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妙味最新章节 > 妙味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零八章 新奇的规则

第二百零八章 新奇的规则

作品:妙味 作者:李飘红楼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readx;    阳光明媚,碧空如洗,今天是个好天气。

    第三轮比赛将有两对选手同时进行淘汰赛,分别在两个赛台上进行。

    这一轮的比赛规则有些新奇,主办方准备了一个木头箱子,比赛开始之后,礼仪官会现场从木头箱子里抽签,纸签上面的内容是在本场比赛中选手们要使用的主要食材和烹饪规则。主要食材选定之后,选手将有半个时辰的时间自己去选购辅料,辅料的渠道不限,但是在半个时辰之内必须要回来,如果半个时辰之内没回来,比赛就算输。

    在选手离开的这半个时辰里,评审会内会出两个在往届大赛上获得秦安赛区冠军的评审上台进行厨艺表演,增加了评审们的表演环节既让观众们耳目一新,又推动了比赛的进展,主办方的心思倒是巧妙。

    苏妙第一次坐上内部人员的坐席,虽然同属于贵宾座,但内部人员和买票入场的待遇还是不同,她只能坐在边角旮旯里,两腮鼓鼓地靠着回味嚼松子糖。与她相比,苏婵和林嫣就好命多了,佟家是本次比赛的赞助商之一,她们第一次就是跟着佟染蹭进来的,如今在花钱买票的贵宾座里已经有了属于自己的固定席位,可以坐在赛台的正前方看比赛。

    另一个赛台上的选手苏妙不认识,她只盯着她认识的瞧,大大的杏眸在长生和佟争思身上扫过,长生一身棉布衣服,虽然长相俊秀,气质上也还算清雅,不过比起富家公子。他更像是一个无拘无束满世界漂泊居无定所的浪人。而佟争思,绫罗绸缎穿着倒是很有少爷的范儿,可惜身形笨重了点,虽然全身上下都写着“我很有钱”,但他那体型和他眉宇间含着的那一丝跋扈很容易会让人觉得这是一个有钱但智商低的纨绔冤大头。

    “那个佟争思,他真的会做菜吗?比起做菜我觉得他更会吃菜。”苏妙盯着赛台上身形圆胖的佟争思,往嘴里塞着松子糖。倚在回味身上把他当靠垫用。

    回味笑出声来。看了她一眼,轻声回答:

    “佟家祖训,凡继任家主之位者首先要具备的条件就是会做菜。并且还要取得佟家名下各个酒楼厨长的认可,至少得有超过一半的人认可才能成为佟家下一任的掌权者。”

    苏妙眉一挑,点点头,捏起一颗糖却没自己吃。直接将捏着糖块的手送到回味嘴边,触到了他的嘴唇。

    回味一愣。看了她一眼,她眼睛盯着赛台看,圆润的指尖却往他的嘴唇上更近地触了触,他心中好笑。张嘴含了糖块。

    就在这时,似有一道冰冷刺人的目光从侧面斜上方投过来,让他全身的神经紧绷起来。下意识向目光的来源方向望去。侧面的斜上方只有城墙上面的城楼,城楼上。士兵们来来回回地巡视,一切都很平静,并没有异样。他蹙眉,眸光扫了一圈,最终停留在高高的城门楼上,城楼太高距离太远他什么都看不清,但是他觉得他刚才感受到的目光并非是错觉,虽然那目光在他身上只掠过一瞬便消失了。

    “怎么了?”苏妙感觉到他的异样,歪过脑袋,狐疑地问。

    回味收回目光,含笑摇摇头。

    苏妙疑惑地望了他片刻,低头去看手里的松子糖袋子,只剩下两颗了,抓起一颗塞进嘴里,又拿了最后一颗塞进回味嘴里,笑意盎然地道:

    “我一颗你一颗!”

    甜甜的糖块被塞入口中,于舌尖绵滑地融化,回味莞尔一笑。

    “不知廉耻!”买了票的贵宾座内,相思绿用力撕扯着帕子,狠狠地瞪着苏妙的脸,愤愤地骂了句。

    “女儿啊,你说什么?”她爹相奇正在跟旁边的人客套,听见她咕咕哝哝的,扭过头来问。

    “没有!”相思绿冷冷地答了句,用眼皮子狠狠地夹了苏妙一眼。

    苏妙明知道她一直瞪着自己却毫不在意,揣起松子糖的包装,又从怀里摸出一包菊花酥来吃。

    贵宾座上,苏婵看了一眼坐在自己身旁的佟染,冷嗖嗖地道:

    “不许你用那种恶心的眼神盯着我二姐看。”

    佟染手指一抖,讪讪地从苏妙的脸上收回目光,尴尬地轻咳了两声,折扇刷地展开,风流倜傥地摇着,眼盯着赛台,正气凛然地道:

    “你误会了,我是在看那边的赛旗歪了。”

    “我只是警告你别盯着我二姐看,撒谎强辩就不必了。”苏婵笔直平板地说。

    佟染的嘴角狠狠一抽,终于低下脑袋来看她,笑道:

    “我刚说了,是苏三姑娘你误会了。再有,苏三姑娘年纪也不小了,又是个姑娘家,若是言语太刻薄,小心嫁不出去。”

    “这就是你一直讨不到老婆的原因?”苏婵直勾勾地看着他,问。

    性子完全不同嘴巴却同样毒辣,她们还真是两姐妹!

