:“爹,好像不痛了。”

    “嗯,婶子先给你针灸止了痛,待会要上药。”白若竹说道。

    “谢谢神医婶婶。”坎儿乖乖的说道。

    白若竹给他清洗了伤口,敷了些草药,却没有包扎伤口,然后她对王屠户说:“我今日出来没想到会碰到这么严重的刀伤,治病的药和工具都放在客栈,可这么来回取要耽误了时间,不如你抱了孩子随我去客栈一趟吧。”

    她说完又看向排队的人说:“大家别急啊,我去去就回,待会就来给大家看诊。”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