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妙味最新章节 > 妙味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一二章 第一局赛

第二百一二章 第一局赛

作品:妙味 作者:李飘红楼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readx;    当相思绿从汤北街回来时苏妙就觉得她的助手手里拎着的篮子散发出一股奇怪的味道,比赛开始之后,她的助手将篮子里的油纸包一个个打开,当苏妙抻长了脖子看清里面的东西时,不由得啧舌,牛心、牛舌、牛肚、牛头皮、牛腿肉应有尽有,居然还有一罐子生石灰。

    汤北街的菜场里有几家大菜贩和大肉贩是本次大赛的合作商,为了这次的比赛进了许多在当地比较罕见的食材,所以这一届的食材相当齐全,只是没想到连牛杂都有。

    苏妙看着相思绿完全不动,只是用嘴指挥常起把牛肉洗净切成大块,加盐、花椒、八角、桂皮腌制过后,放进锅里加清水煮沸,之后放入盐、香料袋、醪糟汁、腐乳汁、葱头,把牛肉煮至酥烂。

    另一个助手蒋祺则蹲在地上,用生石灰溶水去揉搓先用清水冲洗过的毛肚,一遍又一遍地揉搓,再浸入清水中,拿小刀刮去余皮,浸泡,直到把毛肚做成白净的百叶,煮熟。接着又将牛肚也用石灰水洗净,放入沸水中烫过之后撕去皮膜,再回锅煮熟。

    牛一共有四个胃,前三个胃中没有胃腺,被称之为“前胃”,前胃里其中的瓣胃就是百叶,也叫毛肚,瘤胃又叫肚领或肚头,撕去牛浆膜食用很有嚼劲。

    没想到相思绿对牛身上的东西这么清楚,对处理牛杂这么有经验,果然是她太小看岳梁国的烹饪技术了。

    相思绿对制作牛杂相当有一套,轻蔑地瞅了苏妙一眼,略带一丝得意地站在一旁,看着助手们忙碌,棱角锋锐的眼里充满了自信。

    就在这时,变故陡然横生。

    相思绿的助手贺平正在用火燎牛头皮,大概他的资历最小,那一头蒋祺高声招呼叫他换石灰水,这一头常起又一叠声吩咐他给灶膛减火。贺平手头正忙着却被招呼来招呼去,顿时慌乱起来,扔下牛头皮去换水减火,等他回来的时候好好的牛头皮表面已经焦黑一片。他啊呀一声惊叫起来!

    “鬼叫什么!”相思绿蛾眉一蹙,压低了声音训斥。她今天既要赢得比赛把苏妙踩在脚下,还要维持住自己仪态万方的形象,十分辛苦。

    贺平拎起一块黑乎乎的牛头皮,就像是他自己的皮被烧黑了一样。战战兢兢地叫了声:

    “大、大小姐……”

    相思绿的脸刷地变了色,为了这一场比赛,她已经做好了赢得胜利的全部准备,在这么关键的时刻她绝对不能容忍一点失误,而贺平居然在这个节骨眼上失手!

    她怒不可遏,一巴掌扇过去,发出啪地一声脆响!

    这一声脆响落入台下观众的耳朵里,现场瞬间变得鸦雀无声,针落可闻,全都直勾勾地看着她。瞠目结舌。

    “傻站着干什么,还不弄干净!”相思绿阴沉着脸厉喝一声。

    贺平一手捂着脸一手拎着焦黑的牛头皮,闻言浑身一颤,匆忙应了句“是”,转身飞奔到灶台前,用小刀努力去刮牛头皮上被烧黑的部分。

    相思绿焦躁起来。

    苏妙心想她大概是强势惯了,即便是在大庭广众之下给助手没脸她也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问题。

    咂巴了两下嘴,苏妙转过身,对着她的助手们笑眯眯地说:

    “怎么样,现在是不是觉得我很温柔。简直是全天下最好的老板?”

    正在给黄瓜削皮的回味闻言,哧地笑了。

    陈盛的嘴角狠狠一抽:“二姑娘,你还是先来看看这白肉应该可以出锅了。”

    苏妙立刻走过去,锅子里是她精选的带皮五花肉。煮的时候必须要凉水入锅,加入适量葱姜盐之后,盖上盖子,先大火煮开,随后转小火煮一刻钟,接着关火焖到水凉。直至五花肉熟透。她掀开盖子闻了闻味道,又在五花肉上按了按,确定已经熟透了,取出来,用干净的棉布擦干水分,从刀匣里取出一柄薄薄的切片刀,将五花肉切成长薄片,每一片都肥瘦均匀,透薄如纸。

    切了一半肉片之后,她又接过回味递来的削好皮的黄瓜,同样切成薄透的长薄片。

    回味和陈盛面对面站在她的左右两边,拿起她切好的黄瓜片和白肉片,一片白肉包一片瓜片,一边包一边装盘。

    不远处,赵河正在卖力地捣蒜泥。

    比起这一边的平静和谐,相思绿那一边简直到了焦头烂额的地步。

    冷菜中的肉类处理起来是最麻烦也是最费时的,现在离第一局结束只剩下不到两刻钟,要想在第一局冷菜中获胜,相思绿认为必须要凭靠食材丰盛口感丰富,所以她用了许多牛杂。

    牛杂处理起来要比苏妙所使用的白肉麻烦的多,苏妙只用了白肉和黄瓜,相思绿却用了六种牛杂,并且还要忙着煮卤汁炒调料,比赛时间对于她这道菜来说不太够用。

    因为时间不够,相思绿自然焦头烂额手忙脚乱,她烦躁起来,她焦躁的情绪自然会传染给她那些因为神经紧绷变得同样很敏感的助手,于是四个人一起乱了套,忙忙叨叨全都跟没头苍蝇似的,一变成没头苍蝇,失误自然也会随之增加。

