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弃妇当家:带着萌宝去种田最新章节 > 弃妇当家:带着萌宝去种田最新章节列表 > 第148章 长痛不如短痛
    花季一样的小姑娘窝在地上,让狗从身上跳过,这、这不会让周桃花觉得难堪吗?

    “一定得黑狗从肩膀上跳七次,否则不管用!”旁边一位婆子喊道。

    另一个妇人拿胳膊肘顶了顶周得顺媳妇,说:“你看看,上次就是没从肩膀上跳,所以不行,这次让你家桃花忍忍,跳完就好了。”

    白若竹心里实在好奇,就凑过去小声问:“周婶子,这是在做什么啊?”

    周得顺媳妇一看是白若竹抱着孩子过来了,急忙笑着跟她打招呼,“若竹过来串门啊,待会跳完了咱们进屋说话啊。”

    白若竹见周得顺媳妇一脸的轻松,心道或许不是什么严重的事情,这会儿人多也没再追问下去。

    狗又从周桃花肩头跳了两次,旁边婆子说好了,周桃花才费劲的从地上站了起来,红着脸朝自己院子走去,只是脚下一瘸一拐的十分艰难。

    桃花娘急忙上前去扶住了她,周得顺媳妇也拉着白若竹进了院子。

    “桃花妹妹的腿受伤了?”白若竹越看越觉得一头雾水,她是变笨了吗?怎么都看不明白啊。

    “桃花脚下起了个大泡,痛的路都走不好了,咱村里老人有个说法,说是让黑狗从她肩头跳七次就能好。”周得顺媳妇挽了白若竹的胳膊讲道。

    白若竹听的张大了嘴巴,她完全消化不了这件事,如果说哪里破了用土法子抹点香炉灰,她还能够理解,可让狗从肩膀上跳七次就能治病?

    这简直就是封建迷信!

    周得顺媳妇没察觉到白若竹的惊讶,继续说道:“前几天桃花她娘就让狗给她跳过了,但是说没从肩膀上过,所以还没好,今个儿跳了,过几天再看看吧。”

    “你们没去找李大夫看看?”白若竹收起了快惊掉的下巴问道。

    “女孩的脚不好给男人看的,桃花她娘可不答应,咱村里一直都是用这种老方子治的。”周得顺媳妇解释起来。

    白若竹忍不住捂额,生为女子怎么就这么悲惨,病了都不能看大夫,要是严重了致命则是命不好了?

    她看了眼前面的周桃花,只见周桃花走的十分艰难,看样子蛮严重的,他们就不担心周桃花的腿废掉吗?

    白若竹觉得这花一样的女孩真要落下什么毛病,她又十分不忍,就开口叫住了桃花母女。

    “得海婶子,我会些医术,不然让我给桃花妹妹看看吧,我是女子又不碍事。”白若竹说完见两人回头看向她,眼中却并没有多少赞同,她急忙又说道:“狗跳后不知道几天才有效,你这么疼着也不是办法,难道你不想早点好吗?”

    白若竹也是没办法,村里信奉的那套土方子已经深入人心了,她如果直接去抨击那些土方子,反倒会引起众人的不满。所以她只能委婉一点换个说辞了。

    “那让若竹给你看看吧,不然也怪难受的。”周得海媳妇果然动摇了,招呼白若竹去了后屋里,又帮着周桃花脱下了鞋袜。

    白若竹见周桃花连脱袜子都痛的厉害,就知道肯定很严重了,这些人竟然还指望狗跳几下就能自己好,简直太愚昧了!

    果然,她看到周桃花的脚后不由吸了口冷气,我的妈呀,这脚都肿成猪蹄了还不肯看大夫啊?

    再看周桃花脚下面起了个大泡,已经微微泛绿色,显然里面都是脓水了。

    “桃花妹子这脚是被什么扎破了吧?”白若竹问道。

    “前几天去地里送饭,就觉得脚痛了一下,回来我怕踩倒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还用热水泡了脚,结果第二天就起泡了,一开始很小的,没想到这几天越来越大了。”周桃花说道,声音都没以为大了。

    “这都多少天了啊?你那泡里是脓水,不放出来会一直痛,严重了还会引起发热,甚至昏迷。”白若竹越看越气,硬是压下了怒火耐心的讲道。

    周桃花吓的差点哭出来,“那、那可怎么办?我都让狗跳了两次了,咋还不见好呢?”

    桃花娘在一旁安慰她,“别怕别怕,说不定明天就起效了。”

    她们靠这种法子想起效,白若竹也是醉了,她很想咆哮着对她们说:“能起效才怪!”

    最后,白若竹让自己平静了一些,缓和了语气说:“狗跳肩那种土方子不一定对什么都有用,桃花妹子这伤要是再拖,这条腿都得出问题,你现在难道不觉得大腿都有些痛吗?”

    周桃花急忙点头,“是啊,从小腿痛到大腿了,这、这可怎么办啊?我会变成瘸子吗?”

    要按西医的说法,周桃花现在体内的白细胞肯定破万了,她这脚上有炎症又不治,脓水一直包在里面,不影响到整条腿才怪呢。

    “你现在治还来得及,如果再拖两天,我可不敢保证会怎么样了。”白若竹说道。

    桃花娘犹犹豫豫的看着白若竹,问:“若竹你能治?真的有把握?”

    这话问的白若竹很不高兴,作为医者最不喜欢别人质疑自己的能力了,可是她想想自己才十七岁,以前又没学过医术,突然说自己能治病,别人不信任也是能够理解的。

    “上次喜蛋儿溺水不是我救的?还有王来娣差点落了胎,是不是我告诉李大夫法子保住的?”白若竹一心救人,倒也不想藏拙了。

    这话很有说服力,桃花娘听了一个劲的点头,“对、对,我咋把这事给忘了,早知道早几天去找你了,我家桃花也不用受这个罪了。”

    桃花看向白若竹的目光也写满了激动,她拉着白若竹的手问:“若竹姐,我这个泡要怎么治啊?”

    “先把泡破了,把脓水放出来,否则有脓在里面炎症一直不消。然后脚上敷药,你还得喝几剂药,否则腿上的疼痛不好消。”白若竹耐心讲道。

    “啊?”桃花怕痛,听了就哭了起来,“我怕、我怕痛,这么大的泡弄破得多痛啊?”

    白若竹揉了揉额角,语气放轻一些的解释道:“你如今脚那块的肉已经麻木了,破开不会痛,那层皮也死掉了,要去除的,很快会长出新的皮肉。只是,敷药会很痛,但长痛不如短痛,咬牙痛几下,后面会好很多,难道你想天天这么痛的折磨着?”

    ----

    这个脚底起泡是某咔经历过的,还打了三天吊水,那叫一个惨啊,破了脓疱抹酒精红药的时候真是爽啊,我叫的一层楼都能听到了……记得破泡之前我问医生痛吗?她说擦药会痛,我问会比生孩子痛吗?她说不一样的痛法……当然,我觉得还是生孩子更痛……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