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弃妇当家:带着萌宝去种田最新章节 > 弃妇当家:带着萌宝去种田最新章节列表 > 第406章 杜仲书中毒了!
    来的不只有杜仲书,还有穿了一身红色衣裙,整个人看着肆意张扬的杜茯苓。

    杜茯苓到摊子上闹过,林萍儿对她印象很不好,看她的样子也是要同行,林萍儿突然就不太放心,不想让白若竹去了。

    白若竹背了包袱抱着小蹬蹬从屋里走了出来,看到杜茯苓也不由吃了一惊,这姑娘不是还要办什么赏梅宴吗?怎么也跟着回北隅城?

    杜仲书看出了白若竹母女的惊讶,有些尴尬的解释道:“茯苓要跟着一起回家一趟,她路上不会给我们添麻烦的。”

    人家哥哥都说的这么客气了,白若竹和林萍儿自然不好再问什么,倒是杜茯苓笑嘻嘻过来挽了白若竹的胳膊说:“我本来想办赏梅宴的,可三哥要回家,我反正闲着也是照应他的饮食,如果跟他回去玩一圈,然后一起回安远镇再请你和红袖姐去赏梅。”

    白若竹笑笑说好,但胳膊被杜茯苓这么挽着,浑身都觉得不自在。

    一家人都出来送白若竹和白泽沛,林萍儿红着眼眶说:“得好几日看不到我的小蹬蹬了,心里还怪难受的。”

    白若竹笑着对二哥说:“二哥,你听听,敢情娘根本不是舍不得咱俩啊,咱俩就这么失宠了。”

    林萍儿被她的“失宠”两次给逗笑了,也不好再多伤感了,只拉了白若竹小声交待,路上要小心杜茯苓一些。

    在家人依依不舍的目光之下,白若竹和白泽沛出了角门,杜仲书让人牵来一匹马给白泽浩,说:“泽沛兄,你我骑马吧。”

    白泽沛看着递到眼前的缰绳,脸上露出了少有的为难之色。

    “我不会骑马。”他沉声说道。

    白若竹看得心里难受起来,他们庄户人家连驴子都没有,又怎么接触得到高头大马?她二哥又怎么可能无师自通的会骑马?那样的表情她极少极少在二哥脸上看到,心疼的同时,她也暗暗下定决定,等去了北隅城不仅要买院子,还要买匹马,哪怕花销会增加很多,她也要给家里养一匹马!

    杜仲书愣了愣,这才反应了过来,他注意到白家人的神色,暗怪自己太鲁莽了,该想到白泽沛不会骑马的。

    他是公子哥儿,什么都是从小就有,就连身边的仆从也会骑马,所以他根本没想到白泽沛不会骑马,甚至连马都没摸过。

    “那坐马车也好,马车挺宽敞的,你陪着若竹坐马车,也好帮她照顾下孩子。”杜仲书不好意思的说道。

    白泽沛很快就恢复如常,点点头说:“有劳杜兄了。”

    他和白若竹再次跟家人挥手告别,这才上了马车。马车开动,白若竹抱着蹬蹬看着越来越远的家人,心中十分感慨,这还是她穿越后第一次离开家,离开爹娘,虽然就几日功夫,但也让她挺舍不得的。

    马车上,杜茯苓叽叽喳喳的跟白若竹套近乎,一下子把白若竹那点小忧伤给冲淡了,可白若竹怎么总有一种感觉,就好像这姑娘故意跟着她,以期望能见到江奕淳一样。

    大概是她想多了吧,她家江奕淳还没有到这么万人迷的地步吧。

    因为车里有其他女子,白泽沛目不斜视的坐着,没过一会儿干脆拿了本书出来看了起来。白若竹很想说马车太晃了,二哥这样看书对眼睛不好,但想想也不过这一天功夫,总比他干坐着好。

    白若竹抱着蹬蹬逗弄起来,不过眼角余光却在悄悄观察杜茯苓,很快她发现杜茯苓在她不注意的时候,很鄙夷的扫了她一眼,果然,这姑娘根本就没真正跟她化敌为友。

    没一会儿,杜茯苓又悄悄打量起白泽沛,不知道是觉得白泽沛好看,还是听说他考了案首,她盯着白泽沛看了老半天。

    白若竹嘴角抽了抽,这姑娘典型就一花痴啊,看不得美男子,她还是继续惦记虚无缥缈的面具恩人吧,千万别祸害她二哥啊。

    江奕淳要是知道白若竹此刻的想法,真的会忍不住打她的屁|股,你担心她祸害你二哥,就不担心她祸害我了?

    马车早上出发,到傍晚就能赶到北隅城,中午的时候路过小镇停车吃饭,也好一行人下车活动一下。

    午饭吃的很简单,吃完众人继续赶路,结果没走多久,外面随从传来惊呼声:“公子、公子你怎么了?”

    随即马车停了下来,杜茯苓察觉到不对劲了,急忙掀开车帘跳下车,问:“我三哥怎么了?”

    “小姐快来看看,公子从马上摔下来了!”随从焦急的喊道,听语气都快哭了。

    白若竹和她二哥相互看了一眼,急忙都下了车,这从马上摔下可大可小,也不是没有人摔断脖子的,当然他们不觉得杜仲书会这么倒霉。

    “好端端的怎么会从马上摔下来了?”杜茯苓吓了一跳,一边冲过去一边大声问道。

    因为杜仲书先出事,前面马车发现才停了下来,所以马车距离杜仲书摔下马的地方就有了是二十多米的距离。

    杜茯苓跑了过去,白若竹和白泽沛也跟着跑了过去。

    “二哥,你帮我抱好蹬蹬,我给杜公子看看。”白若竹说道。

    那随从已经哭了起来,“我也不知道,公子好好的,突然就晕了一样摔了下来,好在这会跑的不快。”

    杜茯苓又气又急,直接甩手给了随从一个耳光,大骂:“没用的东西,怎么照顾你主子的,命不想要了吗?”

    白若竹皱了皱眉头,她已经蹲在了杜仲书身边,见杜茯苓大人,只好扭头说:“现在首要是救人,别的事情晚点说。”

    杜茯苓张了张嘴,似乎不服气白若竹说她,但看看地上昏迷不醒的三哥,还是忍了下来。

    白若竹过去检查了杜仲书的情况,翻了翻他的眼皮子,然后叹了口气说:“他中毒了。”

    “什么?”杜茯苓叫了起来,“我三哥怎么会中毒?难道刚刚吃饭的是家黑店?不行,我这就去找他们算账!”

    说着她就要牵马上马,白若竹直觉得头痛,这大小姐是没脑子的吗?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