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弃妇当家:带着萌宝去种田最新章节 > 弃妇当家:带着萌宝去种田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2257章 是他惹的祸
    还有一点,高璒认识的那位大师住在往京城途中的路上,他们路过时便可寻他帮白若竹解除诅咒。【龙坛书网www.longtanshuw.com

    一行人骑了快马赶路,速度倒是很快,但很快就出了状况,袁立诚也不知道怎么搞的,找了江奕淳到一边比试。说非要跟他争个你死我活不可,江奕淳也不是好脾气的人,哪有别人挑衅他能硬忍下去的?

    于是两人打了起来,袁立诚擅长的是阵法。内力也不差,江奕淳剑法高超,加上他最近掌握的鲛人控水的方法,很快就占了上风。

    亦紫在旁边看得两眼发亮,因为袁立诚的阵法让她学到了不少东西。

    白若竹和冯澜影听到动静赶来时,江奕淳已经打赢了,袁立诚看到冯澜影,双眼露出沮丧之色,捂着胸口跌坐在了地上。

    瞧着他嘴角的血迹,白若竹就知道他受了内伤,她瞪了江奕淳一眼,说:“后面还要赶路,你们打什么打?随便比试一下需要这样动真格的吗?”

    江奕淳有些委屈,说:“是他向我挑衅,难道我能不还手吗?”

    白若竹觉得奇怪,袁立诚是犬戎族人,他不该恨的是九黎族人吗?江奕淳又不是九黎族人,他干什么要找江奕淳出来比试?

    袁立诚也不解释,冷哼了一声说:“我愿赌服输,等我技艺进步了再来找你比试!”

    冯澜影有些气闷,瞪了他一眼说:“好好赶路行不行?打什么打?如果你总是这样想打架,你就赶快走,没人愿意带着你!”

    袁立诚的双眼黯淡下来,“原来你就这样看我?好,我以后不打扰你们了。”

    他捂着胸口爬起来,大步朝外走去。白若竹看他样子,急忙对冯澜影说:“你怎么说话的?这里面肯定有什么误会,你赶快去看看吧。”

    冯澜影心里已经担心起来,但这么多人看着她,她觉得自己没必要去哄袁立诚,这时外面传来马蹄声,袁立诚骑了马扬长而去。

    等众人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追不上了。白若竹暗暗叹了口气,这家伙怕是伤的厉害了,真的不愿意再呆下去。

    白若竹对袁立诚说不上有多大好感,但也不讨厌,只是觉得这家伙对冯澜影一片真心,冯澜影对他也有些感觉,希望两人能借此修成正果。

    冯澜影有些失魂落魄的坐到了一边,她嘴上不说,心里却很难受。

    难道真是她的话重了?把袁立诚给气走了?

    本来面对袁立诚,她就有些内疚和自责,如今她又把人气走了,心里就更加难受了。只是她不知道这份难受是只有愧疚,还是有别的情绪在里面。

    还是高璒这时开口说:“那小子怕是误会什么了,之前若竹丫头和阿淳说话,他在旁边听见了什么,好像是误会阿淳和冯丫头有什么事情,所以才找阿淳切磋吧。结果没打败情敌不说,还被冯丫头这么骂了一顿,他肯定呆不下去了。”

    江奕淳狠狠的瞪了他爹一眼,说:“爹,你不要乱说,什么叫情敌,跟我没关系好吗?”

    高璒嘿嘿的干笑,一副幸灾乐祸看热闹的架势,“你们这些年轻人啊,还是没有我老人家看得明白。”

    白若竹觉得她现在能理解袁立诚为什么要生气离去了,如果换作她有了这样的误会,怕是也没脸再继续呆下去了。

    “我们去找找他吧,还是要跟他说清楚。”白若竹说道。

    冯澜影回过神来说:“不用找,找什么找?我跟他又没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要跟他解释?”

    白若竹无奈的摇头,也没再说话,此刻说的越多,冯澜影越固执排斥,等于起了反作用。

    她干脆不说话,让大家各自回去休息。

    到了晚上,亦紫过来悄悄告诉白若竹说:“冯澜影找借口出去了,肯定是去找袁立诚了。”

    因为亦紫和冯澜影就住在一间房里,冯澜影怎么也不好避过亦紫。

    “他们不会有事吧?我们要不要跟去看看?”亦紫问道。

    白若竹摇摇头说:“以他们俩的本事想自保不成问题,这时候我们过去的话,他们只会觉得尴尬,冯澜影那么要面子,搞不好又说出什么难听的话,我们还是在这里静候他们回来吧。”

    白若竹说是不管,但心里不可能完全不担心,这一夜都没睡得安宁,终于到凌晨的时候她听到动静,是冯澜影回来了。

    可惜只有一人的脚步声,想来是没有找到袁立诚。

    白若竹叹了口气,江奕淳在旁边搂住她的腰说:“别操心别人的事情了,赶快睡觉吧。”

    白若竹伸手在他腰上掐了一把说:“还不都是你惹出来的事,要不是你当初威胁冯澜影帮你,也不会造成这么大的误会了。那丫头命苦,能碰到一个真心喜欢她的人也不容易,你看这下可好了,万一就这么错过了,我们心里不得内疚吗?”

    江奕淳被她掐的呲牙咧嘴,故意装作很痛的样子说:“如果是真爱,哪能那么轻易放弃?那袁立诚如果爱她,肯定不会那么轻易就离开,迟早会回来的,如果就这么轻易走了,对她也不见得是真心,冯澜影早点离开那个人也是好的。”

    白若竹斜了他一眼说:“你当初离开我的时候,怎么没说真爱不真爱呢?”

    江奕淳一噎,“我这不是又回来了吗?当时也是情况特殊啊。”

    白若竹还想再讽刺他几句,直接被他一个吻堵住了嘴,后面的话尽数吞回了肚子里。

    **苦短,屋内温度遽然升高,时不时发出两人压抑而又愉快的声音。

    江奕淳这一开闸便一发不可收拾,直到天微微亮起来,他才放过白若竹,白若竹困的厉害,埋怨的瞪了他一眼说:“我快要被你累死了,明早还怎么赶路?”

    江奕淳伸手轻轻揉着她的纤腰,帮她缓解疲劳,笑着说:“那就在这里住一天,反正冯澜影还要去找袁立诚。”

    白若竹想想也有道理,便放心的睡了下去。一旁的江奕淳伸手帮她捋了捋耳畔的碎片,伸手在她的眉眼间慢慢描绘着,如果有一天他真的死了,会不会有来生,他来生还能记得她的样子吗?</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