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弃妇当家:带着萌宝去种田最新章节 > 弃妇当家:带着萌宝去种田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2686章 不想娶她为妻
    白若竹又开口说:“大长老的实力该在你们族中数一数二吧?如果大长老发现了对方,那人要想杀大长老,就是再怎么小心,大长老也能呼救吧?所以更大的可能是大长老在看册子时被偷袭了,而且对方还极得大长老的信任。龙坛书网www.Longtanshuw.Com

    “你胡说什么!”玄幽的声音突然响起,她一阵风似的冲了过来,瞪着白若竹说,“你们没来之前根本没这么多事,现在又说我们有内奸,明摆着是要挑拨我们族里的关系。”

    她看向河洛,“哥哥,你不能再被她骗了!就她和你知道打大长老要去查记录,也可能是她偷袭的大长老啊。”

    “玄幽,别胡闹,能拿九黎金羽的人不会行那等卑鄙之事。何况当年我们金翅族欠九黎族的人情,她就是要坐我的位置,我们也不能拒绝,她又何必费这种事?”河洛说道。

    白若竹吃了一惊,她可不知道九黎的金羽还有这样的作用。

    她想起族长给她金羽时的郑重表情,还说一共只有三支,她就想到了这东西的重要性,甚至她拿去鲛人岛,鲛人都要给几分面子。

    但她实在没想到九黎族和金翅族也有关系,也不知道是族长忘了提,还是时间久了,九黎族都忘了他们对金翅族有过恩惠。

    “这怎么可能!”玄幽叫起来,她又看向其他长老,见他们都默认了,这才不得不相信了。

    “族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长相俊朗的金翅男人问道,白若竹记得他,就是之前和文轩一起找茬的。

    河洛却沉下了脸,“你们不要问那么多,记住我说的话就是了。”

    “这”男子还想问,却被河洛的眼神给吓住了。

    白若竹也很好奇,但显然这事不能当众说,不知道她回头私下问河洛会不会听到答案。

    “或许救醒了大长老,这事就能说清楚了,我是大夫,或许可以试试。”她说道。

    玄幽却一脸的排斥和怀疑,“不行,万一你是凶手,你还趁机对大长老下毒手怎么办?”

    “你傻吗?她如果能下毒手,之前大长老不省人事,她不能直接下毒手吗?何必现在再下?”冯澜影忍不住出了声,“还圣女呢,说话都不用脑子。”

    “你!”玄幽瞪起了眼睛,“你是不是找打?”

    “你打的过我吗?”冯澜影很不给面子的说。

    河洛觉得一阵头痛,他突然觉得自己这些年真的太纵容了妹妹了,又或者是没教好她,加上平时族人都捧着,她成了骄纵的性子,却没什么头脑。

    他不可能护她一辈子,她这样实在让人担心。

    但现在不是想这些的事情,他沉着脸说:“玄幽,你回自己屋子去,没我允许不得出来!”

    “哥!”玄幽气愤的跺脚,“你答应了爹娘好好照顾我的,现在就这样对我?就为了一个外来的女人?”

    白若竹嘴角抽了抽,为什么她觉得这话有歧义呢?

    “现在没时间跟你胡闹,救治大长老该放在第一位。”河洛觉得头更痛了。

    他看向白若竹,“白夫人,就麻烦你了。”

    “不行!”玄幽挡在了屋门口,“我不相信她,她会害死大长老的。”

    一个少年也冲了过去,向玄幽一样拦住了屋门口,“我也不相信她,不许她靠近我爷爷!”

    “封季,你不要跟她胡闹。”河洛说道。

    不想又有少年陆续走了过去,学着玄幽的样子拦住了屋门,纷纷表示不许外族人靠近大长老。

    白若竹眯着眼睛看着这一幕,心中无比的鄙夷,真以为她愿意治吗?多少人请她都请不到呢。

    “既然如此,我们还是避避嫌吧。”白若竹说完朝其他人使眼色,五人行礼后转身离开了。

    河洛心中着急,指着玄幽他们说:“好,你们一个个都能耐了,不把我这个族长放在眼里了?行,这族长我不做了,孕育树我不管了,你们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吧!”

    玄幽还从来没见过她哥哥生这么大的气,一时间有些心慌起来,其他长老也急忙凑过去拦住了河洛,好声的劝了起来。

    “年轻人没轻重,你不能跟他们一般见识。”

    “对,晚点我们教训教训他们,你不能不做族长,没人比你更合适了。”

    “”

    这场热闹折腾到了很晚,大长老情况算稳定下来,但依旧无法苏醒,两位长老留下来保护大长老,其他人都散去了。

    河洛对妹妹很失望,整个人好像老了几岁。

    “哥,我不是故意惹你生气,我就是怕、怕你被骗了。”玄幽去找河洛,小心翼翼的说道。

    河洛抬眼皮看了她一眼,“你觉得我那么好骗吗?你就对你哥哥这么没信心?”

    “可我怕”玄幽咬了咬嘴唇,“英雄难过美人关。”

    河洛觉得无语,“这话是你自己想的,还是谁跟你说了什么?你是觉得我对白夫人有意思?她的丈夫就在外面候着,我还不至于对别人的妻子有非分之想,你哥哥品德就那么差吗?”

    “她丈夫在外面?”玄幽显然不知道这个,“那怎么不一起进来,我哪里知道她有丈夫。”

    河洛瞪了她一眼,“她丈夫身上有一些鲛人血脉,翎羽没让他进来。”

    玄幽使劲挠了挠头,“那、那”

    “什么?到现在你还不好好说实话?”河洛声音提到了几分。

    “哥,你别生气。”玄幽面的严厉的哥哥,瞬间成了小绵羊。

    她瘪了瘪嘴,说:“天凝担心你,你知道她一直喜欢你的。”

    河洛的神情有些阴沉,“原来是她一直挑唆你。”

    “她是真的喜欢你,我能理解她。”玄幽傻乎乎的说。

    河洛气的抬手在她头顶敲了一下,“你知道我为什么不肯和她有任何关系吗?适婚的女子那么少,为何我不能接受她?”

    玄幽摇摇头,“难道你喜欢银痕?”

    河洛觉得头更疼了,他真的要多花些功夫指点妹妹一下了,这丫头蠢的让人抓狂。

    “不是!是天凝心思太多,我不想娶这样的人为妻。”河洛说道。</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