    “我只是不想娶,并不是讨不到老婆。”佟染咬着牙笑说。

    苏婵瞅了他一眼:“难怪二姐说会自我安慰也是一项才能,我就没有那种厚脸皮。”

    咔哒!

    佟染手中的潇湘竹扇柄清脆地折成两段,姐妹就是姐妹,哪一个都不是省油的灯!

    赛台上,礼仪官已经开始抽签,抽到的纸签上只写了“南瓜”两个字,下面还有两行细小的规则,礼仪官高声念出来,大概的意思就是限时两个时辰以南瓜作为主食材分别烹调出菜、羹、面食各一道。

    作为主材料的南瓜大赛会提供,选手们有半个时辰的时间自行去选择辅料,苏妙眼看着佟争思瞪了长生一眼之后带着助手匆匆下台去,长生则完全不在意,带领三个助手从另一头下了台直奔汤北街,她突发奇想,忽然问回味:

    “万一佟争思把菜市场的所有东西全都包下了,长生岂不是输了?”

    “不会。”

    “为什么?”

    “只要对手报到评审会,经核查情况属实,那人将会被终身禁赛,名誉尽毁,得不偿失。评审会里本身就有地方父母官,当官的来给这个比赛做评审自然就是图一乐,既然是图一乐就不会允许有不干净的事在里头。”

    苏妙点了点头。

    选手去选购食材时,上一届和上上届秦安省分赛区决赛冠军依次上台进行厨艺表演,这两个人都是评审会的成员。

    第一个上来的是一个矮胖的中年男人,名叫周笠,是上届的地区赛冠军,上来之后又叫上来一个青衣小鬟,让青衣小鬟坐在凳子上,撸起两只袖子,露出雪白的胳膊,拿了两条黄瓜放在小鬟白嫩的手臂上,紧接着拎起菜刀开始在小姑娘的胳膊上切黄瓜,在左臂上切时他用左手,在右臂上切时他用右手,最后他切出两条蓑衣黄瓜。

    所谓的蓑衣黄瓜就是将黄瓜斜刀切片却不能切断,一溜切完之后提起黄瓜的两边一拉,黄瓜就变成了一串连在一起的黄瓜片,像螺旋的弹簧,造型别致。

    这道菜在菜板上切都不算好切,更何况是在小姑娘细嫩的手臂上,于是观看的人爆发出热烈的掌声,尤其是在看到青衣小鬟那一截雪白的藕臂时,掌声更激烈,似乎还带着……感激?

    “老色鬼,为什么要叫一个姑娘上去撸袖子?”苏妙扁扁嘴,鄙视地咕哝了句。

    “让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上去,切出来的东西还能吃么?”回味轻声笑说。

    苏妙想了想,觉得有点恶心,不过在姑娘的胳膊上切吃的东西她同样觉得恶心,所以当蓑衣黄瓜传过来时她没吃,回味也没碰。

    第二个上台的是一个老者,上上届的区赛冠军,这老头提着一只活鸡上来,把场内心脏脆弱的女性们全给恶心着了。

    一般**都是先杀鸡,他没有,他直接把活鸡丢进滚烫的开水中,迅速拔出鸡毛,切块,加入配料快炒,三分钟之后端出一盘小炒鸡丁。

    没错,他表演的就是“三分钟烹鸡术”,只要三分钟就可以做一盘鸡。

    苏妙也很吃惊居然看到了这样的表演,不过做螃蟹蛤蜊时也都是活着下锅的,那些东西和活鸡本质上没什么区别,她也不好意思指责别人,可贵宾座上有钱人家的小姐和太太却接受不了,她们慈悲惯了,把做菜的老头骂了个狗血淋头,说他没人性,是刽子手。

    于是第三轮还没开赛就因为一场有争议性的表演气氛变得激烈起来,即使接下来还有其他表演,这份争议依旧没有消散。

    在这样的气氛中,选购好辅料的参赛者姗姗而来,第三轮第一场比赛正式开始。

    赛台上热火朝天地忙碌起来,赛台下买了票才能入座的贵宾座上却出现了一阵骚动,一个年近六旬的老人突然出现,他穿着赭色的五福捧寿长袍,留着长髯,因为眼形狭长,他又上了年纪,所以看上去半闭半睁的,好像睡着了一样。他的手里握着两颗婴儿拳头大小的玉珠子,一边走一边无意识地转动着这两颗珠子,所到之处许多人都站起来赔着笑打招呼,佟染亦站起身迎上去恭恭敬敬地施礼。

    “谁啊?”苏妙问。

    “佟新荣。”回味回答。(未完待续)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