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弃妇当家:带着萌宝去种田最新章节 > 弃妇当家:带着萌宝去种田最新章节列表 > 第1850章 诈出实话
    等江奕淳带人回了蛮族部落,白若竹也刚好醒来,得知他去接晨风,白若竹心里有些愧疚,她把晨风给忘了。龙√坛√书√网www.LongTanshuW.coM

    “我让晨风先休息了,你也不可能事事兼顾,等过两天你再去看看他吧。”江奕淳和白若竹隔了些距离说道。

    白若竹想了想点头,怕是晨风现在的情绪也不稳定,肯定不想让人看到他这个样子。

    晚上的酒宴很热闹,蛮族人好像从牢笼挣脱了一般,点起了篝火,烤起了全羊,喝起了美酒,到后面他们又围着篝火跳起了舞。

    有女子邀请白若竹也去跳舞,白若竹指指自己的肚子,笑着摇头。

    她仔细看那女子的眉眼,确定不是周珏,她还以为是周珏那家伙又来戏弄她了,却不想满场看了一遍也没发现周珏的身影。

    或许周珏已经离开,他心里应该是惦记着季子冉的。

    这时高璒打了个酒嗝,差点吐了出来,他起身朝外面走去,想去醒醒酒劲。

    “姑姑,我过去看看医圣前辈。”白若竹拍了拍身旁的纪铃说道。

    “没事吧?要不要帮忙?”纪铃问道。

    “没事,我顺便跟他说点事情。”白若竹低声说。

    纪铃听了没再说什么,但心里觉得奇怪,那医圣看着可不简单。

    白若竹很快追上了高璒,笑眯眯的说:“大叔,你酒量可不行啊。”

    高璒心里有些窝火,他是为了谁才放了不少血啊,本来都该回去好好休息的,身体不适当然喝不了太多酒了。

    “你别乱跑了,小心你家男人又着急。”高璒没好气的说。

    “我都看到了。”白若竹突然说道。

    高璒心里一紧,“看到什么了?”

    “看到你给血池里放了你自己的血,不是要阿淳的至亲之人的血吗?你跟他是什么关系?”白若竹紧紧的盯着高璒的眼睛。

    高璒哈哈大笑起来,“丫头你想象力太丰富了,我放血是因为作法也需要施法者的血,我怕你心存内疚,就没讲给你听,你都想哪去了?”

    白若竹脑子快速的转着,她还没听说施法者要放入自己的血,如果真的是这样,高璒为何要偷偷摸摸的?什么怕她心存内疚,这借口也太了吧?

    “你知道我会配毒药,我有一种药曾经被阿淳拿去通政司审问犯人用。就是吃了的人会短时间失去意识,然后老老实实的回答问题,我刚刚给古雅来用了,她都说了。”她就不信高璒能一直保持镇静了,她就要诈诈他,看看他为什么总藏着秘密。

    她想过许多种可能,包括高璒是阿淳的亲爹,那他就是死去的江学瑞,那他为什么要诈死?为什么瞒着阿淳?

    还想过他可能是江学瑞的亲兄弟,也就是阿淳的叔伯,但这样血脉就隔了一些,不知道算不算至亲之血。

    高璒的脸色有些发白,“你到底想干什么?”

    白若竹继续盯着他,她决定赌一把了。

    “古雅来说她不是阿淳的亲娘。”她平静的说道。

    高璒身子晃了晃,差点就没站稳,他惊讶的看着白若竹问:“你告诉他了?”

    “他”指的肯定是江奕淳了。

    “还没有,但如果我很想告诉他,跟他一起商量一下,你觉得如何?”白若竹嘴角扬了起来,高璒这是默认了!

    高璒气的鼻子出气哼了两声,“你不要乱说,事情没你想的那么简单,这事你烂在肚子里吧。”

    “理由?”白若竹胳膊抱在了胸前,她想听听高璒有什么样的理由。

    高璒有些疲惫的坐在了地上,叹了口气说:“流血太多,我都站不稳了,还得被你这丫头审问,我帮你那么多,你到底有没有良心?”

    “我也是关心你,才会刨根究底啊。”白若竹露出一个讨好的笑容。

    高璒又叹了口气,这才讲了起来。

    “承水国不少人知道老旭王之子是他过世之后,先帝从民间寻回的,但他们并不知道我其实是丹梁人。我上辈子太过努力学习,终于成了出色的主外科医生,却不想手术室发生事故,我死亡穿越到了这里。于是这辈子我不想太累了,便吊儿郎当的不想太拼,直到我遇到了一名女子”

    高璒慢慢的讲着,白若竹也知道了许多事情。

    他当年遇到了一名很特别的女子,甚至因为那名女子加入了楼上楼,但他习惯了不思进取,在楼上楼并不是高位。

    后来他跟女子两情相悦,可江阁老为人固执,怎么都不许他娶个江湖女子,还直接帮他定下了和古家的亲事。

    他又不是古代人,肯定不会听从江阁老的安排,直接离家出走,和女子在外面成了亲。

    没多久两人就有了孩子,女子的家人却找上了两人,要强行带走女子,高璒也因此受了重伤。

    之后他只能悄悄带女子躲回了京城家中,他一边疗伤,一边让妻子安胎。

    不想两人回家,发现江家已经擅自娶了古雅来过门,高璒从第一次见古雅来就明明确确说了不会对她有半点感情,古雅来却说只想要个安稳的身份,好让她在江家度曰。

    于是古雅来提议她假装怀孕,等女子产子就记在她名下,这样孩子也就有了嫡子的身份,她自己以后的曰子也会好过一些。

    高璒自然是不同意的,但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妻子答应了下来。

    直到孩子出生高璒才知道,因为他的妻子早知道自己会离开,所以才会答应了古雅来。

    而当时江家人没人知道古雅来不是江奕淳的亲娘。

    “她去了哪里?”白若竹不知道为什么想到了九黎。

    “她是被人抓走的,是我没用,没救下她,她叫我不要去找她,她家族的人不会放过我。我这些年找遍了大江南北,都没找到她的踪迹,如果不是阿淳的存在,我都以为她只是我梦中虚构出来的。”

    高璒说着神色更加沮丧,“我只知道抓她的人叫她圣女,还说如果生的是女儿是一定要带走的,因为阿淳是男孩,所以对方看了一眼就走了。”

    高璒一脸傲娇的摇摇扇子,说:还想听故事吗?先拿票来!

    白若竹一把月票砸他脸上:赶快讲,否则姐去告诉阿淳!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