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弃妇当家:带着萌宝去种田最新章节 > 弃妇当家:带着萌宝去种田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2230章 原来阿淳这么纯洁
    “是我们的大师兄卫冠宇。∈↗龙坛书网,www.longtanshuw.com”江奕淳说道,“他比我大些,进门也更早,但因为身体不太好,之前一直在锻炼身体打基础,练眼力的时候我们倒是一起学的。”    他叹了口气,继续说:“通政司的规矩很死,吴云峰不会帮我们说话,曾经我们一度练的眼睛红肿,泪流不止,但还要继续下去,看错一次会有教官惩罚,比如用鞭子在后背抽一下。”    白若竹有些心疼的握住了他的手,“我不知道你还吃过那么多苦。”    “都过去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在这世上谁没吃些苦头?只是大师兄就那么死了,实在死可惜。”江奕淳有些感慨的说。    “你说他当初娶吴宛晴,更多是他自己喜欢她,还是为了报答师父的抚养之恩?”白若竹突然问道。    江奕淳摇摇头,“我不知道,那时候我们关系不算亲近,我从来没关心过这些。”    白若竹到底是女人,想事情多了一些感性,她觉得卫冠宇如果没喜欢吴宛晴还好些,否则死的时候真的很受伤了。    两人不再聊这个话题,相互帮对方处理了一下伤口,双双盘膝调息起来。    另一边剑七他们确实听到爆炸声要赶去,但不久剑七看到了自家主子发的信号,急忙说:“是主子的信号,说他们逃离了。”    “那就是去端阳城了吧?我们去跟他们汇合。”高璒说道。    三人立即调头朝端阳城赶去,只是除了那个信号,白若竹再没留下任何线索了,三人赶到端阳城后,也不知道如何找到白若竹二人,只能先去商会打听,可里面的管事说他们离开之后,白若竹就没回来过。    “一定是主子他们遇到麻烦了,怕我们赶去会遇到危险,才发了那个信号!”亦紫小姑娘心细,一下就猜到了。    “这怎么行,我得去看看!”高璒一下就急了,剑七突然拦住了他的去路,沉着脸说:“前辈,你先冷静一下。”    剑七拉了高璒到街角,低声说:“主子做事缜密,能发这个信号肯定有她的目的,她肯定是不愿我们冒然闯去的,如果我们去了反倒给他们添了麻烦怎么办?”    高璒瞪起了眼睛,“我老头子武功在这里摆着,大不了是老命一条,无所谓了。”    亦紫也急了,红着眼眶说:“前辈,我知道你是担心,但主子做事极有分寸,你先冷静想想吧。”    剑七感激的看了亦紫一眼,他一直觉得亦紫像个小孩子似的,不想她在关键时候脑袋挺清楚的,而且亦紫的语气是向着他的,让他心底仿佛有暖流流过,十分的熨帖。    高璒也慢慢的冷静了下来,想了想说:“那我们回到原处等待,伺机而动吧。”    “好。”这一点剑七是同意的。    他看了亦紫一眼,发现亦紫眼眶发红,眼底满是担忧之色,她其实跟他一样,心心念念都是主子的安危吧。    但他跟了主子那么久,清楚主子的性格,如果主子发了信号让他们回城,就是怎么也不同意他们去犯险。    三人悄悄潜回了原地,这时天已经黑了下来。    白若竹一家三口则在空间之中做了一顿热乎乎的饭,吃好饭白若竹给蹬蹬洗了澡,早早就把他哄睡了。    江奕淳看着她一动背后又渗血,就心疼的不行,什么都想自己去做。可白若竹也同样心疼他,加上小蹬蹬更习惯他娘讲睡前故事,最后哄孩子还是由白若竹负责了。    终于等儿子睡了,江奕淳拿了药要帮她重新上药。    “衣服脱下来我看看。”他心疼的说。    白若竹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你这话听着怎么都有歧义,我都伤成这样了,你不会兽性大发吧?”    江奕淳的脸上泛起了红晕,他是个正常的男人,面对自己心爱的女人,哪里会不想?尤其是两人分开了这么久,就是重逢到现在还没有过呢。    他担心自己的身体会让她的诅咒加重,一直不敢越雷池半步。白若竹也察觉到了他的担忧,但怕他心里总有负担,只好一直装作不知道。    不过他就是再想,也不会这时候乱来,他舍不得他家娘子背上的伤再加重。    “我就是看你的后背,又不做什么。”他声音闷闷的,这坏女人就是故意的。    白若竹嘿嘿的笑起来,她突然发现调|戏她家男神是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她故意做出轻佻的表情,伸出一根食指勾起他的下巴,“难道叫女人脱衣服不是有别的意思吗?我怎么不知道我家阿淳原来这么纯洁啊。”    江奕淳的表情更加尴尬了,“别闹了,我先给你擦药。”    白若竹憋着笑,身子都微微抖了起来,以前是谁总撩她,弄的她脸红心跳的,今天她算是出了一口气了。    可没笑多久,她就弄痛了背上的伤口,痛的呲牙咧嘴,也不敢再笑了。    这下子轮到江奕淳笑了,“得瑟吧?现在知道老实了?”    白若竹噘着嘴瞪了他一眼,“我痛的想哭,你就这么高兴啊?我可算认清你了,不会是你原本就打算带了冯澜影离开,发现身体有问题,才又回来找我吧?”    什么叫身体有问题……江奕淳觉得这话怎么听起来这么别扭?    “你是故意的吧?我的心意你还不清楚了?“江奕淳有些气闷的捏了捏她的脸蛋。    “哎呦,这就家暴了,你看我脸都肿了。”白若竹继续耍赖找茬。    江奕淳被她闹的哭笑不得,心里也轻松了许多,他明白她一方面是想逗逗他,另一方面是不想两人心情太沉重了。    他努力扩大了嘴角的笑容,他该想到的,即便真的只有三年时间了,他也该笑着去面对她,而不是让她总为他发愁和担忧。    他该用剩下的光阴好好陪陪她,只是对孩子们,他这个做爹的只能永远亏欠他们了。    两人都受了伤,重新上了药就去睡觉了,只是两人都是趴着睡的,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就不由笑了出来,看向彼此的眼中是浓到化不开的深情,连受伤的痛苦也忘了。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