    任何一场比赛,首先考验的是心理素质,心理素质不好,即使准备的再充分即使能力再出众都是白搭。

    苏妙深信这一点,所以她的心理素质超好,已经好到了让人无语的地步。

    跟相思绿那边的忙乱相比,苏妙这一边出奇的祥和,瓜片和肉片全部切完后,她也不去帮忙用肉片包黄瓜,哼哼着小曲儿开始准备酱汁。

    将烧热的菜籽油倒进磨碎的辣椒花椒中,只听哗地一声轻响,热油在辣椒花椒末中滋滋地冒着金黄色的油泡,一股冲鼻的香辣味道迎面扑来,刺激、火辣、热烈。苏妙跳到一旁,借着这股子热乎劲依次倒入蒜泥、酱油、麻油、盐和麦芽糖浆,在小碗里搅拌均匀。

    “来来来,尝尝看!尝尝看!”麻而辣的味道冲鼻,许多年没闻到辣椒香气的苏妙笑得见牙不见眼,一叠声招呼。

    回味、陈盛、赵河放下手里的活儿走过来,一人拿起一只勺子,尝了一小口。

    他们都是不太习惯吃辣的人,也早就耳闻辣椒的味道异常辛辣,比姜蒜辛辣千万倍,本来已经做好了味蕾会受到剧烈冲击的准备,然而一小口酱汁滑过舌尖,三个人却愣住了。

    “这个……”回味抿了抿唇,沉默了一阵,含着笑,却蹙眉,欲言又止。

    “放了一点麦芽糖浆。”苏妙噙着笑说。

    “这味儿正正好。”赵河眼睛一闪,往乱哄哄的相思绿那边看了一眼,意味深长地笑说,“这儿可不是川奉城,台下的那帮评审也没有一个是川奉城的。”

    四个人心照不宣地站了一会儿便各自散了,自去忙碌。

    相思绿觉察到一丝异样,下意识望过来,却什么都没发现,甩甩头,一边将卤煮好的牛肉和牛杂改刀切片,分别装盘,一边躁怒地大声问:

    “花生仁、芝麻仁呢,碾碎没有?卤汁呢?常起,卤汁还没好,快着点!”

    周围立刻响起一片乱七八糟的应答声。

    相思绿的眉头皱得更紧,眼盯着就快流光的沙漏,心里越发焦躁。

    苏妙同样往沙漏上扫了一眼,手却没有停,麻利地将香葱斜切成薄长的葱段,又舀了酱汁,行云流水地浇在每一盘切好的白肉黄瓜上,接着将葱段撒在肉片上,并将剩余的酱汁倒入瓷碟里,将小瓷碟摆放在盘子旁边,既具有实用性,同时也是一种点缀的装饰。

    此时距离第一局比赛结束只剩下不到五分钟,常起看了一眼沙漏,皱眉,高声道:

    “大小姐,快来不及了!”

    “我知道!”相思绿没好气地喝了一声,快速将切好的牛杂牛肉码进盘子里,淋上卤汁、各种调料,撒上花生和芝麻调匀。

    “当!”礼仪官早就拿起了木槌,眼看着最后一点细沙流了下去,适时敲响吉庆锣。

    第一局赛结束!

    辣油牛杂,片大而薄,滋糯入味,辛香爽口。

    一只青瓷盘盛放的凉拌牛杂才端上桌,冲鼻的鲜辣味便迎面冲来,只是闻着便会让人口舌生津,食指大动。红油重彩,颜色透亮,如此鲜艳夺目的菜肴光看着就令人食欲倍增。

    牛肚洁白如纸,牛舌淡红诱人,牛皮透明微黄,再配以油亮的红辣子、花椒、芝麻、香油、酱油等料,色泽红亮,质地软嫩,又麻又辣,鲜美浓香。夹起一片放入口中,脆筋柔糜,爽滑化渣,只不过……

    软嫩的牛杂甫一入口,已经有不少人剧烈地咳嗽起来。

    在座的评审大部分是苏州人,只有极少数是来自靠近川奉城的城镇,他们大部分都吃过辣椒,但要说都喜欢这个肯定不是。

    在秦安省这一圈中心地带,这里的饮食文化讲究的是浓而不腻,淡而不薄,浓和不薄并不等于一味地下浓重的调味料,相思绿为了着重突出辣椒的辛辣在菜里放入大量的辣椒,本来一道菜主料和辅料应该相辅相成相称相托,这样才能将一道菜的美味烘托至极致,可相思绿的急于求成让辣椒的味道十分突出,突出到让人觉得这道菜里除了辣椒没别的,他们吃到的仿佛不是辣油牛杂而是辣油辣椒。

    许多人在刚吃第一口时就开始四处找水喝,先前相思绿他们那组在台上转圈圈,这会儿轮到评审们开始在台下转圈圈了。(未完待续。)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