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弃妇当家:带着萌宝去种田最新章节 > 弃妇当家:带着萌宝去种田最新章节列表 > 第422章 师兄是城主公子?
    “是白姑娘来了,赶紧过来,我给你介绍,这是我大儿媳妇,也就是城主夫人。”孟老太太笑的十分和蔼可亲,笑着朝白若竹招手,示意她站的近一些,白若竹明白这老太太是又想摸她家蹬蹬了。

    她急忙朝老太太福了福身子,说:“给老夫人请安了。”

    然后她转向孟夫人,同样行礼道:“见过孟夫人。”

    孟夫人一看就是个比较严肃的人,脸上没有太多的笑容,她朝白若竹微微点头,说:“就劳烦你给老夫人治牙了,有什么需要尽管跟陆嬷嬷提。”

    “是。”白若竹猜到她不喜欢旁人啰嗦,便立即点头应了下来,扭头看到孟老太太朝她笑,她只好抱着蹬蹬走了过去。

    这时候孟夫人起身,说:“娘,那您好好保重身子,我就先去处理府上庶务了。”

    老夫人不讲究那些虚礼,挥挥手说:“去吧去吧,就是叫弘哥儿没事来看看我这个奶奶!”

    孟夫人朝老太太行礼,“儿媳会叮嘱弘哥儿的。”

    白若竹偷偷琢磨着,老太太口中的弘哥儿应该是孟良升的儿子,估计年纪不算小,要是小一些肯定跟他娘一起来请安了,怕是个挺有个性的公子哥儿。

    等孟夫人走了,屋里气氛立即轻松了不少,好像老太太房里的丫鬟、嬷嬷都跟着松了口气似的。

    白若竹拿出药膏递给老夫人,说:“老夫人赶紧把药先上了,免得又复发。”

    “好,好,你赶紧给我上药。”老夫人说道。

    白若竹把药盒打开,拿出一根打磨光头,一头圆润的细竹棒,挑了点药膏,小心翼翼的送进老夫人嘴里,涂抹到了她那个蛀掉的牙齿中间。

    因为老夫人的牙神经已经暴露出来,涂药要格外小心,碰一点都会痛的厉害。

    “涂了药半个时辰不要吃东西,不要喝水、喝茶,否则药膏冲掉就没效果了。”白若竹说道,“上次听嬷嬷说老夫人得过一种药膏很管用,不知道还有没有残留的让我看看?就是装过药的盒子也行。”

    陆嬷嬷立即说:“老奴马上把药盒拿给白姑娘过目。”

    老夫人则微张着嘴巴,似乎一副不方便说话的样子,白若竹差点没笑出来,好容易才憋住了,对她说:“老夫人可以照常说话,舌头不要刻意去舔就好,要是不小心碰掉了,再抹点上去即可。”

    老夫人一听立即不做石雕了,笑眯眯的说:“你这个药膏凉凉的十分舒服,而且不用半天不动,可比我以前用的那个好多了。”

    白若竹听了笑起来,“这个不过是消炎去火的功效,还是要和内服药汤配合的,等阵子牙齿补上才能完全不用药。”

    说话的功夫,陆嬷嬷已经寻了药盒过来给白若竹过目,孟老夫人一脸的期盼之色,问:“这种药你能否调制的出来?”

    白若竹闻了闻,不由皱起了眉头。

    “老夫人如果肯信我,日后就别再用这种药膏了。”她说着摇了摇头,这个时代专门的牙医很少,甚至牙病都不被当成病被人重视,所以这种东西才能糊弄了城主府的老太太。

    孟老夫人露出惊讶之色,“是东西有问题吗?”

    “这药膏更多是麻痹作用,就类似麻沸散,可以让人神经、皮肉麻痹,您是否用过一阵子舌头、脸颊觉得麻麻的,不好活动呢?”白若竹问道。

    老夫人急忙点点头,“还真是这样。”

    “这种东西确实可以缓解疼痛,但到底治标不治本,你经常用到口中,可能会到处口鼻神经麻痹,甚至久了会造成脸歪麻木,甚至脑子也会受到影响。”白若竹继续说道。

    老夫人和屋里的嬷嬷、丫鬟都吓了一跳,陆嬷嬷露出恼色,“怎么会有人把这么危险的东西送给老爷呢?”

    白若竹不知道这里面有什么问题,她想了想说:“送的人或许知道此药能缓解疼痛,可此药却十分难得,极少有人能长期使用,而一般皮肉伤痛用过后,总有愈合不需要用的时候,可牙痛却时常复发,对方怕是也想不到老夫人会用的这么频繁吧。”

    老夫人脸上的厉色慢慢散去,叹了口气说:“牙痛不是病,痛起来可真要命啊,很不如把这颗倒霉的牙拔了算了。”

    “拔了是一了百了,可如果导致其他牙齿松动,旁边的牙齿脱落,你以后吃东西可就不方便了。”白若竹急忙说道,老太太如今这个情况也不好拔牙,很容易引发其他病症。

    老夫人摸了摸坏牙那半边脸,对白若竹说:“我信你的,以后不乱用那种药膏了。”

    白若竹听了十分欣慰,病人肯相信她,她就更好医治了。

    随后,她跟老太太聊起了如何做口腔保养,屋里其他人也听着,很快就热热闹闹的又说有问起来,连年轻的丫鬟听了也一一记下,因为白若竹说牙齿要从小爱护,老了才不会受大罪。

    一屋子人正聊的热火着,突然外面婆子传报,“老夫人,大少爷来看你了。”

    老夫人原本是坐在炕上的,一听这话立即要下地,汲了鞋要去迎接,弄的陆嬷嬷急忙上前去扶她,白若竹见状不露声色的退到了一边。

    很快,大少爷孟翰弘走了进来,白若竹快速的扫了一眼,结果就呆住了,她急忙低下了头,怕自己失态被别人看出来。

    这位大少爷她之前才见过,不就是江奕淳口中那个长的像猫,其实是只狐狸的师兄吗?不过不对啊,安西府府尹、北隅城城主孟良升的儿子,有必要去通政司这种危险部门当差吗?这太不科学了!

    孟翰弘进屋朝老夫人行礼,“奶奶,我听说你牙痛病又犯了,如今好些了吗?”

    孟老夫人极其喜欢这个孙子,否则也不会有奶奶从床上站起来迎接孙子这样一幕了。她听到大孙子是特意来看她的,笑的眼角的皱纹都深了。

    “好多了,好多了,多亏你爹给奶奶找了位神医。”说到这里,孟老夫人才反应过来,急忙朝孟翰弘介绍:“这就是那位神医白姑娘。”

    孟翰弘看向白若竹,眼中露出些许惊艳之色,却并不惊讶,仿佛是第一次见到白若竹一般。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